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4月9日星期六

(超級特別版)豪宅靚太焗桑拿被男保安偷窺警署落口供全過程

尚堤男保安 違規兩闖女更衣室
靚太焗桑拿被睇全相
蘋果日報 2011年04月07日

【本報訊】家住大嶼山愉景灣豪宅「尚堤」的「靚太」楊小姐,上月在屋苑泳池女更衣室內焗桑拿時,被男保安員闖入看到裸體,她事後接納對方解釋是無心之失。詎料前晚她再焗桑拿時,另一名男保安又闖入說要關燈,幸她有所防範下沒被看到全相。楊質疑兩事並非巧合,對警方沒拉人感非常不滿。管理公司證實前晚涉事保安員違反工作指引,會將他「炒魷」。記者:區杏芝、陳淑莊、張軍

尚堤共有 5座臨海大廈,屋苑室外泳池的更衣室內設有桑拿房。泳池門口設有閘機,要持住客證進入,每天晚上 10時關閉。

形容保安眼甘甘笑吟吟

楊小姐說,上月某晚 9時許,她一邊焗桑拿、一邊做伸展運動,一名中年男保安員突然在桑拿室外約 4至 5步位置出現,與她四目交投。當時她一絲不掛,透過透明玻璃被看到全裸。楊之後報警,保安員解釋曾在門外大喊「有冇人」,因無回應才進內。楊說管理公司事後道歉,又說會解僱該員工,她心想對方也許真是無心之失,遂沒追究,然而她稍後發現該保安員如常當值,又得悉保安員圈子常拿她的身材作話題,令她很不快。

前晚 9時 40分,楊焗桑拿之時,另一名 30餘歲男保安員又在桑拿室外出現,幸她穿了吊帶裙作防範。楊形容當時對方「眼甘甘、笑吟吟」,說一句「唔好意思」便離開,她怒極報警。
涉事保安員最初向警員辯稱進入時已過 10時,但警員指報案時間為 9時 47分,保安員隨即改口說想早點收工,故提早進入關燈。警員告訴她沒證據顯示保安員曾侵犯她,事件沒刑事成份,然後收隊離開。楊深感不忿,之後再次報警。

楊說,兩名涉事保安員均聲稱曾在門外大嗌,但她堅稱沒聽到。楊質疑上次事件後保安員不用「孭鑊」,「令其他人心思思想嘢」。

尚堤客戶服務助理經理陳志剛承認,對外判保安員一直有指引,訂明只有女性員工可進入女更衣室,前晚事發時有女職員當值,涉事男保安並非負責關燈,亦沒獲上級指示,管理公司已要求保安公司解釋及解僱違規員工。


靚太楊小姐十分不滿警方處理手法及尚堤的保安管理,她會尋求法律意見,以防再有居民受害。張軍攝




=======================================

本部落推出有關新聞超級版本主要基於以下原因:

1. 女事主(或據報道稱為女受害人)在屋宛會所焗桑那,男女賓分開,為何女更衣室(女賓部)竟然由男保安員查探?除非有非常緊急事故而當時沒有女保安員在場,才可由男保安闖入救援,否則在一般情況下,無可能讓男保安進入女更衣室「查看」,無論如何也說不通,如果會所管理公司認為男保安入女更衣室及女廁都無問題,反映管理層嚴重失當,男女私隱保障份屬常識,所以據報道所述,本部落有理由相信女事主是被人「涉嫌刻意偷窺」。

2. 事發地點為超級豪宅,是本港繁榮象徵,相信管理費及服務費也不菲,但住戶竟然失去了人身保障,更荒唐是管理公司容許男保安憑職權進入女更衣室,此舉非常可疑,在法理上,高級管業公司放任這種荒唐行徑,也有理由質疑該公司是否經常給男保安偷窺女住戶,更不排除拍下照片或影片公開發售圖利,當然,以上都是「質疑及提出合理懷疑」,有關方面應詳細解釋。

3. 從女事主拍下在警署落口供過程所見,警察不斷用很多說話試圖「大事化小」,並且明示及暗示女事主息事寧人,這很奇怪,大前提當然不能單方面聽取當事人之言,警察職責就是要詳細查證,聽了一方說話,應該認真處理,若果查實有人虛報,這是另一回事,可反控報警人,但不能用說話半勸半推要當事人放棄報案權利。

4. 本港警方在打壓( 應該說對待 )社運青年及個別「非建制派及較激進政黨」很落力,而且絕不留手,尤其對社運青年的打壓手法,不論電話竊聽、貼身跟蹤、家人朋友大起底都不遺餘力,更會去社運人士的工作地方進行「友善的查家宅」,令社運青年在痛苦和煩惱之中渡日。到現時為止,香港市民依然深信香港警察是文明、勇敢、盡責、為市民為社會服務的良好公僕,對警方非常有信心,所以從落口供影片來看,似乎有點奇怪,影片中,女事主被警員多番推搪,也忍不住發怒高叫,在情理和法理上,她的確很無助,試想象一下,一個女人被人「涉嫌刻意」偷窺,並知道偷窺的男保安公然大談其身材,把女事主當作玩物,而報警求助得到的又是左推右搪,她的憤怒,在客觀環境下是可以理解的。因此警方必須認真處理有關案件,對待社運人士如此「認真」,無理由涉及刑事的偷窺案卻這樣馬虎。

========================================

豪宅靚太焗桑拿被男保安員睇全相報警落口供原裝影片



被偷窺靚太報警求助報稱「反被拘捕:我憎死警察!」

2 則留言:

匿名 說...

salute!

fredng 說...

The police seems do not believe the woman's story and think that she is troublesome.

Fairly speaking, I think it is difficult for the police to arrest someone based on one side's story only.

BTW, Any follow up from pol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