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0月6日星期三

中國人之劣根談

林思雲

  最近蘆笛先生發表了一系列痛斥中國劣根性的好文,罵得非常痛快淋漓。讀了蘆笛先生的文章,也不由地也想對中國之劣根性評議幾句。

  樹根可以分為“劣根”和“良根”。良根支撐樹幹,吸收養分,對樹的正常生長起 到關鍵性作用。而劣根不但起不到支撐樹幹、吸收養分的作用,反而阻礙其它良根的正常工作。一棵大樹長得歪歪斜斜,結出的果實又小又澀,只能以最低的價格在 市場上廉價出售。內行的專家一看就知道這棵樹長有太多劣根。

  如果一棵樹的枝葉不正,可以通過修剪來扶正;如果一棵樹的長勢不旺,可以通過 施肥來促長。但如果一棵樹長不好的原因是長有太多的“劣根”,就是專家也往往 束手無策。中華民族就象這樣一棵長有太多劣根的老樹,要想讓這棵老樹重現青春,非動大手術、下大決心砍去這些劣根不可。

  在我看來,中國人主要有三大劣根:缺乏公平心,缺乏平等意識,缺乏正義感。

  中國人劣根之一:缺乏公平心

  公平心是上帝賦予人類的一種天生美德。在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杆自然的天 平,用來衡量我們周圍每一件事的公平程度。比如我們看到鄰居的大女兒穿的是舊衣陳衫,吃的是剩菜剩飯,而鄰居的小兒子卻穿的是新衣華服,吃的是鮮菜美食。 儘管鄰居的孩子和我們並沒有直接關係,我們完全可以視而不見,但“公平心”還 是會讓我們“多管閒事”地責備鄰居的家長太不公平。公平心強烈的人看到社會上 “朱門酒肉臭,門有凍死骨”的現象時,就會憤然而起,打抱不平。

  可惜中國人特別缺乏“公平心”這種美德。中國人往往完全根據自己的喜好來辦事,很少考慮到“公平”二字。中國人缺乏公平心的最典型表現就是家長的“偏心 眼”。當然家長“偏心眼”並非中國獨有之事,但中國家長的偏心眼與其它民族相 比特別突出。在自己的一群子女中,家長心中對某個孩子更加喜愛也是人之常情,但有公平心的家長會抑制自己對某個孩子的偏愛之情,對每個孩子都給予同樣的待 遇,即所謂“一碗水端平”。然而中國人家長往往縱容自己的喜惡,對自己喜歡的 孩子就百般優待袒護,對自己不喜歡的孩子就不理不采。


  把普通人的家庭放大到國家,中央政府就好比家長,各個地區省份就好比子女。中 央政府這個“家長”對地區省份這些“子女”,從來沒有制定過一項基於公平原則的法令政策。中央政府今天對廣東偏心一些,明天對上海偏心一些;今天給經濟特 區以特殊優惠,明天給特別開發區特殊政策,卻從來沒有搞過一個對全國各省一視 同仁的發展規劃。中央政府對各個省份的厚此薄彼,人為地製造了省份地區間的對立,這也是助長“地方主義”抬頭的要因。


  中國政府對自己的國民,也從來沒有制定過一項基於公平原則的法令政策。首先中 國把國民分成農民和市民兩種,市民享有很多農民所沒有的特權。在市民中又分為大城市和中小城市兩種,大城市市民又享有中小城市市民所沒有的優待和照顧。也 正是因為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市民享有許多特權,中國人都一窩蜂地湧向大城市,使 北京上海不得不採取嚴格的限制外地人定居的措施。中國的普通老百姓想移居北京上海,比外國人移民美國加拿大還要困難。此外港澳同胞、海外僑胞、歸國人員 等,又享有很多普通市民所沒有的特權。這種把國民分成上中下幾等的作法,人為 地製造了人民之間的矛盾,對社會的健康發展實在沒有任何好處。


  美國黑人只占人口的10%左右,在政治經濟上也處於明顯的劣勢,和白人相比是 一個絕對的弱小民族,美國白人完全可以用武力輕而易舉地把黑人鎮壓下去。1960 年代美國黑人在爭取平等社會待遇的公民權運動中獲勝,所利用的武器其實就是白 人的公平心。白人對黑人讓步妥協,並非敗于黑人的暴力,而敗給自己的“良 心”,白人們內心中的“公平心”,使他們無法拒絕黑人們的平等要求。而中國人 的處世原則是:“掃帚不到,灰塵不會自動跑掉”,不在暴力逼迫的無可奈何下, 絕不會主動放棄任何特權特惠。中國人大概很難理解美國白人為什麼會主動讓步, 主動放棄他們的特權。


  現在中國農民受到的社會待遇尚不及美國黑人,但中國農民卻不會發起一個類似于 美國黑人公民權運動,那樣爭取社會公平的人民運動。中國農民自己也明白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但他們只是設法解救自己,通過考大學、拉關係走後門,千方百計使 自己變成城市戶口。一旦自己擺脫了被虐待歧視的農民戶口,別的農民兄弟被虐待 歧視就不聞不問了。所以中國的農民雖然占人口大多數,卻不能團結起來搞一個爭取社會公平的群眾運動,這不能不說是與中國人缺乏“公平心”有關。


  中國人缺乏公平心的另一個重要體現就是中國官員的晉升制度。中國上級官員對下 級官員的提拔,極少採用論功行賞的公平方式,完全是根據自己的喜惡來決定人選。只要自己喜歡的人,業務幹得不好也要提拔;而自己不喜歡的人,業務幹得再 好也不予提升,正如一幅對聯,左聯道:“說你行,你就行”,右聯道:“說你不 行,你就不行”,橫批道:“不服不行”。

  在這種只有個人喜惡,沒有公平意識的官場中,下級官員為了獲得晉升,都把主要 精力花在討取上級官員歡心的阿諛奉承上。這就造成了中國官場上拍馬屁橫行,公務要職均被無能之輩佔據。現在中國政府的各級官員們,幾乎都是精通吹牛拍馬的 馬屁精,鮮有幾個精通業務的有能之士。這樣一群只精通“馬屁術”之人建立起來 的政府,能把國家搞好倒真是一件怪事了。


  鄧小平六四以後提拔江澤民作接班人,就是一個完全按照個人喜惡來選擇官員的典 型。按照公平的原則,選擇官員的標準有兩條:一是根據政績,論功行賞;二是根據黨紀法規,依法辦事。不管是根據政績還是黨紀法規,江澤民都沒有當選接班人 的可能。江澤民之所以當選,全靠鄧小平一句話:我喜歡江澤民。這種根據個人喜 惡選拔官員的作法,自然不能讓眾人心服,人為地製造了黨內軍內的不團結因素。中國官場中的種種內鬥,無不與這種不公平的官員晉升制度有關。

  面對中國社會這麼多不公平現象,絕大多數中國人卻泰然接受,可見中國人心目中 的公平心是多麼的淡泊。中國歷史上的歷次革命,沒有一次是旨在爭取社會公平的革命,而西方的歷次革命,美國革命、法國革命、俄國革命,都是以追求社會公平 為背景。中國儘管出現過諸子百家思想,都是旨在營造一個等級森嚴的不公平社 會,根本沒有考慮過社會公平問題。而西方從蘆梭到馬克思的各種思想理論,無不以社會公平為基本出發點。中國人從來沒有產生過西方人那樣對社會公平的強烈追 求,中國人只想搞一個富強的國家,卻無意搞一個公平的國家。


  中國人由於缺乏公平心,把西方的“民主”也曲解為“人民當家作主人”。有主人 必然要有相應的僕人,於是共產黨說他們是人民的“公僕”。可是中國的老百姓卻 沒有想過這樣一個最基本的問題:自己作主人,讓共產黨當僕人,這公平嗎?為什麼不能取消主人僕人,大家都作平等的公民呢?

  中國人沒有公平心這條劣根,可謂中國實現現代化的極大障礙。因為一個沒有公平 的社會,終究難在各方面得到健全的發展。

  中國劣根之二:缺乏平等意識

  西方的人權是建立在平等觀念之上。儘管中國人千呼萬喚,西方人權始終未在中國 紮根。究其原因,還是中國的國情對西方人權有很大的不適應性。中國人其實根本不喜歡人人平等,而是喜歡人人不平等。中國人不喜歡自己和別人平等一樣,而是 喜歡自己比別人高出一頭,喜歡有一種對別人的優越感。只要一群中國人聚在一 起,總要出現自誇自贊的吹牛場面。中國人為什麼喜歡吹牛呢?說穿了就是想表現 “我高出你們一頭”,試圖通過“吹牛”來營造一種高於別人的優越感。

 
上次回國到一個老同學家中探望,正巧老同學的一個朋友也在那裡。老同學向他朋 友介紹我剛從日本回來時,那位劈口先給我一句:“我姐姐在澳大利亞”。他姐姐 在澳大利亞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壓根兒也沒有準備問他有沒有姐姐。那位急於挑明他姐姐在澳大利亞,大概是認為我從日本回來比他高了一頭,不搬出一個他在國外 的親戚就壓不住我。或者是想警告我吹起牛來要有分寸,不要信口“蒙”他,他姐 姐在國外,他也知道國外的行情。


  在大家都吹牛的氣氛中,一個人如果實話實說,難免擔心別人會小看自己。所以中 國人吹起牛來特別上勁,你高我比你更高,你富我比你更富。中國人的牛吹到最後猴子都要臉紅,中國人卻仍然一個個大言不愧地吹下去。我總結出一個規律:但凡 在別人面前說自己如何如何的人,其話百分之九十都是瞎吹。


  中國人吹牛吹了幾千年,當然練就了一身吹牛的硬功夫。比較低水準的吹牛手法是 直接說自己如何了不起的“直吹法”,一旦碰到可以吹牛的物件,特別是不瞭解自 己底細背景的人,就大吹自己如何能幹,朋友怎麼多,路子怎麼廣,實在不行就吹 自己某個親戚如何了不起。“直吹法”的自誇自贊過於直截了當,容易引起別人的 反感,所以吹牛好手均不屑用“直吹法”,而是用比較高水準的旁敲側擊地吹噓自 己的“旁吹法”。


  “旁吹法”的手法多種多樣,沒有一定的吹噓公式。比較常見的就是說別人的壞話,通過說別人如何的不行,來間接地說明自己如何能幹。吹牛高手往往吹起牛來 不露痕跡,在國內時曾有一位朋友和我大談半日最近臥鋪車票如何難買,連老張那 樣神通廣大之人都沒有買到臥鋪,烘托出只有面子極大的人才能買到臥鋪票的氣氛。最後那位朋友才畫龍點睛地說:昨天老李的臥鋪票就是我幫他買的。那位朋友 雖然始終沒有說一句他如何了不起,但最後的結果卻讓人嘆服他的路子之廣面子之 大。這樣的人可謂吹牛大師。


  在中國人眼中,要不就是高出別人一等,要不就是低於別人一等,根本沒有和別人 平起平坐的想法。中國人搜腸刮肚地自我吹噓,其目的不過是要抬高自己的身價,讓別人“高看”自己。在一個平等的社會中,人們何必要如此苦心積慮地抬高自己的身價呢?一些中國人出國後又把吹牛的習慣施展到國外,但卻是每每碰壁。一位 中國老兄在日本一家貿易公司作事,本來讓他負責對中國的貿易,倒也得心應手。 但這位老兄吹牛之癮難改,總要向日本人吹噓他英語如何好。日本頭頭不知道中國人的吹牛通病,以為他英語真是象他所說那樣棒極了,就調他去負責對英語國家的 貿易。結果客戶頻頻向公司抱怨接待人員英語太差,搞得該老兄丟了飯碗。


  中華民族幾千年來一直搞等級主義教育,中國人心目中的等級主義思想已經根深蒂 固,極難消化西方的平等人權思想。中國人希望的平等是“上等人”放下身份和自 己搞平等,而絕不是自己放下身份和“下等人”搞平等。中國的市民們都知道農民 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可是極少聽說有市民願意讓農民享受和自己一樣的平等待遇。在外國常常看到中國人抱怨外國人歧視他們,要求外國人給予他們平等的待 遇。可是這些人一回到中國,又擺出一副洋洋自得的高人一等架子,要求政府給他 們這種優惠那種特權,根本沒有要求政府以普通國民的身份平等對待留學人員。


  中國人總是戴著有色的眼鏡看人,總是不自覺地把自己周圍的人分為三六九等。在 中國人眼裡,外國人的地位總是高的,而中國人的地位總是最低。中國人對中國人的歧視,往往比外國人對中國人的歧視還要利害,我自己就經常受到被中國人歧視 之苦。

  我的一個中國同事,平時總是吹噓他和日本朋友關係如何密切,總喜歡到日本人堆 裡湊熱乎。有一次還興高采烈地說:他回國時別人錯把他當成日本人了,真像是莫大的榮幸。但這位同事一有不好意思找日本人幫忙的“賤事”,比如為了省幾個搬運費抬冰箱等等,必然找我這個中國人幫忙。在他們眼裡,我這個中國人總比日本 人低一等,自然配幹日本人不幹的“賤事”。另一位中國同事,在和我說話當中看 到一位元他認識的日本人,立刻撇下我湊過去和日本人說話,讓我實在尷尬難受。有 一次這位同事說好到我這裡來玩,結果路上碰到一個日本人邀他一起去打球,該同事竟然立即毀棄已經和我訂好的約會,打電話時還以優越的口氣告訴我:要和日本 朋友去打球,不到你那裡去了。


  如果你生活在中國人和外國人之間,你就會發現中國人給你的待遇總是最低的,你 絕難找到一個把你和外國人平等對待的中國人。儘管他們自己是中國人,他們卻最看不起中國人。中國人連自己人都不能平等對待,哪裡還談得上什麼尊重人權?
  中國人如果不能樹立起尊重自己和尊重別人的平等意識,不再用有色的眼鏡把人分 成三六九等,建立在平等基礎上的西方民主制度,畢竟無法在中國的不平等土壤中生根。

  中國劣根之三:缺乏正義感

  正義感是人類對自己行為的自我限制,不管那個國家和民族,都一致認為欺騙、偷 竊、搶劫、殺人是非正義行為。可是正義感薄弱的民族,往往不能有效抑制自己的貪婪欲望,可以為了自己的一點私利而放棄正義,出賣靈魂。

  當人們看到強盜搶砸商店時,只有少數正義感特別強的人才敢於站出來阻止這種非 正義行為。雖然大部分人對搶劫敢怒而不敢言,但有正義感的人們也絕不會和強盜一起趁火打劫。可是正義感差的人們,就往往會等強盜走後,也到商店裡順手牽羊 撈一把。在地震等重大自然災害發生時,正義感強的民族秩序井然,而正義感差的 民族則偷竊搶劫成風,不得不出動軍隊用暴力來維持秩序。

  中國人的正義感似乎是越來越差了。有組織有集團地做假藥賣假酒坑騙害人就不用 說了,整村的人成群結夥扒火車偷工廠也已經習以為常。前些時候看到更為糟糕的報導,一群村民在長途汽車翻車後,不去救人而是乘禍搶劫遇害者的錢財,連救助 人命的起碼人性都沒有了。雖然這些明顯喪失正義感的事件都是下層民眾幹的,但 中國的上層精英們喪失正義感的事件也比比皆是。有把國家救濟貧困縣災民的錢用來買高級轎車的縣太爺,有病人交不出錢就見死不救的高級醫師,還有收到賄賂就 為犯人減免刑罰的大法官。


  然而在這其中,還是中國知識份子的正義感喪失更讓人心痛。我們要求知識份子們 公開站出來反對暴政者的暴行,當然有些過分。但有正義感、有良心的人至少可以作到保持沉默。但我們看到很多知識份子為了自己撈取一官半職,不惜助紂為虐, 為暴政者歌功頌德。有一位留美的大科學家,為了幫助共產黨園謊,甚至用“科 學”的方法來證明畝產萬斤糧的可行性。難道這些人不該為餓死幾千萬“賤民”負 責嗎?至今也未聽說該學者為此表示過任何歉意。儘管該學者在美國喝了幾噸洋墨水,卻沒有學到一滴美國人對“人”的尊重。另一位大學者則是不管哪派上臺,都要獻詩一首以表示自己的“恭順”。 雖說該學者飽讀群書,卻始終沒有理解“正 義”二字的含義。


  今天的知識份子們,似乎正在越來越遠離“正義”。他們離開了祖國,解放了自己,拿到了綠卡外籍時,卻向祖國的同胞說:中國偉大,當中國人光榮。當然我並 不想責備那些為了自我解放而來到異國他鄉的人們,我只想知道這些人對“正義” 二字的理解:難道號召別人去愛一個自己不愛、甚至要拋棄的國家,能夠叫做愛國主義?


  一個缺乏正義感的民族,終究是歪風邪氣占上風。我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才能喚起中 國人的正義感,但願現代科學能發明出一種激發正義感的特效藥。


  雖然說中國人也有不少優點,但上面所說的三大劣根性,就確定了中國人在世界上 的地位。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歡迎中國人,但中國人還是硬著臉皮來到世界各國,並在那裡生根發芽,可見中國人的生命力是如此頑強。但不管中國人走到哪裡,都 沒有受到過當地人民的尊重。不少中國人認為世人瞧不起中國人是因為中國窮,這 是一種本末倒置的想法。世人看不起中國人,是因為中國人有太多讓人反感的劣根性。其實最看不起中國人的還是中國人自己,儘管他們嘴上把中國說成是世界上最 偉大的民族,但內心裡卻認定中國是世界上最低賤的民族。中國人要想讓別人看得 起,首先應該學會尊重自己。

4 則留言:

BeanSong 說...

鍾祖康先生:外國的高稅收高福利能成功實行,是基於民衆有「強者扶助弱者」的人道信念。

柏楊先生:三流的國民不會有一流的政府。

大文兄:不應太責難大陸,只是港哩自願投降。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記得大文兄說過:旅行「衰衰地」才去臺灣!

在下也會修正計劃:存更多錢升學移民新西蘭並融入當地人社區,絕不住唐人街!!

匿名 說...

若以此小島終身作避世鄉
群力願群策 東方之珠更亮更光

此小島外表多風光
可哀的是有人仍住陋巷

Oliver Hood 說...

敢問陳先生閣下: 可否轉載此篇文章??

陳大文部落 說...

Oliver Hood:

絕對可以,歡迎。因為篇文我都係轉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