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6月24日星期五

泛民總辭:全民奴隸化前最後一仗

政府以超高效率強硬通過立法局議員替補機制惡法,要通過其實絕無難度,皆因建制派議席稍多於泛民,鐵票一定贏。

去年五區公投,涉及兩黨五位議員辭職再補選,借此達到公民向政府表達民主訴求,帶頭反對公投的是民主黨,到今天,政府為了堵截議員企圖用選舉程序向當局施壓,草草通過對港人永久損害的惡法,帶頭離席抗議「深表不滿」的又是民主黨,這個「名字自稱民主」的黨,其行為之可笑,立場之可恥,取態之曖昧,已不能用正常人角度看待。最盞鬼之處,莫過於不少港人依然對這個爛黨存有純真寄望,就像娛樂圈,藝人入行前先要改個有氣勢好聽的名字,所以「民主黨」在港人腦海裡穩佔崇高地位,因為名字好聽,「民主」一詞帶給港人無限憧憬,見慣見熟一班民主黨老將,港人會覺得像電視台綜藝節目,總要有幾位長註金牌明星,簡單來說,好比「阿一鮑魚」,要老闆楊貫一手持幾隻大黑鮑做招牌,市民看得高興,並對其品牌充滿信心。


港人的「奴隸潛力」

不如我們抽身,把自己套在政府立場,撫心一問,港人的「自發性愚蠢」和「志願性奴隸化」潛質極高,作為當權者,最怕聰明民眾,只求溫馴兼白痴的賤民,「賤」不要緊,夠勤力就可以,賤民奴隸對生活不滿,會接受和諧論麻醉,政府不是常搬出和諧論嗎?要維持香港繁榮安定超英趕美不要把社會政治化等等,民主黨也類似,多年來鼓吹「和平理性溫柔乖乖」地爭取民主,發展到今天,每年七一年年去,大熱天時很和平很理性很溫柔地表達訴求,對政府來說,七一遊行已不屬政治抗爭,只是每年一度的大型民間集體聚會,表達方式包括舞蹈、紙牌公仔、有型打扮、政治精品、團體手拉手唱首歌等等,七一遊行已變成另類的純粹人潮管理事情,無殺傷力,政府只須派遣大量警察限制人潮在特定範圍活動即可,民主黨的偽善,是一種迷惑民心的毒,但其實七一的溫柔行動何嘗不是另一形式的毒?每年去了心靈好過一點,覺得自己盡了公民責任,但人民的奴隸身份依然不變,政府也樂於繼續奴隸主角色,香港人很乖很聽話,理性和平是民眾的金科玉律,超越了法律底線變成野蠻粗暴,港人愛面子,正好反映為何仍留戀民主黨,該黨在五區公投已出賣民主,期後政改方案,更抓爛面把港人放在中共霸權的豬肉枱上任割任賣,如果希特拉還在世的話,他應該很喜歡香港人,因為猶太人面對殘酷欺壓還會反抗,但香港人是自願地渴望被欺壓,以前港英殖民政府由於想香港繁榮,也深具政治智慧,所以善待港人,港人的溫馴勤奮謙厚,在優秀而有良心的管治下,得到幸福生活,但回歸(西) 後,由黃皮膚中國人當家作主,溫馴變成可殘虐的天性,勤奮成為奴役主的籌碼,加上偽善民主黨不斷給港人注射心靈嗎啡,港人註定不幸,幸福都屬於優秀白種西洋人,連日本人也比港人幸福不知多少倍,自願成為奴隸,也當然有奴隸主話事,兩者共生,缺一不可。


泛民總辭‧絕地反擊

「人民力量」黃毓民陳偉業正構思泛民23 人超級總辭推翻惡法,這兩位被「前社民連」害得雞毛鴨血的創黨元老,一向對香港抱有純真寄望,希望港人得到真正民主,力爭社會公義,有公義,人民才有資格謀幸福。不過,我幾乎肯定泛民不會和應,頂多又是公民黨去年公投的兩名議員再次參與,當大家見到泛民為惡法離席抗議,已說明比建制派更識做戲。已說過無數次,當初帶頭反對五區公投是誰?現在才表不滿,只有傻人才會再信泛民。泛民就是要民眾不斷地蠢,「不要問,只管信」,不停騙取市民熱心。民主黨是泛民龍頭,隨著長老年事漸高,黨性已完全蛻變成「公務員化」及「半建制化」,一眾長老只待做議員到退休,看看有否親中地盤咬安老長糧,這在長期不提拔新人已看穿底蘊,該黨絕非無人材,而是長老根本不想退位,要穩守偽民主品牌。現在的民主黨已變了質,不是李柱銘時期那樣,現在該黨的所有言行都不可信。


「人民力量」也想和泛民就替補惡法進行馬拉松式拉布上訴,在條文上打點子拖延時間,在暑假休會前凍結法案,到暑假完結後,期間有兩個多月緩衝,從而對市民詳述惡法之弊,也借此籌辦新一輪抗爭。


我個人基本上對拉布拖延沒什麼意見,但大前提要指出,建制派必然夠鐵票通過,這是議會結構問題,中方要保持建制派的決策性優勢,所以即使拉了布,還是建制派必勝,就算泛民願意一起拉布,也沒可能永遠拖延,最後還是表決。


是否在決議程序上全無轉彎餘地?我個人評估:無。


除非泛民真的破天荒肯參與23人超級總辭,成事的話,整個立法會將即時瓦解,完全失去認授性,也極速成為國際熱話,國內人民也知道原來政府可被凍結,這是中央極不願意面對的情景。另外,國際輿論也紛紛乘機對本港各樣經濟評級重新調整,通常是調低居多,好讓金融狙擊手掏空本港金融資產,這也是特區政府和眾多富豪最害怕遇見的事,但問題係泛民必須齊心總辭,香港才有救,黃毓民在記者會公開承諾肩並肩為各陣營助選拉票,務求全體當選,泛民只有這條路可走,港人也只能靠這條路求生機。


奴隸創造命運

若果泛民不肯總辭,等同一手送港人去死,港人賤奴身份即時確認,中共和本港一眾財伐,必定用盡方法奴役,既已成為賤奴,爛命一條,正所謂「Nothing to lose」,但還有最後武器:選票。選民由本年底區議會選舉開始,到明年 2012 立法局大選,堅決齊心不投泛民,要泛民議席全面(或絕大多數) 落敗,這對建制派反正無大影響,因為現有議席已多於泛民,基礎無異。泛民被選民踢出議事堂,身價盡失,向中共私下獻媚也失去價值,中共是禽獸,不會感恩圖報,泛民最後淪為過街老鼠不得善終,餘生也沒面見人。


泛民的取態,決定了香港人命運,也註定了泛民自己的命運,泛民可救港人,也不能失去選民,對方陰毒,唯有以毒攻毒。

21 則留言:

匿名 說...

Wan Chin :

破解中共這種戰略佈局,我幾個星期前提出過關鍵少數論(critical minority)。

信念一致、行動堅定的少數人便可以打破這種僵局,因為大多數冷漠的旁觀者都是想事後得益,他們是不會參與支持政府的。

至於中共和港共的剝削機器,已經不是農牧社會的粗糙狀態,而是金融社會的剝削,

這種社會,對公共治安和秩序的要求很高,也受到國際輿論影響,故此要顛覆這種所謂 超穩定秩序,毫不困難。

匿名 說...

究竟超級總辭要現在就用, 還是將來面對更大挑戰時才使出來?

匿名 說...

Wan Chin :
很多網友問點做?

我的答案 :只要夠膽,誰都知道點做。不夠膽,不能決志,叫你點做,你也不敢做。

因此,我只分析事態和 開出對策,並且激勵決志。

有了這些,根本不必等人家教你點做。時機一到,人人都識得去做。

John 說...

何時是立法會最後一日?
就那日總辭
至少是一種強硬表態
不然靠民主黨等政改上背叛了選民的人是不會有成功的,只會幫倒忙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6月24日下午5:38 匿名:

是的,我和陳雲教授在「菲仕卜」也有交流的。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6月24日下午6:01 匿名:

當然是現階段使用,遞補機制修訂是巨大惡法,如果在當下還不能總辭對抗此惡法,也不見得泛民會為日後再大的挑戰有所行動。

匿名 說...

泛民總辭的概念看似好好,如果花多少少時間去想想,其實很愚昧。做了一埸大龍鳳,得到的將會是一埸空。

這篇文章早在序言的論述已是錯。

序言提及
「政府以超高效率強硬通過立法局議員替補機制惡法,要通過其實絕無難度,皆因建制派議席稍多於泛民,鐵票一定贏」。其實這個說法有着一個根本性的錯誤。政府不能自己通過法案;法案是否通過是靠立法局。

我覺撰文者可能將外國有些國家其立法局內最大政黨籌組政府的想法混淆了,以至覺得政府通過法案。

正確來說是政府推出的議案獲得立法局通過。而且,撰文者的原文錯將通過法案的責任歸咎於政府;然而,通過法案的責任在于立法局。

誰負責甚麼都弄錯了,其立論以及之後對應問題的方法固然就不能有效地解決問題了。

既然,通過法案的責任是在于立法局的議員身上,解決問題必然在于「議員」。

其實最終都是要將那些可以制衡政府的議員送入立法局,以及選民用選票懲罰那些違背良心,選民意願行事的議員。

著眼點是在于如何使選民背棄違背良心及選民意願的議員,才是我們要處理的用神。

政府其實在任何事情都只是次要。說穿了,政府亦只是一個工具。沒有立法局的支持及撥款,政府不能運作。

所以一日政府的政策不能在立法局通過,政府都要與立法局合作。即是說政府都要被迫去聽取選民的意願。

故此,要有效益地讓原來支持所謂保皇黨議員的選民不再支持其所附屬選區的保皇黨議員才是問題之重中之重。

由此說來,總辭不能汲立原來支持保皇黨的選民,反而會導致泛民的選票流到保皇黨去了,得不償失。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6月26日上午4:59 匿名:

從你的回應看來,反映幾方面:

1. 未看清楚我文章內容;
2. 完全不理解現有的所謂「立法局表決建制派在當中的地位」;
3. 完全不理解(似乎裝作不知道,扮傻)現在民主黨及泛民正在為政府助紂為虐;
4. 用很多必然理想化的對等式來為泛民說好話。


很簡短答你。首先,係人都知法案由立法局議員「投票」表決,但現在的架構下,建制派鐵票多於泛民,即是說,建制派穩佔決定性表決權,要否定或通過,建制派必然優勝。

正因如此,表面上立法局看似很公平,都是由議員投票表決,但建制派的決策能力,已超越泛民,也等於政府打手,而且是必勝打手,靠你所說的天真投票,泛民沒有優勢,所以無須在投票程序上為泛民說好話,因為根本無用。

你嘗試很有技巧地及運用「表面邏輯」來把現有泛民議員說成真的為民請命,但多項事實一再鐵證,泛民已變成「公務員化」及「半建制化」。

你覺得市民應先用選票把保皇派踢出立法會,表面上說得通,但現實情況,係建制派有大量穩定票源,包括親中人士、既得利益者(包括個人或企業)、不願和香港同步的盲毛新移民、部份公務員等等,都是保皇派的超穩定支持者,這些鐵票,你也懂得說不易轉移,所以企圖寄望建制派選民轉呔,這想法未免太天真,也幼稚得可愛。

但當然,泛民本來可提拔多些新人參選,若果選民齊心支持,泛民可在議會內多爭一點議席,但泛民從不提拔新人,一群偽民主老將不想地位動搖,於是把泛民當成「公務員化」,做議員到退休,頭上有民主道德光環。

再者,建制派票源眾多,也很難全面推倒,既然這樣,在今次惡法爭論上,我會認為泛民總辭向政府施強大壓力,從而迫使政府撤回方案,會有實質及快速效用。

泛民23人超級總辭,我在文章已說明,立法會即時瓦解,或起碼半瓦解狀態,失去法律認授性,根本不能表決,建制派也無計可施,在這時候,事件極速成為國際熱話,外國會對本港作出新的評級,當然是調低居多,財團受國際輿論壓力、政府面對強大政治迫力,撤回惡法的機會相當大。試想象,立法會已瓦解,立什麼法?投什麼票?政府還要擔心社會出現動亂,不如撤回惡法求穩陣算數。

你再詳細看我的文章,內容已寫明了。

匿名 說...

本末倒置!

再多說一點。 有些事情真的看似好明顯猶如法案要立法局通過一樣。

不過你好似當所謂鐵票的選民不是人,是死物,是任由所謂保皇黨隨意利用的工具。 就算保皇黨要動員公公婆婆去支持政府大遊行,都要用三十元鯉魚門海鮮宴啦。 

問題是你們有沒有運用適當的法門,使他們投票給你。

好明顯,你和許多人的立場是-所謂鐵票的選民永不背棄保皇黨。你和許多人選擇了一個較易相信的事實,就是他們是鐵票,永永遠遠,你和許多人可以不理會這批選民的意願,你和許多人需要另類方法抗爭。

因為你們不理會這批選民的反應,你們的行為自當增加鐵票對你們的不信任甚至仇恨,自然就不投票給你們,亦加強你們定性他們為鐵票的信念。

這樣的行徑,你們根本沒資格論政,談民主。民主的實踐是透過在爭取選民支持的過程中,找到一個能夠合附大多數選民意願的方法治理國家/地區。

你們不顧及鐵票的做法,相信在可見的將來,你們的所謂抗爭路線,為民請命的方法只會流於口號式的街頭抗爭,一點實際的改善也沒有。

就是說,立法局內的控制權仍舊是保皇黨,你們在議會內仍舊是小數,沒有執政權,在建制內,你們的聲音永遠不受理會,讓許多你們認為不合理的事情千秋萬世。

醒悟啦!將你們有限的資源集中在爭取選民的支持,增加你們在立法局的議席,真正的民主才有望在香港出現。

Quality Alchemist 說...

替補機制有很大的邏輯問題. 是一個政治炸彈. 在城市論壇中, 民建聯的法律觀點, 我認為只指出有灰色地帶. 這是技術問題, 不能覆蓋法律的原則性. 這是不同高度的立論.

我們不能把本來填補漏洞的方法, 因為不完善及太倉促而變成更多漏洞的方法. 政府是需要進行充份的諮詢.

如果政府真的硬來, 大文兄的方法已經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

陳大文部落 說...

2011年6月27日上午1:41 匿名:

你自己都識講啦,好多保皇黨鐵票,都要靠飲飲食食而來,正因為保皇黨錢多,呢類「飲食選民」不是問題,還未計大量既得利益者和親中人士,所以你自己也暗示了,保皇鐵票穩如泰山。

你又將「保皇黨鐵票」混淆了支持泛民的「鐵票」,「鐵票」意指忠實支持者,本身不含貶義,但你偷換概念,把「鐵票」說成必然的錯,老實講,就算演藝明星,也有「忠實粉絲」,照你的思維,不應有「忠實支持」,邏輯極其盲塞。

但你指出應爭取多點選民支持(泛民),這點我本質上同意,但問題係現在惡法當前,7月13日就要強硬表決,政府立心草草通過惡法,在關鍵時刻,就像急病的人,難道還有閒情來固本培元?當然是要特效藥,泛民總辭,就是關鍵時刻的特效藥。

也如 Quality Alchemist 網友形容,這是無辦法中的可行辦法。

我不是港哩 說...

2011年6月27日上午1:41匿名:

到底閣下有甚麽好建議讓那些鐵票轉軚?沒有就請不要再重復那些「肚餓要吃飯,口渴要喝水」之類乞丐都知的廢話。

陳大文部落 說...

我不是港哩:

經常聽說有些人總喜歡用無限夢想方式去說「令保皇黨選民改變啦」、「為泛民爭取多點支持啦」、「奪去保皇黨鐵票啦」這類表面好像有道理但實則為泛民詭辯的偉論。

話明「鐵票」,真係好「鐵」架嘛係咪先,而泛民又擺明唔會提拔新人囉,仲有,泛民只不過不斷提供民主夢想,但只限「夢想」,要人「不斷追尋」,尋下尋下尋成世,泛民議員做到退休至算囉。

匿名 說...

既然有人問到,姑且就再說多一點。

有無聽過,贏咗埸交,輸咗個家,這個道理?

惡法當前,的確是刻不容緩。但是,真的是刻不容緩嗎?又問多個問題。假若泛民不總辭,惡法又順利通過,選民的意向又會變成怎樣?

當你想到選民意向又會變成怎樣之時,你古保皇黨又有什麼對應方法固本培元自己的選票?

你想到了之後,你就會知道現在有什麼對策。

世是如棋局局新;不過,究竟那時才會完結?

又或者,永遠沒有完結?

如果真是一場漫長的運動去爭取一樣你認為值得的東西,今天輸了,難道就代表明天都輸麼?

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今日的因是明天的果。明日的果是今天的因。

大家都聽過越王的臥身嘗肝膽。但你覺得越王回復了王帝身份是最終目標,又或是他做了王帝之後,不善待百姓。後來又被打敗是他的最終目標?

究竟你想得到什麼?得到了之後又會做什麼?別人又會做什麼?大家不妨慢慢想想。

Quality Alchemist 說...

黃仁龍說,社會上若有其他意見,當局會小心聆聽,律政司會一如既往提供法律意見。
看來政府很大可能會讓步!

匿名 說...

既然有人問到,姑且就再說多一點。

有無聽過,贏咗埸交,輸咗個家,這個道理?

惡法當前,的確是刻不容緩。但是,真的是刻不容緩嗎?又問多個問題。假若泛民不總辭,惡法又順利通過,選民的意向又會變成怎樣?

當你想到選民意向又會變成怎樣之時,你古保皇黨又有什麼對應方法固本培元自己的選票?

你想到了之後,你就會知道現在有什麼對策。

世是如棋局局新;不過,究竟那時才會完結?

又或者,永遠沒有完結?

如果真是一場漫長的運動去爭取一樣你認為值得的東西,今天輸了,難道就代表明天都輸麼?

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今日的因是明天的果。明日的果是今天的因。

大家都聽過越王的臥身嘗肝膽。但你覺得越王回復了王帝身份是最終目標,又或是他做了王帝之後,不善待百姓。後來又被打敗是他的最終目標?

究竟你想得到什麼?得到了之後又會做什麼?別人又會做什麼?大家不妨慢慢想想。

Edgar 說...

陳大文及匿名二位,係你哋嘅爭論裏面,都欠缺咗最重要嘅一點,呢一點就係立法會裏面有一樣叫做功能組別,而功能組別裏面現時大約有25/26個係屬於商業界別,歸入兩位所講嘅鐵票內!而其中組成成員多嘅基本都係掌握喺所謂泛民手中,而組成成員小嘅都係掌握喺建制手中。而其中又有很大部分是由公司票組成,而此等公司可能又只是操緃於極小數人手上。


換言之地區直選在採用比例代表制之下,只要每區建制派能取得一至二票,已經穩操勝券,任何法案建制派要過又得,要否決又得,那有所謂泛民置喙之地!


至於匿名君所講嘅改變選民,爭取鐵票變成我方選票,趕走保皇黨等等......都只係癡人(重要係白癡嗰種癡人)說夢話而已。


陳大文君你似乎都忘記咗這些鐵票才是操緃生死之關鍵,有點兒見小忘大啦。

至於你提議嘅23個議員總辭,我可以斷言一定唔會成事,因為其中走入中聯辦賣屁股嘅又點止民主黨嗰幾個呀!有幾個係政制議案唔投贊成票係因為已經夠票而已,如果唔夠票嗰幾票就會投贊成票,所以在這23票中,應該有大約14至16票左右係一定唔會參加嘅,至於未來整個社會會如何走向,可能只有天曉得啦!

陳大文部落 說...

Edgar:

我當然知道立法局內有功能組別鐵票啦,你以為我連呢樣咁簡單阿媽係女人嘅嘢都唔知咩,我諗大部份香港人都清楚呢點。

泛民會否總辭,我在文章已沒有持樂觀態度,但起碼在客觀衡量現有條件下,泛民總辭是可行而且有實質功效的方案。

文章也說明,若果泛民不願總辭,沒有努力阻止惡法的話,選民就要用選票全面教訓泛民。

這是泛民與選民的對等問題,選得你入局,當然要做事,文章更說明了泛民總辭,選民都會感激,重投泛民入局,所以總辭其實是很易做又得民心之舉。

Quality Alchemist 說...

行政會議通過立法會議席出缺的替補機制新修訂議案已經減少了殺傷力. 在一般情況是可以維持比例代表制的精神.
但當遇到抗爭時,同一名單就沒有人願意出任議員, 之後就 "將由同一選舉中,獲最大餘額票數參選人替補,若屆時沒有人願意出任議員,政府則會進行補選。"
這裡有3個情況:
1. 將由同一名單其後參選人順序替補 (一般情況)
2. 同一名單就沒有人願意出任議員, 將由同一選舉中,獲最大餘額票數參選人替補 (抗爭情況, 最大餘額票數多是敵對政黨)
3. 若同一名單沒有人願意出任議員,將由同一選舉中,獲最大餘額票數參選人替補,若屆時沒有人願意出任議員,政府則會進行補選。 (抗爭情況, 最大餘額票數不是敵對政黨, 可能是泛民或獨立專業人士)

在第2種情況時, 又抵觸了比例代表制的精神. 在第3種情況時, 返回起點.
替補機制新修訂議案不一定違反基本法, 但最後又要到人大釋法.

今晚同專業人士開會後食晚餐時, 閒談間我作了以下的統計. 8人分佈如下
支持新修訂議案 = 3 (理念是反對利用補選漏洞作政治抗爭.)
反對 = 1 (理念是原本有的權利, 現在沒有了)
沒表明 = 3
完全不知情 = 1
(以上是中產人士)

在未修訂前, 我堅決反對. 但新修訂議案提出後, 雖然第2種情況的矛盾未解決, 但受影響的範圍縮小了, 所以我傾向支持用它來填補漏洞. 可能年紀老了, 人也保守了.
請問有沒有更好的方案?

匿名 說...

哈哈! 好一句癡人説夢話!
真不知誰人是瘋子。

真是諷刺!

立法會內有功能組別,這又如何?
有保皇黨在地區比例代表直選議席,那又怎樣?
他們有他們的勢力,包括你們說所謂好鑯的活死人票,又如何?

難道你們去效法孫中山用血肉攪革命去推翻這個不公平的制度???

如果不是攪革命,又想改革現時不公平的制度,唯有遵從現有制度去改革。那麼就要爭取敵方鐵票倒戈支持。

有些人滿口制度不公,鐵票好鑯云云,做出來的都不是針對要害,不敢面對強大勢力和權貴,屈服於他們腳下。什麼高鐵苦行,絕食或遊行,有用麼?要在議會上有著直選議席中過半數的議席,才可令惡法不能通過,有否決財政預算案的能力,才有籌碼與政府對話,講數,加入泛民人仕在全港各部門的委員會,董事會,全面監控政府利益輸送給各界團體,保皇黨,以及支持政府的商業機構。

算罷,說這些根本沒用。這些人一來沒有膽子攪革命,二來又說強權勢力不會倒,但又想阻止惡勢力通過惡法,這些人即是想怎麼樣??

這不是很諷刺嗎?這樣如果不是偽善?那會是什麼?

真不知道誰是癡人說夢話?

爭取保皇黨所謂鐵票的支持,才是重中之重。

容我再說白一點,不要再做那些會激怒保皇黨鑯票的事了。要吸引他們,使他們變成是自己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明白他們的訴求,了解他們的立場,才可針對性作出對應策略。他們都是人。是人就會有欲望,就有訴求。你俾唔到佢地飲飲食食,你又俾唔俾到佢地其他東西呢?你估鐵票不是人麼?實要投票給保皇黨的嗎?今天是林峰的忠實粉絲,難道永遠都不能成為柏芝粉絲嗎?

唔好咁傻啦。人地話個啲人係鐵票,你就信,就唔向佢地拉票。真係唔知誰是白癡?!

Quality Alchemist 說...

還有一個情況沒有說到的是獨立人士的一人名單! 這裡還沒有解決. 新修訂議案的漏洞然而存在. 我相信諮詢公眾是才最好的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