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最低工資的惡魔

我是讚成本港最低工資立法保障基層勞工,要說明是「保障基層勞工」是有原因的,因為照常理來說,最低工資對不愁生活只愁哪家大企業召手的頂級才俊來說很多餘,最低工資是保障社會上最基層最低微最沒有議價能力的勞工而設,道理非常簡單,我沒有興趣談什麼「經濟大右派」、「自由經濟理論」、「平衡勞資各方利益」等廢話,常覺得香港人極之愚蠢,天生的奴性極強,「奴」不可破,「奴」得開心,「奴」得自在,這造就了本港極歪形的社會狀況,也營造了社會不斷加強的深層次矛盾。


我不打算詳談最低工資立法的重要性,因為阿媽是女人我無理由再花時間解釋,難道要我從「由於女人有子宮可以生仔,因此阿媽必然是女人」開始講起?


經濟大右派很擔心最低工資會導致勞資失衡,什麼一大堆「自由市場決定一切」、「多勞多得」、「達爾文理論」、「貧富各有原因」、「憑實力賺取應得酬勞」,還有中國人慣常自以為光榮的愚蠢哲學「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當然還包括薪高糧準的高級人士冷眼地認為「各家自掃門前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之類的思維,所以中國人社會裡,人們要在發臭的醬缸中力爭上游,首要任務是令自己成為不至於最底層的墊底泥,於是香港還有個現象叫「窮的人看不起更窮的人」。例如自己每小時有 $ 18 工錢,可以有資格看不起只有 $ 15 的人,如此類推,醬缸精神的極致,純奴隸的精髓,受苦的天性,吃糞都樂上半天,手中的屎比其他人大堆,好不威風,急忙把屎塞進口裡死命狂吞,大財團也樂於餵屎,窮人心想:人人都窮,自己也不這麼窮了。


離奇的經濟偉論

最低工資會否影響企業營運?絕對會,會否增加營商成本?當然會。那為何要設立最低工資呢?有了最低工資消費,能力低的人就不能以「價低者得」來討工作,就業機會下降,窮人會更多,商界也因工資提升而面臨困難,小企業隨時倒閉,又令職場少了職位,勞工階層自然又少了機會,全部是弊多於利,以上是常聽見的經濟大右派偉論,我很公道的,我認為論據很有邏輯,思考緊密,非常合理,但忘記了一個極之重要的原素,不如我反問:


自由經濟理論是基於合乎常理和較為健康的資本主義社會而言,但香港是正常的嗎?


大右派也好、經濟才俊也好、甚至在大學讀過幾本經濟書不知世情的半桶水大學生也好,各位心裡早有答案,香港回歸後已經變成鬼地方,大財團瘋狂壟斷,官商勾結,高官向財團擦鞋獻媚為退休後投身做高薪厚職舖路,立法會功能組別絕對利益者和保皇派的互通詭詐等等,大家心裡很清楚,只是面子問題或中國人的偷生怕死根性,明知大是大非卻不敢宣之於口,怕驚動了大商家,沒了飯吃,就像一群黃毛唐狗膽戰心驚地看著主人,主人笑一笑,多塊瘦骨頭舔幾舔,不識時務要多塊肉吃,主人不高興,連發霉瘦骨頭也沒有,還夠膽貪肉吃,什麼新鮮蘿蔔皮,只是一群甩毛唐狗罷了。中國人哲學,要自謙,要自卑、要扮君子、要有骨氣,窮途末路才顯得中國人黃皮膚底下血液中深藏著的刻苦精神,於是大家自我感覺良好,做群瘦唐狗也很光榮,安份守己,可望絕處逢生,我也說過,最緊要令自己成為窮人堆中好一點點的,只要有人墊底,自己就感覺好些,奴性的血脈,奴性的根,奴生的族群,我們在歪斜的香港,有一美麗名詞,叫「自由市場經濟」。


社會的遊戲規則

各位以為我是馬列毛共產主義烈士?非也。我只想講講一個社會的「遊戲規則」。


一個社會的「遊戲規則」,簡單來說,老闆賺了十蚊,我做工值回若干,請給我合理的回報,打工仔和老闆非親非故,不要空談工作理想之類廢話,做工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賺錢,老闆賺錢,工人也要賺錢,多謝合作。如果老闆賣的商品價錢因為工資提高而導致即時執笠,抱歉,是營商者才智不足,最低工資不是望天殺價,也不是獅子開大口,只是要較為合理和有點尊嚴的價格,如果成本稍為上升就要結業,反映閣下這盤生意早已危在旦夕,不堪一擊。無數商界埋怨租金太高,貴租佔絕大部份營商成本,於是要靠低工資來平衡盈利,這就簡單了,麻煩商界集體向有關店舖大業主找悔氣,硬要收不合理貴租,又有工資保障,當很多店舖結業令所謂的「旺舖」凋空,租金不得不向市場低頭,減租去也,回到較合理水平,很多舖位都是大地產商和財團持有,或者商界齊向地產商示威,大業主遷就一下,生意自然有得做,而不是針對本來已做牛做馬的基層勞工。


當財團大業主邊歎冷氣炒股票,還不忘上下其手褻玩身旁美女秘書,正盤算著午餐吃什麼名菜今晚和哪位靚女情人爆房之際,忽然叮的一聲,醒覺了原來社會已倒病不起,貴租令商界無法經營,連剝削勞工來為大業主奉獻的本事也沒有了,大家無得撈,舖位不斷凋空,大業主也擔心荷包不保,唯有死死氣減租,社會的遊戲規則才有機會從上正軌,否則,想工資有多低才夠應付瘋狂上脹的租金呢?現在的情況,已不止工資嚴重偏低,包括飲食業要用賤價材料製造劣食又要不斷加價,只為應付超乎常理的貴租,其他零售業也類似,不斷劈價促銷,不斷減人工,為的又是貴租金,普羅市民要吃的用的,大財團超市壟斷貨源,任意托價,工資已經少得可憐還要死命捱通脹,一眾高官面對社會民憤唯唯諾諾嬉皮笑臉,政府智囊常推說香港的民怨都是經濟問題,搞好經濟社會便和諧,但營商環境這麼病態,租金決定一切,商界怎可努力經營,勞工又怎能合理生活呢?


香港陷暴動邊緣

在本年 4 月 9 日,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公布每兩年一次的「香港和諧社會」民調結果,首次確定香港已非和諧社會,並指多項影響社會和諧的因素全面惡化,有報章當日以「香港陷暴動邊緣」為頭條標題。但政府好像不認為事態有那麼嚴重。


在我而言,和絕大多數被港英殖民管治馴化的港人一樣,當然極不樂意看見在 1967 年「左仔大暴動」四十多年後的今天再次爆發民眾暴亂,但我也說過,一個社會要有「遊戲規則」,這套規則要讓各方參與者玩得開心,遊戲才有得玩下去,但香港的病已臨近上腦階段,上了腦就沒得救,或者有一天,社會集體痴線,民眾被迫得瘋了,死命反抗,一呼百應,挺而犯險,無所不用其極,為的只求生存,社會無日安寧,國際都會淪為人間煉獄,平民生不如死,也不見得超級富豪大財團有機會賺多些財富。


吃糞和吃飯;共繁榮還是一同陷家拎,政府和大富豪必須認真思考這個問題,民眾永遠做輸家,另一方也不可能永遠是贏家,為何這麼簡單的狗屁道理還要解釋的?

18 則留言:

kendrick 說...

拍掌! 大文兄.

路人 說...

套用一句:
中國太偉大了
香港太偉大了
NIKE:Nothing is impossible

你睇落無可能既事
響中國可以延續幾千年
響香港最少都可以延續幾十年

匿名 說...

補充:要知道nike的奇蹟請參考剛完結的世界杯

路人 說...

引用一段內地網民對兩年前家樂福事件的回應

只要把"抗议某某超市"改成"支持停車熄匙"或"支持爛政改"等等,最少中了香港現況7成了。

[匿名] 草民 [116.11.27.*] @ 2008-4-23 9:54:47
准备去抗议某某超市的朋友,我问你工资几十年未涨多少,你抗议了吗?
为了GDP,有人疯狂违规卖地,几十万一亩强行收来,转手就是几百万,你抗议了吗?
房价暴涨,多少人穷其一生收入都买不起一个容身之所,你抗议了吗?
墓地XX万,骨灰盒XX千,都快死不起了,你抗议了吗?
几百亿养老钱,让人拿去随意投资,几十亿打了水漂,国际著名,你抗议了吗?
倾家荡产供一个大学生,却换来毕业即失业的结果,你抗议了吗?
非典当前,掷百姓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可以隐瞒疫情,你抗议了吗?
XX省的AIDS疫情被人为的隐瞒了多少年,你抗议了吗?彩票造假,多少彩民的血汗钱被人私分,你抗议了吗?
可以深更半夜调印花税,你抗议了吗?
用自己手中的非流通股肆意掠夺股民的血汗钱,你抗议了吗?
保险公司想圈钱就圈钱,想融资就融资,你抗议了吗?
口口声声保证”人民币绝不升值!”,现在都快升了16%了,你抗议了吗?
一张虎照,颠倒黑白的指鹿为马,快半年了,都没个交待,你抗议了?
多少十几岁的孩子被人卖入黑窑当奴隶,你抗议了吗?
矿难曾出不穷,几十上百的生命一次又一次的被埋入地下,杀人犯们却团购”悍马”,威风八面,你抗议了吗?
大火当前,有人高呼”让领导先走!”上百名小学生被烧成焦炭,你抗议了吗?
毒大米、毒食用油、毒奶粉、独火腿肠、毒鱼、毒水......快到了无物可食的地步,你抗议了吗?
有了点权,就可以开着宝马、奔驰到处撞人,你抗议了吗?因为没有暂住证,就要被人打死,你抗议了吗?
为了糊口摆个摊,被人追着满街逃,你抗议了吗?
属于你的那个小本上写着”农业”二字, 你就要被另一些人歧视一辈子,你抗议了吗?
夜总会、娱乐城前,很多车都挂着某种特殊拍照,你抗议了吗?
神州大地上,无数顶着国徽的豪华大楼拔地而起,对面的小学却没有一间像样的教室,你抗议了吗?
几千万在一些人的嘴里竟成了”喝茶钱”,你抗议了吗?
运营商提供发展中国家的服务,却按照发达国家的标准收费,你抗议了吗?
年薪十万的抄表工,年薪6000万的国企老总,你抗议了吗?
雪灾的列车上我们这些贱民受冻受饿时,50名韩国游客被转移到软卧车厢你抗议了吗?
一个黄皮肤的中国女孩不知原因的和外国人有关系从楼上跳下去,警方草草结案,你抗议了吗?
去广交会,要收取外国人不用而中国人要用到良民证,你抗议了吗?
中石油在美国上市融资不过29亿美元,可上市以来海外分红累计却高达119亿美元。其中,仅2005年,中石油就向纽约等股民散掉600多亿元人民币的真金白银。而我们的A股股民呢?不仅毛没有捞着一根,反而折掉了60%的老本,你抗议了吗?




要在我們有生之年看到已處於無法想像的劣境中的香港人共同抗爭不易

各位,一起努力吧。

也感謝大文兄的文章。

Quality Alchemist 說...

我支持最低工資立法.
不過不同意以下的幾點:
- 外籍家庭傭工納入保障範圍 (好在否決了, 她們工作已經包食包住.)
- 豁免智障人士修訂遭否決‎ (會不會影響他們就業機會?)
- 「二年一檢」(為什麼不「一年一檢」呢? 這樣不是更接近市場嗎?)

陳大文部落 說...

Quality :

我對最低工資的細節觀點和你類近。

- 外籍家庭傭工納入保障範圍 (好在否決了, 她們工作已經包食包住.)

>> 香港的家庭外傭薪酬已是東南亞之冠,她們賺取的港幣,在祖家非常好駛,所以我亦認為無須用香港的生活水平薪酬來計算工資,況且也包食包住(雖然有些僱主很刻薄,這要有賴法例監管)。


- 豁免智障人士修訂遭否決‎ (會不會影響他們就業機會?)


>> 很難講,要視乎工種,老實講,例如簡單的清潔工作,智唔智障都無乜所謂,係人都做得,而且知障人士目前受外判商瘋狂剝削,工資過度偏低,變相搵智障人笨。

- 「二年一檢」(為什麼不「一年一檢」呢? 這樣不是更接近市場嗎?)

>> 我會覺得法例設立初期,可一年一檢,看情況來分析,相信兩年一檢,可能是基於商舖租約為兩年,就是要看看有最低工資法例,在期內是否真的有很多商舖捱不住。這是我的估計。

vincent 說...

等老子有錢了, 組個新政府, 買隊軍隊, 建個烏托邦在這個塊土地上~

nightingale 說...

恭喜陳兄
最低工資終於有新戰場。
以往只講經濟狀況,加陣係文化。
文化係超越左右之間的戰場。
點解我地要支持左派,因為想破壞不仁不義的缸醬文化。
儒家思想總有一日會見馬克思。

陳大文部落 說...

nightingale :

最大問題,係幾乎絕大多數香港人,包括主流傳媒,更包括所謂的學者,都不清楚或不敢正面討論經濟學上的「左派」和「右派」。

經濟上的左右派,在政治光譜中的經濟理念上,「右派」泛指完全信奉自由市場經濟,即市場決定一切,供求平衡關系、完全自由的經濟理念。

而經濟上的「左派」,是偏向以基層勞工為主,在這理念上,由於社會上絕大多數人民都是基層勞工,因此要以這階層的人為首要關注點,包括勞工保障、貧富問題、財富分配等等。

絕非很多人尤其香港人誤解的「右派是資本主義;左派是共產主義」這回事,無人話香港要行共產,只是商界和拍馬屁學者妖言惑眾,保護大商家絕對利益的手段。

但香港也有重大問題,在奴性極強而且是天生奴隸根性的人種而言,可能不覺得自己在做奴隸,因為天生奴隸,在思想觀念中當然沒有「奴隸」這名詞了。

.......

匿名 說...

這是 Billy:

雖然最低工資通過左, 但係仍然唔樂觀. 由於好多細節(例如一年一檢)都被功能組別否決, 我擔心大財團從中作梗, 到時最低工資有等於冇.

另外, 特別想講講"一年一檢". 好特別, 點解通脹年年都有, 但係薪酬唔係年年檢討呢? 通縮個陣話減就減 (講得好聽咪共渡時艱囉), 到有返通脹個時就一個崩都未加過.

Frostig 說...

Good!!!

冥王 說...

"因為想破壞不仁不義的缸醬文化。"

非常同意, 依家係仁義之戰, 點解民賤聯咁黑人憎? 因為佢係禮義廉, 點解民損黨都係咁黑人憎? 因為佢地連禮義廉都無埋, 今時今日個社會, 已經得番少數正常人同異型既大戰了, 如果連呢少數都無埋, 咁等核爆好了

匿名 說...

咁你既然話各商戶係因為租金,而不斷剥削勞工,咁點解唔考慮為地租設價格上限?商戶係冇咁大壓力,就唔會咁降勞工GE人工,係冇咁大租金壓力,產品質素亦有改善...咁咪仲好過最低工資?最低工資實行,你都識講成本一定會上升啦,咁實行左最低工資,個負擔咪轉移過消費者度lo...我地可能要買更貴ge野wo,另外商戶要剝削勞工都可以有好多方法,工資照$33/hr...不過工時可以減...係咪?

陳大文部落 說...

冥王:

老實講,最低工資是否靈丹妙藥?我不夠講,甚至認為不是。

但遺撼的是,香港已經超越了正常健康的經濟運作,在這個醬缸又嚴重官商勾結的所謂「國際垃圾都會」,當未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去保障勞工和平衡市場生態時,最低工資可能是唯一(但未必良好)的方案。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7月18日下午11:15 匿名:

不打算逐樣和你解釋,要講的文章已講了,而且逐樣爭辯,辯了又如何,至於有了最低工資會否導致物價再上脹問題,我下篇文章會有分析。

看完後或者你會有新的體會。

nightingale 說...

不過都要小心,始終殺傷力大,打中個癌細胞最好,最怕打中正常細胞。

在現行方法比較無咁壞,都同意。最低工資似係吃化療藥物。食就要食,要點食?
長時間係行唔通,要做手術鏟左個瘤。

西方核心價值觀係唯一出路,不過唔樂觀。家陣電視台、傳媒、官員、政要,甚至"基督徒"都詆毀自由。而小市民又無鑑賞力,最低工資係正好俾人提升鑑賞力的機會,但係救唔救得返,就睇香港人自己。

匿名 說...

好文!
請改錯字:「吃得苦中若方為人上人」

匿名 說...

"弱肉強食"是世界的真理,無論人類如何掩飾,這真理是確實存在的。最低工資是雙面刃。無論你認為這是政治陰謀也好,官商勾結也好,世界的遊戲規則本就是權力核心們所訂立的。要是你有千萬核彈的話,沒人能阻止你改造世界成為你喜歡的。但必定會有人不同意。世界並沒有人人幸福的方法,我只能說,最低工資是與香港一向的不干預政策背道而馳的機制,這並沒有對錯,只是政制前後不一帶來的只有混亂。沒有任何政策或政制是完全正確的,脫去社會一層層偽裝後,只有一個道理,相對的強者面對相對的弱者永遠是對的,至於強弱的定義,就因人而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