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我看社民連

社民連現處於「暗分裂」階段,形容為「暗分裂」是有原因,明確分裂的話,就是由一個黨清楚分裂出兩派,各派都有話事人,包括掌管黨的權力,但話說回來,這是不邏輯的,因為一個政黨是一個整體,基本上無可能一個黨裡面竟然超過一位主席及一班行委,更無可能把權力平均分配,意思是說,無可能存在「社民連 A組」及「B組」,無可能的,政黨不同打球賽,不可以同一隊再劃分小隊,就算有小隊,都依附著大隊,同一方向做事,同一策略,要清晰說明一個黨不可能完全分割很重要,看見社民連近期出現的分裂爭拗,看到一個怪現象,社民連有兩派支持者,簡單來說有支持原創黨元老黃毓民、陳偉業及長毛、包括抗爭新星馬草泥的陣營,屬「老幫主派 / 馬派」。馬草泥對社民連及社運抗爭的貢獻不容小覷,他的學歷、背景、膽色及策略等等,客觀來講勝過我們平日所見的八十後抗爭青年,三十一歲的馬草泥有能力( 除非他變節 ) 做社民連第二把交椅,這符合了元老黃毓民常說的「社民連永遠有朝氣,是年青人、活力的政黨」。馬草泥並非本文章重點,只是簡介一下他對黨的重要性及為社會帶來的正面影響,受港英殖民統治完全馴化的香港人,缺乏社會抗爭意識,即使面對不公義,抗爭也要得其法,馬草泥我個人認為是一個良好的藍本,他是大時代巧合地出現的一個奇人,奇人遇上奇妙政黨,做奇妙的事,他和社民連可以幫助港人體會到公民抗命的可行性和實用性。



不過,社民連之前由黃毓民當主席,現在是陶君行,陶是很符合香港人口味的政治人,但對社民連而言,又產生本質上的矛盾,香港人很喜愛陰柔,沒有明顯立場,明明對一些大是大非有意見,但又要中國人式禮教「講潛規則」、「槍打出頭鳥說話留一線」,我個人主觀覺得陶君行就是很善於講潛規則的人,表面上有清晰立場,但又萬事可商量,港式用語就是「無話無得傾嘅」,矛盾之處,在於社民連從創黨概念開始,已屬高姿態「人民為主偏左抗爭型」政黨,在政見上要抗爭就抗爭,只有爭取,而不是「讓步妥協」,在生態極度扭曲的今天,小市民受政府和大財團的苦,所以越來越多人尤其基層市民認同社民連,黃毓民在 2009 年不止一次強調「社民連是給年青人的政黨,黨員平均年齡只有卅二歲」,很多人以為他是唯一創黨人,其實不然。據理解,社民連從思考概念開始,由陳偉業、長毛、還有少人提及的重點人物「人網台長梁錦祥」、陶君行等幾個人構思,黃毓民反而是被招攬的核心人物。社民連既然一開始已經走高姿態激進的抗爭路線,這種抗爭,某程度上是不歸路,要回頭等於收檔。陶君行的取態,不能完全否定,始終香港人傾向「識走位、識做人」,這樣說絕非貶低他,而是社會形態確很適合陶的作風,但權貴會否願意萬事商量,可能只屬一廂情願的鴕鳥想法。



陶君行政治魅力尚有不足,看見擁陶派的人頗為奇趣,竟然喜歡網上透過「飛卜」表達政見,當然包括大量是非八掛,這很奇怪,沉迷網上罵戰也同時在擁馬派陣營出現,但情況比陶派稍好,馬派通常利用人網討論區作宣洩平台,或有意見文章等等,都好過陶派「飛卜多人贊好」、「成為了您的飛卜擁躉」就以為擁有無比政治魅力,很好笑,甚至乎陶派當中,戲劇性地有女行委長期身處外地,又可以對社民連運作大發政論,究竟她的資訊是「飛卜留言」還是「msn 密密傾」得來?又或是「飛卜朋友秘密爆料」?陶派其他行委似乎也很喜歡用類似小學生老友鬼鬼的私傳訊息方法溝通,最弊傢伙莫過於「得閒出來飲番杯講是講非」,一切都是「摸下酒杯底」而來,但這是一個舉足輕重的政黨,其運作對本港有著極重要影響,但行委究竟是根據什麼標準「選」出來,或究竟是一班什麼樣的爛人,還自豪地覺得什麼「飛卜傳情」是新時代青年尖端,要帶領香港人抗爭,難道靠「飛卜俾個叻您」就成事?未免太天真很傻。



說潛規則,本質上已和社民連的大方向違背,等同叫程翔忽然入民建聯一樣教人撲朔迷離,蕭若元在網台節目中指出,陶派有數人經常在外散播「黃毓民個仔在大陸犯左事,所以毓民被中共搞惦左喇」的傳言,並有人證。我不打算研究黃毓民是否被河蟹,也沒興趣探索他的兒子有什麼事,作為選民我只感到奇怪,為何行委作為黨的權力核心管理團隊,竟然可以像娛樂圈散播八掛是非,還要標榜自己是核心成員,說話令人相信,另一個詭異之處,陶君行對此沒加阻止,或者他認為無傷大雅甚至默認這種事,這就奇上加奇。



用逆向思維考究一下社民連的創黨方針,套在陶派一眾人等的言行,格格不入,除非社民連轉呔變成「民主黨化」或「民建聯化」,民主黨的變質大家有目共睹,但問題又來了,如果陶派想社民連「變身」,幾乎肯定成功率不高,這套「萬事有商量」的念頭,起碼不適用於社民連,只要明白社民連的基石始於社會上一大群被欺壓的小市民,蟻民面對財團和政府的無力感,社民連的出現,變成小蟻民的抗爭依靠,這是很易明白的因果邏輯關系,如果還不明白,根本無可能主事一個政黨。舉個例,你喜歡下琪,加入琪藝興趣組織,無可能突然有人說轉玩打網球,要打網球的請入網球班,琪藝班的成員都是喜歡下琪而來,連小孩子都明白這個顯淺道理。社民連現在爆發了最基本的邏輯崩潰,支持者認同抗爭,認同激進 (只是香港標準下的「激進」) ,認同向財團霸權挑戰,認同向欺騙選民感情的民主黨聲討,向建制保皇黨抗衡,本質不能改變,要改變即是放棄支持者,但又不可能因此而吸納另一方向的民眾,兩頭必不到岸,註定失敗,正經事要正經做,並非「出來 Hea 下飲番杯傾惦佢囉」,香港人已沒有多大本錢,貧富懸殊已達到先進城市不能再容忍的地步,香港還未暴動只因港人早被殖民馴化,商官勾結的露骨程度不比落後軍政地區少,很多人都對社民連又愛又恨,愛是社民連奮勇為民請命,為最無力最受壓最孤單的蟻民發聲,打入立法會、打進街頭、一擊即中、毫不留手,把扭曲的社會重拾正軌,就是這樣簡單,恨是指社民連的進取手法不符合港式和諧,但事實證明,越來越多港人開始有政治覺醒,知道人善被人欺之弊,漸漸形成民眾壓力,香港確有需要社民連這類抗爭政黨。



如果陶派有人想走精面,抱歉,富豪和保皇黨古惑過你,想搞和諧,人家頂多表面上禮待,但必定打殘你,唯有企硬抗爭,連富豪都買你怕,可能還會俾多少生路你走,市民會得益,我實在不想用粗卑字眼,或者婉轉些說:

想學乖乖仔做權貴跟班,不要幼稚,有排未輪到你社民連,做人跟班的跟班也未夠資格,社民連的真正「老細」是勞苦大眾,民主黨轉呔也不見得成功,何況社民連,你憑什麼?


既然一個政黨只有一位主席及一團行委,只有期望有關管理人妥善覆行職責,現在的社民連面臨巨大考驗,陶派自以為的新思維,與大眾背道而馳,馬草泥一派又得不到黨的最終話事權,比較之下,陶派的路向似乎不可取,到現時為止也不見得有成功原素,社民連分裂,有說法指這是奉行「黨內民主」,但我有另一意見,「黨內民主」並非金科玉律,也不要神聖化,黨沒有管束,講得好聽是「自由發揮」,講得衰就是「亂晒龍、無王管」,社民連最大問題,是缺乏完整制度化,招攬黨員來者不拒,形成敵對間諜、無間道、「保皇線人」聚集,至於很自豪的「我地社民連好多後生仔」,個別「後生仔」讀書不足,政治理解一塌胡塗,常標榜自己一番熱血,但做事有勇無謀,易被誤導,雞蛋裡挑骨頭借批鬥來顯示自己能力,但又不是向外,而只向內,「黨內民主」成為免死金牌,例如有位社民連十八、九歲女黨員,究竟讀過多少書,對政黨理解如何,好笑的是之前擁護黃毓民一派,選行委爭威風對撼馬草泥,輸了現在又轉向陶派,成為扯線公仔,年紀輕不是問題,但港式教育下的中學少年,有多少料子大家心照,講幾句話已露底,奉勸多加學習,學懂明辯是非,還有許多路要走。



社民連要靠選民,選民即是市民,市民不是傻,據聞陶派想安排旗下新人以社民連名牌參選區議會及為入立法局舖路,真貽笑大方,想捧誰就捧誰?以為選票都是黨主席及行委掌握的麼?不如反問,為何說這話的人會覺得自己一言九鼎,閣下邊位?就算圍內一眾行委透過「飛卜多人贊好」,頂多是網上自憐,選民不會和你玩這套。



很多社民連支持者,都偏向社民三子一派,這些人要求簡單,務求黨為小市民發聲,爭取公義就是了,平日未必咁【】得閒看人網討論區兩派互罵,也沒多大興趣研究「社民連張柏芝是否很像張柏芝」,更未必「add了行委成為飛卜朋友」,更不會滑稽到認為向土共獻媚會換來幸福快樂,社民連並非豪華郵輪,只是一艘小船,無數勞苦大眾唯有靠這艘爛船和權貴對抗,如果連爛船都失去,最終輸家必然是星斗市民,即使爛船的一眾掌舵人也會淪為過街老鼠,要明白社民連是什麼,要知道怎樣走這條路,方向要清晰,面對霸權,越是反抗,對手怕了你,或者會給些好處,你想在大鱷面前扮乖,通常不會有好下場。



我考慮了很久才寫這篇文章,屬個人觀察及意見,對於社民連內鬥,其實早想寫點什麼,香港人已沒有太多時間可浪費,地產霸權只會不斷猖獗,官商勾結有增無減,連國家主席的動作也很清楚,不會談公義,人民是可報銷的,錢是萬能的,只會幫助權貴賺更多的錢,在暴虐政權下做奴隸霸主,香港人的「偽和諧」、回歸後「商人【愚】家思想治港」,到現在傀儡公務員作主,都證明只會推人民下火坑,民主黨誠信破產,香港早已不是以前的香港,社民連是港人最後籌碼,政治絕非小孩子玩泥沙,無可能由一班爛人嘻嘻哈哈胡混,社民連係時候作出一些調整,注意,我只會說「調整」,不會說怎樣調整,也無這個能力去影響什麼,。或者引用一個比喻:


政黨像一家企業,當管理層差勁到足以令公司面臨倒閉,除非有其他解決方案,如無的話,只有全面撤換不中用的管理層,不然就只有執笠,再糾纏下去沒意思。

60 則留言:

匿名 說...

文章太多稻草人啦,好多嘢連事實都未搞清楚,更多o既係人網同 myradio o既一面之詞,將陶君行形容成為立場曖味、希望跟權貴有商有量o既精仔就更可笑。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3日上午10:40 匿名:

你唔駛用呢啲說話粉飾成件事,我好清楚自己觀察及寫的什麼。「稻草人」無須濫用,遇到不中聽的意見或殘酷現實就指為「打稻草人」,只會令事實更加迷糊。

逍遙侯 說...

> 社民連是港人最後籌碼

全文未曾認真細看, 但見到呢句, 個人會有保留。港人曾經都以為「民主黨」(馬田時期)係港人最後籌碼...。

陳大文部落 說...

逍遙候:

全文未曾認真細看, 但見到呢句<---咁你係咪先應該完整地閱讀文章?建議咁好「針對一句」、「針對一個字、詞」、「針對一 part」來定論,唔係咁樣睇文章的。

李柱銘時期的民主黨,已成過去,即使當時是港人最後籌碼,這個籌碼在今天也已逝去,無謂留戀以前的光陰,做人要向前看。

我個人也不認為以前的民主黨是港人最後籌碼,不要忘記以前的香港較現在富有,市民還有錢做籌碼。

匿名 說...

終於見到有水準的人對症下藥分析社民連。。。。

R

匿名 說...

閣下的分析十分精湛~~
每個社會運動都會有不同的路線紛爭和分裂,
白鴿黨投共後,引至不止社民連、
其他各黨都蛻變進化是必然的,
黨派分裂也是一種民主教育運動,
正如人生一樣,在跌跌撞撞、不知不覺成長中.....

匿名 說...

閣下的分析十分精湛~~
每個社會運動都會有不同的路線紛爭和分裂,
白鴿黨投共後,引至不止社民連、
其他各黨都蛻變進化是必然的,
黨派分裂也是一種民主教育運動,
正如人生一樣,在跌跌撞撞、不知不覺成長中.....

匿名 說...

寫的唔錯,繼續努力!

匿名 說...

社記有一班人係入錯黨, 而陶主席正正親近這班人最多.社記而家已分成, 一班理念派, 一班搵食派.

Hana 說...

你點睇長毛當選立法會議員之後總住公屋吖?

匿名 說...

普遍市民在香港的生活情況的確是越來越差,再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掉了。只想說的是,做實事的人,選票自然會累積跟著走的,不要再捨本逐末了。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3日下午2:10 匿名:

你所講的,某程度上我都幾同意。至於「搵食派」,我在文章指出,唔好太天真,唔係話想「搵食」就「搵到食」,那些常自以為好醒目仔的人,要分清楚自己位置,自己想搵食,都要人地俾機會,我只能說「搵食派」係一班蠢人。

陳大文部落 說...

Hana :

其實我明白你問題,亦有唔少人提出過,長毛做了立法會議員仍然住公屋,本來和社民連無乜直接關系,但我都想作出一點補充:

基本上要分開兩個層次來睇:

1. 從表面角度來看,長毛作為議員,有幾萬銀月薪,照道理有能力另覓居所,讓出原先的公屋單位,所以有人覺得長毛現在是霸佔了公共資源,從「港式雙重標準」來看,我們香港人好奇怪,大量新移民來港生仔落籍兼討綜援,由於要保持「不要歧視新移民」及「中港一家親」的道德防線,我們不會多加批評,但長毛此舉,又正因為他是「激進抗爭人士」及「經常令中聯辦煩膠」,有違「港式和諧」,香港人會要求他有高於常理的道德操手,所以長毛是不當的。


2. 但從真實角度看,長毛雖有幾皮嘢月薪,但原來佢「竟然戇鳩到每月捐出部份薪水」去什麼慈善團體,所以嚴格來說,他沒拿足月薪,既然如此,就好難用「中環價值」及「中上產才俊」標準來看他的生活,未必付得起錢另尋居所,唯有繼續住公屋。

但當然,第【2】點所說的,主流媒體從不公報,退一百步講,媒體都偏愛吹捧認為對自己有利的政黨,而不會報道社民連人等的正面消息。

匿名 說...

大文兄,我只想問一句,劉曉波趙連海等人的冤屈,馬草泥等人可有做過什麼?有遊行過?有搞論壇過?
爭取最低工資33蚊,馬草泥等人可有做過什麼?有遊行過?有街站過?
唔用社民連牌頭,都可以自已自行搞行動吧?一個普通大學生如佢http://www.youtube.com/watch?v=PWRW9DnKRtk
都可以搞到.........馬生呢?

又,行委們唔用FACEBOOK,可以用咩去發聲呢?佢地可以好似馬草泥咁一星期有4晚係佢做節目嗎?

匿名 說...

我想問大文兄,除了人網,你有無從其他渠道聽過社民連的野呢?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3日下午8:20 匿名:

點解你一定要舉「趙連海冤案馬草泥做過什麼」?

咁不如我又問下你,「趙連海冤案社民連行委出過幾多力」、或「行委有無努力追查毒奶粉」?

成日糾纏「你、你呢、仲有你、阿邊個」在什麼事上做過什麼什麼,這種舉一反十捉字虱的思維,我不認為對理解事物有幫助。

即使馬草泥未有「你期望中的傾全力」去幫助趙連海,但都唔應該全盤否定佢的其他功績。

如果好似你咁講,其實無得講的,你要求每一件事、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某人全力搏殺,就好似財團老闆見個員工去一陣廁所,又全盤否定員工的表現一樣。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3日下午8:38 匿名:

你好,我明白你呢個問題:

[ 我想問大文兄,除了人網,你有無從其他渠道聽過社民連的野呢? ]

如果我答:「主要係人網囉,其他都有嘅」。

咁你可能好開心,即時反彈:「嗱嗱嗱,係咪呢係咪呢!人網睇番來之嘛,係咪事實全部先?係咪可信先?你有無逐個行委每一天每一刻去觀察先?你有無1234567 立論證明評論正確先?」跟住就否定我的觀察。

又或者我答:「人網我唔係成日睇,甚至我唔係社民連黨員....之類」

咁你可能仲開心:「哦!!!我都話啦,你又唔係 24 小時睇人網、又唔係 LSD 黨員、即係連行委你都未必認識啦!!!即係你自己想象啦~~~~」


你鍾意邊個劇本,你揀啦下。

400blows 說...

向陳大文致敬。

網主01 說...

大文兄:

你好。先申明立場:我個人比較傾向倒閣派的理念(但認為倒閣非惟一方法),對朋黨(我討厭用到陶派此稱,因為我實際上陶主席力量覺得根本很少)在理性上十分抗拒,感性上更是深惡痛絕。我想就我個人觀察所得發表一些睇法。

其實而家所謂親陶派的朋黨,係由好多理念階級立場同價值觀某程度上都不太相容的小圈子,小集團所構成嘅。基本上呢群狐朋狗黨當中存在住好多令人費解的階級矛盾同雙重標準。所以我始終覺得他們是雜亂成軍的烏合之眾。

例如,港島民間台牛派同新東長毛辦唐派本來就是走得比較左的一群,他們的成員在經濟政策立場如是,在政制發展亦如是,本來在黨中應該擔任監察制衡今屆立場較右(不是很右,相對上兩屆而言而已)的陶季吳內閣的崗位。如果你抽樣問他們當中最real最年輕的一批,特別是抗爭型80後(而不是那些事事抽水,行事滑頭的老屎忽如民台Simon Lee之流)應否來年在選戰與民主黨對戰,我想在沒有其他因素左右下,他們想了想也多數會答你:應該一戰。

所以我發現,那個最大左右的"其他因素",就是所謂"社交人事關係"和"私人恩怨問題"。十分簡單,這兩派的主力(20 - 30歲的年青人)當中很多其實就是只問憑一己親疏喜惡行事,不問立場,對錯,是非與黑白。佢地當中有很多人(不論是什麼笨柒戇鳩原因)對黨內元老黃毓民同大舊陳偉業恨之入骨。因為要貫徹凡他們一切都要反對到底的崇高精神,所以當黃陳在公投和政改兩役被民主黨出賣陷害後大聲疾呼要在未來選舉嚴懲民主黨作為路線方向,他們發現二人這個立場與他們沒有絲毫的衝突的時候,但又想夾鳩硬地"搵啲野"反對,他們便出現了一個政治論述上的真空狀態。

這時,有龐大區議員勢力作後盾的陶季吳行會內閣,提出了"政黨化"這個論述:社民連應該力保現有區會議席,甚至而加大區會佔有率為目標,以實踐有效地區工作,建立栓腳為立會選戰打好基礎。而要做到"政黨化"論述之實際內容的第一步,和建制民主黨協調基本上就是不能避免的指定動作。於是,反黃陳的朋黨就如獲至寶的,執起此投機主義十足的論述,反對狙擊建制民主黨。後來多次整合下就形成了現有的朋黨陣容格局。(未完待續!)

網主01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陶派其他行委似乎也很喜歡用類似小學生老友鬼鬼的私傳訊息方法溝通,最弊傢伙莫過於「得閒出來飲番杯講是講非」,一切都是「摸下酒杯底」而來"

"例如有位社民連十八、九歲女黨員,究竟讀過多少書,對政黨理解如何,好笑的是之前擁護黃毓民一派,選行委爭威風對撼馬草泥,輸了現在又轉向陶派,成為扯線公仔"

仲唔係中人網毒?
連 D 人物關係都未搞清

匿名 說...

成件事根本就唔係論述之爭

唔退協調機制根來就係毓民拍板o既, 只係佢後黎自已轉左呔.

你去問下毓民,EGM 前佢派過三個人同阿陶講數,開出乜嘢條件?

同協調有冇關係?
同狙擊有冇關係?
同支部有冇關係?

冇呀!!

佢淨係要阿陶交人呀!!
開o既條件係交出阿季,就會冇事
最好交埋吳文遠

咁即係要斬左阿陶左右手
等毓民可以安插佢自己 D 人o係阿陶身邊, 阿陶就做個傀侶主席

EGM 黄馬輸左, 但又唔服輸
咪到老蕭出手囉

乜嘢路線之爭全部係假象,剷除異己至係真呀,大師!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4日上午1:50 匿名:

唔好同我玩果啲咩「人物關系」,而家講緊一個政黨,唔係電視劇,市民大眾如我,無咁得閒去研究咩人物關系,只會關心黨做了什麼事,及黨員有什麼言論。

人物關系方面,我覺得局中人反而一舊雲,太多顧忌,當局者迷。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4日上午2:03 匿名:

邊個同邊個講數,或「圍內 friend 大家心照」之類的做法,我不認同,如果陶君行那邊真的被迫講數,不見當事人陣營有任何表態或澄清,陶派的人很多傳言,傳得太多已變成不可信,放了傳言又變好多版本,點叫人信呢?

EGM 馬派輸了,梗係啦,行委係陶派的人,加上黨員又唔爭氣,唔夠票數,但睇爭勝負票比例,陶派只係剛好險勝,甚至是接近五十五十,咁樣「贏」法,已反映失去民心,這是容觀事實。

匿名 說...

唔好同我玩果啲咩「人物關系」,但你o既論據明明就係用緊「人物關系」丫嘛

"陶派其他行委似乎也很喜歡用類似小學生老友鬼鬼的私傳訊息方法溝通,最弊傢伙莫過於「得閒出來飲番杯講是講非」,一切都是「摸下酒杯底」而來"
-- 你憑乜嘢講人地飲番杯就係講是講非呀?你躲係台底呀?行委之間老友鬼鬼有冇唔o岩呀? 每兩個星期開一次行委會外就老死不相往來呀?你問下三子係唔係除左開會就唔見面


"例如有位社民連十八、九歲女黨員,究竟讀過多少書,對政黨理解如何,好笑的是之前擁護黃毓民一派,選行委爭威風對撼馬草泥,輸了現在又轉向陶派,成為扯線公仔"
-- Faning 不嬲就唔係擁護黃毓民一派架啦, 佢係擁護黃毓民就唔會出黎撼馬草泥啦, 邊個唔知馬草泥係毓民契仔呀?你又憑乜嘢講出黎選行委係爭威風呀?

匿名 說...

妖.....陶派的人傳言不可信. 人網 \ myradio 你又信到十足, 拎黎做論據!!

黃牽譭 說...

樓上有條on9話

「佢淨係要阿陶交人呀!!
開o既條件係交出阿季,就會冇事
最好交埋吳文遠」

點解阿陶要交人?
阿陶交人為了乜?
唔交人又會發生咩驚天動地既事?
黃毓民有無用槍威嚇阿陶交人?

表面就講到好陰謀論
實際上,其實係暗串緊身為主席既陶君行其實係兒皇帝,無撚用,做任何決策都係先聽黃毓民支笛

sosad
xdxd

黃牽譭 說...

「Faning 不嬲就唔係擁護黃毓民一派架啦, 佢係擁護黃毓民就唔會出黎撼馬草泥啦, 邊個唔知馬草泥係毓民契仔呀?你又憑乜嘢講出黎選行委係爭威風呀?」


其實陶君行做左主席都成10個月啦,都仲要聽毓民點,睇黎陶君行先係毓民契仔就真!哈!咁環境,班擁陶派仲要幫呢個擦鞋仔叫屈,確實真係好唔合邏輯xdxd

長毛成日上蕭若元個節目,連蕭若元轟社民連都唔敢eh一句,反而陳巧文只係講左句「社民連抽水」,就俾長毛話佢「唔係人」

好心o個班自稱係長毛fan屎既社民連小學雞,快d同長毛劃清界線啦,梁國雄同毓民大舊蕭生阿馬阿陶都係一樣,唔係好人黎架 ............xdxdxd

網主01 說...

2010年11月24日上午4:02 黃牽譭

哈!見到兄台個名堂串柒賤人Anson黃軒瑋,當堂笑咗一陣 XDXDXD

濕鳩嘅80後朋黨最叻唔係衝擊,而係偽善同埋雙重標準。呢頭屌柒黃毓民大佬文化,果頭周圍去搵其他新大佬,做契弟,舌潔佢地嘅蓮花洞。果啲岳不群好似阿"齋up阿Sir"咪係其中一位幕後大佬囉。成撚日將"獨立思考"掛喺嘴邊,晒鳩氣啦,你班仆街呢啲叫"有奶便是娘"!哈哈哈!

其實我應該打埋篇俾大文兄睇嘅個人睇法詳論下集,我會再就80後朋黨嘅荒謬劣行give further elaborations。不過而家要上堂,遲啲再講。

p.s. 阿匿名呀匿名,係咪朋黨派你嚟做打手呢?係嘅話,睇嚟呢個留言版今日都係唔使抖架啦!希望大文兄唔會介意啦!牽譭兄,大文兄,兩位也要加油喔!

匿名 說...

長毛交富戶租金的, 不是白佔公共資源的, 可以查清楚.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4日上午7:50 匿名:

係。長毛當然係交富戶租金,甚至佢連私家車都無,基本上每月扣除左捐出來的款項及議員辦事處的開支,佢係正常收入水平,並非很疊水。

而問題係,我地香港人嘅道德標準好奇怪,例如民建聯嘅人,例如蔡素玉之類,本身有有生意做,又有議員薪水,十分「中上產」,但我地唔會覺得有問題,長毛清廉,香港人又要求佢有高於常理的道德操手。

難聽啲講句,黃毓民或長毛這類人,打個乞嚏都唔得嘅,或者街邊爆撚左屎渠都可以入佢數,但保皇黨利益輸送,啲人又唔覺得有問題。

............

匿名 說...

各類人士什麼關係誰不喜歡誰也不是重點,點重就是如同陳大文所說的-客觀地給人看到的是什麼

簡單來說,領導層說了"不一定打民主派,不會做破壞民主的事"等立場曖昧之言論,當然可能符合了市民大眾口味,但支持毓民領導下旗幟鮮明立場的人呢?(當然又有人說如何定義曖昧,這些倒是支持者決定,如同劉江華說自己是民主派一樣,信不信歸人),到今天要分裂的還不是因陶主席一心打造的"兩手牌路線"和毓民"旗幟鮮明路線"有所衝突而造成?

所以不斷說什麼人跟什麼人無做事或用權威壓人是沒有用的,也不中重點,還是有人為了避免正面討論"兩種路線的衝突"時所刻意用作轉移視線的工具呢?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4日下午1:01 匿名:

我同意,陶派陣營太多立場曖昧的言論,而且很喜歡偷換概念。

例如「不一定追擊民主黨」、「不會做破壞民主的事」之類,追擊民主黨在今天,已經和「破壞民主」無任何關連,甚至反而是對民主進程有益!

還有,陶派言行很古怪,一時一樣,果頭在黨發表了 A 言論,向傳媒又忽然講 B,被人質疑後又轉為新版本 C,一時一樣,真係估佢唔到。

當有更多人提出質詢,陶派又會搬一大堆古靈精怪解釋,又講番 A 版本,但又會加插好多灰色地帶,總之五時花六時變,好似玩魔術咁,之後又會好道德 feel 咁講下偉大抱負,但都係立場曖昧。

又例如「選民力量」的組成,擺明是社民連的東西,又擺明是追擊民主黨「票債票償」,就係要追究民主黨和中共枱底交易欺騙選民,陶派作為黨最高話事人,如果不認同「選民力量」,理應一開始就阻止其組成,無理由陶派陣營有一套,黨的運作又另一套,黨內互相矛盾。

立場如些矛盾曖昧,叫選民點信你??

匿名 說...

篇野ON9到震
由頭到尾講阿陶「陰柔」,唔激進,不過完全無一件事去BACKUP
阿牛民台的人全部都係做緊公民抗命,咁都唔算?
馬草泥只有拾人牙慧,佢有乜野真知灼見發表過?

匿名 說...

陶君行上次先因示威俾人拉完
真係唔可以因為人地講野有禮貌
就屈佢「陰柔」

匿名 說...

邊個同邊個講數,或「圍內 friend 大家心照」之類的做法,我不認同 --> 笑死人,唔好話政冶,只要有人o既地方就會有圍內 friend、就會有講數呢o的嘢架啦

天真成咁,做乜嘢政冶評論呀?

匿名 說...

篇野重衰過蔡子強o個o的垃圾文

匿名 說...

reply 又話人立場矛盾曖昧, 但又係完全無一件事去BACKUP,真係睇得人網多當真理

匿名 說...

根本就搵來講. 現在唔追打民主黨 = 妥協, lee d 乜理論. 唔參加機制已係唔同民主黨玩. 即係有權去選民主黨區,點算恊商

匿名 說...

會大咪講咗退出協調囉.(而家仲有人講退唔退出?佢瞓咗幾個月定係火星返嚟無睇新聞?)
而家只係阿陶未出聲話一定狙擊民主黨民協咋嘛.
邊個想狙咪籌旗囉去選囉.幾皮嘢都籌唔到??

匿名 說...

D倒閣派一D都唔明區議會點選, 以為單靠政治理念就可以扯到民主黨民協D票, 佢哋真係太天真.

仲有佢哋主次不分, 邊個係主要敵人, 邊個係次要敵人都分唔清楚, 阿爺同民建聯而家掩住半邊咀笑.

佢哋成日批評阿陶緊張議席. 大佬, 政黨唔係為議席搞政黨呢做乜, 唔通為咗吹水打飛機呀? 無議席嘅政黨只會泡沫化邊緣化, 就好似陸恭蕙嘅民權黨咁.

如果佢哋認為民主黨係建制派, 咁咪將民主黨同民建聯放埋一齊追擊. 但係佢哋而家好似逼阿陶剩係全面追擊民主黨, 真係不知所謂.

成個黨只係得阿陶, 阿牛同麥國風等幾個人明白區議會嘅選法, 你揾老幫主出去選, 都可能大敗而回. 可惜而家社民連班原教旨主義者聲大夾惡, 以外行指點內行. 自己分裂社民連, 但反過來指摘阿陶分裂社民連.

倒閣派嘅天地只有淫網, 完全唔知出邊嘅世界係點.

烏豬別黑 說...

我非社民連黨員, 請問社民連創立的理念是什麽? 要是孤立自己還是要濟弱扶傾. 沒有議席, 又如何濟弱扶傾? 難道社民連只想將自己壓力團體化而非政黨化?

當然政黨有政黨的原則, 現任內閣並無違背不選功能組別及超級區議員的原則. 請問還有其他的原則是怎麽樣? 在原則下謀取最多議席為什麽又變成原罪?

我這個局外人看, 不怕孤立只是過程, 濟弱扶傾才是目的. 不要相互顛倒.

吹水台台主 說...

馬派d邏輯好得意的
唔追撃民主黨等於會同佢協調
咁社民連唔追擊選民力量的話,用佢地個邏輯咪社民連支持選民力量囉

匿名 說...

"D倒閣派一D都唔明區議會點選, 以為單靠政治理念就可以扯到民主黨民協D票, 佢哋真係太天真.

仲有佢哋主次不分, 邊個係主要敵人, 邊個係次要敵人都分唔清楚, 阿爺同民建聯而家掩住半邊咀笑.

佢哋成日批評阿陶緊張議席. 大佬, 政黨唔係為議席搞政黨呢做乜, 唔通為咗吹水打飛機呀? 無議席嘅政黨只會泡沫化邊緣化, 就好似陸恭蕙嘅民權黨咁.

如果佢哋認為民主黨係建制派, 咁咪將民主黨同民建聯放埋一齊追擊. 但係佢哋而家好似逼阿陶剩係全面追擊民主黨, 真係不知所謂.

成個黨只係得阿陶, 阿牛同麥國風等幾個人明白區議會嘅選法, 你揾老幫主出去選, 都可能大敗而回. 可惜而家社民連班原教旨主義者聲大夾惡, 以外行指點內行. 自己分裂社民連, 但反過來指摘阿陶分裂社民連.

倒閣派嘅天地只有淫網, 完全唔知出邊嘅世界係點. "

一次網羅了他們自以為是"必殺"的論點,
說了那麼多,完全是廢話,一句便可問倒了這些所謂論點

究竟社民連應是"城市包圍農村"還是"農村包圍城市"呢?損失了一個區議員還是損失一個立法會議員對黨的打擊較大?有人說兩者沒有必然邏輯關係,錯了,是有決定性的矛盾關係的,你今天用了曖昧態度來意圖取得中間派選民支持,換來的卻是強硬派選民的必然流失,他們就會引申"中間不好?成世拎住少數區議會無可能贏"對!你卻是用少數的必然流失來換取可能的多數支持,這還只是說區議會層面,如若到了立法會這班意圖向中間站的如何取票?大力打擊泛民意圖取得激進票?區議員豈不是背上了"無恥"二字?向中間跑?抱歉,同公民黨比較的話還是回家睡較好 又有人再說"社民連三子再選就贏硬!",回歸基本步,原來那些不斷鬧人太上皇的人,還是要依靠太上皇的賞賜?何等屈辱!

Gilky 說...

陳生:

文中提及醺靈, 其實最好野係另一星級 fb 人---周澄.

網主01 說...

2010年11月24日下午4:13 Gilky

嘩,唔講就悠自可,一講就把撚火!呢位周女神認真犀利!真係未見過有一啲"非會員"會比普遍會員更清楚掌握行會內閣嘅一舉一動,策略部署!條友喺facebook同做跳樑小丑,同陶生季生眉來眼去一唱一和,不撚知所謂到極點!真係看在眼中,屌在心頭!!

呢啲仲唔係「得閒出來飲番杯講是講非」,「摸下酒杯底」嘅關係成果?食屎啦屌你老味!你班犬儒,鄉愿,護短嘅仆街!

各位朋黨/五毛打手呀,大文兄一篇以事論事嘅持平文章,都攪到大家暴跳如雷,爭相對號入座......知唔知你地個撚樣鑿住"身有屎"三個字呀!?垃圾果然就係垃圾!哈哈哈!

匿名 說...

搵食派天地係飛卜.佢地都唔知外面世界發生咩事? 鐘意就like吓, 唔鐘意就unlike. 自成一小圈子. 領袖無能, 喊唔停.
議席永遠是工具, 80後冇議席, 咁又照做. 人地抗爭目的為議席? 都係當香港人蠢哂咁. 以為只有幾個人可以知點選區議會. 香港真係多蠢人.咁說話都講得出.
大文兄, 呢度最近好熱鬧. 皆因兩派(飛卜派及人網派)都臭熱鬧.好事.好事.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4日下午4:13 Gilky:

由於文章主要談社民連,所以有關人物都會以社民連中人為主,周澄並非社民連黨員,而我也無可能一篇文講太多話題。

況且我認為黨兩派爭拗和周澄用似乎沒有必然關系。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4日下午3:58 匿名:

成日話「倒閣派唔明區議會唔明乜乜物物」...

點解你會覺得陶派一定係「眾人皆醉我獨醒」呢?而且有個大問題,如果似你所講,陶派好著重區議會選舉,咁就更加要有堅定立場,唔好成日黨就行 A,陶派又走去傳媒講 B,前後矛盾,俾人嘅感覺係唔知你社民連搞乜。明白未?

社民連雖然有行委及主席,但要與黨動作一致,退一步說,主席及行委作為管理層,理應確定黨的大方向,前因後果要好清楚,唔係好似而家咁,其動作表示「嗱,社民連咁咁咁,但我地主席果邊同行委嘅人唔係咁嘅」,即係陶派自己把黨分化為「自己人及非自己人」之區別,仲有無搞笑啲呢??

仲有,唔止我作為選民嘅疑問,亦係社民連支持者及市民的疑問,班行委究竟係以咩標準來評定做呢啲職級?例如有咩學歷、政見分析、甚至功績等等,雖然係「選」出來,但呢班人變相將社民連變為自己私人政黨,免死金牌就係「我地係行委、我地有權、我地話事、我地係老細」,俾人嘅感覺的確係咁。

無理由「主席果邊」和「黨的主流意見」相違背,雖然你係匿名,但你都會覺得夠晒古怪下話....?

咁明顯嘅矛盾都認為無問題????

網主01 說...

2010年11月24日下午5:20 大文:

呢樣就正正係最最最詭異嘅地方。周澄明明唔係黨員,但喺facebook世界中嘅地位猶如陶閣外交部副發言人。後期仲插隻腳落黨爭,做打手攻擊倒閣派。而且佢同佢身邊啲狗公,觀音兵一樣都係一整日"太上黃"前"太上黃"後。李偉儀個新朵"護教聖女"就係佢帶頭起。

呢啲,咪就係"朋黨"囉。

旅居澳洲的原支持者 說...

一個主席連上自己的官台(MyRadio)都唔敢的 (如果MyRadio唔係社民連的官台就請出個聲明..最少由Yukman大舊等社民連的立法局議員俾我的感覺MyRadio係社民連的官台) 要搞到偷偷摸摸做完再upload上D free hosting 仲有乜咁好去討論?

一個唔敢面對群眾..面對支持者
只識玩 facebook的.. (最多就上網玩分身, 玩會議章程等)
討論來都係晒時間

匿名 說...

"長毛仲住公屋?"呢一個問題真係可以寫入長毛homepage Q&A,都已經咁多年,都仲係有為數不少嘅道德標準奇疤港喱去問...

阿 林 (johnsonlam) 說...

果 然 旁 觀 者 清 ! 驚 喜 更 在 [個別「後生仔」讀書不足] 一 語 道 破 !

David 說...

我覺得現階段社民連要主要要做既係提醒返香港人要為自己既福祉而發聲、做野,要多啲從自身出發去爭取對自己有利既事。唔好再為高官中環價值同小數既得利益者而犧牲自己既利益。

香港人實在太偽善喇,太過為一啲與自己無關既事去犧牲左自己既福祉。

無論社民連既黨爭最後變成點都好,只要有人肯不斷提醒香港人要為自己著想唔好俾中環價值欺騙,係越來越唔公義同搵人笨柒既香港社會裡面,依啲人一出黎選係一定唔會輸。只要個社會一日唔改變,受影響既人只會越來越多,咁樣既環境之下,又點會需要用傳統方法出黎選呢?

好似選民力量依啲咁既組織出黎搞,佢地只會摧多啲人出黎投票,只要個投票率一高左,個遊戲既玩法就會唔同,玩法一唔同左,結果好自然就會唔同。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5日下午6:42 David:

果啲咩「中環價值」我都好想知由幾時開始、由啲咩人鼓吹出來。

仲有,好多男性文人竟然鍾意改個女人名,然後推出港女、中環價值的潮人書和文章,呢樣嘢真係嘔血的。

David 說...

寫啲乜野書同做啲乜野唔係大問題。最大問題係要求成個社會既人(尤其是基層)犧牲自身福祉去成就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得到既享受。

香港太多偽善既人,明明自己冇份得到一丁點依啲享受,但又要千方百計去要求其他人同自己一齊犧牲自己去成就別人,又天真到以為自己企係依班極少數既得利益者方面去諗就會同依班人一樣平起平坐。

香港人一日唔清醒地為自身本位去考慮,一日都唔會有改變。

匿名 說...

毓民踩場 101125(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L_xk55vLac&feature=youtube_gdata

kingtong3chow 說...

三十一歲的馬草泥絕對是社民連之希望,他思考敏捷,反應迅速,的確是難得之將才。
(「黨內民主」並非金科玉律,也不要神聖化),此說非常認同,要成功怎可能來去自如,任由滲透,「黨內民主」是需要會員質素的,否則三子理念難以成功。
社民連一曰有陶君行及其內閣領導,社民連是沒任何動員能的,支持者對陶君行已絕對不信任。

匿名 說...

不敢認同文中所有觀點﹐但的確有好多點都好中﹐同埋值得令人深思﹐

''政治絕非小孩子玩泥沙,無可能由一班爛人嘻嘻哈哈胡混,社民連係時候作出一些調整''
十分認同這句﹐但求心術不正的人快快接埋。^^

rachel

匿名 說...

真係佩服blog主咁有勇氣,寫呢編咁有立場的偽分析文章。

特別下面回應長毛住公屋的問題!

想回應一下,長毛的捐款去左邊?

公益金、東華三院、保良局呢?
(還是長毛抗爭......養老基金呢?)

什麼追擊唔追民主黨、民協?

講到選民力量+前錢+........好多人會追擊民主黨同民協?

但係我聽12月2日前線甄生係民台的節目講,佢話明,前線無話過要追擊民主黨喎!

馬草泥呢D政治垃圾,周圍盜別人之名去撐佢,好可恥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