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

才子與牛肉麵

日前某電視台政論節目談區選賽果,著名專欄及時評人陶傑與致電發言的人民力量黨魁陳偉業擦了點火花,不少人斥陶才子和毓民仇口太深云云。

其實陶傑和毓民的仇口,源自(舊)社記時期,陶已在專欄及電台節目批評毓民「議會暴力」又扔蕉又大聲 1234567等有失斯文之罪狀,毓民當然反擊,於是你一拳我一腳,也衍生很多謾罵是非,沒完沒了,但毓民差不多早在一年前,已在網台節目不止一次明確表示互罵沒意思,不再多談陶的言論。

陶傑在不抽社記 / 人力 / 毓民水時,是有深厚才學的,他具有坊間二三線主持人欠缺的世界觀和國際視野,「才子」稱譽雖有點肉麻,但他學識淵博思考靈敏確是不爭事實,不是因為他針不針毓民或社記或人力問題,奈何有些指控太無理,時代進步,很多人開始明白,傳媒人大都與泛民(或建制派)有利益瓜葛,可能是金錢 (收錢做嘢)、可以是簡接利益 (生意上往來)、可以是人脈利益關系 (結識大老闆 / 介紹工作賺外快) 等等等等,已是公開秘密,所以今時今日主流媒體已脫離人民喉舌之功能,只是不同既得利益人士集中地,市民太信奉這些偏側言論,結果有眼見,香港人越來越盲塞,就像看太多八婆電視劇一樣,越來越蠢。


民主黨對主流傳媒影響力很大,事實上,泛民與老牌傳媒關系極其密切,所以我們會很奇趣地看到,一些新嫩的媒體例如 bbtv、 NOW TV之類的小規矩新傳媒,反而有較為公正的報導,立論相當中肯,少有味精,不會特別關顧泛民,也不太針對 / 歧視社記、人力,也不會對社運界刻薄,無他,新公司規模細,暫未有「big brother」操縱也。

論深仇大恨,毓民與陶傑只屬口角之爭,問心而論,筆者對有些人( 我沒指明什麼人,請注意 ) 搬陶傑過往一些桃色小事來嘲笑不以為然,陶黃二人各有頂尖才華,政見分歧,雄辯勝過互唱是非。真正困擾毓民的最大冤家,莫過於壹傳媒肥老闆,他和毓民的仇怨,源自旗下周刊爆了毓民兒子犯事,期後也唱衰毓民合家,正常來說,雙方必成世仇,對讀者來說,辛辣爆料,看過便算,支持政治人,看其政治行為及理念及成效已可,無謂太沉迷那些家事八掛是非彈讚。


毓民很暴力嗎?不見他亂棍毆打高官 ( 雖然很多市民心裡極之渴望 ),他是正宗的「鱷魚頭老襯底」,面對權貴高官凶如猛鱷,但平日舉止溫文如鵪鶉,他的「老襯底」令他蒙受多番挫折,前社記的人事糾紛不要再說了,現在組成人力也面對舖天蓋地的抹黑壓力,在夕陽政府、中共暴政、保皇黨及迂腐泛民四方面「立體 3 D」的施壓下,要帶領公民抗命,難度之高如鋼線上跳草裙舞,做哈哈笑議員不難,喚醒昏睡愚民比逆水行舟更難,面對排斥、臭罵、抹黑嫁禍、還未計潛伏黨內的敵對間諜,香港社會問題眾多,貧富懸殊地產霸權官商勾結民主便秘,相信只有毓民這種超級老襯和他的黨羽,才有這股大傻勁擔當丑角。

他只是大聲一點斥責失職官員而已,毓民是黑社會嗎?從政前做了多年新聞工作,只能說他朋友眾多,五湖四海貴人流氓樣樣齊,打滾江湖久了,朋友多、朋友雜,很平常。

毓民把整個泛(販)民拖跨嗎?不如先從根源探究,今天的所謂泛民是否有能力為港人追求民主,還是淪為半公務員心態和政治壟斷的巨頭,現實而論,即使從來沒有毓民出現,他依舊去賣牛肉麵做其飲食生意,從很多事例也證明,選民都會逐漸離棄泛民,尤其民主黨。毓民做了立法局議員,搞了(前)社記,後有人力,如要評他對泛民的影響,選民應當感謝,不止毓民,大舊甚至長毛等人,其實就是不同款式的照妖鏡,把偽善偽民主的泛民政客真貌照了出來,讓市民看清這班虛偽政客的底蘊,去年五區公投,民主黨不願面對群眾;支持政改方案創造「超級區議員」及增加功能組別議席,前者令擁有雄厚地區勢力的建制派增加區議員晉身立法局的潛力,後者不用多解釋,大家已知功能組別對民主及社會公義有破壞無建設,這些都是常識,但「不幸地」,由毓民開始,在政圈樹立了照妖鏡,在泛民眼中,崩口人忌崩口碗,戴面具者最怕被拆穿西洋鏡,毓民的「罪行」,莫過於他不斷揭露泛民陣營真面目,但泛民也經常自曝其醜,大是大非上立場飄忽,嘴臉千變萬化,區選大敗推向被「追擊」而不自省政績功過。


說追擊,筆者也說過,人力這個成立不足一年,以組織鬆散為賣點、缺點當優點的新興粗陋小黨,黨內論述能力嚴重營養不良、黨員質素參差懸殊,根本無可能成功追擊泛民這個巨頭,除非毓民有哈利波特神奇魔法棒,唸句咒語魔棒一揮扭轉乾坤,事實證明人力沒有本事打倒泛民,建制派的蛇齋餅糉買票種票賄選這些更不用說,保皇票絕大多數是買回來的,但泛民選票則要靠真材實料打拼而來,區選一役,泛民露了真章,建制派賄選不是致命傷,人力追擊也沒起作用,是選民真心對泛民不滿,心淡捨棄而已。

泛民每日喊苦,詭異在於選民為何一定要對泛民死忠?就像買股票,不會奢望只升不跌包賺無蝕是常識吧。政治也類同,本錢來自選民愛戴,埋單計數,建制派買票買不了太多,人力也追擊不了多少,但選民不願再盲目崇拜泛民爛攤子,不想再做偽信仰的選票奴隸,難得了誰,不如捉黃毓民去打靶好嗎?或者迫他跪玻璃示眾請罪,縱使如此,也不等於泛民起死回生。

才子也好其他傳媒名嘴名主持也好,香港很實際,用生意角度看,泛民已是必蝕的爛攤檔,無他,黨內一眾老臣不思進取,死守崗位等退休,主流傳媒狂攬泛民,很大程度基於不想多變,泛民這種到喉不到肺的陰柔民主手段,長做長有,市民習慣了,大時大節遊行示個威叫叫口號,感覺良好當作另類嘉年華,傳媒也樂於例牌報道民主新里程,高談理論問問學者,不愁沒話題,但香港民主在哪?始終原地踏步。

筆者自問絕無丁點資格左右傳媒人思想,只是把很常識的事舖陳出來,也不是企圖或大膽妄想「煽動鼓吹」大家去「投民 ( 投向黃毓民 )」,本港政治困局,大家眼見,或者有一天,大陽忽然從西邊升起,建制派集體蛻變,竟然力撐全民選特首帶動民主新時代,相信毓民可重操故業賣其牛肉麵了。

13 則留言:

匿名 說...

壹傳媒肥老闆和毓民的仇怨,早於癲狗日報創辦時已開始。

其實,黃毓民在立法會的大部份論述,精彩絕倫,可謂前無來者。早期連遭他攻擊的官員也聽得津津入味。可惜眾媒體只發表他擲蕉,擲東西等行為。

匿名 說...

呢篇文價值超過一個月的生果報.支持說人話的博客

匿名 說...

陳兄的手筆真好看過很多報紙專欄.

匿名 說...

陶傑常常批評中國人的小農DNA:奴才性格和喜歡內鬥。

江山易改,品性難移。他自己雖然誇口經過西方優質文明洗禮,其實亦不能脫離小農DNA的性格。

看看他偏幫民主黨投共,批評五區公投,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和黃毓民的有仇。

私怨凌駕公義,和他口中的小農有何分別?

恰如「看到別人眼中的一條刺,看不到自已眼中的樑木」。

匿名 說...

泛民各黨各有弊病, 黃陶二人各有所長, 都是有才華但口臭, 但筆者忽略了陶只是主持,不是政客, 而黃這位政客, 只是亂世出「英雄」(我倒不這樣認為), 幾年時間, 他除了搶鏡, 做過什麼? 五區公投成效如何? (換來替補機制?) 他本人如何尊重民主, 如何不尊重異己?

看一個人是否傑出, 不是看他本身, 而是看他領導的人是否傑出, 看人力一班打手和區選候選人質素, 而略知一二, 票數更現實. 筆者多次大讚任亮憲, 幫人力/前社記幫到出面, 中立根本是笑話!

筆者既然看到社會的矛盾, 民主便秘, 不妨拿出勇氣打破悶局, 而不是在網上自瀆曲線撐人力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11月26日 上午10:51 匿名:

你指出黃毓民是亂世出英雄,但你又加個括號 「我不這樣認為」,即係你想講咩?

另外,你建議我拿出勇氣打破悶局,點樣打破法呢?

你可否具體啲講?

匿名 說...

>陳兄的手筆真好看過很多報紙專欄.

恐怕筆者未必是兄, 也未必是同一個人.

berialm 說...

其實若說有一天建制派會支持普選,一點也不奇怪.畢竟,英國的普選和民主,也始於最保守的將軍--威靈頓公爵.

匿名 說...

很抱歉,最近閱讀這篇文章,感謝你親切地償還黃毓民一個公平。

匿名 說...

很多人說毓民暴力,見真人後其人和藹親切,叫他做節目時小講粗口,他立刻滿劍通紅,感謝筆者為他說句公道話。

sar 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512/16330453

壹傳媒肥老闆和毓民的仇怨,早於癲狗日報創辦時已開始。

其實,黃毓民在立法會的大部份論述,精彩絕倫,可謂前無來者。早期連遭他攻擊的官員也聽得津津入味。可惜眾媒體只發表他擲蕉,擲東西等行為。

匿名 說...

我一點都不認為社記和人力激進,在台灣,他們不用說立委,市議員也沒有資格選

匿名 說...

或許有人認為陶傑也是曲線��民主,可是對五區公投的批評,及借司徙華之口抹黑毓民的評論等,都令我對他的人品大打折扣。老共容他留在商台發聲,當然有一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