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論 陳 雲


我發覺市面上對陳雲的觀感有一個頗為有趣現象,很多人支持陳雲學論,客觀理解所見,是越來越多,但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認同陳雲,不認同陳雲的人,大體上可分 為兩大類:在現行社會(扭曲) 機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另一類是理解能力不足、缺乏社會經驗、甚至難聽說句,慧根不算好的人。

其餘的人,就是對陳雲學論無大感覺,看了和沒看,都不太感興趣。「不感興趣」在中國人社會(當然包括香港人,香港人底蘊離不開中國人核心思維) 是很重要的自保機制,正所謂「做人不要標奇立異、槍打出頭鳥、沉默是金」,所以「不敢」對陳雲的學論提起興趣,那怕是認同的興趣,還是反對的興趣。

常聽說不認同陳雲的人,都說他的《城邦論》會導人走向「法西斯」極端境地,究竟陳雲學論是否這麼「法西斯」?有趣的是,絕對極權如中國共產黨,也從未說過陳雲《城邦論》很法西斯,但很多強調自己崇尚民主自由的人,反而會指陳雲學論法西斯,這就很奇怪。

當然有人會這樣說,由於共產黨已是極權,極權對極權冷感,不會說另一種極權是極權,這在邏輯上不對。極權國家在世界舞台上,是用一切方法粉飾自己不極權, 例如北韓會自稱很幸福、俄羅斯會標榜很友善、比西方自由意識更高尚、中國的法律比西方白人民主國家還要多、經常向外強調自己堅守法治、普及民權等等,所以 在真實層面上,極權國家反而會很高興「發掘」到比自己更極權的東西,然後大力宣揚「看!人家的東西才是極權呵,我國怎見得極權呢?」這樣的。

話說回來,真正極權的中共,從沒說陳雲學論會導人走向極權,相反,是對他的學說越來越忌諱。

為什麼要忌諱呢?因為極權國家,最害怕是其極權統治出現改變,失去極權優勢,在中共眼中,陳雲《城邦論》正正是刺入了極權中共的神經中樞,害怕越來越多人反過來質疑極權的威信和粉飾出來的所謂「幸福」。

覺得《城邦論》會導人走向法西斯的人,恕我直言,缺乏慧根,露骨講句,是一堆蠢人,思考頻率不高,雖未致於智障,但覺得自己有小聰明,在對事物缺乏認知了解之下,作出錯誤判斷。

人是這樣的,聰明人通常不覺得自己很聰明,因為有能力觀摩世界之大,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相反,蠢人通常不會知道自己蠢,因為其智商不足以看自己視角以外的東西,蠢人若果知自己蠢,就已不是蠢人了。

撇開陳雲學論不談,單就看什麼人反對陳雲及什麼人討厭陳雲,是觀察一個社會普遍民智頗有參考價值的方法。

中共核心的智慧絕不差,而且很高,從中央對陳雲的忌諱就知道。

除了在現行社會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會反對陳雲,嘴巴高呼民主文明的人,其內心與那些既得利益者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差別,更悲哀的是,這些人是怕一旦陳雲的學 論成為主流,社會可能出現很大變化。在蠢人世界,「變化」是大忌,因為其智商沒有能力在蛻變中的社會生存,即使生活可能因而變好,也很難剔除心魔,很多時 候,一個人的智商決定命運,明明社會變好了,蠢人做慣了純奴隸,突然無須做奴隸,奴隸覺得失去了活著價值,於是社會變好,蠢人也不懂得享用機遇。

各位不要以為本文是為陳雲爭取多些支持者,相反,討厭陳雲的人比其支持者重要。何解?因為多些了解一個社會的蠢人比例和蠢的特性,無論對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和改革派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參考數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