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本土權益與泛道德霸權的抉擇

看過公民黨黨魁余若薇為該黨區選落敗辯駁文章,目瞪口呆:
很典型的律師口吻,所有事都不上身。

港珠澳大橋官司,一是應該由公民黨名義和政府對抗,或仔細研究勝算在握才興訟,而不是走精面找個盲字不多識的阿姑朱綺華做替死鬼,最好笑是那位阿姑自己也非常後悔「被出頭」,如果公民黨認為被誣衊,請從速追究告到她甩褲。

外傭居港權問題,在開放接納移民的左翼泛道德普世價值下,的確有責任讓外傭申請居港,但訴訟前,那幾個零星個案早被入境處甚至法庭駁回不止一次,原訴人或許也明白自己理據不足,但公民黨又發揮「經右政左」的半桶水道德原教旨精神,在法律條文中找最死角的盲點,余若薇在文章表示,基本法訂明有這些人權保障,必須全力桿衛。但又回到基本步,為什麼認為基本法必定神聖無錯漏?又為何不去關注基本法個別條文可能灰色空間太多,容易誘發很多人走法律罅討利益?


基本法漏洞之弊

「雙非」大陸媽湧港產子導致走法律罅變相移民就是一例,父母非港人,但用自由行身份來港產子,在港出生的大陸孩自動擁有香港公民身份,然後連帶一家以團聚和照顧孩童為由來港,在一國兩制下,在港出生的大陸嬰也不受國內超生所限,現在大陸媽竟然用人工受孕創造「一胎多產」,務求「生得多有著數」,舉家移居本港,子女享有香港護照,出國讀書或工作得心應手,養不起又有公共福利,何樂而不為?但香港不能無限吸納移民,政府原先妄想借大陸人來港產子發展醫療產業,結果大陸媽只會衝公營醫院急症室,生完又走數,今天爭床位,明日爭學位,人多爭房屋,吃飯爭綜援,這就是香港在基本法漏洞下的另類發展。

2001年首宗中國內地居民在港所生子女之居留權案例【莊豐源案】,公民黨黨員大律師李志喜成功爭取勝訴,特區政府當年大吹 167 萬大陸新移民來港,數字的確太誇張,但時至今日,縱使沒有這個數,相信港人也親眼目睹和親身體驗了實在太多新移民,還未計近年在港搶閘出生的大陸嬰,走法律罅的人當然不對,但最錯是法律出了漏洞,令人心生貪念找點子出術,既然法律不全,為何不加以修正,難道基本法是上帝聖言不可檢討麼?

公民黨的做法是不理法律有否缺失,在錯誤的法律上找勝算,只想贏官司凸顯其專業地位,若果堵塞漏洞,律師就少了鑽空子的機會,所以寧願在錯的地方找有利訴訟的沙石,贏官司有道德光環,律師團請客,香港人埋單。


本土權益與泛道德霸權之爭

大陸移民和外傭居港權問題,社會出現兩極化,主要由半桶水左翼道德上腦的熱血偽善人士發動,把支持和反對劃為兩大極端,支持的不要問,只管撐,支持者就是「好人」;對此質疑或反對者一律視為「衰人」,於是「好人 / 衰人」壁壘分明,也介定了不合理又橫蠻的另類普世價值,這個莫名奇妙的道德觀,支持的人其實也心知不妙,但基於強調自己是「好人」,明知不可為而為,同時又不斷妖魔化想保障本土權益為優先的大多數人,有些政黨賣口號想搏取短期掌聲,也有律師團政客大賣道德品牌來爭取神聖光環。公民黨就是這類玩弄道德促銷的政客,或者本意善良,出於保衛法律原則為先,但我也說過,公民黨這班超高薪坐冷氣房看文件的律師,似乎不明白中共思路也不理解社會民情,香港是小地方,無可能不斷吸收外來移民,但對於分鐘計錢的律師來說,專業名氣要緊,沒理由「降格」體察民情,看公民黨某女議員區選落敗淚灑當場,她演慣舞台棟篤笑,她的不忿就像幼稚園小孩唱遊堂沒分得公仔餅向老師喊苦一樣,奇詭非常,看見一班爛政客,莫說政治一天嫌長,一分鐘都嫌太多。另一黨魁梁家傑每天向傳媒發表新解釋,一時說選民不投公民黨因貪建制派「蛇齋餅糉」小便宜,一時又說要為泛民重新定義,但都沒有反思為何該黨被選民離棄,在高尚律師眼中,選民都是低級的,人人都貪小便宜的,即使一直支持的人現在轉了呔,也是盲毛之舉,有錯都是選民,公民黨「不可能有錯」,香港人真可憐,賤民賤得透徹,不能為本土利益有半點遐想。


香港人被迫「賤化」

在禽獸專橫的中共眼中,看見香港人為道德爭拗疲於奔命,當真拍爛手掌,越多泛道德爭拗,就分散了民眾對真民主的關注力。現在大陸新移民已不像七、八十年代為脫離中共暴政游水偷渡的那批早期逃亡者,現在的大陸人不願和香港同步,更經常借「歧視」之名排斥港人,並成為建制派強大票源之一,把香港大陸化,香港人被迫成為「異類」。

凡是相對落後貧窮的地區想向外移民,通常為改善生活,外傭爭取居港權如是,大陸移民也大多數如是,所以不會見到富裕歐美國家的人民渴望移居本港,老實說,香港盛意抬花轎邀請,人家也不稀罕,即使亞洲第一先進國日本,經濟長期低迷又地震又核洩漏,很現實說句,寧願溫文有教養的日本人多些來港也不要野蠻蝗蟲或貪婪自大的僕人國,本港蝗禍已夠慘烈,外傭除了菲律賓,還包括印尼,都是落後國,改善子民的責任請當地政府做吧,外傭加蝗蟲,「賓蝗爭霸戰」將令香港永無寧日。外傭來港工作,僱傭合約本質就是跨境工作,提供文明合理勞工保障理所當然,僱主也不應視家傭為奴隸,禮待工人、體恤傭人,但香港沒責任必須成為移民收容所,外傭有薪水,不是來港做義工,香港人沒拖欠外傭什麼,外傭在港打工所賺的錢遠勝家鄉,無數外傭不知多開心寄錢回祖家買屋買田養起一家,外傭給祖家政府的稅項更成為重點資金,香港並不如左翼道德主義者形容的野蠻,香港人已付出太多,現在不是要貪心追討,只想保留一點點本土權益而已。

9 則留言:

凌天羽 說...

從來並不是公民黨的錯, 義與利是一種兩難, 公民黨與社民連是為了義, 但可惜的是, 公民黨/社民連這種左傾的政黨, 在民主派卻沒有一個夠格的右傾敵人, 為了香港/香港人的利益而能夠放棄義, 並能夠引起討論... 這是戰略上的考慮

我認為, 泛民必須要有右翼, 民主右翼是類似民進黨/英國保守黨那些.
能夠將保護本土/本地人優先於那些法律義理之上, 才可以補足泛民政治光譜既漏洞, 而今次區選新民黨/自由黨的大勝, 正好反影左泛民只得左派政治理念下, 光譜既缺失. 今年4 月反新移民時, 就是因為香港所有泛民都打壓, 結果這些票迫到了新民黨/自由黨手中.

... 香港需要係一個夠格既右翼民主政黨, 跟左左翼民主政黨響議事廳DOMINATE 義會.

其實民主右翼出現係要控制番議會的氣氛, 現時的泛民只得左派與及中間位置, 他們希望能夠攻克政府, 但政府與及建制從來不屑與泛民討論, 他們根本不需要提出任何回應, 結果整個議事節奏就被建制及政府的慢打快牽制. 沒有得到政府的回應令泛民議員動氣, 很正常, 但政府以致建制又會藉此大造民章. 這種情況對泛民來說是極度惡性的競爭

但如果如果議事廳裏面能夠有一個夠格的泛民右翼, 議事廳的就出現兩班有相同方向, 但思想模式不同的人, 咁樣左右兩家打乒乓的話, 所有不涉及中共利益的議題, 泛民都可以自己討論. 這才能幫助泛民政黨有良性的競爭. 與此同時, 很多議案也會因為有"兩種" 的思維, 而會更多討論, 日後立法方案方能有更精密考量.

反之, 建制以慢打快策略亦會失效. 建制他們由得他們作政治花瓶..... 泛民沒有必要留給他們在議會中有air time..... 討論時亦不需要建制提出反意見, 泛民一方己經有足夠討論. 達致一種"共生"情況

亦因為以上兩個原因, 雖然某程我是支持左派, 但我絕對希望見到香港有一個傾右的政黨出現, 而這個政黨是有民主理念, 新民黨/自由黨當不了, 他們回避新移民議題, 己經知道他們只不過是利用議題而己.

古代所指三軍, 是指中軍、左軍、右軍為三軍, 香港泛民只得中間, 與及左翼..... 這必然引致戰略失敗.

成熟的議會, 都會具備中間偏左/中間偏右為主流, 香港的社會其實很扭曲.

陳大文部落 說...

請參閱:

左右迷宮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18.html

匿名 說...

如果多些人以有你的思維,香港已天下太平了。。。。。。



LEE

匿名 說...

個人同意外傭有申請權,如果怕有心人取得居港權只佔福利不做貢獻,只要提高門檻行政手段便成!有能力愛香港的為什麼不能成為香港人?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11月10日 下午8:33 匿名:

政府當然要很審慎地批核外傭居港權申請,但問題是外傭可一律申請居港權的話,雖然入境處可作把關,但由於「可以申請」,不獲批核的申請人就會要求上訴,這是很自然的結果,既然有權申請但被拒絕,當然想反駁。

而且社會上那些吸噓道德高地搏短期掌聲的政黨及泛道德人士,又會煽動外傭挑戰裁決,給外傭不切實際的期望,於是社會不斷要面對這類道德與法律之間的爭拗。

至於你說:「..有能力愛香港的為什麼不能成為香港人?」,不如我又問你:

你去日本領事館說「我有能力愛日本,請給我日本國籍」或向法國領事說「我愛法國,請給我公民身份」,相信外國政府不會理你,即使你可以提交申請,也不代表一定獲批。

況且香港那幾宗原本已被入境處及法庭拒絕的外傭個案,已證明不符合申請資格,但公民黨把基本法的漏洞放大,找出盲點來打官司,這和你向歐美日政府挑戰當地某些法例條文規定要給予公民權一樣可笑。

在我立場來說,香港應該擁有移民篩選的自主權,文章已說得很清楚,我反對泛道德高地世界大同主義,也不認為香港人必須很低賤地接納所有移民,這是本土權益的問題,世界各地有這項權利,香港也不例外。

對不起,相信很多香港人和我一樣,只想保留一點本土權益,包括移民的自主性,也不認同外來移民的地位比港人高。

匿名 說...

身為台灣人我必須說,你們的泛民跟本
不須要分成純粹的右或純粹的左,你們
國家意識應該朝右維護本土利益;經濟
上朝左傾以縮小貧富差距,即所謂『政右經左』。

以我國來說,藍綠雙方政治上都是國族
主義,一個是大台灣;另一個是大中華
,經濟上雙方都是干涉經濟的大政府主
義,只不過泛綠重在中小企業;泛藍是
大企業。而臨近的韓國、日本主流政黨
更是如此。所以香港泛民會政左經右十在是莫名其妙到極點了。

凌天羽 說...

樓上的台灣朋友, 你己經完全說了我想說的東西...

政右經左正是我近半年一直希望見到的狀況

只可惜當時我們以hknp 的名義出場時, 己經被香港的泛道德主義者聯同政府/傳媒即時打壓. 說我們是法西斯, 納粹, 民粹主義等等... 當時我甚至跟一些政黨人士大罵.

就像美麗島事件那時的台灣的傳媒罵他們是法西斯一樣, 我查過你們該段時間的報章, 我們有很大的感受.

現在再把這議題重新放到泛民的討論空間, 其實己經太遲. 這政右經左的空間己經被中共下的建制拿下了....

可惜

匿名 說...

由主民佬搞民主,不称伪术,难道叫呓术?艾未未曾对看守他的2个士兵素质表极大失望,异曲同工

berialm 說...

香港政制死結在於立法會被廢武功而已.一個被廢掉的立法會,有什麼用?別忘記民主制度的核心零件就是議會!!!!絕非什麼特首或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