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

中國香港人玩民主遊戲之可笑和咀咒


我說過,雖然好像很多港人用盡方法爭取民主,但香港人一旦擁有真民主,是咀咒。民主是西方社會發明的玩意,也不是石頭爆出來,經過很多革命、社會形態改革、知識和哲學思想的洗禮,民主是產物,是果,不是因,有特定材料才會演變至西方民主這種東西出來。

我再舉三個中國人社會引例,更可說明為什麼中國香港人擁有民主是咀咒,必然導致更大悲劇,這篇文會得罪幾乎所有中國香港人,但當各位冷靜地照照鏡,回想一下中國人社會自小成長歷程,就會知道此言非虛,有根有據非常邏輯合情合理客觀理性公正。

(一)中國人社會體罰教仔之化:中國人社會慣常以體罰教育孩子,不聽話,打,不乖,打,孩子不合大人喜好,都視為不乖不聽話,打,總之體罰是基於大人對孩 子的不滿的處理手段。不過,「不聽話、不乖」在中國人社會別有一番解讀,未必等於孩子行為有錯,只是在大人眼中認為不合心意,不合心意就是「不聽話,不 乖」。在體罰 - 不如坦白說「打」的過程中,孩子自幼在被打的條件反射過程中,植入了「若果大人不喜歡,就會捱皮肉之苦」,於是在行為和思想上,盡量管束自己配合大人們的 喜好,主要指父母喜好為主。例如孩子明明不想學鋼琴,但由於父母認為「識彈琴的孩子高級左 / 有望日後晉身人上人」,於是迫孩子學琴,孩子不服從,打。父母打子女的絕對真理是「細路唔聽話,打佢是為佢好」,這是萬能真理,就像警察捉賊無異。

「做人要聽話」、「要乖」、「唔好咁多聲氣」是孩子默認避免被打的思想條件,否則就會被體罰。而「聽教聽話」正正是民主的絕對矛盾。民主著重對事物的質 疑、社會改革、權力平均 (較為平均)分配、民主選舉作用是選能者掌權,但在中國人體罰文化裡,就是不要多聲氣 + 聽教聽話 + 服從,一旦有真民主,習慣體罰服從承傳中國人思想教條的香港人,就會無所適從,一方面講民主開明,但同時又條件反射記憶孩提時的體罰規範,一個矛,一個 盾,矛與盾相撞相剋。此其一。

(二)香港人廣東血統文化 - 民以食為先。廣東人血統為主的香港人很特別,可能廣東人血統基因有異,消化系統發達,腦神經指令經常產生饑餓感覺,所以香港人除了睡眠時間不進食,幾乎全 日也可以大吃大喝而消化系統應付得來。香港這個細小城市,可以每日消耗巨量食物,即使部份食物流於浪費,但吃進香港人肚子的食物也非常驚人。香港人特別喜 歡吃海鮮,尤其深海類海產,這些海產大多含有相當比例的重金屬,重金屬對腦細胞起了若干程度的壓抑作用,簡單來說,就是越吃越蠢。蠢不是指會變成智障,而 是腦細胞活動變慢和受壓抑,不利於高頻率思考。民主文明講求思考,因為要令社會保持革新,在腦部活動長期受阻的情況下,中國香港人的普遍智商未必能應付繁 複思考。況且「民以食為先」的中國香港人習性大前提,最緊要有得吃,要吃得夠多,吃得多代表有體面,吃吃吃可滿足情緒,民主這種費力又沒得大吃喝的玩意, 不合「民以食為先」的氛圍。

(三)中國香港人「子女飯票」文化:中國香港人很著重生男孩子,即使在 2015年科技世代的今天,家中有巨型最新款高清電視無敵智能手機超級寬頻先進電腦,但普遍中國香港人就算年青一代,由於自小的體罰文化植入了服從父母的 訓練,所以到現在還不能擺脫生男孩好過生女孩的價值觀,生女是「蝕本貨」,生男是「繼後香燈」。生女點算?不要緊,中國人掌櫃計數,女兒的「升值潛力」及 「後市」在於長大後嫁得好。「嫁女改變命運」、「阿女嫁得好帶起全家」仍是現今大多數香港人的核心信仰。於是為了想女兒日後「嫁得好」,「嫁得有錢途」, 女孩子要盡量符合「金龜婿 Market」。

為了提高女兒的「資產值」有利日後嫁得好的「槓桿回報」,女兒必須扮出一副疑似高貴的模樣,交友圈子盡量多結識疑似有錢人,所以絕大多數港女都討厭政治,免得自己被貼上「多事」的標籤,影響結交金龜婿就非常大鑊。

男孩子也類似,中國人社會,生男孩除了承傳中國人傳統「繼後香燈」之外,中國人工農社會基因更著重男孩子的「實用性」,男仔讀書應以實用科目為主,「實 用」是指較易賺取高量金錢回報,要讀數理化、大學要讀實用專業科目,好讓畢業後做乜師物師專業人士,不能碰文學藝術哲學,這些在中國人工農基因屬於「無肉 食」,讀完未必發大財,與中國香港人廣東血統的「民以食為先」習性一脈相承,要「啖啖肉、大茶飯」,讀文科?隨時乞食,中國香港人社會也不給予文科生良好 發展機會。

不過,一向著重思考的西方民主,得靠很多文學家、哲學家、歷史學家來保持開明思想及不斷擴展視野,絕非「口腔期啖啖肉」,要口腔期填塞口腹的中國香港人玩民主遊戲,註定失敗,吃多幾隻重金屬鮑魚好過。

香港人只適合形式上追求民主來扮西化,真民主,港豬玩不起,就算勉強玩也是咀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