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3年12月28日星期六

【中國新世紀大饑荒預測】袁隆平: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

網傳袁隆平真言: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
2013-12-27

【新唐人2013年12月26日訊】(新唐人記者隋念綜合報導)這幾天網路上流傳著據稱是中國雜交水稻育種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文中列舉十二條理由預見中國的糧食大危機隨時可到來,而且不可避免,讓人讀後冷汗不止。現將原文摘錄如下:


一、沒有比人們的吃飯更大的事情。儘管中國的危機很多,比如政治危機、經濟危機、信仰危機、領土危機、社會危機等等,但只要軍隊穩定、老百姓還有飯吃,任何危機都可以克服,或者都在保持有序的情況下有辦法克服。但吃飯的危機是個例外。如果老百姓沒有飯吃了,或者食物短缺了,那麼就天下大亂了,政治也好、道德也好、經濟也好、良心也好,一切、所謂一切,包括政府,都會在食物危機面前蕩然無存,不足掛齒。

二、中國不是新加坡,不是汶萊,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國,有13億人,這樣的國情就決定了,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可以養活中國,中國的吃飯問題只能夠靠自己解決。

三、同樣,食物的供應只能多,不能夠少,哪怕是剛好也不行,也會大亂,除非實行計劃經濟,憑票按人頭供應,但現在還可能嗎?

四、然而現實的情況是: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已經只有80%出頭,中國的食用油的80%以上都依賴進口原料加工。據網上資料,僅去年一年中國的進口黃 豆就多達6000萬噸,按中國13億人計算,折合到每個人頭上是一年將近100斤,這是多麼大的數字啊。這裡還不說它是轉基因黃豆,更不說轉基因還對生育 能力有害。

五、中國市場上的食物看起來還很豐富。但哪裡來的?內行人都清楚,這不是自然生長的食物,是激素催大催長的食物。喂豬,正常餵養要一年,而市場上 供應的基本上都是三個月長大的激素豬;喂雞,正常要半年,現在市場上的雞肉幾乎都是28天長大的激素雞。還有我們吃的蔬菜,也要靠激素化肥催大。這樣的東 西毫無疑問,是對身體有害的,不是有很多兒童性早熟的報導嗎?三歲女孩就正常來月經了,乳房也豐滿了,為什麼?吃了父母地裡種植的草莓的緣故,而父母地裡種植的草莓,都是用激素催大的。還能夠整治嗎?做做樣子安撫老百姓可以,認真可不行。只要認真,市場立馬蕭條,立馬大亂,立馬要餓死人,大規模的餓死人。 為什麼?很簡單,只要認真,市場將會無物可供,到哪裡去找那麼多的、天然健康無害的食物?

六、還有就是種子問題。現在農民手中已經很少有可以自然留種的種子了。以前種子都是在各家各戶的農民手中,農民年年留種,這家沒有那家有,是安全的。現在不是了,都是年年去種子公司購買,種子公司購買的種子只能夠種一季,是不能夠留種的,否則長出來的是草。種子公司的種子會出問題嗎?只有天知道。 但真出問題了,農民哪怕有地也沒有種子下地了,多麼恐怖!更何況,據報導,我們國家的種業公司一半以上都被控制在外資手裡,或被控制在洋人手中。

七、在中國,現在已經是老老實實按自然規律生產食物不但發不了財,就連生存都很困難。比如蔬菜,老老實實按自然規律種植,要三個月,並且還不好 看,生蟲子。但你多打激素,多打農藥,一個月就夠了,好看並且不生蟲子。更不要說喂雞、喂豬了,除非是自己吃。還有海鮮、鱔魚、王八、大閘蟹,幾乎都是人工飼養的,激素催大的。

八、農民更沒有積極性種糧了。為什麼?是同樣的道理。老老實實種糧不但發不了財,連生存都很困難。所以,有的地方到處都是荒地,年輕力壯的都外出 打工去了。以前,一斤稻穀的國家收購價格可以買4到5斤一般小蔬菜,現在多少?恐怕一斤對一斤也很難買了。今年國家稻穀的收購價格是每百斤120到140 元,市場上的小蔬菜至少都是一元多一斤,更有好幾元一斤的。誰還種糧食?那是傻瓜。也只有中國還有那麼一些老實本分的傻瓜農民,還在種點糧食自給,但不是 為了賣錢。農藥、化肥、種子等農業生產資料翻著跟頭漲價,那麼糧食價格能夠上去嗎?上不去,無解。為什麼?很簡單,比如稻穀收購價漲到5元一斤(這是所值 的下限),那麼大米價格就至少要賣到7元一斤以上。城市裡的人受得了嗎?不暴動才怪!所以,全國都在任意宰割弱勢的農民、吃農民、坑農民。俗話說:大魚吃 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泥沙!中國農民是生活在當今社會最低層的弱勢群體,是連小蝦米都能將其作為任意盡享的口中美味!但願社會的現實不是如此!

九、那麼國家糧庫裡還有多少糧?我不知道,我不是統計局的。但我知道,這麼多年來我們年年吃的都是新糧,我也知道就是農民家裡也不留儲備糧了。因此合理的估計是,糧食的生產週期是一年,我們的糧庫裡面,糧食也就最多是一年左右。也就是說,我們的糧食儲備,不具備任何抗風險的能力。

十、種子會出問題嗎?但願不會,包括轉基因種子。國際市場會有源源不斷的低價安全糧食供應中國嗎?但願一直都有。農藥激素的東西吃了對身體會無害嗎?但願無害。

十一、然而,我看到了農村,只要不是色盲都會發現,農村裡面很多小生命小生物都滅絕了,或者快要滅絕了。螺頭很少看到了,鱔魚也很少看到了,野生 的魚蝦已經很少了,我家鄉的小米蝦已經滅絕了,就是池塘、水壩也是混黃的,已經不張水草了。就是以前一下雨打雷,就是漫坡的地皮菌,也在我家鄉滅絕了。為 什麼?只有天知道。  但我們吃的食物真的沒有出問題嗎?理性告訴我,已經出大問題了,並且很難逆轉了。那些滅絕的小生命、小生物,不也是和我們在同一環 境下,吃食同樣環境下的生物食物嗎?他們出了問題,我們還會遠嗎?

十二、國家,我之國家;人民,我之人民;家園,我之家園。嗚呼!我只有一聲歎息。我眼前浮現的分明是一片混亂、人相食、餓孵遍地、流離失所的情景,隨時都可以發生,並且已經不可避免。還有比這更大的危機嗎?沒有。位卑未敢忘憂國,但願我是杞人憂天。


中國水稻專家袁隆平 (網絡圖片)

★ 請務必閱讀:

新世紀大饑荒前瞻:大米年進口量恐破紀錄 中國現在靠越南養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