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7月19日星期一

最低工資漫遊

最低工資是良法還是惡法?不少主張或自稱經濟大右派 ( 總之必須強調自己不是左派,因左派令人想起共產 ) 的學者、商界及主流傳媒,都會有不同理由又非常有邏輯的思考去反對,勞工階層當然拍爛手掌支持吧?也未必,因為中國人社會,主導思想是服從,求變是造反之源,階級分野很清楚,不能以下犯上,簡單如父子,子不能不服父親,就算沒了父親,長兄也為父,兄長之言九鼎也,總有道理。中國人哲學,老闆角色是米飯班主,飯都是老闆給的,雖然自己付了勞力,討到飯吃理所當然,但主導思想告訴我們,米飯班主為王,打工的是奴僕,不能以下犯上,上級和下層的階級觀念一直如此,世代相傳,不能劃破,無關乎有無道理,而是主導思想集體意識形態問題,很難三言兩語解釋。


要做經濟大右派其實不難,主張自由市場經濟,無須詳盡,一個「自由」加「市場」還有「經濟」,就是鐵三角,鐵三角的經濟思考模式,非常好用,例如勞工的收入與能力成正比,市場對商貿的供求關系、人力資源分配等等,去書店買幾本什麼經濟理論書,背熟了出口成文,人人可做個臨時經濟家,所有經濟活動都可以用公式計算,而且算式根基扎實,一定講得通,最低工資是破壞自由市場經濟的大禍,要反對的,一萬個理由嫌少,但支持的,可能一個理由嫌多。


香港不歸路

香港已經是不歸路,九七主權回歸前,英國政治家盡一切方法令香港成為繁華都會,樓價飛升,不愁沒錢,企業忙於炒樓炒股票不務正事,每日大把錢賺,所以不存在業務倒退引來的虧損,反正金股匯賺錢如變魔術,於是香港看似無限風光,但內裡的經濟泡沫一觸即爆。


回歸後,假大空兼全無政治智慧更不懂營商之道的董建華出任特首,核爆式要樓市硬著陸,中共在回歸時有一管治香港綱領,要必先保障富豪利益,讓世界知道,香港回歸中國,一樣大把有錢人,而且有錢人會比港英時期更有錢,以洗脫中國共產黨的負面形象,但董建華打爛了樓市,無數人淪為負資產,地產商和大財團也損手爛腳,很多富豪都標榜自己是「愛國商人」,中共不想權貴陣營棄港而逃,於是要特區政府,千錯萬錯都要保住富豪,只要香港還有一大班有錢人,總會有很多投資,既保障富豪利益,也箍住了對中共的信心,回歸以來只有很少學者提及這點,通常一講出來,特區政府不高興,中共也不高興,這類少數清醒的學者很快在輿論界消失,換來是一班和諧馬屁友,哄騙市民,也哄騙自己。


最低工資法案通過,現階段還未落實工資水平,各位無謂抱太大期望,就算工資重上合理水平,還要看政府是否願意合作減少官商勾結,要完全改善是無可能的,因為香港並非民主地區,特首是中共指派和權貴集體「程序上投票」產生,高官退休後大多轉投財團高職出賣政府重要資訊,已是公開了的秘密,所以有了工資立法,政府是大旗手,並非勞工話事,更不由市民作主,當然政黨也難以左右,而是政府和財團富豪的「四四六六傾掂佢」,官商傾掂數,打工仔只是陪襯,不要以為有了法例就有保障,當然,法例有法律約束力,但還要看政府是否洞悉民憤,這個政府已毫無管治威信,或稱為「Ungovernable」,幕後玩家是財團富豪,聰明的做法是給回打工仔一點點尊嚴,否則的話,在前文《最低工資的惡魔》也提到,社會一旦集體痴線,必定悲劇收場。


最低工資應該幾錢?

最低工資水平,原先倡議的時薪 $33 可能性極低,雖不至於無可能,但機會相信不高,我個人估計起步點會是 $ 22 - $ 25,樂觀可望 $ 26- $28,應該不超過 $30。連鎖快餐集團平均時薪約為 $20 - $ 23,大型連鎖超市也相若,麥當奴更低,已不計瘋狂外判的保安員和清潔工的超低薪,如果最低工資設定在 $ 20 - $24,基本上和目前市場水平相等,政黨會反對,基層勞工會非常失望,政府將面臨巨大的社會抗爭,若果設在 $ 28 - $30,財團不高興,想把工資升幅轉駕在消費品上,即形成快速通脹,市民又不高興,財團又面臨巨大批評,但若果設在$ 26 - $ 28,不少基層勞工算是加了些人工,工資水平亦未達企業的所謂「盈利警界線」,當然財團還是可以大叫虧本的,但我也說過不止一次,佔本港最大比例的零售和服務業,致命傷是貴租金,租金超乎想象地高,就算工人不出糧,生意也做不下去,旺舖無人問津,叫價高亦不見得吃香。


立法後的成長期

不少人擔心最低工資會先拖累小企業 ( 或小店舖 ) ,提出的理由都是很教科書的:就是小企業資本有限,工資上升,盈利失衡,導致執笠云云。或另一套對大企業的公式化理論:大公司加了人工,會解僱表現平凡的員工,留下強者云云。


又有對學歷和工作能力低的人的理論:學歷不高能力不好,有份工做好過無,工資升了,想「價低者得」討工作也難成云云。有無道理?有。我從來認為最低工資對經濟運作影響相當大,但很多人只是大談立法初期和最表面的情況,而忽略了 (或刻意不談 ) 往後的效果。


立法後,其實對營運簡單的小店小企業而言,影響並不大,大財團常說「盈利未達標」,只因大公司有太多無所事事只想分錢的人,他們的名字叫「股東 / 董事局」,由於要滿足董事局的強大利潤,所以常說盈利欠佳,如果是上市公司,大條道理向股民說盈利未如理想減低派息,非上市公司就簡單多了,董事局嫌分錢不夠?減人工吧,又不夠?貨品加價吧、餐飲加價吧,只要壟斷了市場,加價後市民頂多幫襯少了但無可能不幫襯,對嗎?例如超市壟斷了全港主要日用品及糧油食物銷售市場,就算貴到上天,你能否不買米不買油不買廁紙不吃罐頭呢?聰明的讀者會明白我所說,心裡也早有答案,頂多慳荷包買少些,但無可能不買,壟斷者一定有生意做。連鎖快餐店的餐貴了,但總平過大酒家,打工仔吃碟飯填肚還是要的。至於小店,致命傷也是貴租金,小企業的工人伙記數量少,加些人工不會導致執笠,執笠的,皆因租金暴升,不是努不努力經營問題,也不是工資問題,也不是沒客路問題,而是「租金令盤生意根本無得做」的問題,大家要分清楚,前因後果不能本末倒置。


對症下藥‧運轉乾坤

在初期,大財團可能會報復性地玩玩裁員、大鑼大鼓說經營困難之類恐嚇市民,裁了員,工人不足,服務質素下降,麻煩請各位精明消費者踴躍投訴,罵爆這些連鎖大企業,員工不足請加快請人,消費者絕對有權作出要求,花了錢要合理服務,大財團被罵得多了,死死氣要請夠人,經營成本上升了,租金又瘋狂地高,捱不住,各位請放心,大企業還有偉大的董事局要分錢的,睇死不會輕易放棄經營,關了這間舖,其他對手有機可乘,又威脅到自己了,於是由大鱷財團向另一班大鱷舖位業主講數,大鱷對大鱷,惡魔遇著衰神,打生打死話之你,舖位凋空,舖主無租收,大企業也沒生意做,通常舖主會考慮向現實低頭,租金調低一點,大家好做事,你有生意做,我有租收,大家本是同路人,為何要搞成爛攤子?


2003 年沙士瘟疫令香港經濟陷入低迷,當時很多舖位都減租,結果造就了很多經營者謀得商機,物價合理,市民負擔得到,不論舖位業主、經營者、消費者都互取所需,大家可有記憶?不過是幾年前的事,雖然失業率高,但物價廉宜,市民還算捱得過去,但現在無數店舖因租金暴升而被迫關門,又釀成失業問題,商界把責任一面倒推向工資,撫心一問,有幾多舖頭是因為工資過高而結業的?


病人向醫生說頭痛,好醫生應該查探病人身體有否其他病症導致頭痛,頭痛是病徵,不是病源,不良醫生只會給頭痛藥,但治不了真正的病。

政府智囊做回稱職的醫生吧,要理解病源,自欺欺人只會害死病人,香港的病並非單純的「民憤都是經濟問題」,包括怕得罪大財團的主流傳媒甚至吹水學者,馬屁拍得多,也會爛屎忽的。


請參閱:

最低工資的惡魔

7 則留言:

小瓶子 說...

大家意见不同.

小P 說...

大文兄,麻煩請更正英文字:ungovernable。

謝!

陳大文部落 說...

小P:

係喎,打漏左字,已修正,thanks。

小瓶子:

大家意見不同,唔出奇,不同議題,社會上必然有不同見解,而我也不會跪求其他人意見一致,我的意見,會有一定的思考基礎,而不同意見的,我也不會全面否定,視乎有否同樣堅固的思考。


我只能說,我的分析未必全中,也不會這樣期望,但通常離事實不會太遠。


還記得「食肆禁煙」,一樣有無數商界甚至勞工階層群起反對,理由都是「禁左煙咪影響做生意囉?咪失業囉?咪破壞香港繁榮囉?」....等等。


但事實又一次鐵證,導致小企業小老闆執笠的,都不是什麼禁煙,而是瘋狂加租,而食肆禁煙,勞工薪酬也不見得因此而下跌,只是老闆付不起貴租,關門大吉,已不關什麼最低工資問題,也不關食煙問題。

匿名 說...

出面D評論,不論係傳媒定係一般FACEBOOK討論都將個重點放喺最低工資幾錢幾錢會增加經營成本,又會引起D咩連鎖反應.但就從唔會問D經營成本點解會咁高?肯定係租金啦.唔通係9蚊個鐘嘅清潔阿姐,十零蚊嘅學生妹同D新移民姐姐咩...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7月20日下午6:57 匿名:

咪係囉。普通中至細街舖,租金起碼幾萬至過五萬,人流稍為多少少嘅起碼過十萬至過二十萬,月租喎講緊。

當然我無可能知道晒全港所有街道所有大細所有位置舖位租金( 我知道好多反對最低工資的人一定執死呢樣包拗頸),但舖租普遍好貴。

最基層勞工,有啲人時薪到 $13 - $16,再減人工落去,唔通幾蚊一個鐘?咁不如攞綜援啦好老實講。

我講真的,不如領綜援,起碼生活有保障。

匿名 說...

而D地產這得人驚嘅地方係佢諗住同你分身家.我最近了解一單CASE係喺大埔有檔薄有口裨嘅餐廳早排執咗,原因當然係約滿加租:100%,7皮加到14皮.咁租戶覺得做唔住走人.咁咩自由市場嘅理論我唔識,但我睇睇新租戶都係做餐廳,格調口裨都冇上一水咁好,我唔信新果檔嘢比得到14皮租囉.事實係地產見你OK勁加,你走,OK,佢再租出去都可能係7-8皮嘢,但佢寧願你收檔都唔會同你傾.所以香港好多有價值有特色嘅舖會無聲無息咁消失晒..痴撚線.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7月20日下午10:36 匿名::

你講嘅好多舖位,業主一見你稍為生意好少少就瘋狂加租,舖頭俾唔起貴租執笠,結果業主再放租,最後新租戶都係原先租金水平或者無人承租而減左租,業主心態就係「寧願加租你執笠搏一搏先」,咁就死得人多,呢個現象在香港非常普遍,約在兩年前已有良心地產人士及小商戶不斷指出,但香港人普遍不明白這道理。

香港人成日死執著「自由市場經濟」,但又不理解「自由」必須講求「平衡」,死執著租金「價高者得」,及工資必須「價低者得」,不明白一盤生意,舖租超乎常理地貴,不是閣下努不努力經營問題,而是「呢盤生意究竟有無得做」的問題。

但香港人真的不明白這個道理,最易搬出來的辯駁就是:「咁你咪開源節流囉、減人工慳錢囉、高格調啲囉」,但已開盡資源、也盡減人工、格調也要因應當區客路。香港的所謂「自由市場」早已失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