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0月14日星期四

金光火鑽民主黨豪門宴‧地產巨頭一家親


民主黨籌得破紀錄的一百八十萬元,三巨頭笑逐顏開。


民主黨黨慶晚宴,四叔的恒基兆業地產及旗下公司共買了三圍「鑽石席」,恒地的一圍由新任政治公關林旭華(右)做 host。


中委馮煒光自己買了四圍枱,又頻頻在拍賣中舉手,成為籌款冠軍。

民主黨晚宴由貌似鄧麗欣的「黨花」鄭莉莉做司儀,令來賓眼前一亮。她早前為「七一」T恤做model一炮而紅(右小圖)。


東周刊 372 期 2010-10-11 報道

民主黨揾銀破紀錄 「揼心口」第一功臣

民主黨上周五舉行「揼心口」大會,在大劉的新商場The One樓上的煌府酒家筵開五十幾圍(大部分是賣枱,每圍萬二至二萬),最後埋單執咗一百八十萬,破歷年紀錄,比舊年十五周年大慶多咗近倍,唔怪得幾個頭頭笑逐顏開。

這次晚宴有幾件事值得一講,當中有不少微言大義。首先,幾個大財團及商界組織都畀足面,紛紛慷慨解囊買枱,其中以四叔的恒地最不避嫌,打正招牌買了三圍(共六萬大元),恒地嗰圍由新任集團政治公關林旭華做host,棟個牌大大個字寫明「恒地」,其餘兩圍則由旗下煤氣公司買起,幾個高層都有出席,且豪擲八萬元拍買了兩箱有機紅酒。

另外,麗新由高層張寶華出面買咗一圍,港鐵同領匯亦開正牌頭,其他財團則用子公司科水,不想太張揚。商界老友講,以前都有捐少少,如今民主黨同阿爺有偈傾,商界就可以開正名捐多啲,希望日後可以有商有量。

至於民主黨內部,有個現象極得意,就係中央委員馮煒光自己買咗四圍「鑽石席」(每圍兩萬大元),宴請地區友好(他是南區區議員)、公關行家及政圈朋友,夠晒豪氣。他另外又打了幾間公司心口,加起來共籌得十幾皮,成為當晚籌款冠軍。

線人話,馮煒光在民主黨中層浮游多年,始終與立法會議席無緣,今次民主黨突破政改困局,佢老哥是推動者之一,故銳意乘勢殺上。他身負今年籌款重任,如果搞得好好睇睇,將對他再上層樓更有利,所以他瞓身力搞,不惜自己掏埋荷包。

馮老兄多年前創辦公關公司,搞得有聲有色,年多前將公司賣給美資集團,搵咗一大筆,出錢出力絕對冇問題。線人指,他今趟應該上位有望,因民主黨可能新增一個副主席位,留給後生一族,馮老兄年紀唔大,坐此位的機會唔細。

當晚華叔帶病到場,受一眾黨員簇擁,盡顯幕後超級大佬的氣派。反而民主黨的創黨主席李柱銘,全不見影,擺明道不同不相為謀,無謂嚟攞景面左左。

紅色小百合做司儀 「黨花」艷光四射

今次民主黨黨慶,一開場就見到一位着紅色晚禮服的靚女行上台做MC,艷光四射令眾來賓眼前一亮。本刊記者向黨內老友打聽,得知這名靚女原來是民主黨黨員,名叫鄭莉莉,因洋名Lily,故有「小百合」之稱,她幾個月前參加民主黨集會企過出台,即引起網民注意,說她似鄧麗欣,張相迅速流傳。

這位「黨花」在某公營機構任職,在黨內不算活躍,幾個月前范國威組織七一遊行,設計一款T恤,搵咗「小百合」做model,才開始竄紅。她月前在新界西葵青一帶做地區義工,今年個黨找她做大會司儀,睇嚟仲有機會上位。

16 則留言:

匿名 說...

鄭莉莉靚過鄧麗欣好多, 而且鄧麗欣撈味越來越重.

kendrick 說...

民主黨和人民愈走愈遠了...

BeanSong 說...

白鴿投共了,丐幫又内訌了;
港哩繼續因多得一張超市印花而心花怒放,
卻無視特權財團吸血式的壓工資、加工時、絕福利……

一切盡在鍾祖康先生的意料之中——以中國人的習性,天知道丐幫會否成爲第二個白鴿?!

之前大文兄說過:旅行「衰衰地」才去臺灣;
在下也會改變原定移民目標——升學/結婚移民紐西蘭代替移民臺灣!!

個人覺得在紐西蘭務農得再辛苦再累,也好過在香港受特權財團港哩的氣——人要活得有尊嚴!(柏楊)

匿名 說...

丐幫龍蛇混集, 有人是中共臥底, 有人已經投共, 其餘的泰半激情掩蓋理性, 智慧與經驗俱乏, 無大作為.

紐西蘭的大陸人愈來愈多, 移民紐西蘭很快會變成移民大陸, 雖然不必受地產財閥氣, 但要受大陸特權幹部家屬及暴發戶氣.

匿名 說...

我係咪要樓移民呢??
但我英文唔多掂.(我自知只有小六程度)
有無好地方介紹??

BeanSong 說...

匿名(2010年10月14日上午10:48):

移民紐西蘭很快會變成移民大陸?現在華人佔當地總人口不過3.7%;恐怕在本人有生之年都看不到這數字會超過50%。

紐西蘭的大陸幹部家屬和暴發戶能向香港的功能組別議員和財團那樣,有否決議案和壟斷經營的特權?!

別開玩笑了。

只要你融入當地人生活群,不要住唐人街;
大陸特權和暴發戶奈你何哉!

小P 說...

唔知點解,睇到呢D圖,我覺得民主黨比民建聯更民建聯。

丐幫又因為菲律賓人質事件上竟然幫菲傭講說話,令我對佢非常失望,而且佢地係立法會,根本一D野都做唔到。

香港,再冇一個可以信任嘅政黨;香港,再度投入黑暗嘅年代。

陳大文部落 說...

小 P :

係。我都覺得係。而家嘅民主黨真係比民建聯更民建聯,十分肉麻。

我都覺得社民連可以無須在菲國人質慘案上為菲傭講說話,因為香港人普遍來講,唔係針對菲傭,而係菲國政府營救失當,但最弊傢伙嘅係,好多時候有啲「極端左派世界大同道德」心態嘅人,事無大小都要「極度維護心目中的小數弱勢」,無形中製造左不存在的指控,變相製造了爭拗。

例如香港人本來唔係針對菲傭,但話題挑得太多,就會把港人塑造成很野蠻、遷怒菲傭,結果令那宗慘案的焦點變得模糊。

pswong 說...

在蔡鍔的追悼會上,他的恩師梁啟超先生沉痛地說他之所以反袁是「為國民爭人格」。

1915年12月,蔡鍔在護國寺召集舊部,慷慨致辭:「袁勢方盛,吾人以一隅而抗全局,明知無望,然與其屈膝而生,毋寧斷頭而死。此次舉義,所爭者非勝利,乃四萬萬眾之人格也。」

蔡鍔反袁,並不是因為他發覺袁世凱是壞人或不守誠信,他要做終身總統,要做皇帝,都不奇怪。因為他根本個壞東西。

他這一再地騙我們,一再地不守誠信,而我們不站起來反對他,不站起來抗議,是我們沒有人格了。

我們被他屈辱,被他羞辱,被他欺騙,被他作弄,而我們不站起來反對他,是我們人格有問題。

所以蔡鍔要為國民爭人格。

抗議民主黨,不要奢望它會有任何改變,這只是為自己爭人格,是為國民爭人格。

匿名 說...

民建聯 --> 嵩山派左冷禪
民主黨 --> 華山派岳不群?

匿名 說...

抗議民主黨, 無疑自相殘殺, 無助爭取人格; 抗議中共及民建聯, 才能為自己爭人格, 為國民爭人格.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0月16日上午10:18 匿名:

我唔可以話你的觀念有錯,事實上我一向認同要抗議中共及民建聯,但問題係現在的所謂「名字叫民主的黨」已嚴重變質,即使不談追擊,也不能讓其變質惡化,想象一下,民主黨變成「半親財團 / 親共和諧」,民建聯和親中商界、功能組別也會變本加厲出賣港人利益,民主黨本來也是為民請命,但現在的民主黨已今非昔比,香港人是時候認真思考還應否信任這個黨。

至於追擊民主黨可否為自己爭人格,老實講,我頗不以為然,我會認為無須太深究什麼「爭人格」,這些很遙遙和抽象的事,各人自有解讀,退一千步想想,其實追擊民建聯也某程度上「未必完全確保因此而爭取人格」,對嗎?那麼反對中共霸權其實也「未有實質證據可充份證明可換來人格」,如果每件事都用很抽象的概念而為,可以說很多事都不用做,也無須考究對與錯。

pswong 說...

匿名 提到...

抗議民主黨, 無疑自相殘殺, 無助爭取人格; 抗議中共及民建聯, 才能為自己爭人格, 為國民爭人格.

2010年10月16日上午10:1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淫賤聯有什麼好抗議呢?

投票給淫賤聯的人都不是基於某種信念(如愛國愛港),而是基於蠅頭小利、年老無知或上級指令等,也就是淫賤聯與選民之間並不存在明顯的信託責任關係,即使淫賤聯違反其政綱,也不算是出賣選民。

淫賤聯並不是通過選票與選民建立信託關係,而是以鈔票與阿爺建立信託責任的關係。從這一點上看,他們履行信託責任的記錄不但比售賣雷曼債券的老千銀行要好,甚至比其他泛民的民選議員好得多。

而民主黨與選民之間明顯存在信託責任的關係,他們是赤裸裸地出賣選民,沒有履行他們的信託責任。

當然,任何信託或契約關係都要有其外部執行框架才行得通,諸如法律、道德、儒家思想或耶穌基督等。如果我們的人格或良知都顯得像羅馬模式下「citizen」, 而不是面目模糊的「老百姓」,他們出賣我們的道德成本或良心自責或許會高一點。

雖知道何俊仁或劉慧卿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或許真的是我們不夠「格」,才引至他們認為得到土匪的授權進入議會,是比得到人民的授權進入議會更為光榮。幸好,剛剛將軍澳有10萬居民擔心樓價下挫,聯署反對在其附近興建公屋,出賣這種「老百姓」,我想何俊仁及劉慧卿晚上是睡得著覺的。

aLeX 說...

熱烈慶祝民煮黨成功投共!!!

匿名 說...

選民力量只是一個攪事政黨!!!我們大眾市民是需要一個實事求事的政黨,請支持我地,民主黨!
袁海文
<a href="http://blog.dphk.org/mkpe/files/2011/09/%E5%8A%89%E4%BF%8A%E6%A5%AD%E7%AC%AC%E4%B8%80%E4%BB%BD2345.jpg>劉俊業</a>

匿名 說...

選民力量只是一個攪事政黨!!!我們大眾市民是需要一個實事求事的政黨,請支持我地,民主黨!
袁海文
劉俊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