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5月8日星期二

日觀察家深以為慮:萎縮中的日本新生代只熱衷AKB48



導語:現在的日本年輕人全都龜縮在自己的世界裡不願走出一步

撰文:近藤大介

北京時間3月11日下午1點46分,很多居住在中國的日本人面向東方雙手合十,默默禱告。一年前的此時此刻,我們的國家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大地震。那次地震奪取了1萬多人的寶貴生命,給日本東北部地區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過去一年,對於日本來說,是一個既漫長又短暫的「復興之年」。而對於身在北京遠望日本的我來說,這卻是日本在物質和精神方面雙雙萎靡的一年。

地震、海嘯、核洩漏……日本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物質」與「精神」在一瞬間被這些天災人禍打得粉碎,就像盛開的櫻花隨風飄散一樣,日本的奢華與自信被這「三重苦」拋到了九霄云外。

回首日本的近現代史,日本也曾遭遇過這樣的萎靡不振——1868年明治維新和1945年的二戰戰敗。美國蒸汽船的來襲,標誌著長達264年的德川政權徹底崩塌。

但是經歷了這一重挫的日本卻以此為契機,高喊著「富國強兵、殖產興業」的口號,拉開了明治維新的序幕,並成為了亞洲的頭號大國;1945年美國投下的兩顆原子彈徹底打敗了日本,但是日本再次將失敗作為了發展的動力,實現了戰後經濟的高度發展,並躋身成為了世界經濟第二大國。

在這兩次失敗之後,幫助日本實現從萎靡到復興的都是當時20多歲的那代人。

明治維新的主角是以阪本龍馬為代表的當時20多歲的那一代人。抱著將日本改造成足以列入歐美列強行列的大國的偉大志向,這些年輕人成功地實現了革命。同樣,承擔二戰後日本復興重任的也是以索尼為代表的20多歲的那一代人所創建的新興企業。為了能夠製作出不遜色於歐美企業的產品,他們拼盡了全力。

讓我們再看看當下,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日本發生了什麼。「節約」和「自我約束」成了日本人共同的口號。受到限電15%的影響,整個日本籠罩在一片灰暗之中。日本最大的服裝連鎖店「優衣庫」的社長柳井正命令旗下店舖「不能降低店內照明亮度」,必須維持明亮舒適的購物氛圍。但是,優衣庫是唯一的例外,其他的商店和購物街幾乎是一片昏暗。震後的蕭條已然遍及日本全境。

在這種時候,日本能夠依賴的原本是「年輕的力量」,但是現在的日本年輕人全都龜縮在自己的世界裡不願走出一步。這些年輕人都出生、長大在泡沫經濟崩塌之後的「失去的20年」裡,比起如何增加存款,他們更加努力怎樣才能不減少存款,並且對於「不景氣」和「節約」早已習以為常。

所以,如今面對震後蕭條的「軒然大波」,這些年輕人更是選擇閉關自守。換句話說,再也難出現胸懷「我就是日本的斯蒂夫‧喬布斯,我要重建日本輝煌」這樣氣概的年輕人了。

過去的一年裡,日本的年輕男性最為熱衷的就是在大地震發生3個月之後的6月9日,在東京的日本武道館裡舉行的「總選舉」。這不是國會議員的選舉,而是「AKB48」的歌手選舉。

「AKB48」是由150名(包括旗下組織)年輕可愛的女孩子組成的大型女子音樂組合。如果購買她們的第21張單曲專輯《Everyday》(每張1000日元),將會獲得「投票券」和「握手券」。使用「投票券」可以為150名成員中自己喜歡的女孩投票。其後,當候補成員們在全國各地舉行「選舉演說」時,憑「握手券」就可以和她們握手。

這種形式和中國的「超女」非常類似。在總選舉得票榜上位列前21位的成員將有資格錄製於去年8月24日發行的第22張單曲專輯《Flying Get》A面歌曲(主打曲)的PV(MV)拍攝和演唱。

在6月9日的總選舉日,日本的眾多男青年都為之瘋狂,投票總數達到了1166145票,獲得票選第一位的前田敦子的得票數高達139892票。這一數字遠遠超過了在國會議員總選舉中當選者的平均票數。

結果,在去年的日本流行音樂專輯銷量排行榜中,「AKB48」獨佔前1至5位。這種情況在日本音樂界可謂前無古人。

前幾天,我問幾個在北京遇到的日本男青年「為什麼會如此熱衷於AKB48」,他們回答道:「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除了AKB48之外就沒有別的希望了。自我們出生時開始,日本一直處於不景氣的狀況,即使是大學畢業之後,我們也找不到滿意的工作。所以我們結婚困難,買車買房也困難。受到之前東日本大地震的衝擊,整個日本變得更加灰暗。所以我們只能把自己的希望託付給了AKB48的那些女孩子們了。」

這就是日本萎靡不振的現狀,就憑現在的這些日本的年輕人能夠拯救日本嗎?

那麼,同年代的日本女性們將自己的夢託付在哪裡了呢?這裡不得不提到一個關鍵詞——「大久保」。「大久保」是位於東京新宿北部的朝鮮族聚集地。類似於北京的望京或是五道口。我在2月下旬回國的時候,前去參觀了大久保,當我在新大久保下車時,禁不住停下了腳步。

在大久保車站附近,竟然停滿了來自新瀉縣、長野縣、宮城縣等全國各地的大型旅遊觀光巴士,從巴士上下來的還儘是一些打扮入時的女孩子們。

她們前來此處的主要目的,是造訪這條街道上林立的幾十家「韓流商店」。入口處,幾位來自韓國的帥哥店員微笑著用韓語跟大家打招呼。跟著人群進入店內,我不可思議地發現日本的女孩子們竟然在這家店裡買了如此多的東西——比如一張印有韓國男明星照片的明信片賣500日元(約42元人民幣),竟然有女孩子一口氣買了100張!

「『韓國人參糖』有非常顯著的減肥效果」;「使用韓國進口的『蝸牛面膜』,會變成連韓國男明星都喜歡的美肌哦」;「吃了韓國進口的酸奶冰淇淋,晚上一定會夢到被男明星擁抱著入睡的」……就這樣,幾位韓國帥哥天花亂墜地介紹過商品之後,大量的架上商品被前來店裡的日本女孩子們瘋狂地哄搶開來。

購物之後到了用餐時間。在一家據說聚集了大批韓國帥哥店員,名為「一隻雞」(中文直譯)的韓國菜館前,100多個女孩子在寒風中排著隊等位。可以喝到用瑪格麗酒(韓國的米酒)為基底調製雞尾酒的「馬格利酒吧」,也大受女孩子們的歡迎,在一條街道上竟然有幾十家那麼多。瑪格麗酒原本是韓國貧窮的農民們喝的酒,而現在卻搖身變成了每杯價值1000日元(約82元人民幣)的調製雞尾酒,成為了大家追捧的時尚前沿。

我也追著流行走進了一家「馬格利酒吧」,坐在我旁邊的是幾位日本女孩子。「你們覺得韓國男人的什麼地方最有魅力?」我不禁向她們發問。只聽她們回答我說:「在韓國男人身上有強大的態度。兩年的參軍經歷讓他們有硬朗的一面吧。這樣的態度具有吸引力。」

「那你們覺得日本男性怎麼樣呢?」我追問道。結果幾個女孩子非常不屑地說:「他們不是男人,只是單純的食草動物罷了。當成寵物來養還差不多……」

想來1192年鐮倉幕府成立以後,日本成為以傳統「武士」為主導的軍事國家。明治維新之後,「武士」被「兵士」所取代,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兵士」又被「企業戰士」所取代。泡沫經濟破裂後的「失去的20年」,以及東日本大地震的又一次重創,「企業戰士」變異為了「草食動物」。所以,不滿於「養寵物」的女孩子們才把目光轉向了鄰國健壯的「肌肉男」,這也可以說日漸萎縮的日本的一種「變形」吧。

在年輕人如此「萎縮」的背後,比起年長的上一代日本人又是如何呢?我前幾天就在北京瞥見了日本老年一代代表性的一幕。

2月16日,在北京國貿展覽中心,召開了以「從東日本大地震中走向復興的日本」為主題的「活力日本展」。由中日兩國500餘名相關人士撥冗出席。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週年,在這個值得紀念的一年裡,將會舉行1000餘場大大小小的中日兩國邦交紀念活動,而這次的「活力日本展」可以說是所有活動中最為重要的一次活動。

日本方面派出了野田佳彥首相特使(前經濟產業大臣)直島正行、日本經團連會長米倉弘昌以及日本駐華特命全權大使丹羽宇一郎致辭。一同出席的還有前自民黨幹事長加藤紘一、前自民黨總裁河野洋平、前西武集團總裁遷井喬、前外相高村正彥、前豐田汽車公司社長張富士夫以及前自治大臣野田毅。

然而,在聽到這些到場者介紹後,我簡直沮喪至極。與會者介紹的這幾位人物最年輕的也已66歲。由這幾位來謳歌「活力日本」未免太過牽強,還不如說他們正好在向中國展示著「萎縮的日本」。

實際上,由他們所引領的自民黨政權在三年前已經崩塌。豐田汽車公司今年3月的決算預測顯示,其盈利比去年減少了42%,而西武百貨集團則早在11年前由於大幅赤字而宣佈解散。

就這樣,「萎縮的日本」在經過了東日本大地震後一年的洗禮後,現在又開始擔心起新一輪大地震的侵襲。1月23日,日本最具權威的地震預測機構東大地震研究所宣佈「4年之內,東京發生大地震的概率是70%」。歷史上,東京平均70年會發生一次大地震。而自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之後,至今還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地震。另外,地震學家們又宣佈了「沉睡300年的富士山有可能爆發」、「福島將會再次爆發大地震,屆時核電站將再次爆炸」等預測結果,使民眾們陷入了更深的不安之中。

日本難道就這樣無法從「萎縮」中站起來了嗎?在大地震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此時此刻,我在遙遠的北京為祖國而擔憂。

但是現在,日本的年輕男人們已經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到了6月的「總選舉」上。當然,這裡的「總選舉」指的並不是因為野田首相為了找出「復興財源」提出的增加消費稅而導致面臨解散的「國會議員總選舉」,而是—— 今年的「AKB48總選舉」。

4 則留言:

匿名 說...

三十年河東 三十年河西

i-Joel 說...

這篇文章若在內地(特別是各種左派)網站轉載,憤青們一定非常興奮快活。巴不得日本繼續萎縮(無引號),甚至坐等東京地震再臨,中國雙手不沾血地目看日本的人心、希望、及其國土一起沉進太平洋,從此滅絕。

匿名 說...

nice idea.. thanks for sharing..

匿名 說...

這情況不只出現在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