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4月6日星期五

站在鹹淡水之間:新世代激進少女

社會不穩,民不聊生,自然多民憤,公民抗爭本質上不分男女,現在好像多了女性出來參與抗爭活動,埋單計數,並非增長很多,多與少是相對的,以前六十至九十年代,社會安定人均富足,沒太多議題需要民眾抗爭,女性無須太關心社會事,現在大不同,女性出來遊行示威,並不單純因為時代女性自立能力及見識增多,女人處事能力高了,未必一定喜歡參與抗爭,切勿先做太樂觀假設。今天社會太多不平事,女性大多要投身職場,面對種種社會議題,已變成切身感受,瘋狂通漲、地產霸權、各類財團迫壓、連女人想生孩子都面對大陸雙非孕婦侵佔醫院床位,社會彌漫一片怨憤,女人不能獨善其身,今時今日,就算沒站出來遊行示威,心裡總有數不盡的怨氣要宣洩,以前年代,絕少女性有抗爭意識,這不關乎什麼「女權運動崛起」、「父權社會打壓」這些左翼挑空子問題,社會不公義,全民受苦,不分男女老嫩,雖然多了女性參加抗爭,但要有足夠力度要政府認真聽取大眾心聲,女性比率遠不夠,甚至最低門檻也未到。激進派政治組織也覺察此問題,本文不會傾向談論哪方陣營,只探討實際社會現象和提出對策分析。


「激進派」的迷思

「激進派」這個名目本身存在市場矛盾,帶有貶義潛台詞,就像「標奇立異」,給人不良的第一印象。號稱激進,也必先要真的激進,這代表一個政治形象,但從另一角度看,也是一大制肘。說「激進」,可能每句言論每個動作,都要有「激進 feel」,這就很大問題,情況就像新興起那些自稱「左翼」的人,半桶水充革命家,左翼是右翼對立的平衡點,要左翼,必先有完整的右翼,這是經濟實體的分野,並非「親中左派」和「台灣國民黨右派」之說,既然香港還沒有完整右翼,要號稱左翼就很奇怪,殘缺不全的概念,在資本主義為命脈及運作基礎的社會平台上,大談左翼,本末倒置得很。


另一奇怪之處,「激進派」在香港別有一番演譯,「激進」在香港的定義並不很「激」和不算很「進取」,只是行動上及思維上比起溫馴甚至婆媽的傳統民主派,稍為多一點點動力而已,何解要這樣解釋,因為關鍵在於,如果要強調「我是激進派」,在發展及行動上會衍生有形制肘,尤其想吸引多些女生參與公民抗命,向女孩說「妳好,我們是激進派的,請加入我們吧」,心理上已產生忌諱,這是向外形象落差的問題,並非要「激進派」從此不激進,不是談這些,請細心閱讀本文,激進派人士也不要挑字蚤太多口水糾正,現在談的是如何吸引多些女性加入公民抗命,必須搞清楚因果關系。


激進派想吸引多些女生參與,必須緊記幾個大前提:

1. 盡量以年青女性為主,有助增加陣營青春氣息,「激進」和「青春」有著微妙的形象聯系,很難想象一班媽咪或嬸嬸來玩激進抗爭,既不貼題也可能變成行動上的負擔,要後生女一起叫口號通常比嬸嬸容易,也切忌變成「激進師奶團」,師奶太多,年青男孩走人,或演變成老人院,大忌。

2. 激進派要吸引多些後生女加入,很多人以為先要有俊美核心男成員,其實不然,靠俊男吸引少女,容易變成拍拖團或變相的偶像崇拜 ( 甚至產生很多桃色緋聞 ) ,發動抗爭時又一盤散沙,沒有抗爭志向,不成事。

3.不難發現,激進團隊很依靠網絡宣傳,一方面想號召多些女孩加入,但一眾「激進男粉絲」做出來的言行又很高效率地嚇怕女生,即是「倒米兼趕客」,趕走那些具備抗爭意識的潛力女生,當然,無奈的正面作用,就是吸引更多「更麻甩」的男孩加入,形成「集體麻甩化」現象,男孩一大堆,像一間無王管的男校,有活力但很寡味,偶然多了一個半個女生加入,嘩!不得了,像【少女時代】忽然在男子監獄出現,即時引起哄動 (甚至內部騷動) 。一眾激進男,對「稀有」的女隊員產生奇妙的另類幻想,女隊員每個笑靨,成為男隊員的綺夢,不單止令女隊員增添無形及有形壓力,一旦女神離場,眾男生像洩了氣的皮球,很落漠,很孤寂,鬥志大打折扣,弊傢伙也。


在鹹淡水之間的橋樑

女生在抗爭團隊中,最大作用不是一起衝鋒陷陣,所謂「激進」,大不了和警察對罵,搶搶鐵馬而已,所以無須期望女孩子一起揾命搏,更不須要女生像武士般和警察鬥惡。激進派的麻甩風氣,誤以為事事要很「激」,不外乎兩種做法:狂罵及靠霸氣來增加市場,這是巨大謬誤。又很遺撼,在沉迷打 game 及文字閱讀能力嚴重缺失的世代,男孩雖有熱血,但通常有勇無謀,做事粗疏,欠缺良好人際溝通能力,「溝通」是宣傳政治理念極重要一環,有了鴻圖偉論,但說話不知所云,或三句唔埋問候娘親,莫說吸引女生,有時連其他男孩也嚇跑。

男與女天職上根本不同,1967 年左派暴動,女人們不是要來衝鋒,是在背後為一眾熱血男煮飯、療傷、打點細軟,如果激進派覺得女性在陣營內角色是一起做戰士,這是不明白女性天然優點。女生在激進派應擔當後勤支援角色,包括日常事務、對外形象推廣、內外聯絡等等這些一般男人視之為「婆媽」但又極其重要的工作。普遍而言,現代女生在文字閱讀及思維 EQ 方面比同齡男生為佳,這很現實,而女生在政治宣傳方面,除適用於男人,更重要可對女人起積極作用,必須強調,未必一定成功,但多了女性做宣傳者,絕對好過單靠男生。

派內女生,是一道中和劑,製造平衡點,緩和陣營內的「麻甩」氣象,外界見到激進派有了女孩,觀感上和心理上會覺得激進派也有平易近人的一面,激進派並非洪水猛獸,縱使政見不同,但透過女生友善地(或必要時稍為激情地) 幫手宣揚理念,有些游離派聽得多、又不覺得對方有威脅性的情況下,心態上可能作出調整,即使悲觀地說,到最後都未必成為支持者,但起碼減少對「激進派」陣營的抗拒感,一說到抗拒,什麼理念也完蛋。

很有趣的,有適量的女生在其中,本來粗魯的男生也會提高自覺性,提升辦事能力,因為有女孩在前,不想自己太樣衰,總好過一大堆麻甩柴嘩嘩,男生之間無忌諱,粗口爛玩打機樣樣齊,玩下玩的變成俱樂部,對陣營發展百害無一利。

政黨組織要發展,必須有「經營」心態,不能單靠口號搞氣氛,總不能廿四小時不停叫口號,更無可能每秒鐘大灑熱血,會疲勞斃命的,口號太多也會流於空洞。很多人對經營激進派另一誤解,就是徹頭徹尾都要很激,其實,所謂「激進派」,只須在抗爭時向當權者激進地表達訴求罷了,抗爭以外,又無須時刻青筋暴現。

鐵漢柔情,陰陽平衡,外剛內柔,經營得道,人民之福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