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裝傻扮痴批鬥陳雲,值得嗎?

2013-06-11

【大文正論】裝傻扮痴批鬥陳雲,值得嗎?

以下 status 適合任何具有平常閱讀理解及甚至無須很高思考能力的人觀看,客觀來說,不可能看不明白:

1. 陳雲沒有侮辱六四天安門被屠殺的學生,沒有恥笑六四,更沒有鼓吹「反六四」,只是批評支聯會壟斷了六四光環,這種批評也不是陳雲第一個提出,過往也不少人對支聯會說過類似的批評,此其一。

2. 陳雲從來沒有侮辱被中共謀殺的李旺陽,坊間有些人說李旺陽是「民主烈士 / 一路好走 rip / 安息 」之類,是語文理解嚴重謬誤,李旺陽是被中共謀殺的,不是「自告奮勇做民主烈士」,不是自殺,是枉死,拜托,李旺陽的枉死,不會「一路好走 / 安息」的,陳雲也是批評那些亂拿李旺陽之死來宣傳大中華毒的左膠人士,他是為李旺陽抱不平,不是恥笑李旺陽,反而那些左膠就真的消費李旺陽,把他當作政治 商品。

3. 本土意識是文明社會的必備基本條件,也不是陳雲發明,也不是只有陳雲一個人懂什麼是本土,同樣地,借批鬥陳雲來扼殺本土意識,這是多餘妄想,本土意識不會因陳雲被批鬥而消逝。陳雲最大功用,是有系統地給大眾更清晰認知本土意識罷了。

我很痛心見有些本來潛質優厚又一向思路清晰的人,為了跟隨老闆,把智慧都埋沒了,盲目地為批鬥陳雲的妖卒說項,相信陳雲也沒有渴望像明星被人追逐朝拜,無人話一定要成為什麼人的粉絲,但埋沒自己的思路去裝壟扮盲厚著面皮說瞎話,值得嗎?

那些批鬥陳雲的左膠妖卒,就是知道他的學論會對中共港共構成實質威脅,因此要抹黑圍剿,他們是既得利益者,是壞人,為妖卒搖旗吶喊,等同自找死路。

無聊狙擊高官政改宣傳

在新聞見到有人「狙擊政改宣傳」,我覺得全無興趣,一啲意義都無,對 689 來講最恐怖的,可能是無人去「狙擊」他。

其實呢個所謂政改,快快趣趣通過啦,政改對絕大多數香港人而言,無乜所謂,泛民仍然賣港,港豬仍然 enjoy 果份牛工,乞兒 sale屎 仍然努力「港人與狗請過主」 把在大陸客面前受的氣在港人身上盡情發洩、港喱家長最緊要見到孩子成為「 interview 之王」、港式老而不最緊要趁還在生食多幾隻重金屬鮑魚,港女最緊要人生有機會嫁人時耗盡港男陷家畢生積蓄搞個史詩式婚禮之後捱碗仔麵欣賞一堆 photoshop 「經典照片」,貧窮港男仍然用最損人利己方法在港女女友面前顯示最後的雄風,整個社會上上下下都在順應政改,應該說,政不政改無關系,不是港喱「枱面上的 topic」。

狙擊 689 又點?叫下口號又點?擔把爛鬼黃色遮又點?成棚人去做無效用的叫囂做無意義的動作,社會主流都是默認政改通過,而所謂「反抗者」都是用無意義的方式純屬顯示自己「我都會 say 下 No 架囉」咁之嘛。

就像之前流行,令很多我自我感覺良好的「鳩嗚團」一樣,完全無意義的舉動,純 hea ,並養成壞習慣,又每日消耗民氣。

政改快撚啲搞掂佢啦,這是港豬主流意願。

中國大媽廣場舞

講開支那婦廣場舞,其實成班八婆跳舞不是最惹人討厭,而係伴舞果啲極端難聽高頻刺耳的音樂聲,除了支那婦廣場舞,近年不難在街上遇見一些疑似「新來港老人」物種,行街或在公園都會隨身有部小型音樂播放機物體,開大音量嘈吵,極之擾人。

我發覺支那蝗有既定的「植民侵略模式」,稍為有少少錢的支那蝗,就會霸氣購物,購物之餘隨時便溺,顯示自己有錢就用錢來壓倒港人,花完錢就用屎尿在香港「留下記印」,就像狗狗用尿尿佔領地盤一樣。

至於那些「新來港老而不」,就隨身有部「佔領機」大放刺耳音樂,行到邊嘈到邊,要香港人知道「現在我大駕光臨了」!!!

這些都是文革洗禮後的支那物種思維,有錢有用錢的侵略,沒錢的就用文明法治社會不敢明言反抗的野蠻盜賊流氓方法進行侵佔,無論花錢或其他手段,源自大陸蝗 內心的極度自卑,想用盡方法顯示自己的攻擊能力,也看準了文明地區的善良弱點,支那婦廣場舞如是、隨地便溺如是、土豪花錢消費如是,本質上沒有太大分別。

港孩 interview 之王

看 BBC 報道本港家長催谷幼兒讀面試訓練班。看那些青年港媽是什麼人,完全是本部落說的浮誇港女,這些閃令令港女結婚及 (不幸) 與狗公男交配而來的「副產物」港童,就是港喱父母的人形寵物,也是自己年老時的保險飯票。

港女把孩子撚到十項全能,就是要人面前威,像港女撚狗狗一樣,看!我的狗狗幾靚幾聽話,我的狗狗幾咁 high class ,把孩子訓練成「面試之王」,就是要子女入父母眼中的「名校」,入名校,就是日後晉身「高等華人」的踏腳石,但這些港喱父母忘記了,要成為高等華人,是要 有高等家底出身,不能裝模作樣,要講真正實力 ( $$$$$ )。

港女婚前追求偽豪宅、金龜婿,婚後交配生產了港童,港童就是一項「投資」,期望有「高槓桿回報」,在投資期間,要不斷「炒高市盈率」,就是不斷施加各種訓練,港童的出生本是最大詛咒。

再論陳雲


中共期望靠打壓一個人或一小撮人來瓦解整個社會抗爭運動,在以前太平盛世而且只是個別人為小事吶喊,行得通,但在今時今日這亂世,必定行不通,很可笑。

打壓陳雲能否瓦解所有本土運動及城邦概念?不可能。本部落很早以前已說過,請不要搞錯,「本土」不是陳雲發明的,「本土」也不是一項銷售產品,「本土」也不是一種活動。

「本土」是所有地區的居民的生活常識,就像用口吃東西,是天然常識,只是港豬暫時忘記了這種天賦本能,及長期受美帝僕人偽民主派、共匪爪牙左膠、及投共學界洗腦,以至忘記和忽略本土常識罷了。陳雲只不過重提公民的生活常識。

本部落也屬於跑得最前摔先提倡加入環球財經走勢看中港時局,因為在今天全球一體化之下,國際權力陣營最大力量是財金,不是課堂圖書館的政治理論 ABC,也不是一介書生在書桌上遙望綠林樹景口水討論可以理解的事。所謂中國崛起,都是財富問題,財富也是投資的問題,投資也就是全球財金布局的問題。現 在中國多富人,貪官更幾乎全球之冠,環繞著的都是錢的問題。大陸人來港旅遊對社會侵蝕,皆因大陸人有了錢,來港掃貨很大程度上基於港元兌人民幣有高達八折 的折讓,大陸人在香港大量置購物業只因為這是大陸黑金的最佳出路,都是錢的問題,是財經問題,大於什麼中共建國綱領、香港民主 ABC 。

所以「打壓陳雲」並不是瓦解整個香港社會運動的方法,行不通,無關系,作用不大。

看大陸,中共已經只能靠「人造牛市」來粉飾最後的國勢,沒有其他籌碼,而大陸股民也傾向炒窩輪、煲「概念」來投機走險;國際進入貨幣大戰,列強國不斷把貨 幣貶值、加強量化寬鬆 ( QE / Q1 Q2 Q3 / Ultra QE ) 維繫經濟穩定。中國為了保持「強國」氣勢,人民幣對外匯率依然高企, 即使近期減息順應時勢,息率依然偏高,外國資金撤離中國情況不斷惡化等等等等,這些才是真正「大局」,是真正的「大時代」。

打壓一名大學教授陳雲,不會改變大局,也不會動搖香港人在大時代必須進行的社會運動。這是大勢所趨,就算陳雲現在倒轉頭叫人放棄本土也無什意義。

陳雲的奇妙作用,在於適當時候有系統地重提香港人應有的生活常識而已,況且啟動程序已成,很多香港人會「自動波」繼續本土運動,陳雲並非共匪走卒想象中那麼重要。

真正賞識及忌諱陳雲的是中共核心,中共並不憎恨陳雲,是賞識他,覺得他是香港近三十年少見的政治專才,所以中共研究陳雲《城邦論》及其相關著作,但也對陳 雲忌諱,忌諱香港越來越多聰明人,不利中共粗枝大葉的統治工作,但弔詭在於中共也害怕香港只剩下蠢人,因為蠢人真是很蠢,蠢到不能為中共提供財路。

論 陳 雲


我發覺市面上對陳雲的觀感有一個頗為有趣現象,很多人支持陳雲學論,客觀理解所見,是越來越多,但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認同陳雲,不認同陳雲的人,大體上可分 為兩大類:在現行社會(扭曲) 機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另一類是理解能力不足、缺乏社會經驗、甚至難聽說句,慧根不算好的人。

其餘的人,就是對陳雲學論無大感覺,看了和沒看,都不太感興趣。「不感興趣」在中國人社會(當然包括香港人,香港人底蘊離不開中國人核心思維) 是很重要的自保機制,正所謂「做人不要標奇立異、槍打出頭鳥、沉默是金」,所以「不敢」對陳雲的學論提起興趣,那怕是認同的興趣,還是反對的興趣。

常聽說不認同陳雲的人,都說他的《城邦論》會導人走向「法西斯」極端境地,究竟陳雲學論是否這麼「法西斯」?有趣的是,絕對極權如中國共產黨,也從未說過陳雲《城邦論》很法西斯,但很多強調自己崇尚民主自由的人,反而會指陳雲學論法西斯,這就很奇怪。

當然有人會這樣說,由於共產黨已是極權,極權對極權冷感,不會說另一種極權是極權,這在邏輯上不對。極權國家在世界舞台上,是用一切方法粉飾自己不極權, 例如北韓會自稱很幸福、俄羅斯會標榜很友善、比西方自由意識更高尚、中國的法律比西方白人民主國家還要多、經常向外強調自己堅守法治、普及民權等等,所以 在真實層面上,極權國家反而會很高興「發掘」到比自己更極權的東西,然後大力宣揚「看!人家的東西才是極權呵,我國怎見得極權呢?」這樣的。

話說回來,真正極權的中共,從沒說陳雲學論會導人走向極權,相反,是對他的學說越來越忌諱。

為什麼要忌諱呢?因為極權國家,最害怕是其極權統治出現改變,失去極權優勢,在中共眼中,陳雲《城邦論》正正是刺入了極權中共的神經中樞,害怕越來越多人反過來質疑極權的威信和粉飾出來的所謂「幸福」。

覺得《城邦論》會導人走向法西斯的人,恕我直言,缺乏慧根,露骨講句,是一堆蠢人,思考頻率不高,雖未致於智障,但覺得自己有小聰明,在對事物缺乏認知了解之下,作出錯誤判斷。

人是這樣的,聰明人通常不覺得自己很聰明,因為有能力觀摩世界之大,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相反,蠢人通常不會知道自己蠢,因為其智商不足以看自己視角以外的東西,蠢人若果知自己蠢,就已不是蠢人了。

撇開陳雲學論不談,單就看什麼人反對陳雲及什麼人討厭陳雲,是觀察一個社會普遍民智頗有參考價值的方法。

中共核心的智慧絕不差,而且很高,從中央對陳雲的忌諱就知道。

除了在現行社會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會反對陳雲,嘴巴高呼民主文明的人,其內心與那些既得利益者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差別,更悲哀的是,這些人是怕一旦陳雲的學 論成為主流,社會可能出現很大變化。在蠢人世界,「變化」是大忌,因為其智商沒有能力在蛻變中的社會生存,即使生活可能因而變好,也很難剔除心魔,很多時 候,一個人的智商決定命運,明明社會變好了,蠢人做慣了純奴隸,突然無須做奴隸,奴隸覺得失去了活著價值,於是社會變好,蠢人也不懂得享用機遇。

各位不要以為本文是為陳雲爭取多些支持者,相反,討厭陳雲的人比其支持者重要。何解?因為多些了解一個社會的蠢人比例和蠢的特性,無論對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和改革派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參考數據。

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

華夏文明與「香港仔Style」


我想同大家講一下,什麼是「香港仔」。

吳君如在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說的爛 gag ,先不研究是她自己還是另有人「創作」,她把電影《黃金時代》故事描寫的三十年代女作家蕭紅,由於姓蕭,影射去砰蘭街妓女常用的「蕭小姐 ( 口交服務的妓女暱稱 ) 」,這種用字頭的爛 gag ,惡俗之外,其實很「香港仔 Style」。

什麼是「香港仔 Style」?就是自以為好笑好「食腦」但惡俗不堪的香港人風格。

吳君如還打趣說該片女主角湯唯應該不知道什麼是「蕭小姐」,鏡頭映著湯唯,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她不知道?因為湯唯來自中國,未必知道很多「香港仔 Style」的東西。

以前很多人都說,中國改革開放,很多大陸人並非天生很壞,很多壞東西,都是香港人北上帶進大陸教壞大陸人,很多香港人不以為然,但對此,我很認同。內陸難 講,但鄰近香港的深圳,在改革開放時期,很多事情確是香港人上去「教」大陸人,上至做生意手法,下至黃色事業等等,當時大陸人對很多事物都一片空白,確需 要由「相對繁榮先進的香港人」北上「教育和帶領」。

吳君如的惡俗爛 gag 與湯唯的反應,正正就是「香港仔與大陸人」的寫照。湯唯不懂吳君如這個爛 gag 所指的「蕭小姐」是什麼,因為在湯唯認知當中,已故女作家蕭紅就是女作家,也不知道在香港,「蕭小姐」可以解作為客人口交的妓女。在正常認知下,也無可能 把蕭紅影射為口交妓女,就像在正常情況下,不會有人把前港督麥理浩說成「麥當奴叔叔」一樣,但在「香港仔 Style」而言,是可以成為香港人覺得有趣的爛 gag ,這是「香港仔」的品味和思維模式。

湯唯代表大陸人,蕭紅是女作家就是女作家,不多不少,吳君如代表「地道醒字派香港仔」,可以把女作家蕭紅取笑為口交妓女「蕭小姐」,大陸人湯唯聽不懂,由吳君如這個「香港仔」為她「教育」,於是湯唯知道原來在香港,是可以有這種思想模式。

這說明了當我們提倡保衛本土必須著重復興華夏文明的重要性,華夏文明是講求知識智慧個人修養的高雅文化,是可以同世界文明先進國接軌和共融的思維共識,但「香港仔 Style」只不過是賣弄自作聰明貪圖走精面的流氓風格。

香港人要自強,要的是華夏文明,不是「香港仔 Style」。看那些極度自私的香港人惡習,就是「香港仔 Style」,知書識禮君子淑女,才是華夏文明的薰陶。

香港民主的基本盤


香港人對民主的認知和追求是這樣的:
以親美為大前提的泛民:從以前虛無宏大的「建設民主中國」,演變至純粹只想做永久的「反對派」,建設民主中國,小小的香港無可能做到,於是「降呢」退而做 反對派,透過「事事反對」的風格來凸顯泛民對政府批判的「正義形象」,但由於親美,美帝大前提不是希望香港有真民主,必須保持美帝眼中「落後地區渴求民 主」的美帝外交期望,及美帝利益的「只能由美帝指定的民主模式」,結果都是香港不能有屬於香港人的真民主。

離地中產:民不民主不重要,大前提是自己可否由中產「升呢」至富豪,九七前香港前途未明朗,中產害怕香港變共產,所以很渴求民主,現在香港前路很明朗,就 是香港成為中國其中一個地理上最接近最方便的黑金金庫,中產保護財富的方法變得比從前簡單,而且更多機會增加財富,所以不太需求民主。但由於中產要保持若 干「知識份子」形象,所以喜歡形式主義的偽民主抗爭活動,例如闔家歡遊行、「連膿牆」劃公仔訴心聲、藝術方式自 high 表達民主訴求、陶醉於口水學術討論,這些都是沒有殺傷力的偽抗爭行為,不會影響本港金融體系,不會影響商業運作,說到底,不會影響中產增加財富的機會。

港豬奴蟻民:簡單得多了,本部落已說過,大多數港豬對生活的要求很簡單,有份工有工作歸宿,早上起牀手機上到網、屋企寬頻很快、TVB 如常有高清畫面、公共交通如常擠塞、中午一碟很貴的劣食,生化味道不變、信用卡欠債穩定、行過地產舖關注自知不可能買得起的樓價,與同事工餘吃吃飯討論時 尚消費、找些低級趣味的題材在 facebook 閃令令自拍換取 LIKE、強調自己的奴隸生活很「安份守己」,保持「我是良民 / 搵食為先」的基本「港式好人」形象。

至於建制派、收錢保皇外圍共匪、吃維穩利益的左膠等等,立場簡單,就是投共 or 暗親共 + 受薪維穩打手,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收錢做嘢」講完。所謂追求民主,主要看派民、中產和港豬已夠。

必須一提,香港是「港女城市」,擁有全球獨有的「港女文化」,這是一種香港文化特色及特產,就像日本特產富士蘋果、台灣特產鳳梨蘇,香港特產「港女」一 樣,是地區特產,「港女」只是和地球上絕大多數先進國存在若干「文化差異」,從「正能量」角度看,「港女」也可視為香港的獨有「文化資產」

是這樣的:港女 x 狗公 --> 超智能港童 + ( 港女討厭政治 + 狗公是港女僕人 + 港童從受精一刻開始追逐起跑線 ) = 時尚生活模式

港女主張維穩、時尚尖端消費,狗公是港女僕人,港女本身討厭政治及每事以「提高自己嫁金龜婿機會率」為核心,港童是港女和狗公結婚後的人形寵物,講完。

研究香港怎樣追求民主,不如先研究「香港怎可能有民主」實際及簡單得多,答案是:無。

中國香港人玩民主遊戲之可笑和咀咒


我說過,雖然好像很多港人用盡方法爭取民主,但香港人一旦擁有真民主,是咀咒。民主是西方社會發明的玩意,也不是石頭爆出來,經過很多革命、社會形態改革、知識和哲學思想的洗禮,民主是產物,是果,不是因,有特定材料才會演變至西方民主這種東西出來。

我再舉三個中國人社會引例,更可說明為什麼中國香港人擁有民主是咀咒,必然導致更大悲劇,這篇文會得罪幾乎所有中國香港人,但當各位冷靜地照照鏡,回想一下中國人社會自小成長歷程,就會知道此言非虛,有根有據非常邏輯合情合理客觀理性公正。

(一)中國人社會體罰教仔之化:中國人社會慣常以體罰教育孩子,不聽話,打,不乖,打,孩子不合大人喜好,都視為不乖不聽話,打,總之體罰是基於大人對孩 子的不滿的處理手段。不過,「不聽話、不乖」在中國人社會別有一番解讀,未必等於孩子行為有錯,只是在大人眼中認為不合心意,不合心意就是「不聽話,不 乖」。在體罰 - 不如坦白說「打」的過程中,孩子自幼在被打的條件反射過程中,植入了「若果大人不喜歡,就會捱皮肉之苦」,於是在行為和思想上,盡量管束自己配合大人們的 喜好,主要指父母喜好為主。例如孩子明明不想學鋼琴,但由於父母認為「識彈琴的孩子高級左 / 有望日後晉身人上人」,於是迫孩子學琴,孩子不服從,打。父母打子女的絕對真理是「細路唔聽話,打佢是為佢好」,這是萬能真理,就像警察捉賊無異。

「做人要聽話」、「要乖」、「唔好咁多聲氣」是孩子默認避免被打的思想條件,否則就會被體罰。而「聽教聽話」正正是民主的絕對矛盾。民主著重對事物的質 疑、社會改革、權力平均 (較為平均)分配、民主選舉作用是選能者掌權,但在中國人體罰文化裡,就是不要多聲氣 + 聽教聽話 + 服從,一旦有真民主,習慣體罰服從承傳中國人思想教條的香港人,就會無所適從,一方面講民主開明,但同時又條件反射記憶孩提時的體罰規範,一個矛,一個 盾,矛與盾相撞相剋。此其一。

(二)香港人廣東血統文化 - 民以食為先。廣東人血統為主的香港人很特別,可能廣東人血統基因有異,消化系統發達,腦神經指令經常產生饑餓感覺,所以香港人除了睡眠時間不進食,幾乎全 日也可以大吃大喝而消化系統應付得來。香港這個細小城市,可以每日消耗巨量食物,即使部份食物流於浪費,但吃進香港人肚子的食物也非常驚人。香港人特別喜 歡吃海鮮,尤其深海類海產,這些海產大多含有相當比例的重金屬,重金屬對腦細胞起了若干程度的壓抑作用,簡單來說,就是越吃越蠢。蠢不是指會變成智障,而 是腦細胞活動變慢和受壓抑,不利於高頻率思考。民主文明講求思考,因為要令社會保持革新,在腦部活動長期受阻的情況下,中國香港人的普遍智商未必能應付繁 複思考。況且「民以食為先」的中國香港人習性大前提,最緊要有得吃,要吃得夠多,吃得多代表有體面,吃吃吃可滿足情緒,民主這種費力又沒得大吃喝的玩意, 不合「民以食為先」的氛圍。

(三)中國香港人「子女飯票」文化:中國香港人很著重生男孩子,即使在 2015年科技世代的今天,家中有巨型最新款高清電視無敵智能手機超級寬頻先進電腦,但普遍中國香港人就算年青一代,由於自小的體罰文化植入了服從父母的 訓練,所以到現在還不能擺脫生男孩好過生女孩的價值觀,生女是「蝕本貨」,生男是「繼後香燈」。生女點算?不要緊,中國人掌櫃計數,女兒的「升值潛力」及 「後市」在於長大後嫁得好。「嫁女改變命運」、「阿女嫁得好帶起全家」仍是現今大多數香港人的核心信仰。於是為了想女兒日後「嫁得好」,「嫁得有錢途」, 女孩子要盡量符合「金龜婿 Market」。

為了提高女兒的「資產值」有利日後嫁得好的「槓桿回報」,女兒必須扮出一副疑似高貴的模樣,交友圈子盡量多結識疑似有錢人,所以絕大多數港女都討厭政治,免得自己被貼上「多事」的標籤,影響結交金龜婿就非常大鑊。

男孩子也類似,中國人社會,生男孩除了承傳中國人傳統「繼後香燈」之外,中國人工農社會基因更著重男孩子的「實用性」,男仔讀書應以實用科目為主,「實 用」是指較易賺取高量金錢回報,要讀數理化、大學要讀實用專業科目,好讓畢業後做乜師物師專業人士,不能碰文學藝術哲學,這些在中國人工農基因屬於「無肉 食」,讀完未必發大財,與中國香港人廣東血統的「民以食為先」習性一脈相承,要「啖啖肉、大茶飯」,讀文科?隨時乞食,中國香港人社會也不給予文科生良好 發展機會。

不過,一向著重思考的西方民主,得靠很多文學家、哲學家、歷史學家來保持開明思想及不斷擴展視野,絕非「口腔期啖啖肉」,要口腔期填塞口腹的中國香港人玩民主遊戲,註定失敗,吃多幾隻重金屬鮑魚好過。

香港人只適合形式上追求民主來扮西化,真民主,港豬玩不起,就算勉強玩也是咀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