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3年11月3日星期日

拆解古惑傳銷:亮碧思層壓式傳銷的騙局

Focus: 多層次傳銷的騙局

( 南華早報 中文版評論 2012-08-23 )

在香港,有人出售聲稱可保健康和招財的「神燈」,吸引了上萬名為「商務考察」而來香港的內地遊客。

然而,在銅鑼灣亮碧思的六個銷售中心裡,等待著遊客的不是甚麼阿拉丁燈神,而是一群多層次傳銷員。多層次傳銷在內地屬違法,但由於香港禁止層壓式推銷的法例有漏洞,讓這些人有機可乘。

這些燈在法國製造,點燃時會釋放精華油,據稱可淨化空氣和釋出臭氧,價錢由500至超過10,000港元不等,視乎造型有多精緻。加入計劃的人可按年資和招募新會員的多寡,得到不同的優惠和佣金。

銷售室裡最少有100人,從二十歲不到至六十多歲都有。一個別名「筋肉人」的導師問︰「你們想成為百萬富豪,年紀輕輕就住豪華別墅、坐寶馬和奧廸這樣的名貴轎車嗎?現在樓價急升,是不是覺得薪水不夠買樓呢?」

幾個人立即大聲稱是,其他人跟著附和。

「筋肉人」說,他三年前開始當分銷員,數月後已月入超過60,000港元。有些內地人聽得目瞪口呆,有些則竊竊私語,說他們在家鄉一年只能賺3000元人民幣(3650港元)。

亮碧思由黃樹雄十二年前在台灣創辦。黃樹雄來自廣東中山,是一名生意人。分銷員按年資分成七級,每級人數會一直以幾何級數增加,而公司也會鼓勵分銷員建立龐大網絡,每層人數至少比下一層多五倍。

除了燈和替換零件,亮碧思還出售法國美容產品、紅酒和保健產品。

根據公司網址,其銷售中心遍及香港、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菲律賓、印尼和澳洲。但澳洲在2010年已勒令該公司結業,並禁止進行任何層壓式推銷活動,歐盟也一樣。

2008年,澳門立法會通過禁止層壓式推銷的草案後,亮碧思的澳門銷售中心全數結業。

在香港,民主黨主席兼立法員議員何俊仁指,民主黨收過數百宗聲稱被亮碧思詐騙的投訴,但警方一直未有檢控任何人。

去年十二月,立法會通過禁止層壓式推銷的草案。《禁止層壓式計劃條例》一月生效,任何意圖招攬他人加入這些計劃的人將受到嚴懲,法庭也有權要求犯人向受害者賠償。

然而,根據准許\直銷的法例條款,多層次傳銷仍屬合法。

根據新法,正當的多層次傳銷須售賣合法正當的產品或服務,例如保險。銷售人員可向自己招募的分銷員抽佣。然而,在層壓式計劃中,收入完全或主要取決於招募新會員的多少,所有產品或服務根本沒有價值。

何俊仁稱,雖然亮碧思的分銷員堅稱他們沒有進行層壓式計劃,但他始終認為他們的手法與層壓式推銷無異,因為分銷員賺多少完全視乎招募了多少新會員,他們買來的產品只會放在貨倉裏。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指,過去幾年收到數十宗亮碧思受害人的投訴,當中很多都是內地人。

他說已和其他立法會議員要求當局向歐盟和澳門借鑑,嚴厲禁止層壓式計劃和多層次傳銷。

王國興說,希望日後香港再也不會出現如亮碧思般可憎、卑鄙的行銷手段。

過去數月,本報多次要求亮碧思作出回應,但一直未收到回覆。

香港浸會大學巿場學系助理教授霍廣賢指,任何公司若售賣產品時定價過高,而佣金又與年資和招攬到的會員人數掛鈎,該公司便可被介定為從事層壓式銷售。

但若該公司的產品具「信任屬性」,顧客難以評估其價值和效果,要判斷公司有否進行層壓式推銷便很困難。

他又說,亮碧晶所有產品都沒有合理價值,價錢任由公司自定。即使苦主找到充足證據,也只能控告公司故意行騙。

香港警方表示不會評論個別事件,但多層次傳銷確是合法銷售手法。因此,發言人指,新通過的《禁止層壓式計劃條例》旨在填補舊法《禁止層壓式推銷法條例》的漏洞,列明凡是藉多層次傳銷計劃行騙,誘使他人參與不涉及正當經濟活動的計劃,即屬觸犯刑事罪行。

本報獲悉警方正密切監察亮碧思,但未有證據證明其犯法。

亮碧思分銷員強調,他們的多層次傳銷策略與層壓式計劃不同。層壓式計劃在內地簡稱「傳銷」。國務院在1998年禁止層壓式計劃,而禁止層壓式計劃的法規也已於2005年在內地通過。

回到銅鑼灣的銷售推廣會。「筋肉人」向在場人士保證他們幹的不是「傳銷」,而是為配合中國人需要而改良的多層次傳銷。

另一邊廂,介紹「筋肉人」入行的上級「大哥唐」正在跟另一群人說話。

他說,未曾見過一家公司可以如亮碧思般完美、利潤豐厚而穩健持久。唐自稱在中山曾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若你在香港創業,你的生意便以香港為基礎,將享受到全球最低的稅率。」

他和「筋肉人」稱,他倆已是「侯爵級」分銷員,每年賺至少一百萬港元。

他們是THY團隊的高級分銷員。THY團隊是亮碧思的附屬公司,去年由駐澳門高級分銷員黃進娣和葉輝初、以及駐珠海合夥人楊洋一同成立。

「大哥唐」告訴新參與者︰「香港是法治社會。曾有人向警方舉報我們從事『傳銷』,但警方不受理,因為多層次傳銷在香港是合法的。當太多人在我們的銷售中心前排長隊時,香港警方甚至會派員幫我們維持秩序。你們還有誰認為我們不合法?」

高級分銷員們向與會人士吹噓自己的奢侈生活,其中一名「公爵級」分銷員更聲稱有一輛值至少一百萬港元的名貴轎車,在珠海還有數座豪華別墅。

他們不停炫耀自己有多成功\,並慫恿在場人士盡快加入他們,還表示公司的特許經營系統如快餐\連鎖店麥當勞般有效率。

唐向一名新人說,若想知道公司的系統多有效率和先進,要先付62068港元特許經營費,成為「伯爵」級分銷員。

新會員須付會費360港元,一年後再付年費210港元。會員買了價值5000元的產品後,便會成為分銷員,屆時向公司購買產品時便可享八折優惠。

若分銷員購買超過24000港元的產品或招募至少五個新會員,而這些會員又積極發展人際網絡,分銷員便可升為「男爵」。

高級分銷員不住游說新人購買總值62,608港元的產品,以達標入會成為「伯爵」,並說這次「大投資」是他們賺取人生第一個一百萬元的第一步。

高級分銷員拒絕透露有多少人能升至「侯爵」或以上職級,但部分人承認要成為最高級的分銷員,關鍵在於能否在內地尚未發展的農村地區或亞洲落後地區建立人際網絡,而非在於公司產品有多吸引。

亮碧思聲稱在亞洲有超過一百萬名分銷員,但每個分銷員都獨立行事,而且公司在合夥條例中早已明言不會為任何非法商業交易負責。

很多駐內地的分銷商指,他們知道多層次傳銷在內地是非法的,因此便把潛在客戶帶來香港,在香港達成交易。

亮碧思的高級分銷員指,黃樹雄告訴他們因為公司向慈善事業捐獻良多,因此中央即將准許\公司在內地發展。

根據公司網頁的影片,黃樹雄在2009年揚言亮碧思計劃進軍內地、印度及歐洲巿場,甚至遠至多層次傳銷的發源地──美國。

唐在培訓會上向在場的內地人聲稱,所有關於公司的負面消息都是競爭對手或媒體揑造的。他表示記者對公司沒好感,是因為公司從不在媒體節目下廣告。

他表示公司的系統能助人脫貧,因此內地當局很快便會解除禁令,讓亮碧思進軍龐大的內地巿場。

他說,公司的商業模式跟其他內地禁止的低級層壓式計劃不同,因為他們真的有出售產品,而其他公司一心希望不用賣出產品便能集資。

很多高級分銷員都以珠海為總部。珠海巿工商局的法律部門發言人否認內地將容許\層壓式計劃或多層次傳銷。

發言人指,無論層壓式計劃或其他網絡行銷手法是純粹為了集資或產品交易,都屬違法行為,當局絕對禁止。

發言人表示,這是因為多層次傳銷公司無一持有由相關當局發出的合法商業牌照,令稅局無法向他們收稅。

專向怨憤窮人下手

分銷員向參與者說,應招募欲成大事但滿心憤懣的人,因為這類人最有可能向他人行騙。

前亮碧思分銷員張小姐在12月投資了超過67,000港元,以成為「伯爵」級分銷員。她說,公司聲稱其特許\經營系統的效率可媲美麥當勞,但其實全是鬼話。

她說,那不過是花言巧語,教高級分銷員如何令更多親友上當,賺更多錢。

張小姐是一名醫生,來自山西省會太原。她在12月中被朋友帶來香港參加一個為期三天的「商務考察團」。那是她第一次來香港。

朋友說正在香港做一盤能「賺大錢」的生意,現需要一些合夥人。但除此以外,她並沒有多談細節。

有一個兩歲兒子的張小姐說:「我最終被她說服了。對像我這些來自內地、思想較單純的人而言,香港有一種難以抗拒的吸引力。我們只知香港的法律制度十分完善,店家也不會賣諸如三聚氰胺奶粉等劣質貨品。」

在她來港的第一天,當她確定亮碧思出售貨真價實的法國製造產品後,便支付5360港元加入亮碧思,成為分銷員。她的朋友從中抽了1000港元佣金。

接著,張小姐便給帶到珠海。那兒,人們游說她簽署一份協議,委託律師行替她轉匯62608港元到香港作「大投資」。

「在珠海,我被幾個高級分銷員帶到幾座豪宅,他們不住游說我和其他新人好好把握這個『黃金機會』,做一次『大投資』,成為『伯爵』。結果我給他們說服了。」

「他們催我們在一星期內下決定,說神也不過花六天便創造了世界。」

張小姐投資了62608港元後,發現她的介紹人另外又收了12521港元佣金。與此同時,她終於得知「特許\經營系統」的奧秘。

「他們要我列出20個我可能招募入會或願意借錢給我的親友。」他們還叮囑她要保守秘密,連對丈夫也不能說。

張小姐透露,分銷員向新人說,能否早日得到投資回報,關鍵在於這20人選得對不對。

「他們說,最好向欲成大事但滿心憤懣的窮人下手。因為這種人即使明知受騙,也會不甘罷休,甚至會為了賺回損失而欺騙其他人上當。」

在12月19日的聖誕派對上,幾個來自印度、尼泊爾和泰國的「成功\分銷員」前來出席分享會,簡介其人際網絡之龐大。他們也再次向張小姐及其他新人強調這道「窮人法則」。

所有這些外籍分銷員加入亮碧思前,本都是貧窮的農夫。他們向內地會員說,他們當時為了加入亮碧思成為「伯爵」,需要變賣資產,以籌集62608港元。

一名泰國分銷員說:「但現時我已有數百個會員,而且能夠請我哥哥一家到新加坡旅遊,那次花了十萬港元旅費。」

印度女分銷員說她名下有接近200名會員,而一名尼泊爾男子則說已在家鄉招募了約500名會員,那裏很多家庭都是過著捉襟見肘的生活。

他們的故事令內地會員對這「神奇系統」更是深信不疑,認為它能讓他們富起來。離開珠海後,張小姐甚至打算籌集超過四十萬港元,把自己升格為「初級侯爵」。

但當介紹人一再警告她不要上網搜尋有關亮碧思的負面資料時,她開始感到可疑。

張小姐說︰「她不住叮囑我別在網上找任何關於亮碧思的資料。誰知一查之下,我便驚覺原來很多曾在亮碧思當分銷員的人都在熱門聊天室上大罵亮碧思。」

「我這才知道受騙了。我花掉的錢大部分都是跟幾個姐妹借的。當我知道自己永遠無法實現致富的夢想時,我哭了。」

張小姐決定在二月退出公司,因為她不願再欺騙親友。她隻身到香港要求退款,過些日子後再來香港取回部份退款。

她說:「我很幸運,僅被蒙在鼓裏90天便醒了,還可取回半數用來投資的錢。」

作家慕容雪村寫了一本書,記述他在秘密調查江西層壓式推銷騙案的23天中有何見聞。他說,內地人缺乏常識,才會令多層次傳銷騙案如此猖獗。

他指出,無論貧富或教育程度如何,很多內地人都有一個共通毛病,便是以為世上真的有不勞而獲的事。他們也沒想過要立足於國際商業社會,誠信是多麼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