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5月4日星期二

健吾:我很很很不喜歡民建聯,但是...

健吾﹕我很很很不喜歡民建聯,但是……

(明報)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明報專訊】我嗓門夠大的,雖然也算響,但偶爾會被聽眾嫌聲線太尖。所以,我借林夕 語:「如果我的嗓門夠大夠響,也會很大聲的說:我很很很不喜歡民建聯 。」

但是,這次贊助節目的事件,於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借商業二台《你睇我唔到》節目主持陳強在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的刊物《大學線》的訪問一用。他說,他朝有一日他關注弱勢社群的節目做不下去:「不是因為我做得不好,而是商業決定。」

有所為 有所不為

商業電台,名字也夠白:商業和電台。電台的營運方針,就是要把大氣電波就變成錢。我有份參與的晚間節目,都是因為聽眾喜歡,顧客垂青,才可以繼續下去。節目一年到晚只談格魯吉亞、鳩山由紀夫、奧巴馬 、齊白石或傅抱石,我們也會擔心「趕客」。有時候,請一個港女談港男,加多個會說「發女」的港男談港女,談日本 AV女優引發中國網民翻牆熱……皆因聽眾喜歡。一個節目沒有聽眾或客人支持,會自然被淘汰。

現在的問題,是什麼?是「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七個字吧?

這就是香港,香港是商業社會。所有的話語權,都在有錢人手中。大家眼睜睜的看著只有商人辦報、商人辦媒體,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他們選擇看商人提供的白癡電視節目,讀商人提供的娛樂化平面化易消化的新聞,而放棄思考,放棄深入,放棄複雜。結果,形成了林奕華先生說香港人的特質「頭腦簡單,心理複雜」。

這是香港「大論述」出現的問題。某些政黨的主席就只會看細眉細眼的小事,洋洋得意的等,等節目主持沉不住氣,在大氣電波中大聲夾惡的說:「係咪見錢開眼?係咪見錢開眼?」我覺得很有趣。商業機構,見錢就應該開眼。至少,他們見到錢,也得把眼睜得大大的,看真那些是什麼錢。那政黨主席質疑商業機構的從業員見錢開眼,跟質疑阿媽是女人一樣。他們論點是這樣的:有錢的政黨,有多點資源使用媒體,對沒有錢的政黨「不公平」。狀况就像幼稚園的學生,一個有一支新鉛筆,沒有新鉛筆的人說:「你為什麼你有一支鉛筆?這樣不公平!」

5月2日《星期日明報》有作者說:「現在聽說竟然連時評節目都放棄獨立,暗地收錢開講!」至少我從2007年4月,我在商台 做時評節目至今,沒有收過任何一個機構一.分.一.毫,要我去幫任何機構開講。廣告的信息跟節目內容口徑不同的例子,在我做節目的時候,比比皆是。我們在面紅耳熱的談本地政治話題,曾經有過充滿鼻鼾的安眠枕頭廣告;談反高鐵的那一陣子,市區重建 局就下廣告說他們很盡力的去令香港變得更好;談當代中國局勢現象之時,就有軟性宣傳電影《建國大業》的5分鐘廣告。廣告跟節目內容不一致,才是節目珍貴的價值。

我很敬重的前輩潘小濤先生於《明報》和《蘋果日報》發表同一份文章,指「電台接受政黨廣告和購買節目,是引入魔鬼」。我同意,十分同意。但讀完文章後,我不禁問自己一個問題。小濤先生在《信報》林天悟先生筆下,是「勇敢」,「女細老婆嫩」的中年傳媒人,他擁有比我這一代傳媒新秀多的江湖地位。換轉了,如果我是泰山或是余宜發,我被安排要做這個節目,我會說不嗎?問心,幸好,我不在其位。

賺錢就是唯一硬道理

我只覺得,如果香港是有錢人買什麼都可以,有政黨打傳媒戰,我希望那些爭取公道的人,都會捋起衫袖狠狠的去打一場。那位政黨的主席用紅衛兵式的口氣、手勢、表情、姿態要求一個商業機構改變一些商業決定,是商業社會中合理的行為嗎?借林夕語,以不公道的方法爭取回來的所謂「公義」,又是不是公義?如果政府決定幫有錢的政黨忙,要修改廣播條例,容許政黨在傳媒賣廣告。沒有錢的政黨扯破嗓門說賣東西的「不合理」,壓根兒就是不合商業邏輯的做法。他們應該處理的,是為什麼有錢的政黨會變得有錢。他們要開拓的,是水源,而不是眼紅別人為什麼有錢。例子證明:有些80後的論政組織有左派資金,有些80後主理的網上電視台有支持他們廣播理念的外國資金。在香港,政黨雖然不可以直接收取獻金,但一定有代理人可以處理法例的束縛。

賺錢就是唯一硬道理,這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真實的「香港精神」。如果你覺得這不合理嗎?美國 同志電視劇《同志亦凡人》主角Brian面對他的小男友Justin找了一個窮得很新男友,Brian很不高興。Justin認為新男友「有夢想,有理想,有生命」。Brian最後按捺不住,對Justin說:「窮,不是什麼高尚的事。(It's nothing noble to be poor.)」我想很多「中產80後」都會認同這件事。

在香港,大部分人都不希望跟錢鬥。風骨,不可以供樓,也不可以當飯吃。各位看倌,你說電台做得不好,決定公祭什麼人,請什麼人食蛇羹,我倒希望各位忠實聽眾,問一問自己,你如何改變香港人只看錢的核心價值?


====================

潘小濤﹕政黨插手電台節目如同引入魔鬼

2010-05-03

【明報專訊】近日,商台接受民建聯贊助,製作深宵節目,惹來極大爭議,而本人在節目中公開反對政黨「包起」電台節目,也引起很多迴響。多數人將焦點放在本人向自己公司「發炮」,而忽略政黨插手電台節目的可怕後果,也不明本人何以反應如此激烈,在此澄清及回應。

有人以為,商台打開門做生意,接受政黨贊助絕無問題,否則如何生存?不過,商台除了是商營公司,也是稀有公共資源「廣播頻道」的持牌廣播機構。這種雙種身分的屬性,要很高管理技巧才能取得平衡,稍一不慎,要麼「見錢開眼」而失諸公義,又或過於清高而無法生存。

表面上,有人送錢上門,商台斷無拒絕之理,但商業廣告,跟政治廣告及政黨贊助節目,是三個不同概念。報章除了新聞,還有各類廣告,但政黨「包起」節目,形同將政治版或港聞版外判給某政黨,是引入魔鬼干預編輯的第一步!

損失公信力 用錢不能挽回

對商業廣告,受眾尚可選擇是否接受;但把節目時段賣給民建聯,此例一開,形同邀請政黨干預節目製作,意味覑壟斷了廣播平台,不僅對其他政黨不公平,長此下去,電台便淪為某政黨宣傳機器,對言論自由是莫大損害。即使電台收錢之後能堅持編輯獨立,但如何取信於公眾?公信力的損失,是多少金錢也不能挽回的!

政黨在立法會有議席,再加上輿論平台,其游說政府、推銷政綱能力,如虎添翼,變成政府政策及法律條文後,全港市民都必須接受,不能逃避。這就是商業廣告跟「政黨包起節目」的根本分別。

台灣傳媒「去政黨化」 費九牛二虎之力

有人說,美國、台灣等地都有政治廣告,為什麼香港不?沒錯,有選舉就有政治廣告,但不要忘記,這些地方都有《政黨法》,對政黨開支及宣傳作出嚴格規定,各政黨必須定期公開收支,宣傳開支也有限制。若本港也有《政黨法》,並規定傳媒機構的政治廣告比例上限等,則電台播放政治廣告,絕無問題。

本人對商台出賣廣播時段如此敏感,因採訪中國新聞近20年,見證了台灣為傳媒的「去政黨化」過程,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付出沉重社會代價,迄今仍有政黨千方百計插足傳媒;至於內地,更是赤裸裸一黨獨裁,中共控制全國輿論,傳媒淪為宣傳機器、喉舌,以致民間無法監察中共及政府官員,貪污腐敗愈演愈烈。誰希望香港失去如此重要的核心價值呢?

23條立法時,法律界人士率先向港人發出警告,指出其可怕後果;豬流感襲港時,醫生等專業人士也教導我們認識及應對這種新型傳染病。作為新聞工作者,對這種破壞新聞自由的做法,自然特別敏感,更何發生在自己服務的電台?

節目違背原則 憂可一必可再

也有人說,請大家聽過節目再作判斷。在第一集,主持泰山非常專業,表現出色,但這不是關鍵。如果這一開始已破壞新聞自由,造成某政黨壟斷廣播平台的惡果,則無論內容如何精彩,都不應為之。我們不用嘗砒霜,也知它致命;不用試毒品,也知它會上癮。問題不在於政黨有否自我宣傳,而在於節目違背了「政黨不許插手節目」的原則。

有人說我對民建聯有偏見,才有如此激烈反應。我毫不諱言不喜歡民建聯,既然我對中國共產黨的作為有諸多批評,會對中共的香港代理人有好感嗎?不過,我反對商台接受民建聯「買起」節目,最主要是擔心可一必可再,成為商台向金錢屈服、接受收買而自甘墮落的第一步。幾十萬可買一個時段,幾百萬、幾千萬呢?因此,無論民建聯,還是自由黨、民主黨或公民黨,我都會開腔反對,這事關「不許政黨插手節目」的原則。

不少朋友問我會否辭職,我斬釘截鐵回答:不會,因為我沒有做錯。毫無疑問,我的言論令商台管理層尷尬,對商台也造成短期傷害,而在正常的商業機構,這種違反打工倫理的背逆行為,必須付出代價。但我堅信,言論自由是商業電台賴以生存的基石,商台有更大責任去維護!

在商台《十八樓C座》40周年紀念特刊《十八樓C座為民喉舌四十年》,李我等前輩詳述當年林彬先生遇害經過,而商台創辦人何佐芝先生寫序時,除提及林彬先生遇害,還寫道:

「本港民主一天未達成,此劇一天都在反映市民心聲;如得到市民會心微笑及能令高官聽到民意,則吾與是劇同寅皆幸甚矣。最後,祝《十八樓C座》聲威遠播,繼續本台不移、不撓、不屈之精神服務市民!相信林彬在天之靈,亦可告慰。」

謹以此句與商台同事及聽眾共勉之!

16 則留言:

匿名 說...

1996 Policy address 總督彭定康先生

審時度勢 — 香港和 世界應採用的基準


89. 中國奮力持續推行經濟改革,國際社會當然希望改革能夠取得成果,並會因而格外關注香港的發展。

國際社會也當然希望確知兩套制度能夠在一個國家內同時實施,並行不悖。我希望國際社會不會以先入為主的看法來衡量香港,而是根據事實作出判斷。

明智的人定會留意事態的發展,用一些明確的基準來加以衡量。那些基準肯定會包括以下所列:


— 香港是否仍然擁有一支精明能幹且能秉承一貫專業精神的公務員隊伍?身居要職的人員是否深得同事及廣大市民的信任?他們是否純因本身的才幹而獲聘任?


— 特區政府是否根據本身的政策,自行編製財政預算,還是受到壓力,須按照北京所定的目標行事?


— 香港金融管理局是否在不受外力干預的情況下,管理香港的外匯基金?


— 香港在國際經濟組織中,是否表現出真正自主?


— 香港的立法會究竟是因應香港市民的期望和特區政府的政策制定法例,還是在北京的壓力下執行立法的工作?


— 香港的法院是否繼續在不受干預的情況下運作?


— 廉政公署是否繼續大力打擊各類貪污活動,包括那些可能涉及中國利益的活動?


— 香港在執法工作方面,是否會繼續維持本身的國際聯絡網?


— 港粵邊界狀況是否維持不變?香港人民入境事務處是否繼續實施獨立的過境管制?


— 香港是否仍然享有新聞自由,可以不受約束地報道中國的消息,以及一些會引起中國強烈反應的消息?


— 集會自由是否會受到新的約制?近年舉行的周年紀念活動和晚會是否仍舊准予舉行?


— 駐港的外國記者和傳媒機構是否可以繼續自由採訪,不受管制?


— 人們以和平方式表達對政治、社會或宗教的意見,會否受到迫害或騷擾?

— 香港在不斷演進的期間,是否會繼續以公平和公開的選舉,選出能夠真正代表民意的立法會議員?


— 支持民主的政界人士能否繼續活躍於香港政壇,還是會在外力壓制下,被擯諸局外或受到排斥?


— 在《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訂明的各個範疇內,行政長官是否真正能夠行使自主權?


90. 這些都是舉世關心的問題。我們都希望答案能讓世人放心。


91. 剛才提到的莊嚴時刻,固然是對我的接任人而言;但對我來說,這個時刻也同樣肅穆,因為到時我便要告別香江。


92. 歷任總督無不為香港鞠躬盡瘁,其中一、兩位更名副其實,死而後已。歷任總督無論是在任期間還是離任之後,都對香港充滿熱忱。

即使回到那灰濛濛的青葱島國後,還是滿心關切p(雖然有時也會感到失望),遙遙關注香港的種種發展。我也不會例外,只是心裏存着一份遺憾、一點憂慮和一個使我感到安慰的事實。


93. 對我來說,任內的一大憾事,是未能把我個人認為最能保障香港利益的構想,通過投票來加以證驗,而大多數自由社會的領導階層,都是經由投票確認的。

不過,香港已獲得許諾,日後政體會不斷發展,終有一天能夠實現這個目標。但願我能有幸目睹這天來臨,屆時中國和那些敢於挺身為香港市民請命的人,都應各記一功。


94. 我感到憂慮的 - 我要盡力強調這點 -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大家都知道,我重複,大家都知道,過去幾年來,一直有人暗中上告北京,要求推翻一些由香港政府真心誠意作出的決定,也有人因為一己私利受損,而進行閉門游說,設法推翻一些符合社會整體利益的決定。

這種做法會使中國官員介入明確屬香港自主範圍的事,因而貽害香港。

假如香港人要保持自主,那麼每一個人,不論來自商界、政界、新聞界、學術界,或是其他社會領袖,以至公職人員,都必須群起捍衞自主、堅持自主。


http://74.125.153.132/search?q=cache:bYa2HwgCEhQJ:www.legco.gov.hk/yr96-97/chinese/lc_sitg/hansard/961002hc.doc+%E5%89%8D%E8%B7%AF%E4%B8%8D%E7%AE%A1%E6%9C%89%E4%BD%95%E6%8C%91%E6%88%B0%EF%BC%8C%E9%83%BD%E4%B8%8D%E6%9C%83%EF%BC%8C%E6%88%91%E9%87%8D%E8%A4%87%EF%BC%8C%E9%83%BD%E4%B8%8D%E6%9C%83%E4%BD%BF%E9%80%99%E9%A1%86%E6%B5%81%E6%98%9F%E9%A3%9B%E5%A2%9C&cd=3&hl=zh-TW&ct=clnk&gl=hk

匿名 說...

商台賣節目時段給政黨一事中,
我昨為香港聽眾之一,OK喎。

商台,我投你信任一票。

開唔開先例,係日後嘅事。

如果真係因此而開左先例,都OK喎,我接受到喎。

以下是本人的個人意見。(然則,本人深信一定有網友睇完可能會想殺左我,唔緊要,隔住個MON,我知我唔會有事嘅。)

我再重申一次,政黨節目,OK喎,開先例,都好喎。

匿名 說...

今日生果頭條標題:中國媽媽唔易做。。。

呢句野,好主觀喎。

小D分析力同小D時間去睇內文,就會中左佢主觀毒。

睇完內文,佢應該咁寫:中國媽媽在發展中國家幸福指數排十八。。。

上面句野係我嘅VERSION,
唔知我呢句夠客觀定生果報果句夠客觀呢?

另外,中國媽媽在發展中國家幸福指數排十八,生果報又無登排十九,二十,亦無登晒所有名次。。。

唉,呢篇咁嘅野,標題主觀+報導欠詳盡。

有無得投訴個記者,我唔想打爛佢飯碗。BUT,我唔想天天睇報紙,都要好小心好費神咁問自己單野可唔可信,我俾六元,唔想睇D主觀同報到欠詳盡同下下要靠分析(佢D料堅定流)報導,你估個個都好似我咁頭腦消晰咩大佬。

我睇報紙咋,唔想變想去鍛鍊思考同分析能力,D記者大佬,你地可唔可以客觀D,同報導唔好講D唔講D,報到客觀詳盡呀大佬,你收唔收到我作為讀者嘅要求呀,記者大佬。

匿名 說...

修定少少:
作為報紙讀者,
我想要報導
1.客觀
2.準確
3.全面
4.扼要
四個要求。

其他什麼主觀字眼,底死字句,鬧人咒語,留翻係副刊專欄作家寫啦,唔該。

匿名 說...

再補充少少:
專欄作家寫嘅野點解可以主觀呢?

因為佢地係專欄作家,有個作字,所以可以幾主觀都得,我為讀者記唔會同D作家作嘅人認真囉。

記者大佬就唔同,你地嘅責任係將事情如實準確全面扼要地報導就得嫁喇,D GIMMICK 同主觀字眼,你地唔好用呀,好易俾我呢D有D醒少少嘅認真讀者媽差你...

匿名 說...

健吾這個跳樑小丑的歪論, 於我, 一點感覺也沒有, 早在意料之中.

陳大文部落近日被某五毛小丑佔據, 留下大量廢言, 浪費網友時間, 建議閣下一見即刪.

剎那 說...

對啦,最近這裡太多內地的網絡評論員 (五毛黨)留言,民建聯個電台節目咁爛都讚好

我聽過完全唔ok,一味讚自己個黨點好
都唔係真心服務社區既

俾左錢唔係大晒!何況只係區區幾十萬,雞碎咁多賣足幾粒鐘廣告,又有報紙寫足幾日,賺到笑啦佢地

路人丙 說...

超認同!完全唔x掂

民建聯成日自稱落區做野
成日都係抽水!

上次紫藤做完性工作者報告,又俾民建聯「成功爭取」搶來用,仲敢膽話係同紫藤合作!

紫藤登報澄清話大家無合作過,民建聯班契弟仲要死撐話「合作都有好多種」,邊種合作呀?神交呀?

今次又借住商台抽水,民建聯最無恥!

匿名 說...

上面果位大佬呀:
1.你話人地D野係廢言,好主觀啫。
2.一樣野係唔係廢,係無標準嘅。
3.就算真係廢言,都可以擺出嚟,俾大家睇下,唔洗一見即刪嘅。
4.幾廢既野都有佢嘅存在價值,做下反面教材都得嘅,廢物都可以利用啦,你未聽過咩?
5.如你所說一見廢野就即刪,呢個審查,仲苛刻過祖國。
6.祖國都係審查同刪除一D政府敏感嘅言論,佢地無你嘅主張一廢即刪咁嚴格喎。
7.大文兄熱愛言論自由,佢好開放,就係呢點,大文兄已經值得大家敬重。
8.你唔好老點大文兄照你意思做啦,大文兄自有分寸。
9.你講完你要講嘅野就過主啦。
10.大文兄,我支持你同敬重你尊重言論自由,係呢到,人人可以暢所慾言,不被刪剪。
多謝你廣闊嘅胸襟,向你致敬。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5月5日上午9:37 匿名:

你講果個蘋果日報頭版標題,我個人覺得是文不對題,而且標題意思會令人誤解。

因為文章是指項調查,並且是各地婦女的幸福指數,當中涉及教育、生活質素、呢樣果樣乜乜柒柒,並非單純指「為人母親」。

但標題只是說「中國媽媽唔易做」.....

匿名 說...

中國媽媽唔易做,報紙標題好誤導。
生果記者無料到,一於唔睇生果報。

匿名 說...

你播世博亂片的目的是什麼?

想像那位中五生RUBY咁讓大家笑一笑?

我反而很明白和理解他們管理單位的難處,唔係外人能明白呢。

我反而希望管理單位可盡快吸取今次經驗,去改善。

我,作為遠方的香港同胞好明白你地嘅苦況,上海同胞同志們,加油。

我選擇停止責罵,選擇了送上祝福,鼓勵,忍痛和希望,你呢?

如果我是上海負責單位話事人,
我會採用分流參觀法,
上海市人民(好似佢地有免費門票),
由於是免費票兼地道人,
你地要參觀,大把機會,
因為你地住係上海,
要參觀,幾時都得。

外賓,就唔同,佢地好有心,
要坐AIRPLLANE,要租HOTEL,
要買TICKET,要請假,要辨入境簽證....
先睇到世博,
可以俾個優先權給他們先參觀嗎?

各個展覽管,
從電視看,
好似仲細過太空管,
見到既遊人,都係同胞多,
唔係話你地唔應該參觀,
只係想你地禮讓給外賓,
唔好同佢地迫,唔好同佢地爭,
等佢地盡慶盡情地參觀,
對中國嘅聲譽及形象會好有幫助的。

我不是專家,只是發現混亂嘅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好似係太多人(你睇下電視,真係好多好多同胞,我如果很外國人,都會好HOT好ANGRY呢,因為我PAID VERY MUCH 呢,I come from 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呢,俾小小面,俾我參觀先呢,中國朋友。)

以上純屬有感而發。
面對同胞的世博混亂,
我選擇打氣和祝福,
選擇停止引腔謾罵,你呢?

匿名 說...

「一於唔睇生果報,個個土共逗五毛」

廢話係無標準既,因為五毛黨不斷挑戰廢話的極限
你班廢柴話人地主觀,唔通就好客觀?
所以話五毛黨真係唔難認

匿名 說...

7:05朋友:
就當我係你心中的廢柴,
就當我係你心中的五毛,
就當我係你心中的好主觀,
我給你鬧個希巴爛,好嗎?
你見到我垂頭喪氣,是你想要的嗎?
我給你篤個狗血淋頭,是你想要的嗎?
我不知你為何如此痛恨五毛,
你要如何才可消氣呢?

如果我沒有估錯,
你心中有很多積怨,
朋友,小心身體,
積怨太多對你身體不好,
(我不是串你,更不是講反話。)

CALM YOURSELF DOWN AND YOU WILL SEE A DIFFERENT WORLD,

朋友,保重,身體要緊。

幹大事的人,不要輕易動怒,
動怒動氣動手動腳,都不能成就好事。
共勉之。

匿名 說...

我係Billy

即係原來政黨有錢就可以買起個airtime黎宣傳自己個黨係得ge.... Ok.....

另外, 若然你咁唔鐘意生果報, 咁唔睇咪得囉. 又要睇, 又要係度嘈......

最後, 請一毛黨唔好再抽言論自己ge水. 你地都係中共用賤價請返黎引導輿論同埋打壓異己.

匿名 說...

朋友,保重,身體要緊。

幹大事的人,不要輕易動怒,
動怒動氣動手動腳,都不能成就好事。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