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1月20日星期五

香港人沒有不修改基本法的本錢

大陸孕婦湧港產子勢頭似乎有增無減,筆者說過要全面堵截這現象,只有兩個方法:修改基本法或人大釋法,必須由法律制約才能真正有效堵塞移民漏洞。

現在本港公營醫療體系說得好聽是「面對巨大壓力」,但實則已半淪陷,全面崩潰指日可待,人口問題有別於經濟民生,經濟不好,解決方法很多,例如開拓新產業新經濟領域,但人口爆棚大不同,快速解決過多人口只有兩種方法:1. 採用納粹猶太人毒氣室集體殘殺;及2. 以重機槍一下子屠殺乾淨,以上都是戲言。生下來的港產大陸嬰,除非一家永世不返香港,當然沒可能,大陸人來港產子關鍵在於一方面可免除國內一孩政策限制,及香港身份證有利日後出國,也包括那些港產大陸孩來港接受與國內截然不同的優質教育 ( 注意:港式教育再差也真的優勝過大陸小鄉縣的 ),還未計貧窮家庭來港後有完善福利支援,在港生孩子即換來終生保障,而且帶挈一家受惠,所以來港生多些孩子又何樂而不為?

政府當初想借大陸人來港醫病發展醫療產業,初期有少量大陸人真的來港求醫,但火速演變成來港產子,也衍生了乘本港醫療制度漏洞雄霸私家醫院床位謀暴利的中介公司,這些中介公司現在也變種,不會預訂私院,只會安排大陸孕婦來港暫住「待產套房」,作動即打 999 入公立醫院產子,近日更有「醒目媽咪」怕被公院拒收,在臨盤前竟然刻意犯小罪行搏入獄,由於小罪案如偷竊之類,刑期很短甚至只被拘留,胎兒作動當局必須第一時間處理,這些也是中介公司教路,可想而知,湧港產子已超越什麼「中港共融」、「大中華情懷」、「左翼理念和諧包容」的烏托幫範疇,變成在基本法漏洞下產生的另類移民災難。「香港這小地方不可能無限擴張人口」這話在現今社會似乎大逆不道,在新冒起又嚴重缺乏完整理論基礎的左翼氣氛下,加上極其短視又無膽面對社會現況又只貪圖選票掌聲的政客,及一眾識時務唯唯諾諾的吹水輿論界、更有很多一股正氣但無腦的盲塞學者,都對移民問題非常忌諱,尤其不敢面對失控的大陸人湧港產子問題,不願多談,也不能多談,其實政界、學界、主流傳媒甚至幾乎大多數市民都很清楚現今香港情況,大陸人令本港人口火速暴升,「人多好辦事」在上世紀毛澤東革命時代證明不可行,到本世紀的今天,也一樣不可行,尤其在小小的香港也不例外。

錯誤理解與錯誤期望

「新移民可舒緩人口老化」、「新移民有助刺激社會經濟」、「人口與集體消費正比論」、「千萬人口亞洲曼克頓計劃」、「香港移民城市大中華血脈論」舉凡種種論說都是騙人而且不切實際的空話。的確,逾一世紀前香港是小漁鄉,在二次大戰期間,中國大量有識之士及商家遷居香港,除了帶來無比的技藝和財產,不要忘記香港並非單靠移民就能發展,還包括英國殖民管治下的社會制約及文明啟蒙,是多方面的天時地利人和相配合才可創造奇跡,六十年代後期至七十年代,無數想擺脫共產黨迫害的大陸人拼命偷渡來港,這些移民是一心另覓新天地謀生的逃難者,在專制但仁慈的英式殖民體制下,抵壘政策令這些偷渡客在港落地生根,社會充滿機會,當年的移民除了紮根香港,也自食其力,並主動自我提升與港同步,移民帶來各種技術,又提供了強大勞動力,港英政府積極拓展對外通貿,令香港成為華洋雜處充滿地方智慧的亞洲傳奇,這些都是上世紀的風光。


上世紀中國文革滅盡人性基礎道德觀,之後鄧小平發起改革開放,到江澤民唯財是道主導思想下,中國漸變成「爹竭娘親不及銀紙親」的純物慾國家,近十年,國內極端拜金主義更形露骨,哪怕何等血腥,混到錢就是王道,於是中國也變成全球貪污最猖獗的血腥金錢帝國。毛澤東時代遺下的多孩災難,今中國人口過剩問題一直不能解決,中共也漠視整體經濟平衡,偏重發展工業、金融業而打壓農業,貪污更令無數天然優質水源土地嚴重污染,人口多但食物生產鏈不斷減少,貪污導致大量毒食品充斥市場,還未計近年中國也學香港大玩炒賣樓房強收民地,在全國禽獸化的情況下,香港是大陸人唯一逃生之所,又很不幸地,香港實在不可能無限量吸納移民,況且現在的大陸移民以自私為重,不會本著共同建設的心態來港,近年大陸婦湧港產子潮,已鐵證大陸人是基於一己利益不擇手段來港侵蝕,最奇聞莫過於不少大陸婦以人工受孕製造多胎,多生多得,每個孩子均有香港身份證,生得多保障越多,湊夠人數又沒錢就可用照顧孩童為由舉家來港,雙非大陸父母名正言順成為香港公民,取公屋,多孩要照顧有綜援,社福界最喜歡大量新移民求助個案,變相靠窮人市場鞏固業界地位,政府一旦裁員也忌三分,還有很多不懂世情沉迷烏托幫幻想的社運界盲目吶喊,人們只愛看悲慘煽情故事,唯從來未有正視社會問題,人口過多是問題,社會資源超負荷導致新移民得不到適當關愛更是大問題,新移民抹不掉的中國人小圈子劣根性發作排斥仇視港人更是問題,賣弄道德高地的偽善者以妖魔化港人為樂,把港人說成野獸惡棍,港人應有的公民權利不斷被侵蝕,這是現今社會的真象。

湧港產子潮不會退卻,香港人口必然失控,社會資源不會像聖經說的五餅二魚無限增多,這是很現實的問題。要完全有效堵塞移民漏洞,已說過只有兩大方案:修改基本法或由人大釋法。

香港人普遍極不願意修改基本法,認為基本法是本港民主法治基石,修改基本法代表香港法治不保,泛民主派也主張這思維,但奇怪的是,當大多數港人一廂情願地認為基本法是民主寶典,但回歸十多年以來以及可見未來,也不見得香港會有西式民主曙光,連泛民也支持政改增加功能組別議席助大建制勢力,特首小圈子偽選舉,泛民也樂此不疲參與其中,更荒謬地搞個街頭紙皮箱模擬初選,這麼說來,其實基本法還有多少民主保證?一切已由泛民斷送。基本法不能保障港人步向民主,泛民更不能協助港人步向文明,這些都是眼見的事實。既然如此,修改基本法反而是救港的不二法門。

不修改基本法,湧港產子問題永不能解決,世上沒有不吃草的馬,一就是由人大釋法,讓中共插手本港法治,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合情合法合理大家都舒服的大道,另一條是惡魔之路,兩條路都可解決問題,香港人必須作出明智抉擇。

請閱讀:

澳門 8/1999 法律堵截內地雙非父母子女居留權修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