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大陸暴發豪燒沉香‧偷渡蝗蟲斬光香港沉香樹

壹周刊 1033期 壹號頭條

( 所有圖片可 click 看清晰大圖 )










深水步的革命:施麗珊

壹周刊 1103 期 《非常人語》

( 所有圖片可 click 看清晰大圖 )







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

陳雲:雞蛋仔空洞化

好久無食街邊的雞蛋仔了。以前的雞蛋仔如脆皮的半熟溏心蛋,破壁之後,仍很耐嚼,回味無窮,買一底,只食一半已經飽足。現在的雞蛋仔如圓形炸薯片球,一咬就破,裡面空空如也,一底食完,也是無知無覺。雞蛋仔是迷你型的雞蛋糕。乾中有濕,脆中帶軟,是炭燒雞蛋仔好食的原因。麵粉調水,加入雞蛋和砂糖造成漿,放入鐵模燒烤,便成為雞蛋仔。

一底十來隻相連的雞蛋仔,要用一隻雞蛋,才可以發揮燒烤之後的蛋味和蛋香。好食的雞蛋仔外脆內軟,撕開之後滿是鬆糕似的洞孔,半實半空,放久不潮。只有炭爐的高熱,才可以快速將蛋漿烤熱,揮發若干水分,然後迅速調轉鐵模,使烤熟的一邊離火,表皮變硬變脆,鐵模裡面未完全凝固的蛋漿,則流注另一邊再烤。輪流兩邊煏熟,做到兩邊烤乾而中間濕軟的藝匠境界。

用電爐烤鐵模,熱力略遜,難以掌握表皮燒熟的一刻,然而熟能生巧,也可以做到炭燒的境界。將發熱線裝入鐵模,持續發熱,蛋漿四壁受熱,不能離火變硬,難以控熱,即使是廚藝高手也無法施展功夫,只能倒少一些蛋漿,專心烤表皮,內裡的顧不得了。舖位租金成本高昂,便要再減少雞蛋和砂糖,於是做出來的是薄皮空心無味雞蛋仔。

雞蛋仔由實心變空心,是何時開始的呢?覺察臨界點,往往是後來的事。當發現雞蛋仔空心的時候,它已經空心了好久一段日子,只是一向無知無覺。臨界點是不是 1997,是不是地產霸權當道之後?也不一定。是否由炭燒爐改為電熱爐這個技術改變?也不是。烤製雞蛋仔的技術改革,70年代已經完成,當年已經很少攤檔堅持古法炭燒。

雞蛋仔是食物服務,服務形式的改革才是決定性的轉折點。由街頭攤檔獨沽一味,轉到租金昂貴而零食林立的旺舖,再轉到霸權超市熟食攤位的兼職售貨員嬸嬸手上,正是雞蛋仔空洞化的過程。轉一次,空洞一次。

在店舖燒炭是危險而代價昂貴的,必須改為電熱。熟食舖頭賣的食物林立,老闆為了應付租金支出,必須密集操作,要受薪打工的伙計維持炭燒雞蛋仔是無可能的,等閒便會燒焦雞蛋仔,或者燒傷自己,舖頭不火燭已是行運了。小販檔依然有古法炭燒,是因為小販無法接駁電力,而且充公土爐的代價比起充公電熱板的代價要低,於是有些小販便維持炭燒,意外地保育了古法美食。
街頭由於攤位阻隔,火燭的代價不高,只是燒毀一架木頭車,然而這也是絕少發生的:因為小販只賣一種食物,全心全意守住炭爐,怎會失火呢?

陳雲,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2011年4月23日星期六

葉兆輝、張筱蘭、羅智健﹕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的反思




(明報)2011年4月14日 星期四 05:05

【明報專訊】根據統計處數字,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數目(包括第一類嬰兒——父親為香港永久居民,以及第二類嬰兒——父母皆非香港永久居民),由 1991年的5000左右上升至2010年4萬多,內地孕婦來港所生嬰兒在2010年已佔全港出生嬰兒的46%,但本地孕婦產子數目在2010年為4.8 萬,還未回到1991年的6.3萬水平,減少了24%。

另一方面,分析她們的教育水平,圖一顯示,第二類內地孕婦(即丈夫並非港人)的教育水平與本地孕婦不斷拉近,在2008年度擁有專上程度的各佔 40%,這百分比與本地父親(不論太太是內地還是港人)及內地來港父親接受過專上教育的比例非常接近。職業方面,超過六成的第二類內地孕婦從事較高級的職業如經理及行政人員、專業人員及輔助專業人員,相對本地孕婦的情况則不足五成。

內地女性在私院產子數目激增

再者,圖二顯示,在1998至2010年,11年間香港孕婦在公立醫院產子數目一直維持3萬名左右,雖然內地孕婦在公立醫院產子從2003年起有明顯增加,但近年仍徘徊在1萬名左右,最關鍵是內地女性在私家醫院產子的數目有超過12.5倍增長。

在2010年期間,內地孕婦在私家醫院產子則有3萬名,假若以平均5萬港元為基本消費,私家醫院起碼已有超過15億進帳,實是利潤豐厚的產業。因此,私家醫院才願意以高薪厚祿向公營部門挖角,而一些公立醫院婦產科醫生也難以再承受沉重的工作壓力而選擇離開,投入私人市場以爭取更大的收入回報。

公院婦產科沉重負擔主因

公立醫院婦產科沉重的負擔,主因不是在公院出生人數大幅增加,乃是婦產科人手相繼離開後,又未能及時填補空缺,造成青黃不接,其中資深醫生和助產士流失,亦影響了公立醫院的培訓,再加上政府對於留守於公院同事的訴求沒有積極回應,才引起那麼大的迴響,香港整個婦產科無論在技術和科研方面都不能因這契機不斷持續發展和提升,十分可惜。更甚者,在未有足夠醫護人員的配合下,面對巨大負荷,會影響產婦和嬰兒的安全和服務質素的妥協。

對私人經營者來說,產子只涉及三數天的服務和一筆可觀的收入,但當嬰兒出生後,根據目前《基本法 》的規定,他們自動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有權使用香港的醫療、教育及其他社會服務,因此,大多數出現問題的嬰兒都會送到公營的初生嬰兒深切治療病房及接受日後的醫療服務。據筆者了解,一些出生後返回內地居住的兒童,都會在假期間回流使用本地的醫療服務,但因為他們不是常住人口,不被納入編制資源考慮之內,對一些北區或沿鐵路線的醫院構成不少壓力。

正如《明報》的社評所言,分娩壓力已溢出產科,產子和其他醫療事件相比,這不是單一的醫療事件,是有連帶的影響。現在各方面的反應成為香港社會情况的照妖鏡,顯示什麼是好 (Good)、壞 (bad) 和醜 (ugly)。


好者是指那些仍然堅守崗位、繼續在公共醫療系統服務的同事,為所有分娩人士提供安全和有素質的服務;壞者是指政府缺乏長遠規劃,使到一個原本可以減輕本地人口老化及吸引高質素人士來港定居的契機,變為另一件進一步分化香港社會的壞事;醜者是指本地某些私人協助內地婦人產子的經營者,沒有考慮整體社會的責任,只顧賺取豐厚的利潤,他們自私的行為實叫人失望。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最終總需要有人付鈔,在少數私人經營者賺得不亦樂乎之際,其實整個社會均需要為此而付上極大的社會成本。

政府需要介入和干預

筆者有如下的提議:

(i) 政府作為全港私家醫院的發牌和監管機構,當然需要介入和干預,促使私家醫院產科改善質素,檢視每家私家醫院產科的醫療質素保證機制,使之符合病人利益,限制產科床位的設立。

(ii) 要求內地市民為初生嬰兒購買醫療保險,減少出現問題嬰兒轉送公立醫院「執手尾」,有助減輕公立醫院兒童深切治療病房的壓力和財政負擔。

(iii) 政府需要制訂有效的方法使內地人來港產子是有秩序的,並以不影響本地產婦的服務為大原則。

(iv) 主動聯絡這班生力軍,了解其去留,做好預備工夫。

涉人口政策 需作長遠規劃

以時尚名店購物為例,店內人數達到某水平時,也需要限制人流,所以,無論是旅客或是內地孕婦產子,香港不需要薄利多銷,否則會影響對本地人的服務。現在本港很多地方已逼得水泄不通,內地人士增加對香港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但卻給一小撮人啜乾了,包括舖位業主或經營內地孕婦來港分娩相關產業的人士,社會絕大部分人不單不能分享經濟成果,卻要承受所帶來的後遺症。香港不需要提供廉價服務,需要高素質和提升本身技能的產業。

最後,內地孕婦來港分娩涉及人口政策,需要仔細研究並作出長遠規劃。當局必須以確保本地孕婦的福利為原則,並以照顧本地孕婦及嬰孩為優先考慮,做好培訓醫療人才的工作,使內地孕婦有秩序來港,減少社會對新移民 的歧視與偏見,各持份者不可以單顧個人的利益,忽略整體的福祉,才可以建立一個有素質人口組群,面對未來的挑戰。

作者為:葉兆輝教授、張筱蘭研究助理教授 (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 ) 、羅智健研究助理教授 (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 )

2011年4月18日星期一

左右迷宮

香港近日興起一股新思潮,究竟社會應向「左」還是「右」好,輿論界和學者有不同程度的闡釋,眾說紛紜,有說法指香港向左一點較好,對家會認為保持本港繁榮,必須奉行走右。所謂左翼右翼並非指共產黨的「共產左派」,右翼也非指日本的「軍國主義右翼」,在政治光譜上,「左」是指傾向人民為主導、倡導世界大同平等機會的大和合,是謂「左翼」;「右翼」和「左翼」在本質上有明顯分歧,右翼以自由經濟為大前提,具有較明顯的階段觀念,也以商界角度為重要考慮,左翼的人認為,要社會人人平等必須有公平的社會平台,社會由人民組成,當中以基層或稱勞動階級佔絕大多數,簡單來說,社會上基層窮人佔多,即是打工仔,有錢人是社會金字塔尖小撮,左翼思想概念認為有錢人既已有錢,錢已是對社會重要的控制權,因此要保障平民免被富人剝削,基於保障平民和弱小社群的前提,也倡導反歧視、種族世界大同理念,社會無分你我,在人民為主的公平原則下,期望達到幸福生活的目標。聽上去左翼應該很正義,但右翼也非萬惡,概念建基於人民生活幸福必先要繁榮,繁榮要靠一眾商家營運企業,人民有工做,自然有生活,所以商界是社會命脈,勞動階層無限上綱打倒一切財富並不能代表社會變好,人人都是基層,誰來做老闆?沒有老闆又誰來出糧?如果政府是唯一老闆,就是共產,吃大鑊飯,共產國家通常沒好下場,令人聯想到極權專政,右翼人士某程度上也覺得極端的左翼是另一形式的霸權,相對地,左翼的人當然會覺得右翼掛帥,人民必然沒好日子過,以上是最簡單的分野。坦白講,我和無數小市民一樣,沒深究左右兩翼的高深理論,只能用最簡單的劃分,但我個人主觀認為,平民未必需要懂太多高深政治理論,因為很多時候,無工做無飯開,大談左翼也無用,同樣地,商界極度剝削打工仔,即使右翼大吹社會命脈也會被人聲討。


不要墮入派系迷宮

弄不清政治路向,就如進入迷宮一樣,雖然總會有出路,但可要花巨大氣力才走出死胡同。究竟左翼好還是右翼可取?事實上,在香港談左翼右翼非常多餘,香港目前最缺乏「社會公義」而非尋求向左向右。那些自稱左翼右翼的人,都是半桶水,什麼偉大主義常掛嘴邊,講就凶狠,要香港好,把事物化繁為簡針對核心就可以了,當前香港,只欠一個重大原素:社會公義


公義代表很多範疇,官商勾結,財團壟斷,地產霸權,政府打壓市民表達訴求等等,都是社會缺乏公義的惡果,多一點公義,財伐好歹讓市民三分,也不會看見到處有「田七地產」的視覺強姦鬼符,公義也象徵文明開放法治精神,有公義的地方,人民普遍生活必然較佳,不會像現今香港,窮人不斷被金字塔尖的富豪弱肉強食,窮人「世襲貧窮」,政府吹捧浮誇金融都市,富豪身家不斷膨脹,蟻民只能為有錢人作嫁衣裳,香港人並非仇富,只仇富不仁,香港人也不是乞兒,只想活得有尊嚴,尊嚴也是建基於公義之內的,港式政治充滿迷團,從政者永不敢鮮明地站立左右派系,自稱左翼的人很怕被人標籤共產蠻流,於是明明左傾又要強調「左唔晒」,右派的人怕被指罵為商業財伐,於是右得來又要高呼「左左地」,古靈精怪,這種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港式政治生態,當真充滿幻覺,左中偏右,右裡有左,左左右右,不左不右,視乎社會熱話適當調效自己的「左右軚」,愛左的人自居無比正氣,一句「為人民謀幸福」穩佔道德高地,連帶把所有道德量化,批評新移民政策謂之「歧視」,窮人犯法謂之「揾食嗟」,一切講求「世界大同政治正確」,「政治正確」是非常垃圾的名詞,何謂「正確」?何嘗不是由左翼上腦的人訂下,總之閣下表現得「不夠左」就違反了左翼道德,政治正確導致人民集體愚蠢化,把事物極端化,分析力智障化,左來左去,思想不開化,換個角度,極度左傾的人其實很霸權,你在左翼人面前只能說很左的話,不夠左又被左翼歧視和排斥了,被左翼人排斥很痛苦,因為左翼的人認定閣下不夠左,就等同「邪惡」,邪惡得像撤旦化身,被「左人」群起攻之,以殘害百姓之罪名,恨不得把不夠左的人夾手指遊街跪玻璃示眾,但說法會很動聽:「為公義替天行道」。左翼人自覺是神的化身,正義朋友,可歌可泣,鼓吹的都是真理,因為你不認同「真理」,就是不講理,「左翼真理」由左派人制定,基於以人民為依歸,理應少數完全服從多數,所以非左即敵。


非黑即白對香港沒好處,更何況是左右逢源。左翼世界大同?結果可能人人捱窮,變相很「平等」了,右翼商業掛帥?又導致社會失衡。所以香港人要把焦點放在「社會公義」層面上,不要糾纏歸邊左右派爭拗,在迷宮裡鑽牛角尖,不能針對問題關鍵。


政治 Cosplay‧虛偽無比

右派和左翼人有共通點,一樣是非友即敵,自命大右派的人自我感覺良好,認定知識份子才會傾右,認為左翼人都是低級無知識的打工仔,向人說「我是大右派」,當堂神經亢奮頭上貼了光環,順帶強調自己必有大專學歷,浸過遠洋鹹水,住得舒適食得招積,很有生活態度品味之賢人雅仕,不論右左翼,只是不同的「政治 Cosplay:角色扮演」,但很多社會議題不能單靠派系對立而解決,左派道德高地,造就了「港式投訴文化」,右翼者變相縱容財伐霸權,現在香港商界的專橫,以保繁榮之名不斷抽取社會財富,平民不停被剝削,在「弱肉強食、森林定律、達爾文理論」的右翼前提下,大右派會說窮人皆因無能,勝者為王,窮人請先自我檢討,多勞才會多得,但「勞多少和得多少」的標準則由富人定案,打工仔捱不住,特區政府又推出「香港精神」口號騙人,要基層一生做牛做馬,財伐賺大錢之餘還抱怨盈利未連指標,所以我個人認為,在香港根本無須強調站左站右,致力維護社會公義就是了,在左右理念上糾纏,只會浪費時間又沒作為。


什麼馬克思理念、什麼歐洲學人主導思想,不談外國,單在香港,談這些鴻圖大志很多餘,本港政治,簡單到不得了,建制派是保皇黨,源自「土共左仔」,但已經完全右化,建制派的人多半做生意,大把錢,嘴巴說愛國心裡罵到臭,親中只為取得更多利益,錢作怪也。香港人基本上都是傾右,前英式殖民管治下,港人世代被完全馴化,現在被財伐霸權剝奪利益,只想爭取公義,由於大右派言行非常乞人憎,於是被左翼理念吸引,這是形式上和口號上向左,而非真心歸左。我誠意奉勸自命大右派的人尤其商界,右派理念不是把基層作地底泥,以繁榮做金牌奴役打工仔,最終只會被民眾推倒,商界不是要做生意麼?生意來自市民,窄乾蟻民,財伐也難保風流快活。


「適當地左傾」的迫切性

雖然香港無須劃分向左向右,但從當前香港生態來看,我會形容「適當地向左是必須策略」,事實上,港式右翼已變了質,政府極度荒唐,財伐極端霸權,市民好聲好氣向政府表達訴求已證明沒作用,循此路走只會令人民更痛苦,大商家殘踏蟻民的所為,也令香港脫離現實,人民必須作出脫離奴役的決擇,想改變煉獄,「左傾」似乎是唯一可取路向。

2011年4月16日星期六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必勝法」大追蹤

大陸孕婦來港產子中介網(即大家在報紙上看到的所謂『中介人』)扮香港浸會醫院。

「來港生仔好處多」已在大陸非常盛傳,大陸人也深明香港法制弱點和利用港人的仁慈,香港人還以為大陸人來港產子後,嬰兒擁有居港權可為本港帶來新動力,是幼稚想法,港產大陸 B 只是大陸人侵蝕香港資源的籌碼。









網站登記人大起底:涉及多項業務,更有借名人肖像扮著名機構。

Registration Service Provided By: Hosting Speed - division of Speedy Group Corporation Limited
Contact: **********@hostingspeed.net
Visit: http://www.hostingspeed.net

Domain name: hkbhbb.com

Registrant Contact:

kevin chan ()

Fax:
Rm 1708 Chui Kwai Hse Kwai Chung
NT, NA
HK

Administrative Contact:

kevin chan **********@sinaman.com)
+852.66233280
Fax:
Rm 1708 Chui Kwai Hse Kwai Chung
NT, NA
HK

Technical Contact:

kevin chan **********@sinaman.com)
+852.66233280
Fax:
Rm 1708 Chui Kwai Hse Kwai Chung
NT, NA
HK

Status: Locked

Name Servers:
dns1.name-services.com
dns2.name-services.com
dns3.name-services.com
dns4.name-services.com
dns5.name-services.com

Creation date: 04 Mar 2009 12:10:09
Expiration date: 04 Mar 2012 12:10:09

葵涌邨 翠葵樓

請參閱:

(特級完整版) 14萬港產蝗蟲B‧納稅人孭起900億

2011年4月15日星期五

(特級完整版) 14萬港產蝗蟲B‧納稅人孭起900億

(所有圖片可 Click 看清晰大圖)






















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明報就「港人歧視新移民」的思考劇本

(藍色字為本部落回應及解讀)

反新移民遊行搞手:最嬲港府不公 不滿分薄港人資源 堅稱無歧視
(明報)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05:05

【明報專訊】內地孕婦來港迫爆產房加上政府派錢風波,激起社會分化浮面,約400名網民發起今天上街,高舉「不滿關愛基金向未住滿7年新移民 派 6000元」大旗,但揭開旗幟背後,他們對口中「大陸人」的不滿,又何止那6000元?遊行搞手過去一周在facebook動員,他們不是瞓街激進青年,一個是年近四十的生意佬,一個是三十出頭的OL,均為中產的兩人之前毫不相識,亦沒有政黨背景,今天是人生首次擔大旗遊行,為何如此「火滾」?「我口地無歧視大陸人,最嬲係特區政府唔公平。」

生意佬Andy和辦公室女郎Ada都是土生香港人,思維都以「香港」而非「中國」為本,他們以「本土居民愛香港,捍衛家園沒有錯」的組織名義發起遊行,價值觀裏那條「公平界線」圍繞著居港滿7年者畫圈,新移民即使踏進香港土地,根據他們的邏輯,其實還是在「圈外」,「大陸人的想法,跟我口地香港人真係好唔同」。

>> 明報刻意在一些名詞加上括號反唇相嘰,更在字裡行間揶揄遊行人士的思考邏輯拙劣。潛台詞是明報先完全否定了遊行主題,在報道上有計劃地逐步誤導讀者。

文化差異致不可融合

他們「不滿新移民」的邏輯,由不滿內地旅客說起。Ada九七後畢業,每天返工放工都見到這樣的風景:「大陸人無禮貌大聲講口野隨街吐痰屙屎撩鼻屎去到名店白鴿眼,香港人都忍氣吞聲,點解?因為大陸人送來一篋篋錢。」曾經,她一出街見到每年在港消費逾千億元的大陸人就會火滾,在網上發牢騷,卻被朋友反罵她歧視同胞。「直到有人提醒我:香港同大陸係兩種唔同文化,大陸人來到香港,我們無權要他們改變。於是我明白,大陸人隨街吐痰屙屎無得變,要變,就只有香港人變。」Ada所指的「香港人變」不是隻眼開隻眼閉,而是特區政府要變。

>> 首先,大陸人「送來一篋篋錢」都是光顧外國名牌店,近年更大手「洗黑錢 (已屬公開秘密)」掃本港物業,因為大陸有錢人尤其貪污者,明白中共可能會充公其骯髒錢,所以要快手轉移為「乾淨資產」,買名牌不保值,於是轉投本地樓市,利用香港健全的資產保障法律來清洗黑錢,把骯髒錢變成物業,不單止保值,更可炒賣圖利,一舉三得。但「送來一篋篋錢」從沒有幫助本港整體經濟,大陸人推高樓市和瘋狂購物,亦變相令香港平民受通脹和超高樓價之苦,要分清楚前文後理。

「回歸後,港府有很多政策說是中港融合,但無考慮過骨子裏根本融合唔到,因為香港和大陸的文化是兩碼子的事。」她不滿政府坐視不理: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攤分公立醫院資源、內地媽媽來港買奶粉無上限不用繳稅、單程證 審批準則無公開致低學歷低技術內地人湧港,「這些,對納稅的香港人都好唔公平」。

針對好食懶非騙綜援者

經常往返內地做生意的Andy聲稱,接觸不少內地人很嚮往香港的資源:「佢口地覺得花5萬蚊來香港生個仔就有居留權,著數過花600萬為下一代搞投資移民。又有些大陸人生完就留個仔喺香港,以為香港資源多福利可養自己個仔……呢口的都係香港政府一手造成,令大陸人可來搵著數。」

拎福利的統統都是罪人?Andy說:「我唔係話綜援養懶人,綜援照顧老弱傷殘理所當然,但唔係養一班有手有腳可以照顧自己的大陸新移民。」記者解釋不少新移民是來香港後才被丈夫拋棄或失業,迫不得已才領綜援應急,「這些有真正困難的,我不反對他們領綜援,我只係針對那些呃綜援好食懶非者」。政府數字顯示,詐騙綜援數字其實不足1%,Andy就堅持「好多呃錢的政府都唔知」,但事實上,居港未滿7年獲酌情批綜援者,只佔28萬領綜援總人數的6%。

>>明報刻意拿老舊的樣辦統計數字來「引證很少人呃綜援」,事實上,必須由當局查實並定罪的個案才會列入「呃綜援」例子,但現在香港情況是很多大陸人用巧妙的「技術性方式」來港「合情合理化地領綜援」,例如大陸孕婦臨月時跑來香港「自由行旅遊」,但會報 999 入公立醫院生產,有些生完仔更走數,在本港人道立場下,走數者所生的子女依然擁有在港出生的香港居民資格,很多大陸孕婦和其丈夫都沒有香港居民身份,簡單來說,即是偷雞落香港生仔,生完走數,在港出生的子女更「忽然」擁有居港身份,大陸父母更可借子女以「照顧養育」為理由,順理成章來港,一家人「技術性」地變成香港居民,來了香港做什麼?很多是「合理地領取綜援」,有些是扮假離婚或虛報丈夫走佬,老婆子女每月取綜援,但老公晚晚回家睡覺,這種「又食又拎兼勒索」的新移民行為,每天都在港發生,而又不能推反。還不止,在大陸的老年爺嫲,日後也可申請來港「以便照顧」,建制派的工聯會做了無數這種個案,工聯會為香港增添新移民不遺餘力。


不敢反人人派錢 「畀人鬧死」

他們既然贊同援助有困難的人,向有需要的新移民派6000元又有什麼問題?Ada反問:「你認為政府真是向有需要的人派錢?新移民領錢有入息審查,即係基層勞工拎不到、唔做口野的反而拎到,根本派錢就係錯。」為何不索性反對政府向人人派6000元?「點反?畀人鬧死。」

兩人不滿大懶蟲,但好食懶非者又是否局限新移民?「所以我們唔係歧視新移民。我們企出來,是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自力更生,唔係攤大手板。」既強調不是歧視,為何遊行又要標榜「反對新移民獲發6000元」這帶歧視性質的口號?「這是網民的共識、也是gimmick(噱頭),講得太深奧無人明。」

>> 明報加了很多情感描述,加鹽加醋。

嫌政治「污穢」 沒想民主政制

Andy一會後續說:「其他參加遊行的人點諗、有否歧視,我唔知,但我同Ada都無歧視,只係嬲政府。我口地企出來無分化社會,因為分化一早已經存在。」「有人罵我係納粹、右翼、法西斯,sorry,我唔知呢口的係咩,我唔想捲入政治。」Andy和Ada覺得政治「污穢」,因此亦沒有思考過民主政制對社會改革的重要性。

「上一代香港新移民自力更生不會拎著數,那是我們兒時的香港。」Andy和Ada緬懷殖民地香港——那是港人叫大陸人做阿燦的年代,如今獅子山下香港人頭頂上是否仍掛著昔日的優越光環?記者即使不問,答案其實亦擺在眼前。

>> 同上。明報故意把遊行人士描寫成只叫口號反反反的盲毛,並借用遊行者嘴巴來醜化民主政治,明報手法非常污穢。

明報記者 盧曼思

2011年4月10日星期日

港式賬災

記得《來生不做中國人》作者鍾祖康在博客貼出過一幅照片,一位全身長滿很恐怖不知是膿瘡還是什麼結巴的女乞丐,雙眼散發著死亡氣息伏在地上,頭微微抬起望著行人,人們在她身邊若無其事經過,她像用雙眼向世人說:「請快讓我死吧」,這種極度絕望悲慘的情景,在中國人眼中才會引發憐憫之心,但套在文明國度看,會反問為何悲慘的人得不到幫助,只能把自己最悲哀最痛苦的私隱公諸於世以搏取一角幾豪的施舍?我們中國人很喜歡看悲慘情景,思想底蘊以比較為基礎,看見別人很慘,就會「相對地」覺得自己幸福,自我感覺良好,樂意大手施舍,「施舍」是中國人待人處事其中一項重要價值觀,不論捐贈甚至做老闆也認為給員工出糧是另一種形式的施舍,為何我要說這些?


中國香港人的善心是這樣的:平日我們都很喜歡爭第一,執輸行頭慘過敗家,而在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大前提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連小孩子在母體也早被「胎教」學懂這套金科玉律,見到老人家絕少讓坐,上公車,父母通常叫孩子搶先霸位,外國人則相反,認為公車空間有限,小孩體積較小,應該站立,讓大體積的成人坐下,車廂空間就變得闊落。很多生活事例都證明香港人並非很有愛心,不過,當看見其他地區遇上大災難,港人即時愛心爆棚,爆棚程度接近精神分裂狀態,「賬災」一詞很大程度上是香港人的最高興致,他人有災難,就有賬災大行動,而且賬災手法也很肉麻,要用盡一切方法力求描寫災區人們的地獄慘烈,同時又極度露骨地表現出像救世主的愛心,籌款活動一呼萬應,人人大手捐贈,物資源源不絕,無水送水無糧送糧無什麼送什麼,無須災民出聲,愛心港人也會施展上帝之手踴躍救濟,看上去,港人真善良,文明到不得了,可謂世人典範,但說穿了只不過喜歡看人當災,還要用行動明示「睇下你地咁慘,等我地嚟救濟你啦,難民!」,捐贈之同時,也希望對方「交足戲」,渴望看見災民雙眼閃爍淚光,衣衫爛身爛世、災難小孩要像沒奶吃的小孤兒忽然有大人領養的喜悅,看!你們吃的穿的喝的用的都是我們施予,香港人是多麼的偉大,發起賬災大行動的搞手是多麼的善良,香港國際都會的經濟和物資是無比的充裕,強力表現出「你們是災民,我們有本事來救您」。


日本大地震,新聞每天報道,我不複述詳情,地震區受核輻射影響,食水和食物受污染,災民現在最急切需要安全食水,於是有港人發起送水大行動,由市民籌款和本地商業集團捐出樽裝水送日本,沸沸騰騰,還有較早前一家外國品味咖啡店發起義賣籌款,市民反應踴躍,所有籌款都有「品牌」,由著名咖啡店義賣的,某本地品牌的樽裝水等等,但日本政府包括註港領事似乎「不太識趣」,婉轉說如要救助,捐錢是較為好的方法,不想領收物資。日本是亞洲最頂尖的文明先進國,日本人優秀是出了名的,整潔和守秩序,看在髒、亂、吵的中國人眼中,形成極強烈的對比。當然,「日式優秀」並不等同絕對真理,日本人的機械式秩序,西方自由民主國家有另一番觀點,不在這裡扯開話題。


國情有別‧「質地」不同

話說回來,香港人高姿態向日本振災,卻忘記了一個大前提,人家日本是頂尖國,思想和行為和香港有別,我這樣說絕非反話,請勿覺得我借此來為日本災難火上加油,非也,我要指出,日本人是優雅的民族,很愛體面,但絕非中國人那種爆發戶式和肉麻式死要面子,日本人的「體面」講求沉著、企理和優雅,不喜歡大擂旗鼓炫耀,也不願意像乞兒「熱烈感謝」別人的施舍,有心幫日本救災,就要明白人家的「質地」,香港人大鑼大鼓送水,不如退後幾步想一想,地震後,災區很多道路已毀,運輸是大難題,自衛隊也不夠人手照顧災民,當地醫療、政治、軍事、商業活動等等,現階段處於極度緊張時期,日本政府面對核電廠漏輻射已夠煩,又不知何時解決核危機,要食水,最好方法是拿錢去最鄰近地區購買,而且錢也可買任何物資,包括食物、醫藥、什麼都可以,由香港運水往日本,到步後人家又要勞師動眾來迎接,當然又少不了本港媒體「忽然派註當地」拍攝報道,然後又可能要有什麼感謝儀式,十分煩擾,此外,我有理由相信日本人會覺得連食水也要香港這個貧富懸殊大陸化下三等城市來送贈,很丟臉,如果是日本至親的美國又不同,理所當然,日本人會欣然接受西方第一大國的救助,香港人要明白自己地位,日本始終是跑前很多,人家也的確是優秀很多很多,香港未到這個層次,回歸後「奴隸化」的香港更無可能達到,中國香港人應學習日本人的優點(但不要故亂把別人缺點也看成優點) ,不要把先進文明優秀國套在低級標淮內,文章開首說的那個大陸可憐女病乞,在先進國家看來只會感到震驚和不解,為何這麼可憐的人要靠行乞公諸自己的慘況,而不是理所當然地獲得幫助?

2011年4月9日星期六

(超級特別版)豪宅靚太焗桑拿被男保安偷窺警署落口供全過程

尚堤男保安 違規兩闖女更衣室
靚太焗桑拿被睇全相
蘋果日報 2011年04月07日

【本報訊】家住大嶼山愉景灣豪宅「尚堤」的「靚太」楊小姐,上月在屋苑泳池女更衣室內焗桑拿時,被男保安員闖入看到裸體,她事後接納對方解釋是無心之失。詎料前晚她再焗桑拿時,另一名男保安又闖入說要關燈,幸她有所防範下沒被看到全相。楊質疑兩事並非巧合,對警方沒拉人感非常不滿。管理公司證實前晚涉事保安員違反工作指引,會將他「炒魷」。記者:區杏芝、陳淑莊、張軍

尚堤共有 5座臨海大廈,屋苑室外泳池的更衣室內設有桑拿房。泳池門口設有閘機,要持住客證進入,每天晚上 10時關閉。

形容保安眼甘甘笑吟吟

楊小姐說,上月某晚 9時許,她一邊焗桑拿、一邊做伸展運動,一名中年男保安員突然在桑拿室外約 4至 5步位置出現,與她四目交投。當時她一絲不掛,透過透明玻璃被看到全裸。楊之後報警,保安員解釋曾在門外大喊「有冇人」,因無回應才進內。楊說管理公司事後道歉,又說會解僱該員工,她心想對方也許真是無心之失,遂沒追究,然而她稍後發現該保安員如常當值,又得悉保安員圈子常拿她的身材作話題,令她很不快。

前晚 9時 40分,楊焗桑拿之時,另一名 30餘歲男保安員又在桑拿室外出現,幸她穿了吊帶裙作防範。楊形容當時對方「眼甘甘、笑吟吟」,說一句「唔好意思」便離開,她怒極報警。
涉事保安員最初向警員辯稱進入時已過 10時,但警員指報案時間為 9時 47分,保安員隨即改口說想早點收工,故提早進入關燈。警員告訴她沒證據顯示保安員曾侵犯她,事件沒刑事成份,然後收隊離開。楊深感不忿,之後再次報警。

楊說,兩名涉事保安員均聲稱曾在門外大嗌,但她堅稱沒聽到。楊質疑上次事件後保安員不用「孭鑊」,「令其他人心思思想嘢」。

尚堤客戶服務助理經理陳志剛承認,對外判保安員一直有指引,訂明只有女性員工可進入女更衣室,前晚事發時有女職員當值,涉事男保安並非負責關燈,亦沒獲上級指示,管理公司已要求保安公司解釋及解僱違規員工。


靚太楊小姐十分不滿警方處理手法及尚堤的保安管理,她會尋求法律意見,以防再有居民受害。張軍攝




=======================================

本部落推出有關新聞超級版本主要基於以下原因:

1. 女事主(或據報道稱為女受害人)在屋宛會所焗桑那,男女賓分開,為何女更衣室(女賓部)竟然由男保安員查探?除非有非常緊急事故而當時沒有女保安員在場,才可由男保安闖入救援,否則在一般情況下,無可能讓男保安進入女更衣室「查看」,無論如何也說不通,如果會所管理公司認為男保安入女更衣室及女廁都無問題,反映管理層嚴重失當,男女私隱保障份屬常識,所以據報道所述,本部落有理由相信女事主是被人「涉嫌刻意偷窺」。

2. 事發地點為超級豪宅,是本港繁榮象徵,相信管理費及服務費也不菲,但住戶竟然失去了人身保障,更荒唐是管理公司容許男保安憑職權進入女更衣室,此舉非常可疑,在法理上,高級管業公司放任這種荒唐行徑,也有理由質疑該公司是否經常給男保安偷窺女住戶,更不排除拍下照片或影片公開發售圖利,當然,以上都是「質疑及提出合理懷疑」,有關方面應詳細解釋。

3. 從女事主拍下在警署落口供過程所見,警察不斷用很多說話試圖「大事化小」,並且明示及暗示女事主息事寧人,這很奇怪,大前提當然不能單方面聽取當事人之言,警察職責就是要詳細查證,聽了一方說話,應該認真處理,若果查實有人虛報,這是另一回事,可反控報警人,但不能用說話半勸半推要當事人放棄報案權利。

4. 本港警方在打壓( 應該說對待 )社運青年及個別「非建制派及較激進政黨」很落力,而且絕不留手,尤其對社運青年的打壓手法,不論電話竊聽、貼身跟蹤、家人朋友大起底都不遺餘力,更會去社運人士的工作地方進行「友善的查家宅」,令社運青年在痛苦和煩惱之中渡日。到現時為止,香港市民依然深信香港警察是文明、勇敢、盡責、為市民為社會服務的良好公僕,對警方非常有信心,所以從落口供影片來看,似乎有點奇怪,影片中,女事主被警員多番推搪,也忍不住發怒高叫,在情理和法理上,她的確很無助,試想象一下,一個女人被人「涉嫌刻意」偷窺,並知道偷窺的男保安公然大談其身材,把女事主當作玩物,而報警求助得到的又是左推右搪,她的憤怒,在客觀環境下是可以理解的。因此警方必須認真處理有關案件,對待社運人士如此「認真」,無理由涉及刑事的偷窺案卻這樣馬虎。

========================================

豪宅靚太焗桑拿被男保安員睇全相報警落口供原裝影片



被偷窺靚太報警求助報稱「反被拘捕:我憎死警察!」

2011年4月6日星期三

(金裝完整版) 強國富二代‧殺入 HKU

( 所有圖片可 Click 看高清大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