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2月27日星期日

陳雲:派糖?派什麼糖?

文章日期:2011年2月27日

【明報專訊】派糖?派什麼糖?

地價茘升、通脹瘋狂而薪金緊縮,我們缺的是衣食住行,不是糖果。

人民不是討糖食的小孩,不要用派糖這個詞來侮辱人民。

窮人只是要取回自己的財富,不稀罕大老爺的施捨。

連繳稅的權力都剝奪了

公共財政是政治學與經濟學的共同範疇,不是經濟學家的內政,新自由主義派系的禁臠。公共財政的目標除了維持政府的經濟安全之外,更重要的是維護社會公平和政治穩定,否則民怨沸騰,政府崩潰,公共財富會因動亂而一筆勾銷。這是很多國家無法推行香港式的節約公共財政的原因。人家是要維持政府穩定,香港卻是靠北京的威嚇與中產的愚昧。


政治的事情,要政治解決。不要蹚經濟學的渾水,不必辯論什麼大市場、小政府,今後政治的一個重點,是人民要從經濟學家手上,重新奪回公共財政。審慎理財、平衡預算、大市場小政府、市場比政府更有效率、私有化是解決效益低下問題的靈丹妙藥、龐大儲備是香港金融穩定的靠山,這些都是語焉不詳的斷言,學術界言人人殊的研究課題,卻成立香港政府的金科玉律,使政府可以胡亂詮釋,予取予攜。這些統治香港的意識形態(ruling ideology),是經不起政治學甚至經濟學的考量的愚昧學術、愚弄人民的思想。不要因為懶惰、無時間而不去反省和擊破那些統治住大家的意識形態。不要以為靠自己的些微努力就可以改善自己的處境。政府握緊了我們的「大數」(全盤的財政規劃),小市民無論如何拼搏,都是在「小數」上糾纏。這樣懶惰的香港人,注定被統治集團取去大部分的勞動成果而終身為奴的。


財政司曾俊華說,政府富有等同市民富有,可謂大放厥詞。這種邏輯,倒過來說就對了:市民窮困,是由於政府富有。I am poor because you are rich. 這是十幾年前我在德國看的一套非洲電影的人民格言。無比精確的判斷。(非洲很多人無疑是窮,但頭腦清晰,革命首先要頭腦清晰。)香港也是一樣,市民窮,是因為政府用高地價政策、領匯、鐵路公司、官商勾結,林林總總的詭計,將市民的財富掠奪了。吊高地價,賣一幅地,就無聲無息地向市民徵收了四五十年的稅金。這是透過地產商向市民徵收的預繳稅,而且不以徵稅的權利與義務來執行。繳稅的市民,無權參與諮詢自己的稅率。


國富民窮。在大陸,在香港,都是推行高地價政策,用地價向市民和企業預先徵收隱性的稅款,結果都是國富民窮。用共產中文來說,這叫高度的一致性。其目標,是建立財政獨立的、不須過問人民的、毫無財政問責性的政府黨。


用融資力量來鎮壓人民

政府透過與政府勾結的地產財閥,用高地價的手段,取得無比強大的融資能力,從而投資基建、豢養軍警和維持秩序,輕易鎮壓民亂,打敗挑戰政府的力量。英國政府在十七世紀九十年代,就是借助英格蘭銀行,使政府可以從金融市場集資,借貸巨款,建造軍隊,打敗軍備強大的法國。中港兩地的高地價政策就是政府採用市民和企業無從過問的土地買賣,預先向人民徵收其四五十年的勞動所得——即是一生人的積蓄,充實國庫,然而政府並非用來對外征戰,而是用來整治人民、堵塞人民的民主訴求。光天化日進行的財富掠奪,套用毛澤東的話,這不是陰謀,是陽謀了。可惜,傳媒無人議論。


孔子曰﹕「政在節財」。制衡政府權力的最大方法,是制衡其財政權,用選票、用稅務的方法來箝制恐怖國家機器的運轉,迫使政府向市民盡其財政問責性(held the government financially accountable)。 Revenue is power。繳稅就是權力。反對黨經常「納稅人啊納稅人」的掛在口邊,大呼小叫,但現在的香港政府,人民沒了選票,連繳稅的名義權力也沒有了。好些評論員呼籲豁免徵收中產階級的薪俸稅,正中政府下懷。中產繳交的稅金,在賣地收入、股票市場稅收、儲備投資和公營企業的收入比對之下,卑微得可憐。薪俸稅取消了,市民連「納稅人啊納稅人」的口號也叫不起來了。


為什麼曾俊華如此狂傲,如此厚顏無恥,不恤民命?就是高地價政策賦予了政府財政收入的獨斷權,政府的財富來源,市民無權過問,連乞憐的權力都沒有。香港政府變成了一個不受民主制衡和財政問責制衡的獨裁政府黨。這是摧眦香港民主、挫折香港人民銳氣的公共財政安排。

讓稻草人飛

至於今年財政預算案那些垃圾政策建議,例如注入六千元去強積金,等於在交通津貼設立家庭資產審查一樣,等於往年設立老人津貼的資產審查和外傭徵費的合約安排一樣,等於這幾年的申辦亞運的鬧劇一樣,都是政府的「屏障議題」、稻草人議題(strawman agenda),預先植入(build-in)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預留退讓的空間,消耗傳媒和議員的時間,令議員可以罵娘扔蕉扔水樽丟陰司紙,領受為民請命、「成功爭取」的虛榮,令政府可以不必做事,卻隱藏了更險惡的議程。

回歸當初,假扮幽默的傳媒,叫時任財政司長的曾蔭權做聖誕老人、「聖誕權」。人民公僕的財政司變了施捨小孩的聖誕老人,後來就有「派糖」之名,但人民是小孩,傳媒協助政府,不斷侮辱人民。至於什麼注資強積金、交通津貼雙軌制等名目,佔據了輿論,成了傳媒的玩具。在這些稻草人漫天飛舞、迎接人民的子彈、屏障人民的視野的時候,革命是不會發生的。連覺醒都不會,革什麼命?

文:陳雲

編輯 黃海燕

1 則留言:

匿名 說...

非讀經濟學出身的陳雲博士, 對經濟問題有如此不凡的洞察力, 實在令人嘆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