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7年11月7日星期三

黑白

在香港,幾乎把所有事物都營造為兩極化,不論貧富、知識、甚至學校、以至所謂港男港女矛盾等,都喜歡歸納於兩極化,非黑即白,沒有中間路線。

就簡單說說貧富問題,現在香港回歸後,一股由港人身我產生的 [ 回歸祖國莫名興奮症 ] ,令不少人衍生一種忽然愛國但不會細看根由的奴性,總之事無大小都是標榜愛國,從而在這種歪型的意識下,再加上祖國對下放香港自治權力的模稜兩可,似清晰但又帶有隱藏的猜謎格局下,商界自然以大局為重,並籍愛國來尋找對自己事業最大利益的法門。 壟斷、不公平商業運作等,令小企業小商號基本上是被壓在大財團腳底下屈曲求存,勞工階層工資不獲重視,社會在努力營造所謂經濟繁榮表面百花齊放的虛象下,也不斷創造新的在職貧窮,並且連帶令小家庭繼續跨代窮困 。要想自己脫離跨代貧困或想明顯改善生活,看來一是中了六合彩,要不然期望耶和華神蹟吧。

港 男港女問題,我常說,是可堪稱華人史上,絕少見的奇異人民思想扭曲的集體怪異現象。在香港,在同一種族、同一境地、並且只以七百萬人口的小城市,竟然可以 營造這種非比尋常、並且根深蒂固的男女角力,而在角力過程中,女性在時代進步下,享有較優勝的工作機會,而且優勝的程度幾乎是刻意安排出來的,形成男性要 獲取接近同一工種但必須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這種兩極化的所謂時代進步,是公平進步,還是搬字過紙的公式化假象?本文不打算討論,因為答案已在眼前。

然而,在既得利益者:女性的立場下,當然尤其以中國人古法智慧薰陶下, [ 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各家自掃門前雪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 ,父母也會教導女兒,做女人,要懂得成為贏家,要成為贏家,首要任務便是先為自己爭奪最大利益為依歸。

本 人一如以前說過,在下作風較為特殊,不會長篇大論的企圖勸喻女性,反正回歸後對香港其中一項好處是有祖國女孩更自由嫁入香港,由以前的年老窮港伯,已發展 至今天的年青少壯派,可響應政府生兒育女組織小家庭。老實說,希望讀者見諒在下直言,在香港,莫說娶;連追求本港女性的非凡角力鬥智,也不是一般男士樂於 忍受。 當然,不要忘記,作為一個多才多藝既能言又要冷靜,冷靜得來也要帶幾分皮膚白裡透紅兼且要小孩般的可愛,還要口袋裡有足夠金錢,以應付 Gentleman 及古法智慧中的男兒當自強,供樓養妻活兒;這才會完美闡釋本地女性心目中,愛情小說裡的超現實非正常社會形態下的白馬王子。

讀者無須介懷以上所述,因為本港男士上大陸娶妻不會銳減,現在已成指定動作,至於在港的童話女性,在我這種絕對市儈的市井之徒心中,不妨想想一些女性生意的門路,反正本地女士也選了這條路,只是順帶送她們一程,也可為自己賺賺她們的錢,何樂而不為? 看倌見市面上林林種種的女性產品,我們無須、也不便深入研究其中真正實用的有多少,但肯定的是,利潤之豐厚,我個人會形容為比賣毒品有過之而無不及。



亦舒作品 [ 迷藏 ] 中,有以下句子節錄:

[ 呵,媽媽,女性生為不幸的一群,我們只想尋些開心,我們想開心…]

亦舒作品,看得多確是會令人痴線的,她懂得運用人心裡的永遠悲劇意識來讓少女 ( 在香港其實是起碼年過25 3x 歲的女性才會看 ) 製造自憐;自憐再產生自我浪漫;從而沉溺在作者營造的超現實境象

製造固定悲劇意識,如果從另一角度看,其實是不難的,只是寫作手法高與低的問題。寫得好的,悲劇女主角在故事中,既悲涼又自強,自強中又帶點矛盾、矛盾中又突顯出她的浪漫情懷,看來十分吸引,也令人感到故事中的風光明媚。故事中刻劃女性角色定位的電影化。 當然,不要深究是否肉麻,看的人認為不肉麻便是了

很奇詭地,港女性如前文所述 , 其實是很兩極化的,一是很強調女性不應單自強,而是戰狼般的強橫,請注意,是強橫,強橫之氣勢,有如戰場上殺敵,零和勝負,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這種標榜女 性是社會戰士的意識形態,在港幾乎隨處可見,以時代進步為根據,可能本身討厭作為女性同時要兼負的性別責任,例如害怕照顧小孩子花費時間、做妻子的社交技 巧、甚至在認定時代女性加古法智慧的為自己爭取絕對利益為基本利益;綜合起來,她們會認為做妻子和上絞刑台沒有兩樣,除非找到了家境優越兼且又全無個性、 肯自願作奴才的男士,否則這種能應付女戰士的男人,不是比她更強可凌駕她們; 便是太監 太監,觀音兵也,基本上是人肉機械人,只會應聲說好。

另一個極端,相信是小說裡的浪漫自強沉屈的悲劇女主角,讓另一半的香港時代女性趨之若鶩。這類女性通常個性並非強橫,喜歡和諧,但又想在和諧中令自己贏取較大利益, 喜歡談談才俊 ,以歌頌一下才俊錦上添花來顯示自己活在時代尖端 而在社會競爭中, 她們有著較一般基層婦女較佳的學歷,並且有點不甘平凡,想在生活中,突顯一下自己擁有一些比市面上有別的生活態度。 說老實點,是期望社會評定或自我標榜 [ 我其實是有文化的 ] 她們會強調自己會聽英文歌曲,尤其是不會表明自己是聽潮流歌曲,縱使有些曲目可能是由 google HMV 試聽而來 。她們也強調會看英文書籍,當然是一些好像在香港不太流行的外國作者,例如一些外國才女的思維作品,這些書籍其實質素頗佳,多看有益,但這另一極端香港女士們 ,通常只是單一看這類書,而不會關注其他題材,因為這些書籍向別人談及時,會給人文化超然的感覺,她們便得到了回報。

如果你問她們一些社會問題,她們會呆了並且會覺得沉悶,因為社會問題不能標榜很有文化;她們是標榜文化思維,但不會看 Time Magazine ;她們也標榜自己有時代觸角,但不會和你談談貧富懸殊。因為,這些話題不能即時向人顯現自己很有文化 ;更重要的是, 談社會時弊往往涉及陰暗事情,不美麗的,不潔的 可能會有失身份 。情況就有如看香港垃圾影評,基本上全部電影會以 [ 是否 Art Film ] 來做基準,就算是真的 Art Film ,都必定要有缺點,而當你問是什麼缺點時,會搬出一堆著名英文 Art Film 導演名字 ( 通常觀眾不懂 ) ,總之,文化一詞在香港得到了滑稽演譯。

無論是女戰士 ;或是例牌文化小 Babe,都是香港小農動感之都的奇幻色彩。

迪士尼主題曲 [ 讓奇妙飛翔 ] ;回想一下,真是奇幻到了極點,在現今香港社會中,相當合襯,而一眾尋求正常化的男士,他們也已在祖國 [ 讓奇妙飛翔 ]

下次再談,我要去吃個蛋撻。

chan tai ma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