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1月29日星期日

解不開的道德癡結‧永不完的移民死症

大陸雙非父母湧港產子,已成為本港踏入 2012 新紀元最重要議題,「香港不可能無限吸納移民」這個簡單到不得了的基本社會科學道理,在香港竟然是天條大罪。基本法在中國來港移民方面存在漏洞,吸引非本港居民的大陸人來港產子,由於漏洞類似抵壘政策,到步出生即有居留權,加上引入自由行旅遊,於是很多大陸孕婦以自由行旅遊之名來港產子,數年前特區政府鼓吹一千萬人口世紀亞洲曼克頓計劃,認為人多好辦事,人口夠多有助帶動經濟,並自以為很精明地催谷發展醫療產業,但事與願違,初期確有些大陸人來港醫病,令私家醫院鹹魚翻生,也為一些大陸孕婦進行高收費的產子服務,這美好光景火速被國內更精明的人盯中,看穿基本法在移民條款上有巨大漏洞,構想了新興行業,成立「來港誕寶寶」專門安排大陸孕婦來港產子的中介公司,成行成市,最新服務包括安排人工受孕製造多胎,一方面在港產子原來可免除國內一孩政策限制,而特區政府也沒有對在港出生的雙非嬰設數量上限,所以在港一胎多嬰,非常高效率,對雙非父母來說很有經濟效益,不用多次來港生子,可能一次產兩胞或三胞胎,每個孩子均獲香港公民身份證,多生多得,很合符中國崛起的高效能經濟概念。大多數大陸人都在國內進行人工受孕,全無醫療保證,礙於慳錢及大陸人普遍不重視生命,很多大陸孕婦沒有完善的產前檢查,話說回頭,在國內所謂產前檢查也是全無質素保證,不如膽搏膽來港生了算,畸胎風險大為增加,生了畸嬰可拍拍屁股走人,反而香港有各類慈善機構,不會把棄嬰像大陸那樣拋在公路旁餵狗,強國崛起,高效能貪污經濟,高效率產子,上世紀共產黨毛澤東「人多好辦事」理論在中國註定失敗,老毛萬估不到今時今日在香港彈丸之地得以延續。


移民自主權的重要性

社會近日興起新議題,修改基本法堵塞漏洞來阻截雙非大陸人湧港產子,筆者早前已寫過《澳門 8/1999 法律堵截內地雙非父母子女居留權修訂》,詳細解釋澳門修正基本法堵塞和香港一樣的移民漏洞,期後也寫了《香港人沒有不修改基本法的本錢》,兩篇文章得到不少市民認同,民眾必須明白法律是最有效阻截雙非人湧港產子的方法,香港是文明國際都市,即使很多擁抱大中華情懷的人常高呼香港是移民之都,但一個地區也必須擁有「移民自主權」,無限吸納移民,人口爆炸社會資源崩潰,說關愛新移民也是空談,巧婦難為無米炊,高呼世界大同中港共融,也先要有其本錢,並且量力而為,否則只會令社會陷入長久災難,道德狂熱者及新興的半桶水左翼盲青 (盲塞熱血青年),把移民政策問題一律歸納為反歧視、反大香港主義、地球村一體化、當中又夾雜了宗教仁愛觀,只要求政策有最高的道德基準但從不考慮其可行性。關愛移民不止針對大陸的,也包括來自世界各地族裔人士,大前提要有良好的移民限制,過量移民、無限制生育和走法律罅搶閘產子只會令社會失衡,移民失控,必衍生更多社會矛盾、衝突、仇視。


左翼道德狂熱者的病態心理

有些自命左翼的人有種很病態心理,響往世界大同烏托幫幻想,更有特殊嗜好,以最苛刻最刁鑽的方式妖魔化港人,極力醜化港人,把港人描繪成凶殘禽獸,港人什麼都錯,所有事都不文明,要完全踐踏港人的本土意識,像上世紀中國文革那樣全面清洗香港人對地區的歸屬感,把保衛公民權益視為「大香港心態」、「鼓吹歧視」、「移民都市沒資格拒絕外來移民」、「缺乏開明包容」等等,極之病態,本末倒置,對社會實況不了解,用道德高地扮演聖人來凸顯自己的出塵脫俗,這些道德原教旨主義者的心理極不平衡,標榜文明包容,實則心裡充滿怨恨和妒忌,對社會上際遇比自己好的人均看不順眼,這在他們極力反對港人保衛本土權益上完全暴露出來。看那些半桶水左翼社運新人類,反金融霸權變成反資本主義,但他們還是資本主義下得到溫飽和完善專上教育的一群,通俗地說,這些左翼小朋友自小不愁吃不愁住,阿媽定時定候有零用錢過手、天熱歎冷氣冬天歎火煱,飯來張口新潮電話隨時就手,入世未深持住有個學位扮天才,新興左翼就是這類人,什麼是左翼?左翼是否這樣演譯的?筆者以前也寫過《左右迷宮》一文,指出香港最需要的是社會公義,而不是吹噓什麼左翼右翼,香港根本無成熟的右翼,所以也未能衍生完整的左翼,港人面對各種財伐霸權,左翼或「左傾」或者是人民曙光,但非常遺撼,香港的左翼在未有健康發展之前已逐漸變質,這個質的腐化,令港式左翼思想成為社會毒瘤。


千奇百怪「移民救港」論

常聽說移民無限好對香港怎樣有利,論說多於天上繁星,最常遇到的包括「新力軍論」,意指新移民來港有助舒緩人口老化及出生率低。「移民經濟論」,以純經濟角度往最好的一面設想,多人多消費,多人多勞動力,人多創繁榮等等,把社會發展及文明先進全歸向「人多好辦事」之源,總之人多就是好,也假設所有移民都是全球最尖端優越人種,人口多是幸福的萬能匙。「中港共融大中華論」,香港人和大陸人本是同根生,中港是一家,只是一國兩制而已,香港屬於中國其中一個城市,大陸人移居本港,只是同一國界內由 A 城移往 B 地,就像日本東京人去大坂、或美國紐約人去芝加哥,是「搬家」而不是「移民」,所以香港無理由拒絕大陸人來港居住。


「強國崛起論」,中國經濟起飛 (雖然多半 GDP 來自貪污) ,擁抱大中華,面向世界,大國崛起,香港要成為強國面向西方國家的一個亞洲奇葩,期望中港共融蒂造「大中華共榮圈」,中港情同阿爺與乖孫,「強國崛起論」不單止商界信奉,有些新潮學界也大力吹捧此論調,說香港不和中國融合,必被世界邊緣化云云。還有更多看似很有道理但古靈精怪的偉論,在此不逐一詳談。

這一大堆所謂移民有利本港的口水論說,共通點是首先假設香港可以無限擴張人口,及大陸移民必然個個精英,同時又把移民和經濟增長劃上等號,只看最理想的一面,但不考慮接收移民付出的代價和資源配套。在資源分配上,社福界一直深信新移民與社會矛盾都來自資源分配問題,並認定香港人普遍富裕,像電視廣告在大酒家吃名貴飽魚那樣富泰,於是用分餅仔原理,新移民不夠餅吃,就由其他已有很多餅吃的人(即香港人) 分出一些,但問題是大多數港人並不富有,甚至非常貧窮,無可能在足襟見肘的情況下再分餅出來。另外,社福界也特別喜歡為新移民服務,求助個案夠多,也成為與政府爭取加薪及資金的基本盤,從另一角度看,社福界本位是扶助窮人,吊詭在於窮人也是業界重要「客源」,直接說,多些窮人即多些「客仔」,所以我們看見社福界時常為窮人申冤,但當有政界及學界甚至輿論界提出良好方案時,社福界只會不斷重複「資源分配」問題,抗拒任何方案,詭異非常。


正確議題‧港人得益

在《香港人沒有不修改基本法的本錢》一文,已很清楚說明本港面對的困局,只有兩個方法可以真正有效堵塞基本法漏洞阻截雙非人湧港產子,修改基本法或人大釋法。前者是文明、合法、合理之舉,香港是法治之都,法律有漏洞,必須加以修正,也是最舒服最妥當的方法,後者由中共摧毀本港法治基石,全面推翻一國兩制,人大釋法等同接受中共操控,一條是文明大道,另一條通往邪惡深淵,香港人是時候作出明智抉擇。

雙非問題已不能再拖,對政界來說,建制派當然想交由人大釋法,但民主萬歲的泛民陣營及高舉左翼旗幟的熱血政團,到目前還沒有明確表態,甚至正反暗示都沒有,又非常非常吊詭地,可能這些非建制政團也希望人大釋法,何解?因為又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每天廿四小時為民請命,畢竟政治講求市場,人大釋法禍港,從政治利益角度看,何嘗不是巨大的潛力市場?

據悉有一新興政治組織,開宗明義要求修改基本法堵截雙非嬰,時勢做英雄,也可以英雄做時勢,誰是英雄不打緊,認定正確議題才是真正本錢,其他政黨也要以此為鑑。

請閱讀:

澳門 8/1999 法律堵截內地雙非父母子女居留權修訂

香港人沒有不修改基本法的本錢連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