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3年12月28日星期六

【中國新世紀大饑荒預測】袁隆平: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

網傳袁隆平真言: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
2013-12-27

【新唐人2013年12月26日訊】(新唐人記者隋念綜合報導)這幾天網路上流傳著據稱是中國雜交水稻育種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的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文中列舉十二條理由預見中國的糧食大危機隨時可到來,而且不可避免,讓人讀後冷汗不止。現將原文摘錄如下:


一、沒有比人們的吃飯更大的事情。儘管中國的危機很多,比如政治危機、經濟危機、信仰危機、領土危機、社會危機等等,但只要軍隊穩定、老百姓還有飯吃,任何危機都可以克服,或者都在保持有序的情況下有辦法克服。但吃飯的危機是個例外。如果老百姓沒有飯吃了,或者食物短缺了,那麼就天下大亂了,政治也好、道德也好、經濟也好、良心也好,一切、所謂一切,包括政府,都會在食物危機面前蕩然無存,不足掛齒。

二、中國不是新加坡,不是汶萊,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國,有13億人,這樣的國情就決定了,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可以養活中國,中國的吃飯問題只能夠靠自己解決。

三、同樣,食物的供應只能多,不能夠少,哪怕是剛好也不行,也會大亂,除非實行計劃經濟,憑票按人頭供應,但現在還可能嗎?

四、然而現實的情況是: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已經只有80%出頭,中國的食用油的80%以上都依賴進口原料加工。據網上資料,僅去年一年中國的進口黃 豆就多達6000萬噸,按中國13億人計算,折合到每個人頭上是一年將近100斤,這是多麼大的數字啊。這裡還不說它是轉基因黃豆,更不說轉基因還對生育 能力有害。

五、中國市場上的食物看起來還很豐富。但哪裡來的?內行人都清楚,這不是自然生長的食物,是激素催大催長的食物。喂豬,正常餵養要一年,而市場上 供應的基本上都是三個月長大的激素豬;喂雞,正常要半年,現在市場上的雞肉幾乎都是28天長大的激素雞。還有我們吃的蔬菜,也要靠激素化肥催大。這樣的東 西毫無疑問,是對身體有害的,不是有很多兒童性早熟的報導嗎?三歲女孩就正常來月經了,乳房也豐滿了,為什麼?吃了父母地裡種植的草莓的緣故,而父母地裡種植的草莓,都是用激素催大的。還能夠整治嗎?做做樣子安撫老百姓可以,認真可不行。只要認真,市場立馬蕭條,立馬大亂,立馬要餓死人,大規模的餓死人。 為什麼?很簡單,只要認真,市場將會無物可供,到哪裡去找那麼多的、天然健康無害的食物?

六、還有就是種子問題。現在農民手中已經很少有可以自然留種的種子了。以前種子都是在各家各戶的農民手中,農民年年留種,這家沒有那家有,是安全的。現在不是了,都是年年去種子公司購買,種子公司購買的種子只能夠種一季,是不能夠留種的,否則長出來的是草。種子公司的種子會出問題嗎?只有天知道。 但真出問題了,農民哪怕有地也沒有種子下地了,多麼恐怖!更何況,據報導,我們國家的種業公司一半以上都被控制在外資手裡,或被控制在洋人手中。

七、在中國,現在已經是老老實實按自然規律生產食物不但發不了財,就連生存都很困難。比如蔬菜,老老實實按自然規律種植,要三個月,並且還不好 看,生蟲子。但你多打激素,多打農藥,一個月就夠了,好看並且不生蟲子。更不要說喂雞、喂豬了,除非是自己吃。還有海鮮、鱔魚、王八、大閘蟹,幾乎都是人工飼養的,激素催大的。

八、農民更沒有積極性種糧了。為什麼?是同樣的道理。老老實實種糧不但發不了財,連生存都很困難。所以,有的地方到處都是荒地,年輕力壯的都外出 打工去了。以前,一斤稻穀的國家收購價格可以買4到5斤一般小蔬菜,現在多少?恐怕一斤對一斤也很難買了。今年國家稻穀的收購價格是每百斤120到140 元,市場上的小蔬菜至少都是一元多一斤,更有好幾元一斤的。誰還種糧食?那是傻瓜。也只有中國還有那麼一些老實本分的傻瓜農民,還在種點糧食自給,但不是 為了賣錢。農藥、化肥、種子等農業生產資料翻著跟頭漲價,那麼糧食價格能夠上去嗎?上不去,無解。為什麼?很簡單,比如稻穀收購價漲到5元一斤(這是所值 的下限),那麼大米價格就至少要賣到7元一斤以上。城市裡的人受得了嗎?不暴動才怪!所以,全國都在任意宰割弱勢的農民、吃農民、坑農民。俗話說:大魚吃 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泥沙!中國農民是生活在當今社會最低層的弱勢群體,是連小蝦米都能將其作為任意盡享的口中美味!但願社會的現實不是如此!

九、那麼國家糧庫裡還有多少糧?我不知道,我不是統計局的。但我知道,這麼多年來我們年年吃的都是新糧,我也知道就是農民家裡也不留儲備糧了。因此合理的估計是,糧食的生產週期是一年,我們的糧庫裡面,糧食也就最多是一年左右。也就是說,我們的糧食儲備,不具備任何抗風險的能力。

十、種子會出問題嗎?但願不會,包括轉基因種子。國際市場會有源源不斷的低價安全糧食供應中國嗎?但願一直都有。農藥激素的東西吃了對身體會無害嗎?但願無害。

十一、然而,我看到了農村,只要不是色盲都會發現,農村裡面很多小生命小生物都滅絕了,或者快要滅絕了。螺頭很少看到了,鱔魚也很少看到了,野生 的魚蝦已經很少了,我家鄉的小米蝦已經滅絕了,就是池塘、水壩也是混黃的,已經不張水草了。就是以前一下雨打雷,就是漫坡的地皮菌,也在我家鄉滅絕了。為 什麼?只有天知道。  但我們吃的食物真的沒有出問題嗎?理性告訴我,已經出大問題了,並且很難逆轉了。那些滅絕的小生命、小生物,不也是和我們在同一環 境下,吃食同樣環境下的生物食物嗎?他們出了問題,我們還會遠嗎?

十二、國家,我之國家;人民,我之人民;家園,我之家園。嗚呼!我只有一聲歎息。我眼前浮現的分明是一片混亂、人相食、餓孵遍地、流離失所的情景,隨時都可以發生,並且已經不可避免。還有比這更大的危機嗎?沒有。位卑未敢忘憂國,但願我是杞人憂天。


中國水稻專家袁隆平 (網絡圖片)

★ 請務必閱讀:

新世紀大饑荒前瞻:大米年進口量恐破紀錄 中國現在靠越南養活

2013年12月15日星期日

(完整版) NASA 衛星圖‧中國霧霾橫跨上千里

美國航太總署(NASA)近日公布12月7日拍到的衛星圖,顯示大片的霧霾從北京延伸到上海,橫跨了1207公里,實在嚇人。
============================

The Moderate Resolution Imaging Spectroradiometer (MODIS) on NASA’s Terra satellite captured an image of the haze spreading from Beijing to Shanghai on 7 December 2013. The expansion of the smog to the south of China is not that common as for the northeast.

The fog has distinguishing features that makes it appear grey and smooth on the images. Ground-based sensors reported a level Particulate Matter smaller than 2.5 microns in the air to be as high as 480 and 355 per cubic meter of air in Beijing and Shanghai. WHO considers levels below 25 to be safe. The Air Quality Index was also with more than 800% above what is considered good.

In some cities, authorities ordered school children to stay indoors, pulled government vehicles off the road, and halted construction in an attempt to reduce the smog, according to news reports.

2013年12月13日星期五

大陸霧霾之謎:《南華早報》煤礦開採或招致核污染風險

香港《南華早報》11月18日文章,原題:鈾礦附近的煤礦正在破壞核燃料的價值

由於中國的核能部門和煤炭部門都在爭奪儲藏這種放射性重金屬的地區,專家說,鈾最終會在不經意中被在熱電廠燃燒,製造出含有放射性物質的灰燼飄落到周邊的城市。一家拒絕采訪的加拿大公司已在雲南的一家熱電廠附近建了一個工廠,從灰燼中提煉鈾。

由於中國在建核發電廠數量在全球最多,它迫切需要鈾礦石提供燃料。當前國內供應僅局限於南部和中部一些古代火山噴發形成的低質量鈾礦,比如四川和湖南。然而,中國地質學家如今認為,在中國北部地區的盆地中儲藏著成千上萬噸鈾。媒體在最近的報道中用“世界級”和“超大規模”來描述新疆伊犁和內蒙古鄂爾多斯的鈾礦。但問題是,這些豐富的鈾礦卻掩埋在厚重的煤礦帶之間。

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821廠的前負責人表示,(中國的)煤礦正在侵蝕鈾礦貯藏地。“這些盆地內儲藏有石油、天然氣、煤和鈾”,他寫道,“由於大規模和高速度的建設熱潮,煤礦開采將很快對鈾礦資源造成巨大破壞。它還將令環境遭受到放射性汙染的侵害。”

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教授、核工業集團公司高級顧問顧忠茂表示,平衡這兩個不同能源部門之間的利益是令中央政府感到頭疼的事。與此同時,中國一直盡可能地從哈薩克斯坦和澳大利亞等國進口大量鈾,顯然是要將本國鈾礦留存下來以備未來之需。

“問題是,如果我們把這些礦藏留在那裏,它們將很快被煤礦開采破壞掉”,顧教授警告說,“極有可能的結果是,中國大量鈾礦的最終結局是在熱電廠的火爐而非核反應堆裏。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含有放射性物質的大量灰燼會對所有人的安全構成威脅。”

由放射性灰燼帶來的環境危險還處於不宣狀態。華北電力大學的尹連慶教授說,他在一些城市進行了實驗以監測熱電廠附近居民社區的放射水平,結果令人震驚,“我們發現了一些高汙染案例,比核發電廠附近還高出好幾百倍。”(作者斯蒂芬·陳,陳一譯)

2012-11-19 來源:環球時報

★請必須閱讀:

大陸霧霾真相背後的真相:中國煤炭工業的崩潰和核霧染災難

大陸霧霾真相背後的真相:中國煤炭工業的崩潰和核霧染災難

大陸霧霾真相背後的真相:中國煤炭工業的崩潰和核霧染災難

馬可安 物理博士

冥冥之中, 一場空前的生存災難正在中華大地悄悄上演,這場災難影響的講不僅僅是我們這一代和未來幾代,而是未來的千秋萬代。因此必須大聲疾呼,引起公眾廣泛注意,促使官方立刻採取措施,終止這場災難的繼續!須知,強敵入侵或者自然災害,只能夠禍害一代人,死亡若干百萬人口,災難過後迅疾恢復。而我看​​到的這場災難,直接危及的是這塊土地以及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的根本生存,這場災難只有進行時,永遠沒有過去時。要終止它,現在就必須採取行動。

這場災難和三樣眾所周知的東西和一樣鮮為人知的事實有關係。三樣眾所周知的事情是中國北方的煤炭資源,中國內蒙新發現的世界第一大鈾礦資源,以及華北日益嚴重的空氣霧霾污染。但它們之間的聯繫也許和你想像的大不一樣。而一件鮮為人知的事實是不知從何時​​起,騰訊微博和其他互聯網上,核霧染三個字(霧=污)被列為無法搜索的禁詞。中國的污染嚴重,包括水污染,空氣污染,土壤污染,食品污染等等。這些詞都可以搜。中國有核霧染?可能你聞所未聞。為什麼這個詞列為禁詞,究竟發生了什麼?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是不是哪裡的核反應堆或者核電站出了什麼問題?外媒對此沒有任何報導,如果核設施出了問題,肯定是瞞不住的。因此可以排除這個可能,那麼為什麼這三個字變成禁詞呢?這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在這裡提供答案。

但是先說說煤炭。我曾撰文指出,煤炭資源極為有限。地球上的煤炭資源來自遠古植物。植物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氣。大氣層裡的氧氣量可以精確估算出來。據此可以估計地球上有機物的數量和各種化石燃料的蘊藏量。根據科學推算,中國原有的可採煤炭資源量,不會超過一千億噸。現已開採過半,2012年當屬中國的煤炭峰值年,每年開採近四十億噸,絕不可持續。再有十幾年,本國資煤炭源消耗殆盡。一旦世界石油資源枯竭,本國煤炭資源也告罄,沒有了能源供給,中國十幾億人口,何以生存?這是一場空前的生存災難。但中國的生存災難還遠遠不限於資源枯竭,因為中國的土地也在面臨一場空前的浩劫。

繼續敘說煤炭。中國煤炭工業是極殘酷的帶血的工業。煤礦工們有一種病,叫做煤塵病。你在煤礦井下挖煤,通風不良,空氣渾濁,各種機械操作產生巨量的煤炭塵埃,你手上臉上身上全是煤塵。工作一天的煤礦工,一個個像從黑灰裡撈出來,除了眼白和牙齒是白的,其餘全是黑的,需要沐浴更衣。可是皮膚上的粉塵可以洗得掉。呼吸進​​入肺部的煤塵是洗不掉的,也無法被身體排出,也不會腐爛掉,會永久停留在肺部。於是肺部組織就長出各種纖維試圖包裹這些外來顆粒。時間長了以後,肺部全部變黑,長滿硬硬的纖維,失去彈性,尋常人輕而易舉的每一次呼吸,都變成非常艱難痛苦的掙扎。這就是煤塵病。煤塵病無法治療,只能等死。這是個非常痛苦的緩慢死亡。病人的任何姿勢都不舒坦,只能跪著,最終以跪姿去世。這是一個發病率非常高職業病。在井下工作,你不可能不呼吸,不可能不吸進煤塵。天天吸進煤塵不可能不得煤塵病,只是程度輕重而已。程度輕的沒有什麼症狀,只是覺得會經常咳嗽。煤塵病在脫離礦工工作後,會繼續發展惡化,肺部不斷長出新的纖維,直至最後肺部功能全部喪失。

要扼制高發的煤塵病,就必須改善通風除塵條件,使用大量的水噴灑壓制煤塵。但是中國煤炭基地多處於極度缺水的區域。水資源和煤炭開採構成尖銳的矛盾。沒有足夠的水壓制煤塵,再加上礦井越挖越深,通風條件愈加惡劣,更加劇大量煤塵病病例的產生。

煤塵病一年殺死多少人呢?據王克勤先生髮起的大愛清塵公益組織保守估計,全中國至少有六百萬嚴重塵肺病病人,絕大多數是煤礦工。如果其中有五百萬病人是煤塵病,發病後平均生存年限是五年,算下來一年死亡一百萬。也就是中國的煤炭工業一年奪去一百萬條人命。這是為開採煤炭付出的相當高昂的代價。即使是貧窮的地區,生命亦值得珍惜。無怪乎現在的煤老闆願出一個月超過一萬元的基本薪水,也招不到足夠數量的煤礦工。廉價勞動力的枯竭,而不僅僅是資源的枯竭,使中國煤炭業面臨崩潰的邊緣。

前面提到煤礦礦井越挖越深,這個問題非常嚴重。因為哇煤礦不是可以任意地挖深的。幾年前中國北方煤礦的平均深度是450米。去年已經達到平均600米深,這個平均深度還在每年增長二三十米深。只要地底下更深處還有煤,我們是否可以無限制挖深呢?

煤礦是不可以無限制地挖深的。地底深處,因為上面地層的巨大重量,產生極大的壓強應力,極易引起洞穴塌方。地底下600米深的土層內的壓強有三百個大氣壓那麼高。也就是一平方厘米有三百公斤的壓力。沒有什麼人工材料可以抵抗這麼大的壓力,只能依賴坑道壁的土層自己承受這樣的壓力而不崩塌。可是中國北方產煤的三個省區,山西,陝西,內蒙,屬於黃土高原。其土質為歷經幾千萬年的風沙塵土積累而成。土質細鬆軟微。挖礦井不深的時候非常容易挖,可是達到一定深度之後,鬆軟的土質就是一個非常頭痛的問題,因為它承受不了地層的巨大壓力,要坍塌。需要耗費非常高昂的支護材料和設施來維持坑道不塌,可是挖煤的作業面還是暴露的,隨時會崩塌。因此,到一定的深度,即使地下還有煤,也只能望煤興嘆,無法深挖,夠不著了。這是中國煤炭業面臨崩潰的又一個重要原因。

這個問題有多嚴重?看看關於山西煤炭採空區的報導就知道了。山西全境面積15萬平方公里,有煤的地下有5萬平方公里。現在地面隨時會坍塌的採空區,就有2萬平方公里。採空區地面會坍塌,說明地下大有問題。照理,即使地下的煤都已採空了,採煤時留下的地下坑道還在,其支護結構還在,因為不會有人冒險拆除這些支護結構。那麼只要地下的空坑道不坍塌,地面怎麼會坍塌呢?如果地面坍塌,就說明地下的坑道已經支撐不了壓力,先坍塌了。這也就說明採煤礦井達到的深度已經接近物理極限,極易坍塌了。兩萬平方公里的採空區,說明山西陝西離可採煤炭資源的枯竭,實在不遠了。

現在該談到內蒙鄂爾多斯的煤礦資源,以及當局諱莫如深的三個噤若寒蟬的字眼,中國的核霧染。若干年前,因為偶然的原因,有人發現北方一些熱電廠的周圍存在驚人的高輻射區域。其輻射量超過核電站周圍核輻射量的幾百倍。一開始懷疑核材料失竊。追查的結果發現高輻射來自發電廠的燃煤。進一步發現這些高輻射煤來自於內蒙煤礦。於是由此追踪發現了世界第一大的內蒙大營區域超大型鈾礦。一舉摘掉了中國貧鈾國的帽子。這為發展中國的核武器和核電工業奠定了優越的資源基礎。

不幸這件中國來自不易的國寶,尚未得到利用,已經被摧毀。內蒙鈾礦並非獨立礦。科學家研究其成礦機理,是和遠古煤炭一起形成的。是煤和鈾礦石混在一起,難以分開。更有許多鈾的成分滲透到煤之中。隨煤產出而運銷至各個煤炭消耗點。

這就引致兩個巨大問題。一個是鈾礦資源未經開採,就因煤礦的無序開採而被糟蹋了。第二是嚴重的核輻射污染隨煤炭的燃燒而播撒到中國各大城市,造成無法收拾的環境破壞和生態危機。先講講第一個問題。該鈾礦品位極高,含鈾千分之二到百分之一。公開報導說估計可開采的鈾金屬含量為五十多萬噸。若按照千分之二的品位計算, 意味著鈾礦石的量為2.5億噸。

這個2.5億噸鈾礦石的數量看起來很大,實則並不大。內蒙煤礦這些年處於瘋狂的無序開採狀態。年產量已經達到十億噸。相比之下統共僅2.5億噸的鈾礦石數量,僅僅是每年挖出煤炭的一個零頭。假若挖煤的過程作為雜質攜帶了10%的鈾礦石,一年十億噸煤的產量就意味著有一億噸的鈾礦石被糟蹋掉。那麼僅需二到三年,大自然給我們的這份豐厚禮物,就糟蹋殆盡了。

更嚴重的是,鈾是放射性元素。一年一億噸鈾礦石被煤炭攜帶出來,裡面就是二十萬噸的放射性鈾。而二十萬噸鈾經燃煤發電廠的燃燒,不但絲毫得不到利用,反而散發到城市各個角落,造成嚴重的環境生態核放射霧染。這是非常嚴重的貽害億萬年的生態災難。

一年二十萬噸放射性鈾以塵埃形式散射到環境中是什麼概念呢?美國八年的伊拉克戰爭,據稱使用了大量的貧鈾穿甲武器。貧鈾也就是天然鈾去掉少量高放射性的鈾235做核武器和核燃料後,剩下大量放射性較低的鈾238沒有什麼大作用。因為它特別重,特別堅硬,因此用來做穿甲武器的彈頭。美國在伊拉克戰場使用了不到一千噸的貧鈾武器。其中的大部分以大塊固體材料的形式殘留在戰場,危害上不大。其危害是這些殘留物的少部分因為雨水和風化作用,變成粉塵之類物質擴散,這些放射性有毒有害粉塵嚴重危害環境。

根據上述描述,伊拉克戰場散失不到一千噸鈾238,其中僅不到幾噸變成放射性粉塵顆粒危害環境。十來年各種國際環保組織不依不饒,做各種調查研究,認為這些殘餘物嚴重危害了伊拉克兒童的生命健康,造成各種出生缺陷和癌症等等。可見放射性粉塵污染嚴重性。

回頭看看中國,令人不寒而栗。伊拉克戰場的區區幾噸貧鈾放射性粉塵,竟造成如此危害。中國燃燒高輻射的內蒙煤炭,每年直接從煙囪放出幾十萬噸的放射性鈾粉塵,廣泛散佈在城市鄉村,其危害將有多嚴重!為什麼核霧染三個字成為禁詞?有人想掩蓋什麼災難呢?

鈾的放射性半衰期為幾億年。放射性是無法用化學作用消除的。一旦造成核霧染,便是永久性的,億萬年永難消退。

中國核霧染問題有多嚴重,當局諱莫如深,難以知曉。但是有一個事實可以給我們提供一個線索。近年來,華北廣大地區發生了世界空前的霧霾現象。嚴重時蔓延幾百萬平方公里。歷經一兩星期霧霾不散。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這和內蒙煤炭的核輻射有關。

形成霧霾要有兩個條件,要有塵埃,要有水汽,但是有這兩個條件還不夠。中國空氣污染嚴重,PM2.5值經常爆表。但是這還不足以構成霧霾歷經數週不散的原因。通常情況下,霧乃早晨氣溫低於露點時,空氣中的水汽凝聚在粉塵顆粒上,形成微小的水珠而致。日出後,氣溫升高,粉塵上的水隨之蒸發,霧也就消退了。因此,終日不散的霧霾,世界上聞所未聞。

粉塵PM2.5值嚴重超標,不構成霧霾終日不散的理由。我們見過塵土飛揚的建築工地以及其他一些局部粉塵特別高的地方,可是也沒有見到整日霧濛濛的情形啊,那些飛揚的粉塵都是乾的,沒有水汽附在上面,因為白日氣溫高於水汽的露點。

終日不散的霧霾,並非僅僅因為粉塵含量高。其中必另有原因,使得白日氣溫高時,水汽仍然附在粉塵上,蒸發不掉!但這怎麼可能呢?

這在物理上是可能的。學過核物理的人都知道威爾遜雲室。帶電的高能粒子從空氣中穿過,電離空氣分子。於是這些帶電的空氣分子便吸附周圍的水汽,形成霧滴,霧滴的軌跡可以拍照下來,告訴我們高能粒子的運動軌跡。同樣的物理原理能在幾百萬平方公里的空間重現。終日不散的霧霾,說明空氣中漂浮大量帶電的粉塵顆粒。

可是空氣中的粉塵通常是不帶電的,因為帶電的粉塵會互相吸引,形成大顆粒而沉澱下來。如果空氣中有大量帶電粉塵,說明有一種機制在源源不斷給粉塵顆粒充電。這便是空氣和地面無處不在的放射性鈾粉塵。其放射性是可以電離大量的空氣分子和粉塵顆粒。形成威爾遜雲室效應的。因此,這就形成了終日經久不散的華北霧霾現象。這也就是為什麼我使用核霧染這個字樣的原因之一,之二就不言而喻了。

如果我的物理解釋正確,中國的核霧染已經相當嚴重,危害千秋萬代了。必須馬上懸崖勒馬,嚴厲規範內蒙的煤炭生產,保護鈾礦資源,嚴格清洗煤炭,不使煤炭攜帶放射性鈾污染環境。此事事關重大,關係中華這片土地的存亡,和千秋萬代的福祉。希望大家多多地傳播,力促當權者重視,展開全面調查,讓百姓知情,採取政策制止這場災難的繼續惡化,而不是一味隱瞞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