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建制派買票及「照片認證」付款方法

筆者有一位居住荃灣的朋友,這位朋友看見近日很多報道建制派用錢買票種票,於是致電訴苦。他說,荃灣區賄選非常嚴重,可以用「集團式」來形容,為方便大家了解當中細節,以列點方式描述:

註:本文是網誌 ( blog ),根據 google blogspot用途,這是私人網上日記,在程序上是網主的個人記事。

1. 他居住的選區是荃灣中心,雖然當選人是民主黨成員,但建制派在區內進行賄選買票,是直接付錢叫街坊投票。對象以新移民為主,全部操鄉下話,據悉是福建語,由於有少量新移民操其他鄉下話,招攬買票的人有時會說少量半鹹淡廣東話,所以這位朋友聽得懂。招攬者就稱為「阿頭」,阿頭是建制派分區辦事處的熟人,但不是職員,只是職員的友好,平日有很多同鄉街坊朋友,得閒寒喧幾句、家事八掛之類,和很多新移民街坊關系密切,亦由於阿頭和建制派辦事處的職員唸熟,新移民街坊有時不懂填英文表格、甚至詢問福利事宜,阿頭能幫上很大忙,若果和阿頭混熟,關系像一家人,是很堅固的朋友圈。「阿頭」人數不多,通常一個起兩個止,也無須太多阿頭,只要和大量街坊混熟就可以。

不同地位不同「票價」

2. 在區選前夕,阿頭已開始向街坊招手,以下由筆者朋友憶述的內容,是當阿頭遇上非同鄉的街坊用半鹹淡廣東話交談窺聽得知。阿頭向街坊說:「幫幫手」、「五百,五百得唔得,呢個,揀呢個」,有些街坊嫌少,說:「唔係一千咩,一千啦,一千一千…」,阿頭說:「一千果啲有人做左,唔係你地,係呢個價啦,五百做唔做,揀呢個」,阿頭手拿一張很小的紙,紙上好像寫了些什麼。阿頭和街坊對談時都很留意周圍路人,但向非同鄉的街坊說廣東話時則較大聲,可能想對方聽得清楚。街坊都很樂意接受「交易」,阿頭也會說:「你地做左登記啦,到時去揀呢個,記得係呢個,出嚟揾番我,五百,要影相,唔影相無錢收!」。

手機照片認證聰明絕頂

3. 什麼是「照片認證」?原來阿頭會叫受賄選民 (簡稱「票仔」) 用手機,投票時把蓋了選舉印章的選票拍一幅相片,有街坊說沒有拍照手機,阿頭從口袋拿出一部手機,說:「無機我會俾你,你無機預先同我講,我要安排,但記得要影相,唔影相講咩都無錢俾,知唔知?!」。

即是說,整個買票過程安排得很專業,付錢收買選民指定投某人,怕有人出古惑收錢投白票或投錯候選人,就要用手機在蓋上正確印章的選票拍照作實,當「選民」步出投票站,阿頭只須看過手機照片,確實完成任務,即場付錢,現在手機拍照功能很普遍,相信大多數人的手機也有這功能,也不貴重,阿頭可以預備一堆這種手機 ( 建制派安排,不是問題 ) ,於是能準確地掌握買票成效。

街坊勢力滲透成效顯著

至於有街坊說一千元的票,據理解,街坊之中有些「地位較高」,例如熟悉更多朋友圈、同鄉友好、或業主法團成員之類,是「有地位的街坊」,階段分得很清楚。在經過一些調查後,得出以下「買票價目表」:

被招攬買票的「信得過」街坊:$ 500
由「信得過」的街坊推介的朋友:$300 或 $500 ( 通常有 $500 )
平日與阿頭特別老友及幫手教導「票仔」影相的「重要街坊」:$800
擁有某些公職例如法團成員、能帶動推介多些人埋堆的「超級街坊」:$1000

$1000 買票的「超級街坊」佔少數,能享有此靚價的人上人,會在屋宛「以好朋友角色向街坊善意提點投票給誰」,但未必會公開向街坊招攬買票,或者私下有此行徑也說不定。

4 則留言:

Lily of the Valley 說...

oh no!

匿名 說...

唔知如果我揀咗候選人 A,影埋相,再同票站講換過張票,又再投畀 B 得唔得呢~

匿名 說...

叫你朋友向ICAC舉報,有證據先可以做野。

匿名 說...

這是公開的秘密,,, 見慣不怪 .. 還有那區的老人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