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3年8月24日星期六

亂整容與「偽 頭 髮」

亂 整 容 與 「偽 頭 髮」

女人胡亂整容,整到似怪獸而不自知,還以為變了神人,就像那些甩頭髮的地中海男,以「九一分界」一側留很長,然後撇過去扮「疑似有頭髮」,以為可擺脫禿頭,這是自欺欺人,也不知自己肉酸,禿頭不是最大問題,但扮有頭髮就真的可笑。

女人整容,當中最主要原因,是希望「營造疑似青春」的樣貌。

期望永遠 18 歲是很多餘的想法,青春有青春的特色,成熟有另一種美,中國人就是這樣,二極化思維,必須永遠乜乜物物,沒有其他路線,於是四十幾歲的人希望永遠廿四歲,結果四不像。

整容無非想變得美,所以大前提必須要有客觀的審美觀念,整容的當事人自己缺乏美學常識,還要找個技藝不精同樣沒有良好美學認知的整容師,整出來就是怪獸。美容推銷員常說,妳的樣貌很有問題,必須修整一下。這是美容促銷的手法,就像一些裝修佬,明明你家居無問題,都會說這樣不妥那樣不好,要多多修理,道理是一樣的。美容推銷員無須有審美眼光,只在乎閣下付錢幫襯多多益善,做生意罷了,不是和妳有親。美容推銷員也慣常強調「男人鍾意咁咁咁架」,也是下三流的招生意手法,「男人鍾意如何如何」是推銷員的口術,不如找些真男人品評一下,可能認為妳根本無問題,甚至相當可愛。

請女士們相信男人的審美眼光,不要誤信美容推銷員口術,因為妳無非都是想吸引男人,何不信男人的真實意見,對不對?

王祖賢移居加拿大的近年照



2011年5月王祖賢



近日整容後的王祖賢怪獸 Look

2013年8月15日星期四

BBC 特寫:在日本定居的中國人

BBC 駐東京記者 傅東飛

2013-08-14


現在有超過70萬的中國人居住在日本

在人們普遍的認知中,日本和中國彼此仇恨且絕不會和平相處。就拿去年中國的抗日暴動來說,一些抗議者就公開呼籲中國政府打擊日本持有核武器。

人們打開有關中日的新聞,看到的都是中國和日本之間因為爭奪東海島嶼控制權而日益緊張的關係,是頻頻出現的船舶間的交鋒,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政府越來越公開地談及中國威脅論。

但對於中日關係另一面的關注就少得多了。

我站在距離東京兩個小時車程的一個北部的菜地裏,灼熱的太陽烘烤著大地。這裏是茨城縣(Ibaraki),被稱作日本的花園。這裏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深厚的衝積土在農戶的悉心照料下可每年產生高達5種類型的蔬菜作物。

在我面前的年輕男子正彎下他的腰,一手拿著鐮刀一手挎著籃子,迅速的收割著長得鬱鬱蔥蔥的菠菜,並仔細地把收割好的放在籃子裏。他就是農場的主人北島善德(音譯),也是在這裏工作唯一的日本人,除他之外,所有農場工人都是中國人。



日本農場主北島善德對他的中國員工給予很高的評價


在過去的10年中,北島先生已雇佣了不少中國的 「研修生」 在他的農場工作。他承認,如果沒有他們,他的生意將無法生存下去,因為日本的年輕人已經根本不會做這樣的工作了。

在和來自中國中部貧困村落的年輕男子們併肩工作的同時,北島先生對他的中國鄰居產生了新的尊重。

他說:「當我和這些研修生一起工作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他們的純潔和真誠,」

「他們讓我想起了日本的上一代人,他們仍然有攜手合作的精神,這是我們日本現在已經失去的東西。」

北島先生稱呼他的員工為研修生,因為他們只能在這裏學習居住三年的時間。但在全國範圍內,目前至少有10萬中國「學生」在為日本的農場和工廠工作。


「不在乎」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來到日本並居住在這裏。1990年,共有約15萬中國人居住在日本。今天,這個數字超過了70萬。

當向日本人問到他們對於這個數字的想法時,他們往往會表示非常驚訝。他們吃驚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想到中國移民湧入的這麼快。

在東京著名的原宿購物區,我正等待和一個叫利雅(音譯)的時裝模特會面。當她打開車門從出租車裏邁出來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的樣子完全符合我的期待 — 修長,美麗,臉上帶著自信的微笑,還有一雙和日本女孩完全不同的大長腿。

當然,利雅並不是日本人。她出生在位於中國東部山東省的一個小鎮,她的父親是一位工程學教授。10年前,當她父親來到這裏教書的時候把她帶到了日本。

今天,利雅更像個道地的日本人。她甚至聲稱她現在的日語口語比她的中文說得還要好。


利雅出生於中國東部山東省的一個小鎮裏


「這裏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我是中國人,當他們聽到我說中文的時候,他們的反應是,『哇哦,利雅會說中文!』」

「我最近開始在一些電視節目上談論中國,人們很驚訝,他們說:『真的嗎?利雅是中國人?』但我知道其實大多數人根本不關心我是哪國人。」

當然,追捧她的日本年輕男人確實不關心她的國籍。他們只是想把時尚明星的照片放到他們的智能手機上。

「和平共處」

利雅當初來到日本的時候還是一個孩子,所以對於她很容易適應這裏的生活也並不奇怪。但到目前為止,中國移民最大的群體來自於大學生。

郭柯(音譯)就是其中之一。28歲的他就職於一家房地產企業,幫助中國投資者尋找在東京的房產。

「每周我都會有兩三個中國客戶飛來東京看房,」他說。

「他們都很喜歡東京,因為這是一個國際大都市,很現代,很乾淨,而且這裏的房價接近中國......實際上這裏的房價已經低於北京和上海了。」

郭柯還說,儘管近期中國和日本之間的政治局面動蕩,但來東京購房的中國買家數量不降反升。

我今天跟他會面之前,他正在帶一位來自上海的年輕女子在東京北部的公寓看房。

林倩伊(音譯)是另一個來自中國的學生,自從她來到日本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家了。她嫁給了一個日本男人並很快組建了一個家庭。林倩伊揭示了一件大家不常在媒體上看到的事實 – 其實很多中國人真的很喜歡日本。

林小姐說:「這裏非常安全,空氣和水的質量都不錯,」

「這裏的食物也很棒,而且日本人對食物始終保持著非常高的標凖。此外,日本政府還會對那些想要孩子的家庭給予幫助。」

當我問到林小姐,像去年中國和日本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張的時候,你家裏的情況如何。

她哈哈大笑起來說:「我們真的不會談論這個,」

然後,她很鄭重的告訴我:「我真的很希望中國和日本能成為朋友,我們是鄰居,所以我們也應該尊重對方,最好的辦法就是和平共處,這對兩國都好。」

農舍主人北島善德也有同樣的期許。

現在,我們正在北島先生的農舍裏,大家圍坐在一張大桌上,吃著他的「學生」們烹飪的中國菜餚,配著日本的冰啤酒。我們互相用日本和中國的方式敬酒。

「我知道有一些回鄉的中國人恨日本人,」北島先生說。

「但是,我希望當他們回到自己家鄉的時候,他們會把自己在日本的真實見聞告訴他們的朋友和家人,這可能只是一個小小的文化交流,但卻非常重要。」






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港共統治失信:「失家的感覺」 港人移民升8%

「失家的感覺」 港人移民升8%

經濟日報 2013-08-12

【經濟日報專訊】港人移民數字回升,今年上半年已有近4,000人,較去年同期上升近1成,其中移民加拿大人數倍增,已是去年全年的總和,移民澳洲人士亦上升逾兩成。

有即將舉家移民加拿大的港人坦言,近年香港不斷被內地同化、已失去家的感覺,再加上教育制度混亂,不忍子女成教改「白老鼠」,寧願跟任職銀行的丈夫,放棄約百萬年薪,亦要遠走他方。

上半年3900人移民

保安局最新數字顯示,今年上半年有3,900名港人移民外地,較去年同期3,600人上升8.3%,雖然移民美國者略減,但移民澳洲及加拿大人士卻顯著增加,移民澳洲者有1,100人,較去年同期上升22.2%,移民加拿大者更倍增至600人,是去年全年移民加拿大的總和 ( 見表 )。





雖然有移民顧問指出,申請人士以40至50歲、為自己退休生活及子女升學打算者為主,但即將舉家移民加拿大、年約30餘歲的陳太表示,近年亦不乏年輕家庭移民外國。

剛辭任上市公司工作的她表示,過去2、3年,眼見不少年約30至40歲同事以移民理由離職,之後更打長途電話,要求公司給予推薦信,同事均明言,不相信本港教育制度,而公司高層聚頭食飯時,話題多環繞將子女送往澳洲、英國等地求學,有人更聲稱,不放心讓子女獨自在外,寧願選擇移民。

不想女兒成白老鼠

在本港土生土長的陳太,年前跟從加拿大回流、在投資銀行工作的丈夫結婚,並誕下一名女兒,開始擔心下一代的求學問題,最終夫婦倆決定,放棄約百萬年薪的工作,一同移居加拿大。

「我家住屯門,以前讀過的幼稚園、小學已經被殺校,女兒入學計分沒有優勢,有質素的學校都是世襲,有錢就有好教育,否則就要任人安排,再加上教育制度混亂,又要跟雙非童爭學位,官員就將子女送去英國等地讀書,我又怎能讓女兒留港做白老鼠?」

此外,她又坦言,近年香港被內地同化,已失去家的感覺,相反加拿大的教育及福利制度完善,對長者有充分照顧,居住環境理想,令她十分嚮往。

陳太說:「近年香港為接待內地旅客,小舖都被金舖、化粧品店取代,想找間文具舖買枝筆都十分困難!香港已經不再是自己屋企,不斷被大陸同化,想到寓所樓下逛街都逛不了!」

陳太不諱言,父母都是文革受害者、因避禍來港,自從去年梁振英、唐英年爭選特首,父母便非常不安,每天多次致電她指香港很混亂,政府已經不可信,催促她移民;她強調,並非為單一事件而移民,但為了下一代,別無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