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3月5日星期一

政治愚奴

見網絡上有些人 (即是市民) 對特首曾蔭權爵士收受利益不太抗拒,曾蔭權是否貪污,應該說現在的貪污技巧已出神入化,舊式的貪污是真金白銀落袋,有證有據可拉得人,現在官商勾結已很完美,表面上沒金錢瓜葛,但會有「金錢轉換的著數」,包括高官家人生意上的利益、唔知點解買到超荀樓盤、唔知點解超荀價 VIP 服務、還未計可把利益在外國送贈,在香港就很難查證。

之前的慳電膽事件,都不是曾蔭權有錢落袋,但原來是他新抱外家的生意;豪遊澳門,內裡和一眾權貴談了什麼交易,天知道,最明顯是深圳的「曾蔭宮」,擺明是半送半租送豪裝,這些都是錢,只不過轉換了物質來送贈。

真金白銀交易是最蠢的貪污做法,聰明的貪污及熟悉法例的高官,一定不會直接收錢。

奴隸之所以成為奴隸,必先有奴隸主,奴役到了極致,被奴役的人自然成為奴隸;少數人為奴,會感到自己真的很奴隸,但當很多人被同時奴役,在中國人「明哲保身」的思考氛圍下,就會覺得人人都是奴,自己也不怎麼奴了,大家地位平等,沒有被奴役的自卑感。外國人不忿金融霸權,會群起反抗及評擊不公義,但中國香港人社會,很多人成為奴隸,就會嘗試在奴隸世界裡尋找令心理感覺良好的生存方法,對不公義採取包容、進而接受、忍受,忍受慣了變成理所當然。正如港男被港女不斷閹割及踩扁,不單失去了男人的尊嚴,也被奪去人的基本尊嚴,港男最終被妥協、被奴化,所以回歸後由香港人當家作主,高官貪腐是必然現象,權貴把全民奴化,與港女集體奴役港男有異曲同工之妙。

網絡討論何其多,看得太多太沉迷,會令人神經失常,日前民間人權陣線發動了反小圈子及倒曾蔭權遊行,有些人批評人民力量中途離場,筆者覺得離場是應該,一來隔天就緊接人力發起的全城打小人大行動,群眾以打小人方式憤斥高官貪腐及控訴社會不公,二來警方故意加長遊行路線刁難市民,已破壞遊戲規則,既然如此,就不應在不合理的規則下繼續糾纏,何為抗爭?正是面對不公義,民眾以反抗來尋求轉機,而不是像中國人小家丁在大老爺刻薄下像小丑偷生下去。民陣在六四及七一遊行也是很堅守這種表面正義但內心怯儒的做法,堅持所有市民都在維園集合出發,好讓警方數人頭證明遊行人數,但每年政府公布的數字只會把真實人數大幅減少,這說明了由政府數人頭此舉非常多餘,翌日報章一幅高空照,已說明了聲勢如何浩大,那為什麼還要這麼犬儒「要政府見到幾多人遊行」呢?市民自由參與遊行,可中途加入,太累也可中途離場,單一集合地點極之無聊,維園不可能容納太多群眾,警方封路也阻礙了市民前往維園集合,社會運動在乎民眾的自發性與共鳴,或者有些無心參與的人逛街途中被打動而插隊,又或者很多人要趕開工,只能中途行小段,數人頭意義何在?

日前反小圈子遊行竟然有同流合污的民主黨參與,整件事很諷刺,又要玩小圈子選舉貪圖政治威望,卻要出來喊反,這個遊行本質上已矛盾到極,既然警方不斷刁難,就索性走人算罷,無必要集體愚蠢。

題外話,社運界朋友沒有對曾爵士的貪腐有多大批評,更怪的是,一向反對權貴小圈子特首選舉,但有羊皮狼心賣港的民主黨參選,整件事又變得合理,而且正氣凜然;一向致力評擊小圈子選舉的人民力量,又被指「針對民主巨人何俊仁」,若果不去參加反小圈子遊行,又會被斥「轉呔」,去了,又被質疑「點解中途離場」要逐秒鐘計時間,這令我想起港女,奄尖聲悶刁蠻霸道,但內裡還不是被馴化的奴性作祟,對虛偽的事物盲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