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5月28日星期一

迎戰大時代‧人民力量初探中產票源

以下是本部落 2012-05-27 facebook帖文,主題講述人民力量北角街站,以下是完整版,包括一些分析和補充。

今天出街,順便看人民力量北角英皇道地鐵口街站,從新都城百貨開始有義工派傳單,但奇怪,只派給女士,很多接過傳單攜同友人行街操鄉音的女士,是大陸人,那些大陸人還以為百貨公司大酬賓,單張看過一眼隨即不顧,我刻意慢慢行,義工見我經過,通常縮手轉向其他女途人,始終不會給我單張。

直至行到地鐵站口街站前,有個很有禮貌的男子面帶笑容說:「拎去睇下吖~」,那個人是蘇浩(選民力量成員)。他遞過單張之際還會點頭微笑,我接過後,站在交通燈前扮等過馬路,站台演講的是人民力量主席劉嘉鴻,核心成員歐陽英傑(星屑醫生)在旁,星屑真人比照片稍為瘦一點。就在這時,我感到後面站著一個人,很高大,是人網老闆蕭若元,他很專注地望著劉嘉鴻演講,蕭生近日的肚腩好像消減了許多,沒有途人認出他。

劉嘉鴻演講時很淡定,斯文,有些貌似中產的北角居民會放慢腳步觀看,在此要提提各位,今日北角,已不很「老左」,本區大量中產藍籌屋宛,住的都是新派高學歷港人,即使福建人,也是「新世代福建人」,並非電影描寫的老左模樣。這些中產,高學歷專才及新潮 OL 雲集,喜看西片、愛歐美日時尚、子女讀港島老牌名校、吃壽司而不是福建菜,所以北角幾乎沒有福建菜館的,「北角是土共老左」只在六七十年代,現在時代大不同。

正當我在觀看劉嘉鴻演講之際,忽然覺察旁邊有位肥婆在用免提耳機講電話,在一剎那間,我聽到她說:「...齊晒人,佢喺度,....果個都喺度;係呀係呀,嚟晒......派嘢果啲有著制服架....幾個囉.....我而家喺度....阿邊個而家講緊嘢.....」,說得很細聲,但剛好我在旁邊聽到,她說話時目光銳利,不斷周圍掃有無人留意她講電話,但我就在她不及半呎範圍,就只有我這個人,我如常目光呆滯地做回一個不起眼的路人,肥婆講完電話,也在扮等過馬路。至於我,也行近了菲印傭堆,靜靜地聽演講。

肥婆應該是民建聯的探子,在報料,她口中說的「佢喺度」,應該指蕭若元,「齊晒人」是指人力核心成員幾乎到齊。觀察所見,似乎沒有建制派其他探子,只有那個肥婆罷了,其他都是途人。那肥婆說話沒半點鄉音,打扮全無大陸味。

之後,星屑站台演講,我在對面街遊盪了一會,回來就到任亮憲 (馬草泥) 演講,馬仔說話也很斯文,向市民介紹人民力量,期間不少時尚年青男女尤其太太們,都頗樂意停下腳步聽一聽,情況與劉嘉鴻相若,馬仔較多人認得,除了年青夫婦及時尚男女,有些小孩認出了他,好奇地注目一會。

街站前的地鐵出口旁邊是酒家入口,在人堆中,我也覺察到有兩名真正「老左」,年過七十歲,典型白恤衫深色西褲配金利來(或山寨)皮帶,神情有點敵意半嘴藐藐地「啤實」人力街站,期間兩人耳語一下,這些是殘餘的正宗老左,已不重要了。

又過了一會,我要回家,新都城百貨附近開始有女義工派傳單,似乎市民較喜歡女義工。

※人力很需要多些年青義工,尤其很需要女性專事派傳單工作,可給市民多些親切感和清新感覺。人力確是太重「麻甩」味,女義工可給人力的硬朗帶來平衡。


以下是對人民力量在落區開拓票源的一些個人分析:

現在的北角,已不怎麼「老左」,大量中產藍籌樓盤及新落成豪宅,動輒千萬 (二手盤門檻 600-800萬),住這些樓的人,都不乏專才高等人士,這是現實。高學歷中產,通常不是「老左」,連公民黨都知道,由和富中心打後都是泛民票倉。回說 2008 年立法局大選,民建聯中堅蔡素玉落敗,玉姐在街叫 Mic,除了蛇齋餅糉啦啦隊,其他市民真的運路走乍看不見。春秧街一眾福建商販,都不喜歡玉姐,何解?不是玉姐有問題,而是保皇黨底下各類社團經常向商販取著數,所以今時今日,究竟北角有幾「老左」,不見得。

北角很多年青一代,是對人力有興趣的。時代已不同,北角已加入很多中產港人,就算老福建,後代在港出生,在港成長、讀大學(及出國留學),「福建人」只不過是籍貫而已。


基層與中產選區的特性

基層選區票源來得快,但也易流失,政黨力谷基層切身利益的社會議題,可以很快吸引基層選民愛戴,表面上對政黨很有利,可用低成本搏取巨大政治回報,但也形成某程度上的「等價交換」局面,其他政黨也一樣可以挑氣氛,只在乎哪邊夠大聲而已,所以,當 A 政黨運用煽情議題觸慟基層選民, B 政黨只要在論述方面技巧高一點,選民可以輕易轉呔。基層選區,易煽火,但也易熄火,例如政府派小恩小惠,基層選民易滿足,短視,當民怒不夠,政黨又要想法子帶動民情。

中產選區情況恰好相反,政黨較難挑動中產情緒,難煽火,甚至無火可煽,不要期望中產上街衝,但中產看事物較有長遠目光、喜歡較高分析性及有利社會大方向的論述,這是很高的門檻,但只要通過了這門檻,得到中產信任,反而不會隨便離棄,因為中產普遍默認,高層次的政論和政策思維並非隨手可得,基層社區講求「熱情」,中產區重視「分析、論據」,所以公民黨和民主黨很重視中產票源,公民黨的律師團,一定主打中產,民主黨懂得技巧論述,有基層選票之餘又得到中產信賴。泛民近年多次陷港人於不義,中產票源持續減少,在政治市場上,人民力量除了扎根基層,也應該在泛民空罅上開拓中產票源,為黨的發展帶來「分散投資」之利,從而降低政治風險。

事實上,中產只是很少出來激烈抗爭和示威,但絕不等於親建制,正因為建制上太多問題,很多中產及專才都面對不公義的大環境,又因為建制底蘊是親共賣港及財閥霸權,越來越多高學歷中產正受著腐敗建制的折騰。

在 2008 年至 2011 年立法局大選及區議會選舉,觀察到北角中產居民都很樂意投票,因為他們覺得,又不是要你去衝鐵馬揾命搏,只須拿出身份證剔格仔投票就有人代你發聲,何樂而不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