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6月10日星期日

經典重溫-六四20周年特刊:美國直擊 柴玲住2700萬大屋

壹周刊 2009-06-08 《六四20年特刊》





去國二十年【美國直擊 柴玲住二千七百萬大屋】


淡出民運多年的柴玲對記者採訪有點詫異,但仍表現鎮定。

屠城之後,一班民運領袖逃的逃,被捕的被捕。廿年一轉,這班民運領袖近況如何?本刊記者飛往美國,訪問柴玲、封從德等一班昔日民運領袖。


柴玲當年弱質纖纖,但說起話來慷慨激昂,被選為保衞天安門廣場總指揮。

柴玲現身大宅外,她先抱起女兒耍樂一番才上車,保母目送二人離去。


因當保衞天安門廣場總指揮而被中共通輯的柴玲,多年前被紀錄片《天安門》形容為「讓別人流血,自己逃生」,備受爭議,從此隱居美國,淡出民運。本刊在波士頓找到她,發現這位昔日民運明星,今日變成商界女強人,有個政商界猛料老公,一家人住在二千七百萬豪宅。

六四廿周年,各地傳媒爭相訪問昔日民運領袖,獨欠柴玲。她是民運中「保衞天安門廣場」總指揮,主張留守廣場,有人形容她為激進派。她雖然外表脆弱,但言詞激昂,易鼓動人心,民運領袖的形象深入民心,九○年被提名競逐諾貝爾和平獎。

六四後柴玲逃到美國,廿年來極少在民運界曝光,商界才是她的新天地。八年前,她嫁給美國商人RobertA.MaginnJr.,兩人育有三個女兒,年齡四至八歲,一家五口住在一幢價值二千七百萬港元豪宅。
柴玲上班前親自開車送女兒上學,拖着女兒時笑容滿面,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柴玲與丈夫育有三女,下午由中國籍保母接回家中。

超級大宅上手業主是競逐過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的夫人。

坐擁四物業

雖然鄰居說柴玲夫婦工作很忙,很少留在家,但記者所見,柴一有機會便陪伴女兒,早上八時許步出大屋,先抱女兒耍樂一番,然後親自駕車送女兒上學。廿年不見,柴玲比從前胖了不少,一身藍黑色套裝,滿臉笑容拖着女兒入內,跟學校老師和家長有說有笑,頗有貴婦氣派。記者上前表示欲訪問,久居美國的柴玲好像不慣說中文,頻頻以英語回答記者的中文問題。她對訪問小心翼翼,着記者先將問題電郵給她,她才回覆。

豪宅位於波士頓近郊一處山林上,大宅加草地佔地十萬呎,大屋本身雖已七十九年歷史,但外觀簇新,有六間房,屋內面積六千四百呎。根據美國樓宇買賣登記資料,大屋今年四月以二千七百萬港元賣給一名姓柴的華人,哄動波士頓。本刊調查後,新買家是柴玲親屬。

十萬呎大屋只是柴玲其中一處住宅。翻查美國樓宇買賣登記資料,她和丈夫Maginn另外以個人或聯名方式,持有四個物業,三個在波士頓,一個在加勒比海,最平的只有七十二萬港元,最貴的一千一百六十三萬,總值超過三千萬。頻換大屋,皆因柴玲廿年來在美國情場事業兩得意。
柴玲丈夫Maginn早上九時多,西裝筆挺回到其中一個波士頓物業,取過當日派發的報紙就離去。

與封從德離異後的柴玲,因工作認識Maginn,拍拖八年結婚。

羅姆尼(左)去年以六十歲高齡參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但中途退出,最終由麥可恩(右)當選。(法新社圖片)

柴玲創立的Jenzabar,位於波士頓第二高金融大廈PrudentialTower。

丈夫共和黨猛人

今年四十三歲的柴玲,屠城後與前夫封從德經過香港及法國,抵達美國,不久兩人因性格不合,宣布離婚(詳見下文封從德)。回復單身的柴玲於九三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國際關係及政治碩士學位,入職顧問公司Bain&Company;這時她認識了在Bain任職十年、有兩個哈佛大學碩士學位的董事兼合夥人Maginn,不久兩人相戀,四年後訂婚。
九八年,柴玲獲哈佛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她參考哈佛的校內電腦系統,成立教學軟件公司Jenzabar,提供學生網上交功課、登記課程等服務。《財富》雜誌曾報導柴玲的創業資本,由Maginn、運動品牌ReebokInternational主席PaulB.Fireman及WebTV創辦人StephenPerlman支持。
Maginn於二千年過檔Jenzabar,助未婚妻一臂之力,為公司集資三億一千萬港元,收購其他軟件公司。令Jenzabar發展迅速。目前其辦公室位於波士頓第二高金融大廈PrudentialTower。○一年,兩人終拉埋天窗。
Maginn不單是商界猛人,更涉足政壇。他任職Bain期間,公司掌舵人正是去年競逐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羅姆尼MittRomney。去年羅姆尼競逐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Maginn不單身體力行處理競選辦公室的財務,更自資二萬五千美元在電台作廣告宣傳,卻被選舉委員會揭發他隱瞞這筆政治獻金,最終罰款五百美元。Maginn與羅姆尼除了是政、商拍檔外,私交也極深。他現在跟柴玲入住的豪宅,上手業主正是羅姆尼夫人,物業於今年四月中才易手。
卡瑪韓丁拍攝的《天安門》,突出柴玲激動地要逃生的說話,令柴玲從此備受爭議。

柴玲兩年前控告《天安門》製作公司,在網站誹謗及侵犯其公司商標。

是非不絕

去國廿年,柴玲是非不絕。九九年《波士頓環球報》報導柴玲公司Jenzabar網頁上,聲稱開發核心程式的技術員,曾為哈佛商學院開發內聯網系統,被哈佛發律師信追究,指內容誤導公眾,Jenzabar兩個月後在網頁上刪除有關內容。


九五年面世的著名紀錄片《天安門》,播出一段她在天安門廣場時的親身訪問:「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又說:「我不同他們,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我要活着。」她因而幾成眾矢之的,從此淡出民運界。○四年,多維網引述消息人士指,柴玲經香港首次回國,往上海經商。

柴玲還陷入與《天安門》製作公司LongBowGroup的官司糾紛。○七年五月,柴玲控告該公司誹謗,入稟狀指其網站不斷轉載關於柴玲及其公司的報導,是「求媚中共,打擊天安門民主運動前學生領袖柴玲的誠信」,但法院認為誹謗證據不足,不予受理。

不過,LongBowGroup網站有分頁以Jenzabar命名,柴入稟指網頁會誤導Jenzabar客戶以為是官方網頁,控告它侵犯商標,法院正處理中。LongBowGroup表示訴訟費高昂,公司可能在訴訟有結果前倒閉,呼籲外界支持。記者多番聯絡該公司及導演卡瑪韓丁回應,但至截稿前未獲回覆。

面對風風雨雨,柴玲考慮了七天,終於答應本刊記者作訪問。對於事業和家庭,柴不肯講太多,只對「她已回中國做生意」的傳聞回應:「我一直不能回中國,跟中國政府亦無任何接觸。」何以控告《天安門》紀錄片公司LongBowGroup?她則答,案件進入法律程序,不能討論。

至於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曾指她是「走佬領袖」,柴玲說:「我不知道何以年輕一代有這種錯誤印象,正如我的同伴王丹和封從德指,我們在屠殺當晚留守到最後一刻,我們當時身為領袖,決意跟所有示威者冒着一樣的危險。接着幾個月我們要四處躲藏、恐懼地生活,直到成功逃離中國為止,直到今天我們仍然在流亡。」

回首前塵,柴說:「很難相信已經是八九民運廿周年,我仍覺得像昨天才發生的事。廿年前,我和許多同學上街,走到天安門廣場,和平爭取與中國政府對話,但我們的和平訴求遭坦克車、軍隊和屠殺對待,許多學生和民眾領袖被追捕、判監,有些直到今天還在流亡。我們要讓全世界知道大家沒有忘記,我們仍活在流亡之中,那就是為中國爭取自由的代價。」
民運期間他任領袖,成為頭號通緝犯。(美聯社圖片)

變得最少王丹

柴玲、封從德六四後逃亡成功,但另一領袖王丹則於九○年被捕,至九八年才保外就醫,從此流亡海外。他現時在牛津大學當客座研究員,九月結束任期後,到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當客席助理教授,聘用期暫為半年。王丹多年來一直求學,又研究中國憲政及撰寫評論,他曾向友人指只想做學術工作以抽空搞民運。重看他廿年前後的相片,他是眾多領袖中變得最少的一位。

撰文:呂珠玲(美國)、高明珠、馬梓皓
攝影:黃雲慶(美國)、李育明、林亦非、鄒潔珊、張飆
資料:李寶瑜、鄭詠欣、鄭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