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從最低工資醒覺

最低工資法案已通過,但這不是戲肉,關鍵是制定工資水平,我寫了兩篇文章談最低工資,我立場是讚成,但我只能說最低工資在現階段是「程序上立了法」,工資水平未必樂觀,過低的話,立法形同虛設,定價合理 (即商界認為偏高 )的話,我不認為政府會有勇氣與財團富豪角力,商界最終會用各種方法走法律罅,勞工還是淪為輸家,良好法例也變成惡法,然後那些吹捧和諧及依賴大財團落廣告的主流傳媒,就會熱情地訪問一眾「所謂學者、經濟學家、財經分析員」,每日重複向大眾「苦口婆心」說明最低工資的萬惡,支持的議員及市民都是幫兇,香港經濟被法律干預搞死、財團大手裁人令失業率暴升都是惡法所累,跟住連小股民買錯股票輸了錢都是「最低工資導致經濟不景令股票不振」,或者街邊無厘頭爆了屎渠、樓下看更阿昌叔個女肥妹珍和男朋友分手,都是最低工資惹的禍,千錯萬錯都是最低工資的錯。

港喱經濟偉論

香港人對政治冷感,其實基於認知不足,但因中國人面子問題,不肯求真求知,所以誤解一直加深,之所以反對最低工資的理由千奇百怪:有人認為勞工得到保障,商界必死無疑;也有人覺得保障勞工會養大懶蟲,不符合「多勞多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由市場定律;有人會說所有商業活動唯一最大成本都是員工薪酬,所以不能保障最低工資,物料成本和瘋狂貴租都屬其次,只要不斷減人工,生意才有得做;更有人會很有邏輯地搬出地球上所有西方民主國家因有了最低工資導致的經濟問題,結論就是萬萬不能有最低工資,一有勞工保障,商界必死,商界死必然引發瘋狂福利主義,福利主義終點站就是聞風喪膽的共產。


港式自由經濟論粉絲很喜歡用美國做引例,但美國經濟低迷皆因無節制的先洗未來錢「信用卡文化」、及「華爾街古惑仔搵快錢風氣」,並非最低工資所累。企業不思進取,不務正業,董事局 CEO 才俊為瓜分厚利終日吹水作大,加上不斷膨脹又毫無監管的資本投機產業,一天爆了煲,企業紛紛倒閉,金融才俊為保自身利益,最好借口唯有推向勞工保障。很多港人誤解歐美的福利主義,外國的所謂「福利」,不要忘了徵收重稅,政府收集了這麼多稅金,有福利很正常,所以不是工資保障帶來社會福利,而是重稅的回饋,混淆了基本概念,請不要亂談什麼自由市場經濟。


總之保障基層勞工,必然引發資本家被迫害,馬列毛恐懼症又來了,要共產了要批鬥商家跪玻璃了,要送資本家去納粹毒氣室了,勞工是惡魔,老闆才是萬世救星,沒有資本家,沒有新香港,沒有老闆就人人乞食,總之萬萬不能提最低工資,有糧出就是了,不要論價錢是否合理,世上沒有剝削這回事,您的人工反映您的存在價值,因為老闆是對的,老闆認為您值幾錢,不要問何解,要服從,不要反駁,反駁有失和諧,不和諧香港沒繁榮,繁榮是普世價值,世上沒免費午餐,反對此保障的人,通常認為最低工資等同給勞工免費飯吃,老闆和勞工,不是您死就是我亡,一山不能藏二虎,可以的話,當然要勞工落地獄,反正等做工的人多的是,向商界財團傾斜總比扶助天生賤骨頭的低下勞工為佳,這就是香港,這就是港喱,這就是港式醬缸,與中國人醬缸同出一轍,這就是「港式自由市場狗屁經濟」。


香港虛假自由市場

很多人把營商困局一面倒推向工資成本,我必須指出,本港現在的商舖招租,街道人不暢旺時,租金合理,有人租了舖開業,由於經營者努力營運,貨品平靚正,又符合當區客路,生意不錯,當很多舖都生意好時,街道人流也增多,這時候,業主認為這條街的價值提高了,舖租水漲船高,無理由「咁傻仔不加租」,於是約滿後瘋狂加租,升幅動輒以倍或幾倍計,原本三萬元月租可以暴升至過十萬,如此類推。原先租戶可能捱不到貴租,執笠去也,到無人問津又以原本租金甚至更低水平「屈就」租出,業主心態是「寧願加貴租搏一搏」,但不會考慮舖位的客源性質和經營者的實際負擔能力,結果造成無數有質素有價值有特色的店舖離場,另覓新舖開業又要開創客源,不要忘記最後業主見您生意轉好又加租,作為經營者無可能終日開舖關舖不停為客源兜轉的,最後付得起貴租的只有工廠式大財團連鎖店,或一些只能付平租捱日子但無特色的垃圾小店租用,現在店舖雖多,不談遊客區的外國名店,以本地店為計,來來去去都是大集團連鎖店,一就是自吹自擂「扮特色店」,價錢貴又不實際,劣食店更不用說,無非都是應付貴租,員工多半是時薪「長期兼職」,貨源都是平價大陸劣貨,經營者朝不保夕,每日最擔心是能否夠交租,遺憾地,很多自吹自由市場的白鴿眼港喱都不明白這道理,一句「唔租呢度咪租第二度囉」、「租金價高者得o架啦」、「人工當然要有咁平得咁平啦」、「您有權唔租,人地業主都有權收貴租喎」這樣,有無道理?好像很有道理,正如超市壟斷,也是合法的,也可以說「人地有權租得起開咁多分店o架嘛」,這就是港式自由市場經濟。


同樣地,香港很多所謂「旺舖」業主都是大財團旗下的公司持有,大型屋宛的連體商場更不用說,都是發展商物業,但很多香港人不清楚這點,以為市場很自由,嫌舖租太貴可以找其他位置,但舖位物業已被壟斷,正如很多讀過大學入世未深自吹有識見的港式大學生,也捧自由經濟論出來,說超市物價貴大可去其他小店買,但他們不明白超市進佔了全港住宅區,也壟斷了主要生活貨源,屋宛商場被大財團包起承租,小舖平價店根本無望,發展商不租給小舖,要租就要付高出市價的超貴租,我已說過不是努不努力經營問題,而生意究竟有無得做的問題。


有些和諧派主流傳媒明知貴租令營商困難,但敢不敢批評大財團大業主呢?不敢的,因為人家有強大律師團,打個電話即發律師信,況且很多港產富豪業務都涉及地產,又有零售業,隨時停登廣告,政府高官向富豪擦鞋為日後投身做高職,這些已講到口都臭,連我自己都覺得煩,香港人明白未?是明白的,但港喱對自己沒信心,很喜歡奴僕向主人的崇拜幻想,因此把所有責任都推向工資過高,只要減人工就可以了,不斷地減,工時無限延長,港喱心態自我安慰:「看!老闆賞識我才叫我加班,一天做十幾個鐘都捱到呵!老闆只減我人工都不炒我,我多麼有價值呵,好威威呵」這樣的。

之所以港喱從皮膚顏色、思想形態,從頭到腳趾尾都是很適合做純奴隸,只欠一條狗鍊,老闆喝一聲,港喱汪汪叫,開心到不得了。


法例成敗的迷思

大財團富豪無須有超凡的營商本領,只要明白港喱思緒就可以天下無敵,因為港喱會自我投降,籠裡雞自我打生打死,然後張開饑餓的口,爭相舔老闆掉下的瘦骨頭,並且會好言相勸其他同伴,要和諧點,這是自由市場經濟,很自由的,看!大家不是自由地舔骨頭嗎?


最低工資,無謂太費神支持,立了法,但仍未知工錢水平,不知政府和大財團如何講數。那邊廂亦無須大力反對,就算定價高了,財團和政府自有辦法對付,除非政府真的體察民情,開始為小市民做點事,何必多加反對?財團力量遠勝什麼自由經濟偉論。


最低工資能否保障社會上最沒議價能力最無權勢最被欺壓的基層勞工,還是打工仔新的惡夢,不如說,如果法例最終反而對打工仔不利,罪魁禍首都是政府執法不力,及主流傳媒、學者、輿論界攜手摧毀,惡法還是良法,視乎如何執行,幹不好就變成惡法,道理是簡單易明的。

請參閱:

最低工資的惡魔

最低工資漫遊

(原裝足本) 林行止:為何應定較高的最低工資

7 則留言:

nightingale 說...

最低工資,要同最長工時配合。
好多老闆屈你返十多個鐘。話你落兩場,所以你返十個鐘來走法律罅。舉例︰

每日上班十個鐘,你有兩個鐘休息時間。所以你唔係返十二個鐘,已係返十個鐘。

請問各位一個小時可以返屋企做家務嗎?

所以強硬些。每人一日最多只可上班九小時,最多有一場休息時間,特別工種,例如航空等,就用休息時間補救。講開又講,戈個鐘隨時處理公司急務。

而加班必須禁止。今次攪最低工資,係用來反對醬缸文化。雖然識撈的衰人好多,始終,無時間無書讀,都係真理。

pswong 說...

“這些已講到口都臭,連我自己都覺得煩,香港人明白未?”

大文兄多次提及香港人明白未?即政治覺醒也。

至於香港人仲未政治覺醒是情有可原的,香港的不公義是一個比較複雜的不公義,並不是內地那種公然的貪官汙吏以及城管橫行霸道的赤裸裸的不公義,普羅市民看不清楚香港這種複雜不公義是可以理解的,此英國佬之高明也。

及至新殖民主接管後,不公義的情況變得比較赤裸,因此多了一些人政治覺醒,主要是八、九十後,但他們佔人口比例不多,他們出生的時候已流行一個起兩個止,但那些五、六十後,五、六個兄弟姊妹是等閒事。

至於五、六十後為何沒有出現普遍的政治覺醒,最流行的說法是他們是目前不公義的體制的既得利益者,那麼他們不是沒有覺醒,而是太醒;不是non-sense,而是「扮non-sense」(策略性的非理性)。但事實告訴我們,貧窮的五、六十後必然多於上咗位嘅五、六十後,問題是那些貧窮的五、六十後為何沒有出現普遍的政治覺醒?

作為貧窮的五、六十後,成因不離兩個,一是他們完成學業後,基於能力或際遇問題從未上過位;二是他們曾經上位,但被九七後每幾年就出現一次的金融風暴打下馬,月入數萬變月入數千。

對於第一類貧窮的五、六十後而言,他們的成長環境相對目前來說是較易上位及累積財富的,而在當時這種要求較為寬鬆的市場亦已驗證出他們是不適合擔當責任角色,或擔起一臺戲,這是否對他們的能力暗示了些什麼?那麼他們無法理解香港複雜的不公義,亦情有可原,政治覺醒亦無從談起。

至於第二類的五、六十後,他們曾經憑自己的能力,力爭上游,成功上位。他們信奉市場,思想右傾,誠不問可知也。及後雖然墜馬,但思想框架已定,不能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當他們聽到八、九十後抱怨體制的時候,可能會想到呢班死靚仔只是透過理論得出社會沒有公平的爬升梯階的結論(儘管證據確鑿)便大呼小叫,他老人家可是透過十幾年的奮鬥,取得成績,最終墜馬,此天意也。然後義正詞嚴地指出:「乜政府欠咗你架!」

要香港的基層團結一致向權貴爭取權益,不用等太久,一千五百年足矣。

陳大文部落 說...

pswong 兄,好耐無見!

是的。我指的就是香港人對政治和社會的覺醒。相信其實很多港人都知道社會出了很多重大問題,如是既得利益者,當然「咋唔知」,而非既得利益者又不願承認問題的人,通常不是太蠢,就是奴性作祟。

我個人會認為,港人奴性頗重,但「港式奴性」不同一般理解的中國人奴性,港式奴性建基於以前英國殖民強勢管治下,由於英國佬雖強權,但政制又好像無大問題,所以形成「無謂多出聲,反正有人搞惦」的心態。事實上,在殖民管治下,市民出聲也無用,但生活又因英國佬帶來安穩,於是在矛盾當中,自我培養出港式獨特的奴性,作為殖民地的奴,生活總算不錯,所以不會覺得自己很「奴」,回歸後的社會的不公義變得比較赤裸,縱使如此,港人似乎未見懂得調整這種奴性,變成逆來順受,自我安慰渡日。

BeanSong 說...

之前看「吃糞樂逍遙」,嘔吐了一回……
再看「港喱經濟偉論」,再嘔吐一回……

自從鍾祖康的網誌幾乎不再更新,
少數人(要食飯卻被迫食糞者)維持精神健康的藥膳就有勞閣下繼續提供了——服此藥膳者雖不至於馬上有飯吃,但至少不會因時間的推移而對糞便由反抗、默默接受變成支持、甚至依戀!!

pswong 說...

算啦!無謂對香港人要求太高,基層市民沒有政治覺醒真係情有可原喎!

由奴性過渡到政治覺醒其實是很難的,尤其是對基層市民而言。首先就不要期望可以通過意識形態來團結基層市民來形成左傾力量,對一些學術水平較低的基層來說,一些較接近生物本能的議題(如族群)所起到團結效果或許更佳。

一般來說,左傾力量的形成工會是扮演重要角色,由工會團結工人,並為他們爭取看得見及摸得着的具體利益,再以工會為單位組成聯合工會,然後發展成工黨或支持其他左翼政黨,左翼政黨則反過來透過工會提高工人的政治覺醒及投票率,繼而影響政府決策。

香港是服務業為主的城市,而服務業在組織工會上就有先天上的缺點,工會最重要的利器「集體談判權」又被臨時立法會取消(工聯會鄭耀棠棄權,陳婉嫻缺席),這對香港發展具真正意義的工會構成不少困難。如果我們可以繞過此一發展左傾力量的標準路線圖,直接使用意識形態,就可以橫空出世地政治覺醒,咁香港人嘅水平咪仲高過果D可以孕育出大憲章或五月花號公約嘅民族?

所以我覺得香港人嘅水平普普通通啦,又唔係真係咁差。不過,如果你問我點解陶傑口中嘅「奴隸之國」又能夠直選總統,我又真係答你唔到喎。

路人 說...

其實成件事真係好難搞,就以我打份校工住公屋既老母為例,
講親呢D民生既野都係得一個大原則:
唔好得罪阿爺呀,唔好同大機構作對呀,唔係屎都冇得你食呀

對補選,反高鐵,最低工資等等,都一定起勢鬧「搞屎棍,無阿爺照住死緊呀」

仲講到領匯係製造就業機會,當初反對領匯上市既搞到佢股票賺少左,憎到佢地死。

一講最低工資佢仲慶,話自己無著數又會搞到D野貴晒。

當一個自己睇落係過最低工資33但拉埋加班時間根本唔到33既師奶都仲可以想D低收入既人再低D收入都無問題…呢個社會問題已經係唔止奴性重,仲加上一種好有中國特色既欺善怕惡,情願D掃地呀嬸仆街都唔向D有錢人爭取下

pswong 說...

“其實成件事真係好難搞,就以我打份校工住公屋既老母為例….”

要求五、六十後出現普遍的政治覺醒相信暫時是沒有辦法的。既然不公義的情況已經刺激到八、九十後開始出現政治覺醒,左翼政黨應繼續加強對八、九十後的宣傳工作,以免連呢個陣地都冇埋,因為共濟會及共產黨是有大量方法可以阻止麻甩仔政治覺醒的,例如以女制仔、超級電腦、泛道德主義、Pick up Artist都是對付政治覺醒的利器。

就以泛道德主義為例,香港近年愈來愈泛道德主義,雖然很多人不滿,但也不以為然,頂多插吓明光社,又或者諷刺一下香港人的虛偽。原來大家連道德嘅功能都忘記咗,降低管治成本吖嘛,咁搞泛道德主義嘅疑犯仲唔清楚係邊個?泛道德主義亦有助抑制討論問題核心或探討問題本質嘅氣氛。

人家右派為乜一邊支持(偽)自由市場,同時又反墮胎及反同性戀,關乜叉事?乜右派唔係強調「自由」咩?因為右派都是有錢佬,如果佢地單係舉起支持(偽)自由市場及反對福利嘅旗幟,既得利益者嘅味道就太重了,點都要執D道德嘢落去,構成一個「道統」,好像他們是追求某種理想的社會狀態。因此他們可以毫不關心別人墮胎或同性戀,但為咗滿足呢場大龍鳳,必須裝作很痛恨別人墮胎或同性戀。

所以泛道德主義僅是插曲,(偽)自由市場及反對福利主義才是主旋律。但自由市場和反墮胎及反同性戀等立場感覺上還是有些矛盾,不過大家唔駛擔心,共濟會嘅天才已經將呢個矛盾理順咗喇,佢哋所指嘅自由係以家庭為單位,而唔係個人。咦!又真係能夠自圓其說喎。

敵方實在太過厲害喇,所以“路人”說得對,「成件事真係好難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