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月3日星期日

陳巧文:有關元旦大遊行「社民連抽水」事件澄清(包括本部落分析及她的留言)


在張貼陳巧文澄清文章之前,我有一些對事件的分析。

以下是有份參與 2010 元旦日民主大遊行的大學生陳巧文對「社民連抽水」事件的澄清,我特別避免用「社運人士」或「80 後乜乜」來標明陳巧文,因為我的立場,是希望社會各界,尤其傳媒輿論等,甚至已參加社運活動或有志參與的各年齡人士,面對事情,必先要作出清晰理解,明白其中來龍去脈,不要在沒有任何實質證據之前,去針對某一個人或某一政黨,更要避免以某一撮人( 例如較被廣為人知的陳巧文 )作為一種類似「革命小英雄、烈士、死士、某種行動象徵」的極端期望,這是非常不健康的。

我知道本港傳媒尤其一眾所謂學者,及保皇派既得利益集團等等,前者喜歡事不關己冷嘲熱諷,後者就求神拜佛社運有人死傷,然後就彈出來皮笑肉不笑扮道德智者,去說明「嗱,睇下班人搞咁多嘢,害死人喇,想搞衰香港之嘛」這樣,之後就順理成章推銷和諧之道,並把有志將香港推向民主光明的各類人士定性為「搞屎棍」、「無前途」、「無腦、衰神」等等,以香港人普遍對政治冷感和認知模糊的情況來看,社運最後會敵不過所謂的「和諧主流大方向」,社運人的努力、民眾的真心訴求就會被埋沒。


從事件和片段所理解,及一直以來留意輿論甚至一些網上言論所見,我發覺似乎有個奇特現象,就是「陳巧文 = 社運代表」、每當有事就會先考慮「陳巧文會點做呀?」、「陳巧文帶頭如何如何」及「社運只看陳巧文」的類似偶像崇拜的態度,當然我不能代表任何人思想,更無可能設想陳巧文是否樂於成為「新一代民主偶像」,無論如何,這個現象套用在現今資訊時代,並非明智,而且某程度上也令當事人( 例如陳巧文等有曝光率的人士 )構成無比壓力,因為道理簡單,如果陳巧文突然因任何事不參加或去少次社會運動,就會引來「陳巧文點解唔去呀?」、「陳巧文轉左呔嗎?」等等奇怪揣測,正如每當有人用較為高姿態或較為激進的方式進行社運抗爭,即使當事人可能並非該黨成員甚至風馬牛不相干,坊間也會興起類似八婆咬耳仔講是非說:「梗係社民連啦,仲駛問嘅!?」,這對大家都不公道,也無助香港加快民主步伐。


片段所見,社民連梁國雄的確是以保障社運人士安全為先,他一直以來關注年青人和民主抗爭的態度是受到肯定,而陳巧文和其他「忽然坐地」的示威人士,也不代表他們有錯。


我這樣說並非左右逢源,而是要考慮當時現場環境,無論警方、示威人士和傳媒記者已混作一團,在這種異常擠壓的環境下,雖然是露天,但擠塞的空間已令空氣不能流通,不排除陳巧文等人,本來是想衝破警方鐵馬防線進入中聯辦,但在當時一刻,也有可能因疲勞和缺氧的情況下,就算明明不想坐下,也可能腦神經作用而不其然地跌坐地上,當作小休一會,我必須強調,這是我從片段的理解和自己的一些推斷,我不能切身處地去代入別人的想法。


正因為陳巧文等人忽然坐下,前仆後繼的人將會被絆倒,產生「人疊人骨排效應」,在 1993 年一月三日,中環蘭桂芳因狂歡的民眾一時失控,結果釀成 21 死 28 人受傷慘劇,那受傷的 28 人當中,雖然生還,但有些人身體因嚴重骨折和人疊人時腦部嚴重缺氧,令身體出現永久性損害,所以無論如何,示威或遊行也好,即使情緒極度高脹,前排的人一定不可以忽然坐下,必須站立,一來後排的人看見前面有人,會收慢腳步,二來就算有人推撞,自己也能抵抗,但如果前排人忽然坐下,後面的人不斷向前擁,就會絆倒,一個推一個,產生「人疊人 / 人踩人」現象,被踩者會當場骨折、斷骨極可能插穿內臟導致當場死亡。而當年蘭桂芳的死者當中,是包括沒有被人踐踏過的,但由於人潮互相壓迫,夾在中間的人胸膛不能擴張,以致無法呼吸,最後活生生窒息而死。


陳巧文和一眾社運人士,都是想為香港好,為人民爭取公義,他們為市民大眾的貢獻,是應該得到肯定,作為「大哥哥大姐姐 Uncle Antie」的社會大眾,常指罵新一代青年很多弊病、不長進等等。無可否認,新一代青年的確比以前年代的人有較多問題,但他們也有很多我們以前年代人所缺乏的優點,例如夠膽色去為一些事站出來發聲,還有一股誠意真心想社會好,希望人民步向幸福之路,願意在社會大洪流下批評權貴,縱使引來無數「社會賢達」嘲諷他們,看他們不起,但社運青年仍然上路去,當我們一眾「大人」每天在盤算恆生指數跳幾跳、心裡抱怨社會不公但又默默崇拜金錢世界之同時,這群社運青年,就是社會的照妖鏡,不是嗎?

====================

陳巧文對「社民連抽水」事件的澄清 ( 包括她在本部落的留言 )

有報導說元旦大遊行時,陳巧文指長毛抽水(!),翌日,當某電視台打算跟進報導時,我已表明除非社民連會就事件作出評論,否則我不會有任何回應,但他們於電話中要求我評論其他事情的sound bite,卻被剪輯仿成訪問,然後再找來長毛回應我的評論。要還長毛甚至我本人一個公道,別無選擇地要在此澄清一下。

陳巧文沒說長毛抽水,但陳巧文及至少二十個青年人確曾說過「反對社民連抽水」。我從沒怪責長毛提醒及勸籲我們一眾年青示威者,也明白到他的關心及憂慮,因而我們有關「抽水」的言論,矛頭亦非指向長毛。確實有抽水的人當然沒膽量過來跟我們對質,但長毛當場顯然激動得不願/未能聆聽我的解釋,只顧罵我「不是人」等等。

批評一個黨的處事行為,是否就要被罵「不是人」,就見仁見智,不過我也能理解,雖然影帶也紀錄了我們確實只喊「社民連」,然而當場的混亂及嘈吵也許令長毛誤以為我們是指他個人,所以才會如此激動。

令我們憤而指出社民連抽水,當然並非如長毛所誤解,因為他提醒我們當場的環境存左危險,呼籲我們冷靜,而是其他「社民連大佬」的行為。

帶頭推動鐵馬、衝往對面中聯辦的,差不多全都是自發的市民,而非社民連一眾。圖片可見,第一排沒幾個紅衫的,後來卻說成全是社民的人/點子,真令人費解。我們衝前,某社民連大佬(非長毛)罵我們不冷靜;我們不斷被警察推、撞、拉、甚至打,唯有坐下以示和平及希望能阻止警察的推撞,黃毓民竟然在此時用咪高風說:「陳巧文,你唔好玩野啦!」

一,保護自己、堅持抗爭,何為「玩野」?二,為何要指名道姓,公開惡意中傷一個小市民?社民連大佬使用擴音器或其他平台點名侮辱一些堅持沒大佬批准而抗爭的小市民,已非首次,而黃主席亦非唯一者,當然也非只有在下領教過。訂定、實行抗爭,是大佬們的專利嗎?

言歸正傳,若沒有市民自發衝往中聯辦門口的,大家(包括社民連黃毓民、陳偉業及許多其他社民連一眾)可能還是一直呆在對面被指劃的區域。但推開鐵馬的是我們,領工就是他們,早前說不要衝門口,及後鐵馬被衝倒,沒衝前的社民連大佬就立時指揮場面,要怎怎怎抬棺材到門口,又把四五行動的棺材說成好像根本就是社民連的。一位在場的自發市民及後在網上指出:「其實唔係我地要功勞, 推跌個鉄馬有幾出奇, 只係d嘢明明唔係lsd做, 佢地就攞彩」。我們希望要credit任何人的,就credit一群也許是無名的自發市民,而不是被一些沒甚功勞或甚至開始時便反對衝擊警察的政黨(大佬)。

那沒打緊,抽水便抽吧 ---- 反正我們亦樂見棺材能被抬至中聯辦門外。眾人讓出一條路給抬棺,另一社民連大佬(亦非長毛)卻居然呼籲「現需30個社民連糾察過來維持秩序!」,要紅衫糾察手拉手地站於自發市民和棺材將經過的位置之間攔著我們!在場多名友人都即時暗忖,這安排將令一片紅衫入鏡,又可順帶顯示社民連維持秩序,抽水抽得太明顯吧?但抽水還抽水,為何要做到彷彿我們自發年青人是要受到控制才不會防礙棺材通過?我們不是早已讓路嗎?還要「作狀」手拉手攔著我們,不是吧?

某些人在不同場合也用盡辦法抽水已不是第一次,抱怨的也不只是什麼「80後」。現場還有更多未能於此一一導出的事情,亦不曉得能否將當場氣紛呈現,實在只想帶出一個信息:當場那那麼多高叫「反對社民連抽水」的市民,與其責罵陳巧文一個人、斷定批評社民連就一定是不對,或許社民連大佬們及其支持者也不妨反思一下,為何這些一向支持民主自由、支持草根抗爭、甚至曾經支持或仍在支持社民連幾位大佬的年輕人,在今時今日會認為社民連某些人是只顧抽水?

====================

黃毓民就是知道危險才作出警告:

so if we put ourselves in a dangerous position, why does that means we're 「玩野」?? all struggles are dangerous on some level, if wong yuk man for once got out there with us, he would understand. we do put our own safety on the line, but that happens SO often, with the 'big bros' there or not.


"我們不是早已讓路嗎?還要「作狀」手拉手攔著我們,不是吧?" 有組織經驗都知道這是避免事件再度惡化的做法:

as if we were gonna stop the coffin! why would we? it's a blatant political stunt
a comment from someone who was there: 「現需30個社民連糾察過來維持秩序!」這筒真令人發火!!! 如果社民連覺得自發人士是暴徒,他們連暴徒也不如!(當然,我看到有少部份社民連成員也有份推鐵馬,不過黃幫主太可笑)


被這麼多人批評都不願接受, 還大言炎炎, 這就是香港年輕一代人! 羞愧不羞愧?
you don't have to insult every young person out there you know


i see so many young people who have sacrificed so much to fight for the basic liberties and democracy we (and YOU!) deserve. maybe you shouldn't be so quick to get on your high horse and insult every young person who's risked their lives and defend those who always just rock up at a later and convenient time and get on the stage to promote their party

of course the later strategy is much safer, and probably politically smart, but i have much more respect for people who actually do as much or even more than they brag about.

====================

如果冇人攔著, 讓條路出來, 棺材點行呀:
i am really grateful that you guys tried to help
but to be honest, everyone have already stepped aside for the coffin, the way had been made, and THEN the 30 marshals were asked for
and as far as i know all of us who thought that decision to ask for the marshals to form a human chain in front of us was out of line, no one blamed the actual marshals. we're just unhappy with the decision, which is actually really offensive. we're just worried that you guys were used

(there were almost no reporters on this side - they were on the other side with the lsd people - that's how all the photos and vids came out from the other angle).

====================

"當年1993年蘭貴坊踩死人是一個不幸事件,
對於新一代好可能沒有關經驗,長毛叫起身就等於避免類似慘劇有機會發生.要激進都要有常識."

都話唔係因為長毛叫我地唔好坐所以話LSD抽水咯!!!

and i dont know how many of you were near us that day, but i think it was not likely going to happen at that point

after all, you don't actually think that we sat down because we wanted to die, DO YOU?

but like i said, 都話唔係因為長毛叫我地唔好坐所以話LSD抽水咯


都話唔係因為長毛叫我地唔好坐所以話寫民連抽水咯!!!


====================

伸延閱讀:


(極關鍵片段) 元旦示威者坐地險被踩死‧長毛救人反被罵抽水


2010元旦日民主大遊行實況

2010元旦大遊行香港警察絕招:你開聲影響到伙記就係普通毆打罪!同事開機影底佢!

7 則留言:

匿名 說...

1.from the video, the word "抽水 " is extremely irritating to 長毛, and 陳巧文 was surprised by his furious response.

2 Why the post-80 young protesters would regard, at that MOMENT, they have been "抽水-ed " by LSD ? ?

vvip 說...

陳巧文 好心你啦 寫的野 一時中 一時英 一時又中又英 睇你個人都係 好想出位果隻.
而家出晒位啦...

小必理痛 說...

我睇片,聽到呢下「反對社民連抽水」嘅口號,我仲以為係土共突然識得玩快閃,攝入人群當中較準時間叫,點知原來係陳小姐同佢一夥人......

見到陳小姐係呢度甚至其他媒體度忙於解釋「抽水事件」,但佢地又有冇檢討過,根本上係佢地係「沉唔住氣」?真係覺得社民連班人係打橫黎嘅,咪事後先同全世界爆番出黎囉!點解o係o個個時刻突然攪呢D小動作?

有心有Guts為自由及民主做事嘅唔係淨係得佢地,當日有份參與示威嘅,理應遵守及尊重主辦團體嘅勸喻及指示,以避免有不必要嘅意外。當然佢地可以另自殺出一條抗爭嘅血路,但要明白,主辦團體會控制唔到成個局面,一切後果會計落主辦團體度,咁值得嗎?

匿名 說...

我聽埋港台訪問陳巧文, 講到尾都係唔妥毓民開佢名鬧佢啫.....而佢講社民連抽水就真係好唔公道, 佢應該小翻毓民.....而如果抗爭係為爭取民主, 點解要去計功勞呢, 沒計較功勞, 何來抽水之說?!
我算是社民連支持者, 但我對毓民的胸襟同說話態度亦都不太認同.....
但我絶對相信毓民同長毛等人去爭取民主係為中國, 香港及我們的下一代~

匿名 說...

雖然我唔係好認同陳巧文既做法, 但我更唔認同社民連既做法lor!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月20日上午2:15 匿名:

咁你唔認同社民連咩做法?可唔可以比較具體咁講下?

匿名 說...

陳巧文佢自己一直係到標榜自己係一個民主人權鬥士,一直為民主人權抗爭。但係當時個情況咁混亂,而佢又算係一個公眾人物,唔知佢自己有無注意過會一堆人有意無意都會睇佢頭和應佢既行動呢?佢好明顯係無注意過。而且重要反指控當時控場既毓民抽水、爭領功,如果佢真係一個民主人權鬥士,呢D抽水又好、爭領功又好,咁濕碎既野有必要上電台「控訴」咩,十分懷疑佢一直做呢D出位行為既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