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菲國的月光

大家一定感到奇怪,馬尼拉香港旅遊團人質慘案,死傷慘重,為何我還會用「月光」來作文章標題,是否爛笑話扮風趣,還是來一個奇異怪論來搏歡心?非也。事件詳情我不打算複述,因為無可能在有限篇幅內再由頭到尾說多次,大家請看媒體報導。而我也不打算、也不懂用很專業的角度去逐一剖析由槍械結構、菲國政局歷史、菲國警方黑幕、甚至槍手門多薩的前得獎優秀警察成長路、他的一生故事、香港警方如何運用精良科學鑑證抽絲剝繭查出真相、特首曾蔭權的政治手腕、悼念死傷者追思感人情節等等,並非談這些,我只會講最簡單易明的說話,死者已矣,重傷的一生留下悲痛,無數港人將會留下長久感傷,無須再由我這個粗人加添大家情緒。

現實地處理「本來很簡單」的要求

我個人認為,菲國政府是應該答應槍手要求,槍手開宗明義只要求錢,也不是獅子開大口,並非要菲國國庫一半財產,也不是要菲國總統吞槍自殺,只是百多萬菲幣,折合港幣十七萬左右,對香港人來說,可能銀行戶口也足夠開現金支票,即時過數。而且這筆錢也是槍手的退休金,及為他的革職翻案來復職,翻案是很政治的事情,可以答應在先,事後如何是另一問題。索錢是很容易的事,錢不多,起碼對香港人來講絕非大數目,菲國政府理應先答應付錢,也可同時答允讓他復職,無須深究他是否真的獲復職,只求人質平安無事,他和政府的瓜葛、或之後被菲政府碎屍萬段,抱歉,他死是他的事,他選擇了脅持遊客來索取東西,已行了他認為可取的路,救了人質,他要醒定點,拿了錢放人,或遠走高飛、甚至舉家逃難,不是港人研究的範疇,港人只希望自己的人質安然歸家,就是這麼簡單。

或者有人認為:「...槍手要求錢,但唔應該俾錢,因為乖乖俾左錢,即係令人覺得脅持香港人咪發達囉,一定有錢收囉」這樣。

基本上,如果我坐在冷氣房邊聽交響樂歎著咖啡去想,也會覺得似乎很有道理:「嘩要錢就有錢,咁以後咪大鑊?首選你香港人脅持先啦,仲有,乜嘢事都靠人質來敲詐,俾得一次以後點呢?今次 17 萬港幣下次一億呢?再下次一千億咁點呢???」,係講得通的,美國都是偏向「不和脅持者談判」。

但「不和脅持者談判」也要看時候,一般來說脅持者的要求政府不可能答允,就會選擇消極的「不妥協」,現在是港人首次被菲國暴徒脅持,以後會否再發生是以後的事,如果香港人覺得:「喂,我唔怕死嘅,我好叻叻我係都要去菲律賓,好刺激啊」這樣,無問題,證明香港人無得救,以後真的無謂去救。

但今次是第一次,不如一人讓一步,槍手只要錢、要復職 ( 復職可以先答應,人質回港後關人撚事? ),一手交一手,大家笑笑口,放了人質,全部人平安,趕快飛返來香港,總之人質平安為首要任務,團友回港後,香港人的價值觀如何,認為自己好勁好醒,是我們港人的「質地」問題,明知高危偏向險中行,只能說「抵死」。喜歡伸個頭向虎口,請去死吧,一路好走,多謝合作。


至於菲國認為付贖金會養虎為患,抱歉,這是菲國自身問題,如何搞好治安,絕不是借香港人的命來交換,港人無責任去「作為先例教育菲國人民守法」,政府做不好,國難多災,民不聊生,總統下台也不關港人的事。正如香港聘請菲傭的人,都應該明白,菲傭是幫閣下做家務,沒責任幫您教仔,教仔請由父母親身教。不想教仔不懂教仔,子女變壞,請自責,或不去學人做老豆老母。

我並非要求人人認同我的觀點,但至少我會認為,第一次不如俾錢,講幾個大話,或槍手放人後,真的放過他一馬,用錢餵飽個癲佬,保人命為重任,以後菲國有同類案件,菲國如何處理,真的很簡單再說一次,這是菲國問題,香港人也要自省,高危之地不宜冚家去旅行,貪平去這類生蕃之國,不如儲多點錢,去優秀文明先進的歐美、日本、或者衰衰地都揀台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香港人要照照鏡,現在已回歸祖國,原來香港特首沒有直接權力向別國周旋、偉大的蝗蟲祖國也不見得重視港人死活,港人請自量,小心為上,不要貪便宜去生蕃地區冒險。


菲政府與菲律賓人民的分別

我不認識菲律賓人,因我不懂賓話,更沒有親戚是菲國華僑,我不喜歡吃菲國特產,因我覺得不清潔,也很多味精,甚至睇靚女也會看泰妹而非「菲妹」,對菲律賓的認識我是零。


但平日見在港的菲律賓人,或貪得意看一些菲律賓節目 ( 聽不明內容 ) 、或菲國的資訊節目等等,菲律賓人給我的印象普遍都頗為友善、單純、富音樂感、喜唱歌跳舞、信奉天主教、歌頌快樂、對上天的信念、很重友誼、家庭觀念強,基本上不是惡霸民族。來港做女傭的菲妹大多在祖國有家室有子女,我以前有一位英國人醫生朋友,他的再婚妻子是菲妹,女傭也是菲妹,給我的印象都是很平易近人,當然我明白丈夫是醫生較為「高級」,所以菲籍老婆有較高水平,對女傭也禮貌點。然而,平日見成群結隊的菲傭在周日聚會,長久以來不見得對香港治安構成威脅,菲國人只是來港打工的過客,在祖家的子女也變相失去了母親、菲佬也變相沒了老婆,難聽點說是吃軟飯,所以在港菲國人只想賺錢為遠在祖國的家人謀生活,我看不到有什麼動機會危害港人。


我很討厭是次菲國人質慘劇,有人借勢遷怒於在港菲人,沒必要,也很無謂。慘案暴露了政國政府的無能、漠視國際關系,只怕強大美帝而輕視亞洲香港,菲政府也不願面對國內長期存在的瘋狂貪污罪行,連政府上下都無視法律,菲警既是兵又是賊,全國不知所謂到極,所謂菲國總統活像哈哈笑公仔,自以為扮風趣不知內麻,毫無政治水平,或者在這個瘋國裡,當「總統」都是不法手段「買」回來的,或用子彈殺回來的,菲國子民在這個垃圾國家,除了富人享有特權,幾乎人人受苦,自己國家不做好經濟民生,要大批菲妹出國做家傭,還覺得理所當然,反映菲政府是垃圾中的爛渣,惡臭得可憐。噢,差點忘了,我們偉大的蝗蟲支那祖國,都是生產毒奶粉毒害無反抗能力的嬰兒和窮人,否則怎會有「檯底國民生產值九萬多億」呢?蝗蟲國旗下中國香港人如我,批評菲國不濟,又似乎有點五十步笑百步。


兩種討厭言論

遷怒在港菲人是不該。同樣地,近日見有些人高呼古靈精怪論調,也令人嘔心。奇論包括「極端世界大同道德仁愛狂撐菲律賓」、「眾人皆醉我獨醒反罵港人不滿菲國」、「個別事件不應胡亂發黑色旅遊警告」、「我係大明星代表港人保證不會有仇恨」、及「因這宗慘案懼怕菲國,我愧為港人!」之類的奇人異論,詭異到筆墨難以形容。


悲憤是應該的,因為我們都是人。
見菲國政府不知所謂、菲警救人笨拙,在當下強烈不滿菲國是理解的,因為人命尤關。
明知暴徒橫行,對該國發旅遊警示也應份,除非覺得自己是超人打不死。
好奇一問,什麼「國際動 L大影星」幾時能代表港人作政治表態?難道「動 L 大明星」是民選的?


認清楚,從所有報導所見,港人不滿的是菲國政府處理人質事件不力和狂妄,絕非遷怒在港菲國人,不應盲目遷怒,但更不應充當濟世偉人,肇事旅遊團是絕對受害者,港人為此表達悲痛,是有血有肉的情感表現。未了解事情始末的人,無謂亂說話,不說話無人話您啞的。

舉頭看天,香港的月光,和菲國的月光,其實都是同一個月光,只是一方為遇害者悲痛,另一方為貪腐荒唐的政府羞恥得哭不出眼淚。

2010年8月28日星期六

明報周刊獨家專訪菲律賓康泰人質倖存者:慘劇真相

高清全版本:所有圖片請 click 看高清大圖

各位如果覺得圖片仍未夠清晰的話,請留言告之。














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

康泰人質及導遊謝廷駿被菲警誤射殺疑點分析

(分析影片) 槍手已中槍倒掛車門,菲警繼續向車狂開槍




(分析影片) 康泰導遊謝廷駿極可能被菲警狙擊手誤射殺



康泰人質被殺慘案詳細新聞影片:


http://www.youtube.com/user/chantaiman0009



請參考:

(超級版本II) 康泰人質慘劇關鍵影片

中央發聲明美化康泰人質被殺案:必須表揚各方英勇營救

中央發聲明美化康泰人質被殺案:必須表揚各方英勇營救

中国香港 -
发表日期 2010年 8月 24日 - 更新日期 2010年 8月 24日

中宣部降温网民对菲律宾人质被杀事件的批评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对菲律宾特警解救香港人质的手法,网友给出了很多批评。目前,中共中宣部试图为民间的情绪降温,有媒体人透露,今天(8月24日),中宣部新闻局发出通知为事件降温。

中宣部通知称,“外交部发言人已就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遭劫持事件正式表态,各媒体要按照外交部表态口径,正面报道有关各方积极营救人质及做好相关善后工作的情况,不要将此事与中菲关系挂钩,避免出现过激言论。” 对此禁令,许多中国媒体人深表愤怒。

8月24日菲律宾人质危机中,多名中国香港籍游客遇难。当晚,许多中国公民通过凤凰卫视、香港无线等电视媒体的直播关注了菲律宾警方处理危机的全过程,并对菲律宾警方的笨拙处理手法深表愤怒。

《纽约时报》今天的报道说,有迹象显示,劫持犯门多萨通过车内一个电视一直观看着现场直播。报道说,门多萨的弟弟一度曾向靠近事发现场的记者们抱怨说,警察在威胁他,电视镜头随后显示他被警方逮捕并推进了一辆警车,而他的亲属们则在其身后哀号。不久,被劫持的大巴车里就传出了枪声。

而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报道说,香港特首曾荫权对菲律宾当局在围困这辆大巴车时的举动提出了指责,他说,处理这一事件的方式、特别是这一事件的结果令他失望。

报道还说,菲律宾媒体称,中国驻马尼拉大使馆曾敦促菲律宾安全部队早点介入人质营救行动。报道援引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发言人Ethan Sun的话说,中国政府要求菲方解释特种部队为何没有早点采取行动。这位发言人还说,整个事件结束后菲方只说了句抱歉,大使馆官员们对此无法认同。

财新传媒记者黄山评论认为“解救本身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中国不干涉主权原则,也限制了我们采取类似以色列和美国式从天而降的非常规救援方式。如果通过第三方施加影响未为不可,为了人质安全作出一定妥协又何妨?”
许多中国网友在互联网上表达了愤怒,有许多网友呼吁抵制菲律宾旅游,也有号召到菲律宾驻华的使领馆表达抗议。

对菲律宾特警解救的手法,网友给出了很多批评,有网友说。“震惊一:菲律宾特警一个太平门钻半天,爬半天都进不去;震惊二:菲律宾警察的破门专业武器竟然是 榔头;震惊三:菲律宾警察竟然用草绳牵引拉门;震惊四:举着防弹盾牌毫不容易爬进车里,竟然被劫匪几枪吓的丢盔卸甲狼狈跳下车;震惊五:菲律宾警方的催泪 弹奇缺,不把人质熬死绝不舍得用;至于震爆弹,估计菲律宾警察听都没听过了;震惊六:劫匪都挂在车门上了,宁愿翻窗户,都不敢把前门打开救人质;震惊七: 一个这么大的国际事件的现场,在人质都还没有被解救出来前,就撤掉封锁线,让大批人员涌进现场。”


請詳細觀看:

(超級版本II) 康泰人質慘劇關鍵影片

康泰人質被殺慘案詳細新聞影片:

http://www.youtube.com/user/chantaiman0009

2010年8月24日星期二

(超級版本II) 康泰人質慘劇關鍵影片

女人質頭部被硬物重創可能由菲警大鐵鎚擊窗所致:




(香港未播片段)康泰人質慘劇菲律賓電視台特輯 Saksi Manila Philippines Hostage Crisis2010.08.23

※包括菲律賓「所謂特種部隊狙擊手」、由菲律賓傳媒近距離拍攝菲國警方向旅遊巴進攻、開槍過程、及生還人質獲救後送往醫院情況等等。





康泰人質事故第二天全追擊(菲律賓電視台) 2010.08.24


康泰人質血腥案從彈孔角度不排除菲警誤射人質(菲國電視追擊節目)2010.08.24




請詳細觀看:

(超級版本) 康泰旅遊巴菲律賓被脅持全過程

(超級版本) 康泰旅遊巴菲律賓被脅持全過程

(原裝未修改影片)康泰旅遊巴菲律賓被騎劫全過程 2010.08.23



★近距離拍攝槍手初時釋放部份康泰旅遊巴人質過程





★外國傳媒近距離拍攝菲律賓警方突擊被脅持康泰旅遊巴




★近距離拍攝營救康泰旅遊巴人質過程( 8名香港遊客及脅持者死亡 )

2010年8月22日星期日

搵快錢是硬道理‧逾百頓毒奶粉再肆虐‧中國嬰兒在等死

他們在等死
大頭娃娃 結石寶寶水深火熱 毒奶粉再肆虐

2010-08-22 蘋果日報頭條

【本報訊】內地再度受毒奶粉肆虐!正當全國逾 14個省市的受害家長追查導致嬰兒早熟的元凶之際,內地官方昨宣佈,查處一批生產三聚氰胺毒奶粉的廠家,拘捕 40多人,收繳 120多噸有毒奶粉,並發現部份已流入包括上海等 7省市。對於毒奶粉屢禁不止,外界深感愕然。近日,本報記者走訪安徽、湖北,訪問 2004年和 2008年分別遭問題奶粉毒害的大頭娃娃、結石寶寶,發現他們仍生活於水深火熱中,貧困的父母茫然無助,眼睜睜看着孩子,一步步走向死亡……記者湖北安徽直擊

「我家這孩子,說難聽一點,現在只能在家裏等着死……哪一天他真的走了,我家肯定是崩潰了,一家的未來都沒有……」兩年了, 29歲的周雄說起因長期飲用三鹿奶粉而患上腎衰竭的兒子,數度哽咽,語氣中透着無限心酸,「孩子的右腎已經完全萎縮了,沒有功能,左腎還有積水、結石。我們完全沒有能力幫他換腎,甚至連一次全面的檢驗也負擔不起,國家說的基金我一毛錢都沒看到,免費治療根本沒有落實,完全是謊言!」

在湖北省赤壁市偏遠農村趙李橋小學殘舊的員工宿舍,周雄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客廳只簡陋地擺了一套舊木桌椅和一部舊電視,沒有一件多餘的家具。兩歲零九個月大、身高僅 87厘米(約 2呎 10吋)的周一哲,晃着比同齡人矮小的個子,手中拿着玩具車,不怕陌生地迎來要和記者玩,時而露出可愛的乳齒,兩隻大眼睛下掛着腎病患者常見的大眼袋。此時笑得無憂無慮的他,看不到背後父親憐憫及心痛的眼神。

2008年 9月,三鹿奶粉被揭發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全國超過 30萬長期食用這些毒奶粉的嬰幼兒被驗出腎結石。早在同年 6月,年僅 6個月大的小一哲因急性腎衰竭入院,三天內做了兩次大手術,同年 9月又做了一次腎積水引流手術,小小的生命三度被發出命危通知書。其後國家宣佈替結石寶寶免費檢查及治療,醫院為小一哲免費吊了七天鹽水後,以「人太多」為由,叫他們回家。

「第一次全身腫得像透明一樣,尿道全塞了,醫生說你這小孩基本上已經沒救了,那情景我現在想起來都想哭。像他這樣的後來很多都死了。」現時小一哲除了右腎完全萎縮、失去功能,左腎仍有腎結石,平時尿很黃、量少,早上起床雙眼經常腫得像小雞蛋一樣。「國家說的治療根本就沒有,完全是謊言,根本沒有人管我們的死活!」周雄說,出院後他曾多次找市衞生部門,但對方搪塞說會治療,直至現在仍沒有人理會。

兩年來,為了幫孩子治病,家人傾盡所有,至今還欠下別人三、四萬元(人民幣.下同)。現時一家人蝸居在做小學老師的一哲奶奶家中,周雄在小鎮上的麪包店打工,月薪 1,000多元,只夠吃飯。兒子的腎又像定時炸彈一樣,隨時發病,性命不保,周雄夫婦沒有一天睡得着覺,「我們一家人都生活在很黑暗的環境中,沒有快樂,我是一天都快樂不起來,心裏堵得很,很生氣,一激動心臟就很痛」。

「如果他(結石寶寶)知道了真相,他會怨恨這個社會。」

就算孩子過得了這一關,周雄也擔心其心理陰影一輩子抹不去,「現在他一到醫院看到穿白袍的人就很害怕,心裏恐懼。長大了當不了兵、幹不了重活,你說如果他知道了真相會怎麼想,他會怨恨這個社會。這不是對一代人,而是對幾代人的影響啊」。

「現在眼前最逼切的是要為孩子換腎,我心裏很着急,但是我沒文化、沒技術,賺不了錢,甚至連一次大醫院的檢查也負責不起。作為父母我實在很愧疚……」周雄哽咽着停頓了許久,「如果孩子出了甚麼事情,我肯定要出去殺幾個人,是他們把我逼上了絕路,沒錢沒治療,我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現在我甚麼都不怕,要坐牢我也不怕,反正小孩已經這樣了,我也就甚麼都無所謂了」。

而鄰近湖北的安徽省西北部阜陽市的偏遠農村,同樣的噩夢纏繞着一眾「大頭娃娃」家庭。 2004年 4月開始,國產廉價劣質奶粉如猛獸般吞噬着農村稚嫩一代的生命。阜陽地區近 200名嬰兒因飲用這些蛋白質含量僅 2%至 3%的空殼奶粉(國家標準為 18%)而嚴重營養不良,身體停止生長、頭髮脫落、皮膚潰爛、頭臉脹大。數月內阜陽數十名大頭娃娃死亡,但官方一直迴避這個數字。

今年都是 7歲大的祝千林和宋悅悅當年僥倖撿回一命,但至今後遺症不斷。祝千林的家住阜陽太和縣桑營鎮的祝莊村,和宋悅悅住的宋寨村距離不到兩公里,這裏是接近安徽與河南的邊界,是阜陽最荒蕪的農村,也是安徽最貧窮的村莊,去年人均年收入才首破 3,000元。

在祝千林家破落的舊磚屋內,父親祝文說起這家中唯一男丁的情況仍然眉頭深鎖:「你別看他(千林)個子不矮,其實體質很差,沒有一點力氣,手臂還是彎的,肝功能也不好。平時摔跤摔不過人,跑步經常跑着跑着就突然跪倒,膝蓋上全是傷痕。」從小到大,小千林比其他孩子更多感冒發燒,近幾年還不知原因經常吐血,血從鼻子倒流回口腔,吐出來如血痰,隨時……

同齡的宋悅悅六年來體溫一直處於 37.5℃的偏高狀態,雙手十指幾乎全部伸不直,如藤條般彎曲着,一用力伸直就痛。「醫生說手指彎是因為營養不良,她 5歲之前都很不好養,經常病,背上還長了一個像神經瘤一樣、拳頭般的大泡,直到去年才消失。」父親宋振福說,事發至今六年,除了當時住院費用國家報銷外,國家賠償的每名患兒 4,000元仍沒拿到。

祝文夫婦也表示,當年才 8個月的小千林出院後,國家賠償的 4,000元發放到村時被村官扣起,「村裏要我們簽字說拿到賠償,但我們事實是沒有拿到,不肯簽,出院一個多月後上面來檢查,他們才發放下來」。祝文說:「孩子以後體力不夠,發育也可能不完整,也不知道為甚麼吐血,生命危不危險。做一次體檢至少五、六百塊錢,我們根本負擔不起,我現在最希望的是政府能為孩子做檢查。」但是,正如宋振福所說,「我們在農村,也不知道該找誰。當年桑營鎮書記說,給你們報銷看病費已經很好了。這事就這麼了結了,誰還會再來關心這些無辜的孩子?」


結石寶寶周一哲的爸爸(右)談及孩子右腎已完全萎縮,左腎患腎石,但沒錢替孩子治療時,神情哀傷,並擔憂孩子時日無多。本報記者攝


受劣質奶粉禍害的安徽大頭娃娃祝千林,現已 7歲。他除了出現肝功能受損、不時吐血塊等症狀,更時常發燒,經常在家不穿衣服。本報記者攝



已長大的大頭娃娃宋悅悅,向記者展示飲用劣質奶粉的後遺症──十隻彎曲的手指。本報記者攝



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爆發後,許多家長排隊帶結石寶寶到醫院檢查。

====================

「想把中國的孩子都害死」
性早熟嬰家長怒斥: 衞生部袒護問題奶粉

「害了 30萬寶寶(患結石)還不夠,非要把所有中國的孩子都害了才滿足!」自 2008年爆發震驚中外的三鹿毒奶粉,導致全國湧現 30萬結石寶寶事件後,內地最近又爆出不少嬰幼兒因服用疑含激素的奶粉,出現性早熟案件。家長質疑是國產聖元奶粉惹禍,但 衞生部公開為該奶粉辯護,稱「性早熟與聖元奶粉無關」。多名受害家長怒斥當局缺德,並打算把問題奶粉樣本送外國檢驗。 中國組

「我當時在網上看實況轉播,聽到當官的在台上亂噴口水,氣得差點把電腦砸了!」家住湖北省武漢市山梨花園吳國強,對本報記者講起 衞生部上周舉行的記者會時,仍怒不可遏。他的孩子吳澤桐今年 3月 12日出世,因媽媽無奶水,特選高檔的聖元奶粉作為孩子的糧食,「誰想到,孩子才喝了三、四個月,就出了問題」。



自小飲用聖元奶粉的小菲,家中仍存放多罐奶粉。 本報記者攝


自 5個月大的女兒出現性早熟後,吳國強太太改餵愛女吃粥。 本報記者攝


衞生部指性早熟事件與聖元奶粉無關,但有關奶粉在超市銷情大受影響。 本報記者攝


吳國強說,女兒四個月大時出現乳房增大、下體發紅,還流白帶狀物,「我們帶孩子去醫院,醫生說可能是性早熟。才四個月大孩子,甚麼性早熟」。他們懷疑與奶粉有關,停服聖元奶粉後,孩子的情況漸漸好轉。上月底,湖北食品安全委員會拿走兩家受害嬰兒的奶粉去檢驗,但衞生部卻只公佈一個樣本的結果。

更慘的是,喝聖元習慣後的孩子,拒絕飲用其他品牌的代用品,一家人急得團團轉,目前只好煮粥給孩子吃。孩子營養不夠,現在五個月了才有 12斤,「我們做父母的,看到孩子瘦成這樣,別提有多傷心了」。吳國強原做飲食小生意持家,自從女兒出事後,生意差不多丟了,一家人靠食老本。

當局不讓「民族品牌」倒掉

家住武漢的另一受害嬰兒的家長鄧女士,則對記者怒揭聖元奶粉企圖收買她的內幕,「他們帶着慰問品和玩具到家來,要跟我們私了,被我們拒絕了」。鄧女士的女兒出生剛 15個月,也是服用聖元奶粉,早前發現孩子乳房有硬結,「去醫院一檢查,說是性早熟。你說,這才一歲多的孩子,這豈不是害人是甚麼」。

吳國強指,他們也預料 衞生部會袒護聖元,因為倒三鹿奶粉,當局一定不會再讓另一個所謂「民族品牌」倒掉,「他們昨天還說奶粉不會含激素,後來又改口說,聖元奶粉含激素符合標準範圍,這叫甚麼理由」?「真不明白,(問題奶粉)害了 30萬寶寶(患結石)還不夠,非要把中國的孩子都害了才滿足」。

「我們會把聖元奶粉送到外國去檢驗。」吳國強指,他和廣東一批受害 BB家長準備將問題奶粉送到美國或歐洲檢驗,或者送香港檢驗,亦有法國記者採訪他後,拿去一罐聖元奶粉,幫助他們送歐洲檢驗,「我們對中國標準已經不相信,更不相信他們( 衞生部)的檢驗。我們期待能從國外得到客觀的檢驗」。而吳國強和鄧女士作為首批受害家長,他們對 衞生部的處理方法既憤慨、又無可奈何。

內地問題奶粉屢禁不止

2010年
湖北武漢有嬰兒食用聖元奶粉後,發現性早熟,如乳房增大等,懷疑奶粉內含雌激素,隨後山東、江西、廣東、湖南等全國 14個城市出現類似個案。 衞生部事後公佈調查結果指,性早熟事件與聖元無關,但沒有解釋嬰兒性早熟原因

2008年
三鹿嬰兒奶粉被揭發添加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全國湧現大批腎結石嬰兒,加上問題奶粉外銷全球,國際震驚;事件造成 6名嬰兒死亡、 30多萬嬰兒患腎結石

2004年
安徽阜陽有嬰兒食用偽劣奶粉後,變成營養不良的大頭娃娃,全國最終湧現數百名大頭娃娃,並造成 15人死亡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揭露問題奶粉 媒體屢遭打壓

從 2004年安徽報道「大頭娃娃」事件開始,內地媒體對問題奶粉的曝光,就一直遭到企業和當局的打壓和封殺,特別是前年媒體揭發河北三鹿問題奶粉事件,媒體與企業、與宣傳主管部門的抗爭,更是驚心動魄。

安徽大頭娃娃曝光,最早是由當地醫院兒科醫生對當地媒體披露,但媒體很快接到指示禁止報道,當地媒體惟有收聲,後來是中央電視台收到消息,派隊到安徽採訪才「踢爆」事件。當時河北三鹿奶粉已被列入可疑名單,但廠方攻關後,被媒體放過。

點名三鹿奶粉 記者被警告

2008年 7月結石寶寶事件爆發之初,所有媒體報道時,都不敢點出問題奶粉生產商的名字,最後是上海《東方早報》破繭,點出河北三鹿之名,但寫報道的記者簡光洲當日即收到廠方的電話警告,並有上級擔心他「報道不當」要出事,幸事件越滾越大,三鹿問題奶粉越爆越勁,媒體和記者才無恙。

但三鹿集團不甘被揭發,一度買通有關部門,下令媒體不得擅自報道。直至當年 9月 21日總理溫家寶出面,表示要對問題奶粉「一查到底,一個也不放過」,輿論風向才急轉,三鹿終於倒台。不過,就在受害寶寶的家長們全力維權,要為自己孩子討回公道時,當局的打壓行動又開始,不但維權家長代表鋃鐺入獄,媒體再接禁令,不能再對奶粉問題私自發聲。
本報記者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高清完整版) 周澄@《號外》雜誌專訪

( 所有圖片可 click 看高清大圖 )












2010年8月20日星期五

五億遊艇大晒冷過百靚模鬼妹任玩富豪二代大浪西情慾大車輪

壹周刊 1067期 2010-08-19

( 所有圖片可 click 看清晰大圖 )


洋妞包圍
今次party搵來過百鬼妹參加,她們全程在林孝賢身邊氹氹轉。


身家逾百億的富商林建岳與前妻謝玲玲所生的長子林孝賢,為了慶祝三十歲生日,竟然出動十一架豪華遊艇,到大浪西灣舉行海上色慾派對。

本刊潛入派對當中,發現除了林孝賢以及其弟妹林孝能、林恬兒同林心兒外,還有楊其龍、李民橋、趙式浩等一班富豪二代。為了滿足各富豪二代需要,豪包過百樣索身材正金髮鬼妹上船撈亂任玩,作風豪放的鬼妹在舺板上坦蕩蕩裸曬,令向來鍾情鬼妹的林孝賢及楊其龍high足全程。

吹雞慶生日
被父親林建岳視為接班人的大仔林孝賢,目前是麗新集團旗下麗國及麗豐執行董事,同時亦擔任麗豐的行政總裁,今年初更成為廣州市政協港澳代表,職務繁忙,但原來一樣貪玩。
上月十五日,林孝賢三十歲生日,為慶祝踏入三十歲大日子,林孝賢「吹雞」叫齊細佬妹,林孝能、林恬兒及林心兒,以及一眾富豪二代好友,包括英皇集團楊受成長子楊其龍、東亞銀行太子爺李民橋與未婚妻Bonnie Kwong齊齊出海,剝晒衫褲除剩泳裝,上船下灘進行十二小時不停色慾派對。

百億接班人

寰亞兼麗新集團主席林建岳,手上持有5間上市公司,市值高達160億。林建岳與前妻謝玲玲育有三女兩子,長子林孝賢被視為家族百億王國的接班人,完成學業後便跟隨父親打理家族生意,交遊廣闊,但亦喜歡夜蒲,曾跟圈中不少女星扯上關係。

次女林恬兒任豐德麗事務部副總裁,跟妹妹林心兒同樣從外國留學返港,二人樣貌、身形皆相當標致,成為近年Ball場新貴。至於林愛兒及林孝能是龍鳳胎,正值求學時期的林愛兒喜作男性打扮,經常與「女友」蒲同志吧;幼子林孝能則正在美國留學,作風較為低調。

十一隻艇排晒隊

當日朝早十點,身為主人家的林孝賢率先在深灣船艇會,乘坐其父持有市值七千萬的Sun Prince遊艇,與其他三隻遊艇同出發到目的地大浪西灣,船上除了林孝賢幾兄弟姊妹外,還有為數近百名鬼妹同行,個個年輕貌美,擁有model身材,打扮豪放。

「呢班鬼妹大部分都係Gilbert(楊其龍)安排,因為佢同Lester(林孝賢)都鍾意同鬼妹玩,Gilbert咪當送份厚禮氹Lester開心,呢班鬼妹有好多都係model,所以個個都有番咁上下質素。」林孝賢身邊人說。

到達大浪西灣後,遊艇如排隊般停在沙灘對出海面,跟住歸隊的遊艇陸續有來,全部遊艇一字排開,最高峰期總共有十一隻,隻隻艇都幾千萬起,場面猶如《赤壁》中火燒連環船,何其壯觀。

剝清裸曬

這班富二代亦相當霸道,中途有其他遊艇想停在附近,他們竟然派人去驅趕其他船隻,就算有船隻堅持,他們都要求對方遠離,真係有錢大晒!

二代的船上安裝重型音響,又有DJ負責打碟,音量大到連在沙灘上都清楚聽到船上音樂,還有無限量酒水及香煙提供,務求令船上各人盡快進入忘我狀態。而身為壽星仔的林孝賢就更加high爆,不停上唔同遊艇撈亂玩,在過百鬼妹身體中穿梭,他頸上更掛住一個哨子,間中就隨住音樂拍子吹哨子,引領全部人跳舞,令在場鬼妹high到震,更有鬼妹索性走上船頂舺板,除去上身比堅尼,赤條條裸曬,任人欣賞。

連環船

十一艘遊艇於大浪西灣對開海面一字排開,場面壯觀,總身價估計超過五億港元。

意大利Princess 62 $1,000萬
意大利Sanlorenzo $7,000萬(林孝賢)
意大利Versilcraft Planet 110 $1億
意大利Sunseeker Manhattan 63 $1,580萬(鄭躬明)
意大利Sunseeker 80 $4,200萬(李民橋)

惹火恬兒

至於林孝賢細妹林恬兒,與母親謝玲玲生得極為似樣,而且擁有逼爆驕人身材,加上身上火紅色比堅尼十分搶眼,而她的作風亦相當豪爽,一邊煲煙一邊隊酒,與平時高貴乖乖女形象,大有分別。但她與其兄口味不太相同,對洋人無甚興趣,反而吸引到「清洪契仔」巫翔鳴,不時來回在她身邊撩偈傾,更引到東亞太子李民橋眼金金。

雖然李民橋與未婚妻Bonnie一同出席今次派對,但他卻經常拋低未婚妻,自己一個四圍搵食,下午三時先蒲頭的他,一泊好船就急不及待剝去上衣,露出一副白雪雪排骨,跳落水降溫,之後更靜悄悄游去另一邊,與一名大胸靚女搭訕,完全無放未婚妻在眼內。
見到林孝賢的船上有大批惹火鬼妹,李民橋又改變主意,走到鬼妹群中一齊跳舞,人多擠逼,李民橋與一眾鬼妹身貼身,玩到㷫烚烚。

楊其龍起雙飛

船上除了有大批鬼妹,亦有不少o靚模陪玩,當中較為人熟悉的周秀娜師妹,新8模Mia,亦有份上船陪一班富豪二代玩,雖然她扮矜持,在泳衣外笠一件白色背心遮住心口,但卻不時"R"籮掃下體,動作甚為不雅,難怪林孝賢只是與她傾了一陣就再冇興趣理她,Mia唯有轉黐張栢芝細佬張栢文玩。

講到歎鬼妹,楊其龍就最到家,鍾意鬼妹的他經常駕着水上電單車,來回與不同鬼妹兜風,為了增加快感,他更罔顧安全起雙飛,一拖兩鬼妹,三個人逼埋坐在兩人位,十足人肉三文治胸貼背,還不時向友人高舉V字手勢示威。

眾二代玩到黃昏時間,再由船上移到沙灘繼續舉行派對,玩了足足十二小時,晚上十時始結束。

十大名灘
大浪西灣是本港罕有水清沙幼的靚泳灘,被選為香港十大沙灘之一,現已被納入國家地質公園範圍。早前因被「蒙古能源」主席魯連城收購並大興土木,惹起公憤,最終被迫停工。

大浪西灣偏離市區,車輛進出需要有禁區紙,由西貢黃石碼頭坐快艇,需時20分鐘,亦可於西灣亭步行45分鐘到達,交通極為不便,平日不會有太多市民前往,格外清靜。


有女玩,林孝賢顯得甚為亢奮,不時吹BB助興。


今年三十歲的林孝賢精力充沛,跳舞又玩了一輪水上電單車。


當日船上大量煙仔同酒精供應,林孝賢不時都扯番幾枝煙提神。




又煙又酒
林恬兒又煙又酒,與平時淑女打扮大有出入。


連李民橋都忍唔住勁[目及]林恬兒。


逼爆
擁有火辣身材的林恬兒,索爆程度絕對比一班鬼妹及o靚模有過之而無不及。



迷幻沙灘
傍晚時分林孝賢帶領一班人到沙灘上繼續狂歡。


撩仔
對鬼仔冇興趣的林恬兒,反而與巫翔鳴有傾有講。




離開時,林恬兒與一名男子goodbye kiss。





左起:林愛兒,林恬兒,林孝能,林心兒,謝玲玲,陳邑萍,林孝賢





現排骨
東亞太子李民橋丟低未婚妻率先落水,白到反光的排骨身材,儼如營養不良。


黐鬼妹
李民橋跨過五艘艇到林孝賢船上同班鬼妹聽歌飲酒。


未婚妻[目及]實
下午茶時間,東亞太子李民橋才孖住未婚妻Bonnie Kwok現身派對。


落水期間李民橋只顧與C cup靚女鴛鴦戲水,完全當未婚妻無到。



偷玩


激嘴
幾杯落肚,鬼妹更見豪放,隨手攬住身邊男伴激嘴。


斗零邊
點式船上隨處可見,要突圍而出,還是要靠斗零邊bra top同T-back。


自摸
富豪派對,八模Mia亦有份玩,自摸、"R"籮不時見到,儀態無晒。


"R"籮


上下失守
新婚無耐的陳君宜同老公坐住以她英文名Qinnie命名的遊艇現身派對,沖身其間,上下失守,深坑同腩肉見晒。




裸曬
船隊春光明媚,鬼妹裸曬幾乎每隻艇都有。




人肉三文治
楊其龍一次過載住兩名鬼妹玩水上電單車,鬼妹從後將胸壓住他的背脊攬到實一實,楊其龍更高舉勝利手勢。


一向比較低調的林孝能(右),亦罕有現身派對。


趙世光長女趙式明年前被傳與邱德根孫兒邱華瑋發展姊弟戀,二人這日拍拖出海。


林恬兒的胞妹林心兒(左)亦有出海,鬼妹仔性格的她更與一班男友人玩得相當投入。


眾人在海灘上搭建賬幕與音響設備狂歡,相當大陣仗。


壯漢推車
林孝賢放低太子身份,出手出力幫楊其龍推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