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3年9月23日星期一

【大文正論】再論《陀飛輪》

【大文正論】再論《陀飛輪》

先看看《陀飛輪》全曲歌詞,以示公正。

作詞:黃偉文
作曲:Vincent Chow@Sense
編曲:Gary Tong
監製:Alvin Leong

過去十八歲 沒戴錶 不過有時間
夠我沒有後顧 野性貪玩

霎眼廿七歲 時日無多方不敢偷懶
宏願縱未了 奮鬥總不太晚

然後突然今秋
望望身邊 應該有 已盡有
我的美酒 跑車 相機 金錶 也講究
直到世間 個個也妒忌 仍不怎麼富有
用我尚有 換我沒有 其實已用盡所擁有

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
秒速 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哪樣緊要

勞力是無止境
活著多好 不需要 靠物證
也不以高薪 高職 高級品 搏尊敬
就算搏到 伯爵那地位 和蕭邦的雋永
賣了任性 日拼夜拼 忘掉了為什麼高興

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
秒速 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哪樣緊要

記住那關於光陰的教訓
回頭走天已暗
你獻出了十吋 時和分
可有換到十吋金

還剩低 幾多心跳
人面跟水晶錶面對照
連自己 亦都分析不了 得到多與少
也許 真的瘋了
那個倒影 多麼可笑
靈魂若變賣了 上鏈也沒心跳

銀或金 都不緊要
誰造機芯 一樣了
計劃了 照做了 得到了 時間卻太少

還剩低 幾多心跳
還在數 趕不及了
昂貴是這刻 我覺悟了
在時計裡 看破一生 渺渺

《陀飛輪》整篇歌詞,就像一篇短文章,也像說故事,很有意思,充滿都市人對生活的反思、感覺和記憶。

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用中國古典詩詞歌賦的眼光和要求去評價這首流行曲。流行曲從不是古典詩詞,不是誰高級低級問題,是性質全然不同的問題,說到雕琢細膩,不如我們又時光倒流一下,上世紀歌神許冠傑的《浪子心聲》、《鐵塔凌雲》,旋律優美,歌詞淺白感性而秀麗,《浪子心聲》第一句就是「難分真與假,人臉多險詐...」、《鐵塔凌雲》第一句是「鐵塔,凌雲,望不見歡欣人面...」,前者很有浪子反僕歸真的情懷,後者充滿人生回首看透世情之意,但這些都不是古典詩詞歌賦,無關系,可說是白話文、粵語行文也好,但都不是古典詩詞。

李蕙敏的《你沒有好結果》,黃偉文填詞,歌詞有段:「今天淌血是我心
,即將痛在你心,身份對調發生,來讓你一生最喜歡和珍惜那人,也摧毀你一生,完全沒半點惻隱...」,對男歡女愛的情欲離合有很尖銳的勾劃。另一首也是黃偉文填詞同是李蕙敏唱的《我活得比你好》,詞中有幾句:「是那一年,自我沉溺放縱,為你摧毀肉身,為你遭遢靈魂,跌到了最暗處,人忽爾明瞭,賠掉我一生,未見得使你關心,明日我必須振作,這段情當作,從未發生...」,黃偉文除了行文用字押韻,「忽爾」也用得相當好,不用「忽然」用「忽爾」,配合那段曲的旋律,少許修飾,淺白易唱。流行曲之所以「流行」,就是普及之意,現在我們說的古典西洋音樂,曾幾何時,還不是當代的流行音樂,武俠小說大師金鏞系列作品,也是流行普及的小說,衛斯理科幻小說,更是華文創作經典,他們從不是玩詩詞歌賦。扯到小說有點遠,已故名歌星寶島歌后鄧麗君 ( 筆者更認為她是華人歌后 ),她的名曲《月亮代表我的心》,曲詞皆美,都不是古典文學詩詞歌賦,有什麼關系呢?難道要五言絕句七言律詩才作華文歌詞?根本無關系。

流行曲,就是流行文化,因應不同時代背景有不同風格,也有地域差異,例如你很難用美式黑人的「Rap」歌套在粵語流行曲,不是不行,但容易格格不入,也難以想象用古典詩詞的方式為 美式 Rap 歌填上中文詞,不是誰高低,是性質不同的問題。

華夏文化有很多優秀之處,不是現在我們看見的大陸共黨文化,共黨是霸權,不是文化,華夏文化絕不等同、完全無關連共黨風格,若有人反共反到連華夏文化秀麗中文也反到天昏地暗,這是很無謂的。

請閣讀:【大文正論】 論《陀飛輪》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13/09/blog-post.html

【大文正論】論 陀 飛 輪

【大文正論】論 陀 飛 輪

見有人為流行曲《陀飛輪》有點爭論,事緣應該是李純恩恥笑本港時下的流行曲填詞很差云云,也有人覺得陳奕迅的《陀飛輪》很傭俗等等。

首先要補充一些前文後理,《陀飛輪》是黃偉文 ( Wyman ) 的填詞創作,這歌有不同歌手演譯,有關淑怡、陳奕迅、何韻詩 ( 希望無數漏,但這不是重點 )。

這麼多年以來,黃 wyman 為流行曲填的詞,已好過市面上很多三四流人士,早在李蕙敏的《你沒有好結果》已凸顯了他的才華,雖然我並不常聽香港流行曲,但不會扮清高說什麼品味高低,只是我自己少聽罷了。而黃偉文填的詞,一向較有質素保證,論垃圾填詞,看陳慧琳的歌,其歌詞真的很垃圾,一片空洞,但她的歌很賣錢,吹咩,無得解,這是香港市場,況且今時今日的所謂腥港樂壇 ( 只是娛樂圈 ),流行曲的銷路取決於卡拉 ok 是否易唱及「卡拉 ok 指數」,大多數歌手靠成名後做廣告代言人賺真銀,賣唱片並非主要收入來源。回說《陀飛輪》這篇歌詞,很配合這個時代,也很有城市人對生活的反思意味,至於首歌好唔好聽,這是歌手的唱功問題,也包括配樂編曲是否精彩。或者那歌手唱得很好,但有人唔啱 feel ,都可以認為不好,聽歌和吃東西很類似,很講求個人口味。

《陀飛輪》歌詞是好是差?以前歌神許冠傑很多歌的詞都粗俗不堪,但這是流行曲,pop music,不是文學鑑賞,用文學鑑賞眼光和要求看流行曲,似乎很多餘,你會唔會用中菜口味品評印度菜?又或者用中國涼茶和日式「午後の紅茶」相比?當然不會,因為是不同的東西。Michael Jackson 的歌舞全球暢銷,他離世後還是被譽為 King of Pop,為什麼?因為 MJ 好看,舞蹈精彩,歌曲也深入民心,MJ 並非古典藝術歌唱家,正如把男高音歌唱家巴伐洛堤 和 MJ 相提並論,也是很多餘的,不關事。

至於李純恩批評本港填詞人,他何嘗不是扮超然的吧,一時扮美食家,一時扮文學家,李純恩就像 TVB 的「偽食評家」一樣,吹水賣綽頭,這人的言論大可不理,看得多令人變蠢。

另外,黃偉文衣著一向受人注目,他很新潮,筆者個人而言,覺得無問題,有什麼問題呢?如果說黃 wyman 衣著很怪,那麼 Lady Ga Ga 又怪不怪?日本的濱崎步也很新潮,喂,少女時代一年四季都穿超短裙仔短褲仔,夠怪了吧?其實不怪。不同明星有自己打扮風格,只有閣下喜不喜歡,沒所謂是否怪的問題。

用經典文學角度看流行曲歌詞,這才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