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7月3日星期六

陳巧文:爬樹為民主


陳巧文網誌 2010-07-02

03年,我們用雙腳寫出了歷史。但自始,7.1.恍惚變了一種傳統 -- 打後每一年,我們只不斷重覆03創下的傳統,沒再嘗試作出甚麼突破或把行動升級。


去年,我們厭倦了多年來大家(包括我們自己)那種「行完就算」的心態,所以決意留守政總,為爭取民主做多一點兒 --那怕真的只是一點兒。我們要求曾蔭權出來面對群眾,但他拒絕對話。我們便留下來,誓要等待到曾蔭權第二天上班。但狗官還沒來到,我們早在清晨就給警察抬走了。


今年,我們又是留守政總,要求曾蔭權出來面對人民。可是,這些小圈子選出的奴才,老闆不是人民,而是800名特權階級,試問又怎會答應與我們這些「蟻民」對話?我們如果只重覆上年的策略,變相只是等待再次於這些縮頭烏龜上班前被抬走,成為上年的翻版,令曾是一種升級行動的sit- in成為了另一個沒突破的7.1.傳統;何況我們去年在被抬前聚集的平台,今年也竟被重重鐵馬圍起,根本不能接近。所以我們就想盡辦法,希望可以抗爭到底,誓要令面對民意成為7.1.翌日狗官們上班第一件做的事!


我們認為攀上大樹及用人鏈包圍樹底能夠阻止(或至少拖延)警察慣常的武力清場,便去做了。


警察當然嘗試阻撓,不果後竟還說:「唔好爬啦!你哋再爬會傷害到棵樹㗎!」這真是無知至極的香港警察才說得出的歪理!外國有無數的forest activists(做保護樹林保育工作的社運人士),經常都會爬上樹抗爭。其實樹木根本怎會應該像昨夜般被鐵馬圍住?諷刺地,這正正貼切地象徵著香港這畸形資本主義社會的荒謬!樹本身不應生存於石屎森林中,我們也不應生存於石屎森林中;我們需要與樹木重建落失而久的關係,同樣,國家機器冰冷的鐵馬同樣也不能再阻止樹木與其他同樣活生生的生物接觸!Forest activists爬上樹木抗爭,嘗試停止政府斬樹;而我們也這樣做,為的是要阻止政府非法腰斬一個合理、合憲的集會。


可惜,政府最終亦一於既往地調動超大量的香港公安,使用不合理的武力一一把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抬、拖、扯離樹下;及後,還要連累清潔哥哥姐姐執拾示威者被警察強行帶走時無法帶走的示威物品;再迫使本來於清晨時份在熟睡的消防哥兒們當政治機器,要他們強行「救」走樹上原本自願上樹而當時亦無意下來的和平示威者。一整晚都不知浪費了多少人力物力,為的就是要剝奪人民基本的集會自由!


其實於任何國家,人民對政府不滿,當然都是到政府總部表達意見 -- 這本來就是最平凡、最正常不過的事;然而回歸後,政府卻在政總安裝連英國殖民者也未感需要的重重鐵閘,方便他們於正如7.1.這些晚上,對行使憲法權利去和平集會群眾採取「斷水、斷糧、斷廁所」措施!我們還要啞忍這種暴政嗎?香港人,起來抗暴吧!


★另想澄清一件事,有報導指我們接受勸籲 自行走上消防車,但我們從未要求警察或消防員協助,而從多條片中也見得我自己全程也採取不合作態勢,並由樹上到政總外都是放軟手腳被抬走,而非自行離許的。 另一同伴亦被(有點像倒樹沖地)抱上雲梯的。


http://chanhauman.blogspot.com/2010/07/blog-post.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