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9月8日星期四

壹周刊:港大禁錮片段 獨家曝光

壹周刊 1122期

新聞耳目

警務處長曾偉雄在立法會為副總理訪港的粗暴保安安排解畫,愈描愈黑,連日市民狂插一哥「睜大眼講大話」的「黑影論」。下週事件升溫,週一立法會再召開聆訊,港大高層屆時力證警隊才是保安總指揮;而三名聲言被警方禁錮的大學生亦已找資深大狀李柱銘,商討司法覆核。本刊獲得學生與警員獨家對峙片段,力證一哥聆訊時話無禁錮學生,一派胡言!


本刊找到當日示威的港大政治系三年級學生李成康,和兩段合共全長數分鐘的手機拍攝片段,重組「禁錮」真相。李成康對本刊說:「朝早九點幾(八月十八日李克強訪港大當日),我哋三個男仔(嶺大鄧建華、理大黃佳鑫和李成康三名學聯成員)著咗『平反六四』tee ,從黃克競樓,經過中山階,到梁銶琚樓,之後就由後樓梯落,約九時四十分行到太古橋,點知喺通往停車場嘅出口俾多個警員攔住。」李指當時有一名校園保安出來交涉,表示「呢度封咗唔行得」,但同時數名不用出示證件的人卻可通過,「佢哋唔知係咩人都可以掂行掂過,但點解我哋學生就唔得?」另一校園保安經理此時上前警告:「如果你哋向前行,就可能有危險,我哋要保障你哋嘅人身安全。」李三人不服,要求保安及警方提供理據,但不獲理會。其後保安撤走,留守的警察將李三人逼至梁銶琚樓防煙門口。「九點五十分,有督察突然叫『推佢哋』!成班差人就撞我哋,我哋三個人於是舉高雙手同大嗌,引電視台影我哋俾人推。」李說,有警員從後樓梯出來,有人拉,有人推,三人於是跌倒,其中學生鄧建華衝口一句粗口「×你老母」,但只屬情緒宣洩,並無指罵警員。


09:40 李成康三人從梁銶琚樓後樓梯步出,多名警員迅即包圍,禁止他們走向太古橋。


09:50 在場一名督察下令「推佢哋」,李成康三人旋即被推撞至後樓梯間。


09:55 三人被警方推撞至跌倒,其中鄧建華一時情急爆粗「×你老母」。


三學生示威圖



禁錮片段逐格睇

禁錮片段
之後學生和警員在後樓梯兩道防煙門之間發生的事,就是有否禁錮的關鍵,一哥曾偉雄上週一在立法會聆訊中,否認禁錮,強調:「沒有明示或者暗示他們(學生)不可以離開。」可是學生拍下的片段中,六名警員分別擋在兩道門前,三個學生站在中間,九人逼在一米半乘一米半的狹小空間內,警員不讓開,學生哪裡也去不了,與曾偉雄所講「沒有明示或者暗示他們不可以離開」的情形大有出入。


廿多分鐘的禁錮,學生拍下數分鐘片段,片段中,學生不停詢問在場警員的身份及限制他們的理據,但警員全部一語不發,學生說︰「54200(警員編號),請問你哋邊位落order叫你哋推學生?我哋須要包圍緊我哋警員嘅資料,因為你哋正損害緊我哋嘅人身自由,我懷疑你哋觸犯『非法禁錮』。」編號54200的警員一直不回應任何提問,學生說︰「我哋係香港市民,我想問我係咪無權得到呢啲資訊?」但無警員回答。



編號54200的軍裝人員緊閉嘴巴,不肯回應學生質問。


其後有督察陪同一名保安經理進來,保安經理聲稱學生強行前往太古橋是「犯咗校規」,學生反問犯了哪條校規,以及要求解釋警方為何可以困住他們,其中一名學生說:「你哋班警察受訓咗咁耐,二十個人推我哋三個學生,你哋有乜感受?你哋知唔知羞恥!」


10:15 六名警員包圍李成康三人約二十分鐘,其間三人多次提問,警方皆不回應,學生拍下兩段共數分鐘片段。其後保安接手再看管二十多分鐘。



其間有保安入內,指學生「犯咗校規」,但無言明干犯哪條。



警員擋在防煙門前,三學生無法離開。


督察及保安經理答不上,沒回應便即刻離開。六名警員繼續看守三名學生,前後約二十分鐘,其間他們曾致電外面同學求救。稍後警方離去,保安接手再看管學生二十多分鐘,直到外面太古橋上示威者散去,保安才「明言」告知學生可沿路回去。此時,李三人亦致電了其他同學到場聲援,前後合共受困四十分鐘。

面對警方橫蠻禁錮,李成康之後在傳媒鏡頭前淚灑當場,這一幕令不少香港人都動容。他跟記者談起學運經歷,想起了與亡父點滴,感慨良多,「我阿爸喺我十六歲嗰年(○六年)六月四日過身的,佢生前會去六四、七一,投票又投俾民主黨,我嗰陣唔懂事,仲成日話佢『做乜搞咁多嘢』,而家我諗番都會後悔咁樣講,不過佢已經唔喺度。」上年六四,李成康下午去拜祭亡父,夜晚就去維園燭光晚會,「以後每個六四對我都有雙重意義。」

上週末李成康等學生首次跟李柱銘見面,研究透過司法覆核狀告警隊禁錮和核心保安區等事,希望香港,仍有法治精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