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中國大媽廣場舞

講開支那婦廣場舞,其實成班八婆跳舞不是最惹人討厭,而係伴舞果啲極端難聽高頻刺耳的音樂聲,除了支那婦廣場舞,近年不難在街上遇見一些疑似「新來港老人」物種,行街或在公園都會隨身有部小型音樂播放機物體,開大音量嘈吵,極之擾人。

我發覺支那蝗有既定的「植民侵略模式」,稍為有少少錢的支那蝗,就會霸氣購物,購物之餘隨時便溺,顯示自己有錢就用錢來壓倒港人,花完錢就用屎尿在香港「留下記印」,就像狗狗用尿尿佔領地盤一樣。

至於那些「新來港老而不」,就隨身有部「佔領機」大放刺耳音樂,行到邊嘈到邊,要香港人知道「現在我大駕光臨了」!!!

這些都是文革洗禮後的支那物種思維,有錢有用錢的侵略,沒錢的就用文明法治社會不敢明言反抗的野蠻盜賊流氓方法進行侵佔,無論花錢或其他手段,源自大陸蝗 內心的極度自卑,想用盡方法顯示自己的攻擊能力,也看準了文明地區的善良弱點,支那婦廣場舞如是、隨地便溺如是、土豪花錢消費如是,本質上沒有太大分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