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4月18日星期一

左右迷宮

香港近日興起一股新思潮,究竟社會應向「左」還是「右」好,輿論界和學者有不同程度的闡釋,眾說紛紜,有說法指香港向左一點較好,對家會認為保持本港繁榮,必須奉行走右。所謂左翼右翼並非指共產黨的「共產左派」,右翼也非指日本的「軍國主義右翼」,在政治光譜上,「左」是指傾向人民為主導、倡導世界大同平等機會的大和合,是謂「左翼」;「右翼」和「左翼」在本質上有明顯分歧,右翼以自由經濟為大前提,具有較明顯的階段觀念,也以商界角度為重要考慮,左翼的人認為,要社會人人平等必須有公平的社會平台,社會由人民組成,當中以基層或稱勞動階級佔絕大多數,簡單來說,社會上基層窮人佔多,即是打工仔,有錢人是社會金字塔尖小撮,左翼思想概念認為有錢人既已有錢,錢已是對社會重要的控制權,因此要保障平民免被富人剝削,基於保障平民和弱小社群的前提,也倡導反歧視、種族世界大同理念,社會無分你我,在人民為主的公平原則下,期望達到幸福生活的目標。聽上去左翼應該很正義,但右翼也非萬惡,概念建基於人民生活幸福必先要繁榮,繁榮要靠一眾商家營運企業,人民有工做,自然有生活,所以商界是社會命脈,勞動階層無限上綱打倒一切財富並不能代表社會變好,人人都是基層,誰來做老闆?沒有老闆又誰來出糧?如果政府是唯一老闆,就是共產,吃大鑊飯,共產國家通常沒好下場,令人聯想到極權專政,右翼人士某程度上也覺得極端的左翼是另一形式的霸權,相對地,左翼的人當然會覺得右翼掛帥,人民必然沒好日子過,以上是最簡單的分野。坦白講,我和無數小市民一樣,沒深究左右兩翼的高深理論,只能用最簡單的劃分,但我個人主觀認為,平民未必需要懂太多高深政治理論,因為很多時候,無工做無飯開,大談左翼也無用,同樣地,商界極度剝削打工仔,即使右翼大吹社會命脈也會被人聲討。


不要墮入派系迷宮

弄不清政治路向,就如進入迷宮一樣,雖然總會有出路,但可要花巨大氣力才走出死胡同。究竟左翼好還是右翼可取?事實上,在香港談左翼右翼非常多餘,香港目前最缺乏「社會公義」而非尋求向左向右。那些自稱左翼右翼的人,都是半桶水,什麼偉大主義常掛嘴邊,講就凶狠,要香港好,把事物化繁為簡針對核心就可以了,當前香港,只欠一個重大原素:社會公義


公義代表很多範疇,官商勾結,財團壟斷,地產霸權,政府打壓市民表達訴求等等,都是社會缺乏公義的惡果,多一點公義,財伐好歹讓市民三分,也不會看見到處有「田七地產」的視覺強姦鬼符,公義也象徵文明開放法治精神,有公義的地方,人民普遍生活必然較佳,不會像現今香港,窮人不斷被金字塔尖的富豪弱肉強食,窮人「世襲貧窮」,政府吹捧浮誇金融都市,富豪身家不斷膨脹,蟻民只能為有錢人作嫁衣裳,香港人並非仇富,只仇富不仁,香港人也不是乞兒,只想活得有尊嚴,尊嚴也是建基於公義之內的,港式政治充滿迷團,從政者永不敢鮮明地站立左右派系,自稱左翼的人很怕被人標籤共產蠻流,於是明明左傾又要強調「左唔晒」,右派的人怕被指罵為商業財伐,於是右得來又要高呼「左左地」,古靈精怪,這種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港式政治生態,當真充滿幻覺,左中偏右,右裡有左,左左右右,不左不右,視乎社會熱話適當調效自己的「左右軚」,愛左的人自居無比正氣,一句「為人民謀幸福」穩佔道德高地,連帶把所有道德量化,批評新移民政策謂之「歧視」,窮人犯法謂之「揾食嗟」,一切講求「世界大同政治正確」,「政治正確」是非常垃圾的名詞,何謂「正確」?何嘗不是由左翼上腦的人訂下,總之閣下表現得「不夠左」就違反了左翼道德,政治正確導致人民集體愚蠢化,把事物極端化,分析力智障化,左來左去,思想不開化,換個角度,極度左傾的人其實很霸權,你在左翼人面前只能說很左的話,不夠左又被左翼歧視和排斥了,被左翼人排斥很痛苦,因為左翼的人認定閣下不夠左,就等同「邪惡」,邪惡得像撤旦化身,被「左人」群起攻之,以殘害百姓之罪名,恨不得把不夠左的人夾手指遊街跪玻璃示眾,但說法會很動聽:「為公義替天行道」。左翼人自覺是神的化身,正義朋友,可歌可泣,鼓吹的都是真理,因為你不認同「真理」,就是不講理,「左翼真理」由左派人制定,基於以人民為依歸,理應少數完全服從多數,所以非左即敵。


非黑即白對香港沒好處,更何況是左右逢源。左翼世界大同?結果可能人人捱窮,變相很「平等」了,右翼商業掛帥?又導致社會失衡。所以香港人要把焦點放在「社會公義」層面上,不要糾纏歸邊左右派爭拗,在迷宮裡鑽牛角尖,不能針對問題關鍵。


政治 Cosplay‧虛偽無比

右派和左翼人有共通點,一樣是非友即敵,自命大右派的人自我感覺良好,認定知識份子才會傾右,認為左翼人都是低級無知識的打工仔,向人說「我是大右派」,當堂神經亢奮頭上貼了光環,順帶強調自己必有大專學歷,浸過遠洋鹹水,住得舒適食得招積,很有生活態度品味之賢人雅仕,不論右左翼,只是不同的「政治 Cosplay:角色扮演」,但很多社會議題不能單靠派系對立而解決,左派道德高地,造就了「港式投訴文化」,右翼者變相縱容財伐霸權,現在香港商界的專橫,以保繁榮之名不斷抽取社會財富,平民不停被剝削,在「弱肉強食、森林定律、達爾文理論」的右翼前提下,大右派會說窮人皆因無能,勝者為王,窮人請先自我檢討,多勞才會多得,但「勞多少和得多少」的標準則由富人定案,打工仔捱不住,特區政府又推出「香港精神」口號騙人,要基層一生做牛做馬,財伐賺大錢之餘還抱怨盈利未連指標,所以我個人認為,在香港根本無須強調站左站右,致力維護社會公義就是了,在左右理念上糾纏,只會浪費時間又沒作為。


什麼馬克思理念、什麼歐洲學人主導思想,不談外國,單在香港,談這些鴻圖大志很多餘,本港政治,簡單到不得了,建制派是保皇黨,源自「土共左仔」,但已經完全右化,建制派的人多半做生意,大把錢,嘴巴說愛國心裡罵到臭,親中只為取得更多利益,錢作怪也。香港人基本上都是傾右,前英式殖民管治下,港人世代被完全馴化,現在被財伐霸權剝奪利益,只想爭取公義,由於大右派言行非常乞人憎,於是被左翼理念吸引,這是形式上和口號上向左,而非真心歸左。我誠意奉勸自命大右派的人尤其商界,右派理念不是把基層作地底泥,以繁榮做金牌奴役打工仔,最終只會被民眾推倒,商界不是要做生意麼?生意來自市民,窄乾蟻民,財伐也難保風流快活。


「適當地左傾」的迫切性

雖然香港無須劃分向左向右,但從當前香港生態來看,我會形容「適當地向左是必須策略」,事實上,港式右翼已變了質,政府極度荒唐,財伐極端霸權,市民好聲好氣向政府表達訴求已證明沒作用,循此路走只會令人民更痛苦,大商家殘踏蟻民的所為,也令香港脫離現實,人民必須作出脫離奴役的決擇,想改變煉獄,「左傾」似乎是唯一可取路向。

2 則留言:

discussingtennis 說...

其實香港個啲所謂大右派所講既只係保護大財閥。保持大財閥同政府製造出黎既所謂自由市場。讓既得利益者得到更大既利益。

佢地真係講自由經濟?

匿名 說...

請問何為社會公義?如果社會公義的根據是法治的話,發生不公義的事情便應由司法制度處理。社會不公義的事情不斷出現,是否代表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相互制衡失效?

參照其他已發展的民主國家,法治的體制比較健全,可惜社會不公義還是存在的。那麼社會不公義是從何以來呢?香港應如何處理?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