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12月6日星期二

花園街大火被忽略的真正受害者

花園街排檔縱火慘案,相信大家已從新聞得知詳情,並每日留意報道,所以我不打算重複。

連日來,網絡上、主流傳媒及新興起的社運團體,都非常關注是次奪命大火,但筆者覺察到坊間對事件的焦點出現巨大誤差:排檔失火殃及舊樓導致劏房住戶嚴重傷亡,真正的「受害者」是誰?

花園街大火,排檔貨物被焚毀,是金錢損失,但人命傷亡的真正受害者是那些劏房住戶,劏房問題要面對的不是「杜絕劏房」而是「為何這麼多人要住劏房」,劏房業主也是因應市場需求而開設劏房,最終根源是什麼?是地產霸權及大陸人黑錢掃樓導致樓價異常高企,加上政府不願意加建公屋解決窮人住屋需要所致。


金融都會‧黑幫天堂

劏房市場蓬勃,也和近年大量瘋狂湧港的大陸孕婦有關,新聞也說那些舊樓很多已變成大陸孕婦待產房,花園街大火的真正問題,除了排檔違規在檔口堆太多貨品惹火,也是太多人住劏房的問題,但奇就奇在,以年青人佔多的網民及社運界,都把此案歸為單一議題:拯救小商販,並把他們認定為最終受害者。於是食環署事後要求排檔嚴格守法保持檔口及街道整潔,就被視為「歧視 / 欺壓小商戶」,花園街排檔涉及的人和事頗複雜,據報道指,原來該區是本港三大黑幫勢力拉鋸點,平時也有黑幫向排檔收「陀地費」,而分枝出來的另一邊,排檔的牌照原來又可世襲承繼及轉售,很多持牌人年事已高,早已給後代繼承牌照,只須每年向政府付四千元續牌即可,排檔後代也幾乎絕大多數不會落手經營,只是走法律罅 ( 當局不聞不問不追究 ) 分租給別人,此為「劏檔」,一般月租一萬或以上,當眼位置的靚檔位,「劏檔」租金收益非常可觀。黑幫也看準了這點,檔主非法分租,又於是來收「陀地費」,整件事就是在多重違法情況下發生,前港英政府遺下的尾巴,到回歸後特區政府也沒正視這些黑暗行為,在人煙稠密的基層社區,排檔胡亂堆貨、劏檔,及個別檔口貪平採用不及格電源接駁,都是鬧市裡潛伏的死亡炸彈,無事天下太平,人們不覺得有問題,當局也闊佬懶理,一出事後果堪虞,是次花園街大火,在去年 ( 2010 ) 已發生過,今年同期再爆發沖天火災,有檔主透露案發前有秘秘大漢向排檔問加收「陀地費」被拒,即使在現階段仍未能準確鎖定是否黑幫縱火,但也不能完全排除這個可能性。黑幫勢力互相爭地盤,加收「陀地費」不遂從而縱火「一鑊熟」,這不是電影橋段,也不是憑空幻想,黑幫不是學術團體也不是社運組織,這三大黑幫是本港最頂級的社團,行事手法極度血腥,說「黑幫」或者有點婉轉,不如直接說「黑社會」好點,什麼是黑社會?不會和您開座談會暢談政治 ABC,也不會咬文嚼字分享文學心得,也不像港產片鄭伊健浪漫愛情天地有正氣,是「正宗黑社會」,黃賭毒走私抄家殺人放火那種。


據報道,黑幫每月收「陀地費」每檔$800,由持牌者支付,不給錢就「有麻煩」;更有熟悉朋友做排檔的聽眾打上電台爆料,牌照雖可轉讓,但買家又要每月支付 $2000「睇場費」,否則「難保平安」,區內三大黑幫:和「性」和、「10+4」K、及「磨合桃」,是本港最頂級的社團,也是最血腥的黑幫,當然還有「新技安」等等,但在其他區域活動及其他「業務」。


真正的死難者「缺乏談論價值」

大火真正的死難者是那些住舊樓劏房的住客,在文章開首,筆者特別強調一個問題:「真正的受害者是誰?」。慘被大火活活燒死和重傷的死傷者,他們是最無辜的受害人,地產霸權公屋短缺,迫使基層窮人租住舊樓劏房,但樓下的排檔又囤積大量易燃貨物,食環署愛理不理之餘,又可能忌諱黑幫勢力,政府和警察又只顧打壓社運遊行示威和監視「激進政黨」中人,社會治安疏於管理,於是在「窮人無安居」、「排檔話之你」、「黑幫打橫行」、「政府懶懶行」四方面的荒唐下,住劏房的窮人成為犧牲品,我們在網絡上、Youtube 看見大量創意改圖、改歌;社運界每日熱血正氣叫口號拯救小商販;排檔經營者大聲疾呼反抗當局要他們整頓攤檔,我們很熱烈高叫「集體回憶」、「拯救弱小商販」,但筆者想誠意又卑微地一問:

大火真正的受害者是誰,有人談論嗎?有人記得嗎?

近日不少人引用一齣電視劇的對白:「The city is dying , you know?」筆者想說的是:

The city is not only dying, but also crazy and foolish。

批評排檔違規堆貨及非法分租謀暴利,會被「主流正義聲音」批評為「欺壓小商販」;要求排檔保持地方環境整潔、守法,又是「欺壓小商販」;至於黑幫橫行,字眼太敏感,少講為妙;劏房的窮人住屋問題,太複雜,不如將那間霸道見稱的物業收購公司恥笑一番,漸漸地,市面上好像很多類似的意見和觀點,就默認了變成正確的思維。在此不得不嚴正說明,要排檔保持地方整潔,絕不是剝奪他們的經營權利,也不是趕絕他們,就像不準隨地吐痰的警告及撿控一樣,是要人們守法。遵守法律,地方企理,不單止居民安心,其實在商言商,排檔地方整潔,客人也更樂於來光顧,有些舊區一樣有很多排檔,但檔口整潔街道暢通,反而客似雲來,「守法」並非欺壓,誠然,當局在執法方面準則不一是大弊病,政府在努力阻擋民主言論及和諧維穩之同時,也必須醒覺,面對社會問題,眼不見為乾淨不是管治之道,闊佬懶理是夕陽政府的做事方式,不想淪為夕陽管治,必須立即正視社會問題。


情感爆棚‧常識貧乏

客觀來說,排檔實施「朝行晚拆」,收檔時搬走貨品,的確可保持環境整潔,不難想象,假使有人縱火或意外失火,排檔只剩下檔口鐵架,也沒東西可燒,這是很合理的消防常識,很多排檔售賣衣物、塑膠及電子產品,極度易燃,尤其在秋冬乾燥天氣,人們在晚上容易沉睡,小火也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實在不明白為何「保持地方整潔」也成為被口誅筆伐的對象,似乎「主流正義人士」認為,小商販就是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即使其身不正也必須受到最高規格的保護,小商販也逐漸明白箇中法門,於是也不斷借弱勢之名來搏取同情,「弱勢」一詞,在近年左翼道德泛濫的社會上很好用,也很易用,小商販符合了年青人興起的「集體回憶」氣氛、也切合了政府宣傳的「獅子山精神」、「波籮飽精神」,結果造成某些本來弱勢的組群,在得到了無限支持下其實已由弱轉強,花園街排檔就是一例,不要忘記,該處大多數排檔已是分租「劏檔」,持牌人變相「另類業主」,原來的小商販變成外判收租,當中又涉及黑幫操縱,但「主流正義聲音」只看表面不深究內情,要配合口號「拯救小商販」而忽略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亦由於網絡發達,年青人在快速傳播下,一些偏執的觀點也升格為真理,多人傳播多人談論,明明與事實不符,也變成金科玉律普世價值,但問題的根源依然存在,且不斷惡化。排檔積貨影響了消防安全,但不能挑戰,不能批評,相反,付出生命代價受火災屠殺的劏房貧窮住客,就反而沒有多大談論價值,何解?這就是我所指的 crazy and foolish,違法者被冠上神聖光環,真 crazy,無辜犧牲者失去關注價值,是整個社會的 foolish。


公平經營‧剔除世襲

排檔牌照可世襲已剝奪其他人參與市場的機會,而且竟然非法分租,更由黑幫操控,要真正解決問題 ( 注意:是真正解決,不是空談 ),必須由警方堵截黑幫橫行,再配合食環署嚴加巡查排檔環境,而且必須廢除「排檔世襲制」,讓其他基層有機會參加及擴大市場,這才會真正幫助小本經營者創業,也造福街坊。原有的持牌者若年時已高,可讓其後代繼續經營,但持牌人死後,後代不能世襲繼承,要交回牌照,給其他人有機會參與市場,當局必須以強硬鐵腕重罰政策杜絕「劏檔」分租,牌照是你就是你,由你親自經營,可請伙計幫手,但不能當作另類資產轉租謀利,閣下沒興趣經營,交出牌照,令市場保持流動,若果被揭發外判分租,除了即時被吊銷牌照及重金罰款,也規定終生不能再享有申請權,這是很高規格的執法手段,沒有情感商榷餘地嗎?是沒有的。但好處是能夠真正達到公平法治的經營環境,只要閣下守法,必定有機會參與市場,世襲制只適用於私人財產的承繼,不能套在公共資源上,例如你去圖書館免費借書,頂多續借兩次,不能把書霸為己有。排檔執照世代繼承,後代當然沒好氣每天在街風吹雨打賣小東西,不如做大爺外判收租袋袋平安,給黑幫「陀地費」,除笨有精,但這種無法無天的荒唐生態,是我們期望的「拯救小商販」熱血理念嗎?


劏房基層‧住屋無望

窮人面對的是「住屋問題」而不是「置業問題」,窮人極需要公屋,社會無須人人做業主,基層市民有廉租公屋棲身,就能安居樂業,容許筆者現實地說,政府想安定民心,時常叮囑市民愛國愛港,但連屋也沒得住,怎麼叫人愛港?民憤四起,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民憤也不是由幾個激進議員扔隻蕉痛罵高官幾句就有的,是政府失職、商界財團啜乾社會資源造成的整體性社會失衡,什麼愛國教育公民洗腦,都解決不了最根本的社會需求。不少人只想復建居屋,以為有居屋,買不起貴價私人樓 ( 及偽豪宅 ) 就可買平價居屋,人人想在律師樓簽契滿足業主癮,不過,居屋是滿足「置業需要」而不是「基層住居需求」,而居屋也是給公屋戶升級購買,不是窮人燃眉之急,窮人要住屋,正因為公屋嚴重缺乏,又無可能買得起樓,唯有住擠迫的劏房,市場也應運而生大量這種非人道又有價有市的劏房,劏房住客喪失生命保障,一旦有事故,幾乎無可能集體快速逃生,必死無疑,劏房窮人是眾多社會病態的真正受害者。下屆特首選舉將至,由誰人接任,小市民沒權投票,不論唐英年也好梁振英也好京官空降也好,請先著手舒緩窮人住屋問題,或者現任特首曾蔭權也可當機立斷,地產霸權管不了,就建多些公屋,讓窮人得回一些尊嚴,也獲得最基本的安全保障。

1 則留言:

匿名 說...

不錯.

少談政治, 多談民生.

政治只是手段, 目的都是為民生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