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3年3月29日星期五

終 極 政 治

終極政治

人民力量、人網、及熱血公民的風波,不打算詳談,也無可能在一篇文道盡,事實上,也無須再深究。實不相瞞,近日收到不少網民 ( 或來自社會各界特定人士或機構?) 詢問我會否詳細地分析是次「人人熱」風波始末,我看過坊間有些分析文章,有的頗詳盡,要量化的話,準確度約有七成,已經寫得相當好,但有些核心重點還未見有人寫出來,問題是這些重點,也不應寫出來,不論明知不寫或不知而不寫,無須探究。

以前我寫過《我看社民連》系列文章。但現在,我不會寫分析人民力量及是次「人人熱風波」的文章,不會寫,立此存照。

據聞政團內有重點成員就這場風波很沮喪,本文題目《終極政治》正好也送給這位成員,可能令他釋懷。

什麼是「終極政治」?我最喜歡的做法,不如化繁為簡,舉個例子說明。

什麼是好的音響喇叭?優質喇叭,就是聽者根本不覺得在聽喇叭發聲,音響界有一趣話:「差的喇叭不叫喇叭,只叫揚聲器!只能發出聲音,不是動人音韻來的!」很有哲學意味,而「真正玩音響,是駕馭音響、善用音響,不是純消費被器材牽著鼻子走」。好的喇叭,把音樂原原本本重現出來,演奏的每個音韻頻率活現眼前,不覺得是由一個木箱及喇叭單元發出聲響,喇叭線也像不存在,擴音組件也像消失了,這就是對音響的真正要求,當然,很難達到所謂完美,但也可分別出音響的優劣。

終極政治,就是人人政治,不是單靠追隨某一政團,更不是依靠一些政治人物,社會是大眾的,大眾組成社會,並非反對追隨政黨及政治人,但不要太依賴,不應沉迷偶像崇拜,不要沉淪政團鬥爭,政團由人組成,世上沒有聖人,也很難分野絕對的好人壞人,與其經常擔心政團爭執,不如把眼光放遠一點,心胸擴大一點,看社會這幅大圖畫,政治人可以是意見領袖,但無須把全副心力寄望在一堆政治人身上。

激進派政團是註定不穩的,也註定隨時變動,因為激進派之所以「激進」,必須由一班具有極強個性及自主性的人組成,這類人的優點也是缺點,個性太強自立性高,必然不喜歡依附政團,也不喜歡困身經營政團。

激進派註定動盪,而動盪也就是激進派的本錢,基因決定本質,大家要緊記。

寫這篇文章之際,外邊下著雷雨。(不是點綴筆法,是真的下著大雷雨)

請參閱:
人民力量沒有再分裂的本錢

2013年3月28日星期四

人民力量沒有再分裂的本錢

人民力量沒有再分裂的本錢

我希望「人人熱」風波能盡快過去,平伏沒可能,但求盡快有新定案或發展方針 (如還有得發展的話),總好過每日廝殺。

但我有一些事,認為有必要提出來,當然是我個人意見,相信不少人也有類同睇法。首先,一個政團,即使強調「我地唔係一個黨」,也要管理,缺乏管理意識,必然導致混亂,尤其在缺乏財力要靠無償義工幫忙的情況下,適當的管理是必須,「我地唔係黨嚟嘅」不應視為慣例,可以心照不宣,但不宜太張揚,說得多,人人入腦,於是習慣了無王管狀態,結果導致內亂。管理不同「管治」,要分清楚,適當的人事管理、事務管理,小至舖頭仔也要管理的,很平常。

其二,「耳語政治」、「朋情謠言」註定是致命傷,來自缺乏管理。義工幫忙,要善待感謝,但不能讓義工太過超越本位,例如義工變相成為政團核心人物半個代言人、私下磋商大局、洽談政治事務等等,如可這樣,一就是把相關義工提升為政團執委、或相應部門人員,要有政治職銜,不能萬事和稀泥,「大家心照」不適用於政團管理,做事要均真,指令要明確,立場要清晰。此為政黨營運三大原則。

以上說的,也存在矛盾,缺乏財力,很難對義工多要求,人手不足做不成事,加上激進派政團八面受敵,現在的做法是不會硬鬥,而是滲透,義工是最佳的渠道。臥底大體分三種:長期有償、以報料計酬勞的兼職,及其他政黨未必有酬勞的偽裝支持者。還有第四種,既不是臥底,但衰八掛,純粹八婆八公喜歡耳語傳是非,頭一類有償臥底,數量通常不多,第二類也未必多,第三類較多,第四類最多。

加上現在流行玩 facebook ,智能手機有助耳語更快傳遞,配合「贊 LIKE」和應,令謠言增加傳遞動力,也容易煽動人們的情緒。當一個政團沒錢請人做事,就更要著重管理義工團隊,遇上有人造謠,必須硬下心腸,一刀切踢走。和稀泥只顧核心人物風光,但內部運作一團糟,最後又是散檔。

人民力量已沒有再分裂的本錢,因為本體上還不是政黨,不存在「重組」與「分裂」,一是繼續,一就是瓦解。即使立志一息尚存,繼續緊守旗幟,也要著重管理,不能再和稀泥。


2013年3月25日星期一

是非女王真相露出:單非嬰人球案中案-嚴鳳至動機成疑

單非嬰人球案中案 涉事教局主任:我被恐嚇

東周刊 第 499 期報道


年僅九個月的女嬰滯港半年,嚴鳳至(右一)卻從無積極尋找協助,動機成疑。最可憐莫過於保母手上的女嬰,慘變人球。


一名九個月大的單非女嬰,上周被傳媒揭發滯港半年無人理。為女嬰出頭的香港弱勢社群互聯會聲稱早前收到女嬰的內地母親求助,指女嬰被任職教育局主任的生父拋棄,但她亦人間蒸發,令女嬰變人球。最終社署主動介入,上周五將女嬰接走送到保良局暫時照顧。

惟本刊深入調查發現事件案中有案,去年參選立法會的弱勢社群互聯會創辦人嚴鳳至,曾多番要求女嬰母親付六萬元「照顧費」;而她接受訪問期間亦有如「扯線公仔」,經常由自稱是該會男義工的孫進誠代答,但記者調查發現孫至少有四次刑事紀錄,更曾被判囚。

涉事的六十歲已婚教育局主任朱福有周一開腔回應事件,直指在過去半年曾多番遭人恐嚇及索錢,但至於日後會否照顧女嬰,他推說:「我答你唔到!」


教育局主任朱福有因一筆風流帳備受滋擾和恐嚇,更懷疑有人當他水魚苛索金錢。

本周一中午,白髮蒼蒼的朱福有應社署要求,到牛頭角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商討女嬰的安排。他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透露,跟年僅二十二歲的女嬰生母周艷兩年 前在東莞認識,聲稱曾毆打她至重傷,故承諾照顧她下半生。他指從未與嚴鳳至見面,但自去年十一月起收到具恐嚇性的傳真,要求他支付私生女的生活費,「署名 是丁律師,電郵英文譯音令我聯想到黑社會。」他曾報警,但警方認為未構成恐嚇。
朱續稱,一天內曾收到六次有BB喊聲的電話錄音,周艷亦每月向他索取一萬五千元照顧費。「BB媽咪話我唔錫個BB,所以擺低在香港朋友屋企,但每月 要支付一萬五千元給工人,都唔知她是否夾埋班人問我攞錢,當我是水魚。」他自稱因這筆風流帳欠債幾十萬元,而周艷早前說想接女嬰回家過年,但須繳付六萬 元,「她聲稱只打算放低BB三個月,但弱勢社群互聯會要求交尾數才肯放人。」


女嬰現已被送往保良局,問他會否接走女嬰照顧,他不諱言道:「都唔知個BB係咪我嘅!我都六十歲人,好快會死,最多照顧個BB十年,到時誰照顧她?除非BB媽咪承諾肯養,我才會接返BB。」


來自湖南的女嬰母親周艷年僅廿二歲,卻與六十歲的朱福有種下孽緣。

2013年3月3日星期日

愛國教育滲透新招:由自稱香港人改為「在香港生活的中國人」


小學教材:不可自稱香港人
家長關注組批部分教材情意表達過分

( 明報 2013-03-03 )

【明報專訊】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現時再無獨立設科,但各小學的中文、常識及普通話等各科,當中滲進不少涉及國家認同的內容。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早前檢視多份小學教材,發現部分中文教材過分透過情意表達來認識國家,包括要學生用激昂感情朗讀愛國詩歌,又有常識科教師用書要教師教學生不可自稱「香港人」,要稱「在香港生活的中國人」,以教授國籍概念。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檢視現時小學普遍使用中文及常識教科書,以市佔率首三位出版社為目標,了解這些教材在處理「認識國家」課題的方法,昨舉辦座談會向家長匯報。

關注組發現,部分中文科教材刻意營造過分的情意表達。其中小五中文科一篇課文《祖國的比喻》列出一篇愛國詩歌,教師用書要求教師指導學生「可用高亢音調慢速朗讀,念『國』時尾音要拉長」,以表達對國家崇敬之情;另一篇課文又形容「國旗,是傾聽的對象」(見表)。

談中國發展略過文革六四

陳惜姿認為,香港學生對國家、國旗、領導人相距甚遠,難有強烈情感,但面對教師、家長等多方評核,孩子為求取高分,可能要硬記這些情感態度,最終表達虛情假意。

此外,一本小學五年級的常識書描述新中國成立時,只粗略地稱中國共產黨領袖毛澤東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經過多年發展,中國走向強盛,對數十年來國家曾遇到文化大革命浩劫和六四事件等全略過不提。

另一篇小二科英文常識書講解國籍時,教師用書則列明,小孩自稱是香港人是不正確,應改稱為在香港居住的中國人(Many children call themselves HK people but this is not a correct concept. One should say "I am a Chinese citizen living in HK")。關注組質疑,教師用書指出「香港人」是一個政治不正確的概念,似乎否定香港人身分。

多項課程指引要求認同國家

陳惜姿又指出,現時教育局的多項課程指引,都要求對國家感認同,其中《基礎教育課程指引》提出的7個學習宗旨包括「國民身分認同」,常識科指引亦表明要「認同自己的國民身分,並感到自豪」。

陳認為,出版商為順應課程要求,只好製作這些偏頗教材。她希望拋磚引玉引發社會對小學教材的關注,重新檢視。

通識教育教師聯會會長許承恩亦指出,現時很多組織舉辦內地考察團,但不少檢討報告都以學生參加活動後對國家改觀為主軸,無交代學生的真實觀感。「很多學生可能只是覺得參觀活動很好玩,對國民身分認同未必有真正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