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9年11月5日星期四

傳奇「一舊水」SM女皇鳳姐 BoBo 專訪

( 壹周刊 第 1026 期報道 )

新聞耳目

SM鳳姐赤祼狂奔
2009年11月05日

BoBo以 SM招徠客人,怎知反被賊人捆綁打劫,情急下赤裸奔上街叫救命,幸得街坊出手相助。


鳳姐 BoBo被劫,赤身露體奔上街叫救命,成了一單港聞。
BoBo一身都是傷痕,除了一部分是提供SM服務時造成外,另外一部分,則是不同賊人上來打劫,各種利器在身上造成。

她不單渾身傷痕纍纍,內心也是一道道傷痕,原以為可以上岸嫁人,卻成為了比雞更賤的性虐待鳳姐。

這種自選的日復日行刑生活,她說只有死才能解脫。

SM鳳姐 BoBo被打劫成了港聞,但最令人嘖嘖稱奇的,並非她當街赤裸狂奔叫救命,反而是她的「神床刀騷沐浴奴」綽號,使人摸不着頭腦。 BoBo笑着告訴記者,這七個字其實包含了她提供SM變態服務的真諦:「神床」,即是她自資過萬元購買的性交電動椅;「刀騷」,即指她可將各種堅硬性玩具等,放入下體作表演;而「沐浴」,不是指一般的鴛鴦浴,是SM中玩大小二便的遊戲;最後一個「奴」字,顧名思義,是她願在客人面前擔當奴隸角色。

除了綽號夠嚇人外, BoBo還標榜廿四小時便利服務,全天候以鳳樓為家,最貴的一項收費也不超過四百元。如此投入賣血賣肉,令其貌不揚的她,在鳳姐界的名頭可謂響噹噹,就連專程上來探望她的區議員許德亮,也說她是一樓一的特色人物。

BoBo報警後,警方將匿藏在鳳樓天台的賊人拘捕帶走。(《蘋果日報》圖片)




在鳳樓內,她特登展示上月廿五號晚被劫的新聞剪報,以警示其他立心不良的嫖客。

突然成了名人

被劫事件曝光後, BoBo成了新聞人物,要不斷向來訪記者重演被劫過程,上週五下午,香港電台又找她作個人專訪,四十一歲的 BoBo也不厭其煩,再次戴上她的女王眼罩,逐格重播地解說被劫過程,每一個細節都絕不馬虎。

約二百呎的鳳樓單位其實很窄,卻擺滿了 BoBo的各種搵食工具,除了電鑽形狀的假陽具外,還有狗籠及一張電動性交椅,其他古怪玩具也是林林總總,空氣中還瀰漫着一股酸臭的難聞氣味。
BoBo一邊講解一邊還換掉身上的性感褻衣,她明顯當自己正在出騷,「咁樣你哋會更加清楚事發時情形。」


BoBo上年與家人打邊爐拍的家庭照,她說家人已接受了她的特殊職業。

BoBo來自名校聖心書院,且會考成績並不太差。


SM變真打劫

BoBo說當晚她與客人完成一次SM性交易後,客人說想「添食」玩綁繩遊戲, BoBo於是唯命是從,當她雙手被客人以SM專用棉繩綁上後,才知上當。此時客人露出賊相,更拿出自攜的電線企圖將她捆綁得更緊,幸 BoBo見狀即死命高聲呼救及掙脫原本綁得不是很緊的棉繩,甚至不顧赤身露體奪門而逃,最後奔下樓報警及找樓下茶餐廳的員工救助,卒之,警方趕得及在鳳樓的天台找到匿藏的賊人。


「都唔係第一次遇劫,啲衰人成日以為我玩SM,綁住我對手就可以為所欲為,我無著衫都可以追你幾條街,想蝦我?」外形粗獷的 BoBo,說時滿臉不在乎,但她雙手一道道針線縫成的新舊疤痕,正是由不同賊人的利刀造成,卻叫人看得心驚,也替她難過。

聖心書院畢業

BoBo另外一個特別之處,是她不像其他大部分鳳姐是新移民,而是道地的港女,而且中學學業成績一直不差,還畢業於港島名校聖心書院,為了證明自己並非胡吹,她更翻箱倒櫃找出八五年的會考成績單供記者查看,八科全部合格外,英文及經濟等三個科目還拿了 C等級。

「你成績可以讀到預科,點解會搞成咁?」記者好奇地問她。

「有頭髮邊個想生瘌痢?」 BoBo表示自己是家中大女,從小家庭環境又不是太好,故中五畢業後,便決定出來工作以幫輕家計。

離開學校改在餐廳任職侍應的 BoBo,原本一直生活平淡,至廿五歲時感到生活太悶,一個忽發奇想就此改變了她的一生,「自己一向性格孤癖,又無朋友,到廿五歲仲係處女覺得好悶,加上自己對性又相當好奇,所以成日走去尖沙咀重慶大廈,想主動結識黑人,因為我鍾意黑人夠大隻,想試吓。」卒之, BoBo如願以償,廿五歲與黑人的初戀及破處經驗,令 BoBo此後對性表現得更開放,「同個黑人拍咗一個月就散咗,但就知道性係乜嘢一回事……大約九三年,睇咗報紙有色情場所請人,自己一個人走去砵蘭街金鑽指壓見工,反正冇所謂,自己又想多啲錢,就咁樣一世做雞囉。」對自己下海的過程, BoBo說得倒是十分坦白。


SM越玩越激

但由妓女轉型至SM皇后,甚至與客人玩埋大小二便等性變態玩意, BoBo卻坦言是被逼上梁山,「呢個社會笑貧不笑娼,我唔介意做雞,但要做到依家咁 cheap咁賤,都係俾前夫所累。」

九八年時她曾以為自己可上岸嫁人,當時一名鄧姓的恩客願意娶她,為了一心一意從良上岸,她甚至將所有收入都交由丈夫打理,「點知一、兩年間,前後大約俾咗幾十萬個衰佬,之後佢花乾花淨不特止,仲犯咗事要走去坐監,搞到我當時成個人幾乎精神崩潰,自己坐食山崩又理財不善,借落財務公司一大筆數。」

外表本不太討好的 BoBo,以前還勉強搵到食,但在被騙去積蓄及財務公司的壓力下,為了賺更多錢,遂在客人的提議下改而當上SM皇后,「以前都想過大不了咪出番來做雞,點都搵到食啩,點知個個男人都鍾意青春靚女,我邊有條件同行家爭客,卒之,有舊客問我俾多二、三百蚊玩SM制唔制,就係咁,咪專做呢班客生意囉!」

年過四十, BoBo坦言自己連做雞的資格都沒有,只有靠 SM賺點皮肉錢。

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疤痕,這一道是今年七月被打劫時,賊人臨走時狠狠劈了一刀。

活在最低層,因打劫事件忽然成了名人,面對不同記者前來採訪,她都認真地重演事發過程。


為了抗賊保命, BoBo已購備手提金屬探測器,客人進入鳳樓前,她會先向客人身體掃描一番以保安全。


生性病多傷痕

她說SM客通常要求會愈來愈高,剛開始還是普通鞭打,其後就是要見血,甚至屎尿一齊來,無可選擇之下,她變成了每日如行刑般生活。

「如果你有玩開就知,SM只會越玩越激,普通易服或鞭打已經滿足唔到客人,為咗賺錢,我別無他選,我要催眠自己都有變態及被虐傾向。」 BoBo苦笑地說,她的人生路走到這裡,就只能這樣過下去了。

老父在兩年前過身後, BoBo還有母親及一名精神有問題的弟弟要她照顧,「家人以前都唔接受我,但而家已慢慢適應到,冇錢你有咩計,我當係工作咋,又無害人,又無殺人放火賣毒品喎。」

BoBo在記者面前數落身上疤痕,每一道都是一個痛苦,「身上玩SM及被劫的傷痕都計唔到有幾多,性病都生過幾次,為咗賺錢,好多時仲要食避孕丸或打針嚟整停月經,我成個身都殘晒,無忽好肉。」

試過數次被打劫後, BoBo為防再遇賊人,於是購備手提的金屬探測器,客人進入鳳樓前,都要經她掃描一番,她說舊客也無所謂,反而覺得好玩,大家就當玩多一個機場保安遊戲。
「有冇諗過轉行?」記者問她。

「冇,死咗咪轉行囉,唔使做人最好。」 BoBo想也不想回答。

撰文:雷彬
攝影:田俊

請參閱:

著名鳳姐 SM 女皇「一舊水」被劫赤裸求救事件

5 則留言:

匿名 說...

命運弄人!

小必理痛 說...

嘩...英文會考拿C,都唔惹少架喎!佢嘅成績都好過我呀!= ="

匿名 說...

時勢做英雄.........!!!!!!!!!!!!!
可惜可惜.........!! 如果當年 女皇有錢再續讀書.... 唔知結果係點........!!!
對女皇, 我十分尊重.

希望有日佢可以存夠錢過返佢想要O既生活...

匿名 說...

我覺得重可以寫好d. 女皇既一生其實幾悲哀, 年華老去, 沒有技能, 到頭來只是靠那副臭皮襄搵錢──不正正是現今中女的寫照嗎?

ak47

匿名 說...

no sex discrimination, please.
年華老去, 沒有技能, 到頭來只是靠那副臭皮襄搵錢──不正正是現今中男的寫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