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3月29日星期二

寬頻 Sale 屎

我係有線寬頻用戶,今日有條 男Sale屎打電話嚟 Sell嘢,我同佢嘅對答頗有趣:

Sale屎 = 屎 我 = 陳生

(來電顯示:1832898 - 有線客戶推介電話,一睇號碼已經知係 Sale屎)

屎:喂係,你陳生下話?
我:邊位?
屎:嗱陳生,即咁嘅,你用緊有線寬頻嘅,我依家查晒你記錄嘅,你用左我地公司好耐架喇,你作為我地有線寬頻長期用戶,你對本公司都好支持,你近排上網係咪有咩問題,例如唔穩定、慢之類?
我:你係咪要講果個乜乜全新上網+電視組合?
屎:咩呀,咩組合?
我:推介果個乜乜上網 + 電視組合囉?
屎:嗱唔好意思,陳生我地公司有好多組合嘅,咩組合都有嘅,我唔知你講乜,你突然話有組合,唔知你講咩組合咁呢?
我:總之新果啲組合囉…
屎:咁咪係囉,我就係想知你講咩組合吖嘛,我唔係同你講組合喎,你話組合喇,咁你講下咩組合先囉好無?
我:(嘩屌你咁串嘅…) 唔知咩組合啦,咁你想講乜嘢?
屎:咁依家我唔係講組合嘛,我唔知陳生你講組合係咩組合嘛,咁多組合你講左你頭先話嘅組合先囉…
我:(屌你…) 得喇得喇,你講啦,我錯喇,我認錯,無組合,請你講啦…
屎:嗱咁嘅,我地公司近排大規模改善上網系統,你知啦,光纖呀、電纜呀咁樣,用得耐都會殘架嘛係咪先,所以我地已完成改善工程,所以要問番陳生你近排上網有無困難。
我:無乜問題,差唔多囉。
屎:咁我地做左改善工程啦,就快會同客戶更換上網 Modem嘅,陳生你依家上網 Modem 係邊款?
我: Motorola 囉。
屎:呵,果隻已經好舊款啦,要換架喇。
我:咁係咪有全新組合,果種上網 + 電視轉新 Modem 呀?
屎:我都話唔係講組合囉!你成日話組合,咁我咪問你咩組合囉,我唔係講組合吖嘛依家,我地會有人換你個舊 Modem ,阿陳生你咁小心咁怕組合,講你知,換 Modem 係唔駛錢架!
我:……. 呵…. 係咩係咩,呵。
屎:你係咪覺得我打嚟玩嘢呢?
我:\@@/!!!…唔係唔係,係我錯,唔係咁嘅意思…
屎:嗱陳生你咁小心啦,你好小心架嘛,係咪呀!依家就係話你聽,換 Modem 唔駛錢架,唔駛錢架!!!你話咩組合我唔知你想講咩組合吖嘛!
我:(心諗:屌你老母…) 你同事打過幾次嚟,話推介全新上網組合囉。
屎:(聲音極不耐煩而且語氣挑釁) 點樣同事呀,咩組合呀,點樣組合法呀?
我:唔記得左組合個名喇,加強上網速度乜乜物物新組合果類囉、或者上網 +電視組合囉….
屎:依家係同你講改善左上網吖嘛,陳生你咁小心我唔係同你講組合囉,你頭先講呢種又真係組合嚟嘅,你話組合吖嘛!但依家我同你講緊上網快啲好啲吖嘛!
我:(笑了…) 呵。係嘅係嘅。
屎:我地公司呢,最近買左32條電視頻道,係唔駛錢送你阿陳生你嘅!送架!陳生你好小心我知,係送架!
我:咁咪即係換新 Modem 上網 +電視果種囉…. 即係一樣囉…
屎:我依家講緊送頻道俾你呀!!Modem又咩組合呀,新 Modem 仲有個最新款「全世界最高清」機頂盒呀!嗱你聽住!係全世界最高清架,行 1080I,全世界最高清架!
我:(高清係唔係都 1080I 架啦屌你…) ,呵,咁又點?
屎:咁就要同你講番商業嘢喇,呢個高清盒睇 32條頻道,咁…..
我:好吖,都係推介新組合囉,多謝晒,拜拜。

收線

2011年3月24日星期四

慾望之夢

日本仙台市大地震,自問記來記去都記不完日本大小省市縣名稱的我,個別社區名字不打算逐一翻查,本文章是對大地震災難的評估,並且會以很直接方式表達。地震引發海嘯導致巨大人命和資產傷亡,之前也說過,今次災難禍害最大的是引發福島核電站核輻射嚴重洩漏,先說明一點,如果事實的真象為100%,日本傳媒和政府公布的所謂資訊只有事實約20%,外國媒體約為80%,取材自日本媒體後加上不了解和偏離的本港傳媒,只佔事實約10%,這個標準是根據核危機的嚴重性,從日本傳媒掩飾的說法、日本政府報喜不報憂花言巧語的手法,及相比外國權威媒體對事情的著眼點來評定,外國傳媒非常關注核輻射洩漏,日本政府每日只說很虛浮但又聽上去感覺很好的救災消息,本港傳媒似乎很著重港人喜歡的口腔期消費影響,例如不可到日本遊玩、禁止進口日本食品、無魚生吃點算好、或很煽情描述當地災民情緒之類,看上去很吸引,像電視劇峰迴路轉悲歡離合,但若果只看最表面的官能刺激,究竟知不知正在發生什麼事?


日本政府不單止掩飾災情,更企圖用很低劣而且幼稚的手法瞞騙世界,之前日本首相菅直人說「已作好東日本全毀的設想」,緊貼福島核電站最近的重點城市東京知事石原慎太郎說「海嘯沖走了日本人的慾望…」,本港輿論界對菅直人的言論有些爭議,指他原文日語用詞配合前文後理是核電站必須非常小心運作,否則出了錯,東日本隨時全毀,要有這種謹慎的設想,我不打算深究日語用詞,石原所指「日本人的慾望」,也不打算逐粒字解讀,因為不值得花時間,核輻射洩漏已經代替了所有政治言論,切記:


-核輻射洩漏就是洩漏,不能用吸塵機吸走,也不要期望「自然蒸發」,雖然有衰減期,例如福島三號機組內的鈈元素,其放射性要2.4萬年才達半衰退,全衰期理論上要 5萬年,兩者分別不大,總之動輒幾萬年。

-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大爆炸,大規模散發輻射,「Made in Japan」的福島核電站都是洩出輻射,雖然洩出量不及前者巨大,但殺傷力一樣。

-在 2011-03-23,日本驗出13都縣自來水含放射性物質,其中東京一間自來水處理中心的水板樣本,驗出放射性碘,比幼兒可攝取上限高約一倍,不宜幼兒飲用,東京超市及便利店的礦泉水,在幾小時內被搶購一空;都政府決定向區內有嬰兒的每個家庭,發放三樽樽裝水,合共二十四萬樽,而茨城縣的牛奶及蕃芫茜,以及福島縣十一種蔬菜,輻射都超出安全水平,首相菅直人呼籲民眾,暫停進食福島葉菜,又要求茨城縣,暫停輸出牛奶及蕃芫茜。即是說,核輻射正在快速擴散,請緊記,「核輻射只會累積、擴散和污染」,不會隨便消逝。

-不論你是祟日反日或對日本毫無感覺,不要緊,請記住我們處身同一地球,地球是圓的,世界上有三種東西:風、海洋和土地,國界不同,還是同一天空,海洋未必全部互通但核輻射塵會乘風遠洋散播,不同國家受污染程度視乎與日本的距離,越遠污染相對較低,科學界到現時為止還未有方法完全隔絕核輻射。祟日人士無謂痛罵關注核輻射的人,反日人士也無須拍爛手掌高呼「小日本收皮啦」,日本洩輻射,全球為它埋單,同樣地,中國或香港大亞灣核電廠出事,都是全球災難。

-又不論閣下是「中環價值財金精英」還是「樓市無敵狙擊手」,無須太努力淡化核危機,日本現在已淪為核災難,就算想從中撈油水在投機市場「大力唱好」來「趁低吸納」,請不要怪我直言,錢帶不進棺材,現在談的是核污染帶來的生靈塗炭,影響人類和自然生態起碼持續幾世代,覺得自然界與己無關?抱歉,我們還是要食物的,食物都靠大自然「食物鏈」維繫,當我們擁有名貴電話、高清大電視、豪宅美食靚車之同時,我們仍然要靠大自然提供食物。希望各位明白這套小學生道理。



接下來,以目前日本的輻射洩漏速度推算,我個人估計日本將會有以下命運:

東京遷移計劃

1. 日本東北將會全毀,「全毀」意指不適合人類和動物居住,就算住人也會有無數輻射引致的病變,例如癌症和畸胎,並且會世代持續,日本政府或會推出「東京遷移計劃」,在國家危難應變政策上很正常,因為人民不可能長期在污染區上,畸胎令人口品質劣化,癌症令國家醫療開支不勝負荷,更重要是當一個國家有太多人患絕症和畸胎,民眾會失去鬥志,人民對社會的鬥志非常重要,沒有鬥志的國民不會努力參與經濟生產,並對政府完全絕望,隨之而來會爆發民眾爆亂大規模反政府和罪惡等等,政府將會崩潰,國民為求生存做盡邪惡的事,為了什麼?為了錢,錢能買乾淨食物和移民,人民回復本能生存需求:Basic Need - 食物、能量和生存。此地不能生存,唯有走人,走不了的就侵害他人力求自保。


2. 「遷都計劃」,據資料和我個人估計,日本應該很想把東京遷移往中國海南島,但無可能,海南島是中國福地,我有理由相信,中共一大班最高決策者,海南島是他們的「安全區」,情況就像美國面對核戰時,總會有什麼第幾軍事隱型避難區一樣,日本也想把東京人分批遷往巴西及鄰近一些不算很先進但具潛力的區域,但政治上很難做到,包括日本人未必想去這些地方,因為日本人很著重「我是日本人」的尊嚴,當太多人遷往他方,日本人會覺得自己是難民,事實上確如此,而其他國家也未必想接收。


3. 以目前核電站的所謂降溫和救亡速度來看,我個人並不樂觀,福島合共六個機組,雖然沒有大爆發,但要搞清楚日本政府每天都在講大話,說什麼「已有效降溫」、「取得成果」、「漸趨穩定」、「已全力乜乜物物」,但事實證明核輻射已極速擴散,電站外 13 都縣都驗出輻射超標,連東京食水都不能飲用,其實日本政府現在是無可選擇下緊急派發食水給東京兒童家長,用意是保住下一代生命,有核輻射污染的水源,任何年齡的人都不能飲用,但政府無可能一時間為全民派水,哪有這麼多樽裝水呢?唯有讓最脆弱的幼兒有乾淨水開奶飲用,先保住新生代健康,因為孩子的家長飲輻射水已等同步向死神,日本將出現極大量孤兒。


4. 不過,空氣中的輻射塵依然存在,核電站降溫動輒要幾星期,這個已是最理想推算,不要忘記有幾個反應爐,顧得這個顧不了那個,為反應爐全面蓋石棺也須時,號稱尖端先進的日本,在這次災難中凸顯了很多弊病,說很先進但又缺乏真正先進的機器、核電站屬古董設計、陸上自衛隊缺乏應付巨大災劫的能力、政府沒有危機應變對策 (通常有的,但似乎非常差勁 ) ;政府說物資足裕但無數災民每天捱餓,或者日本人太著重日式體面,很奇怪,所謂救災糧食每人每日一兩個飯團,一枝水,寒風中一張被幾個人蓋,政府也刻意封閉資訊,避難所沒有電視機,只有民眾自己的收音機,災民在既聾且盲的情況下捱凍捱餓,也非常限制災民離開避難所,日本傳媒只報導災民依然很守秩序這些體面事情,我有理由相信災民知悉核輻射災情,必會極度驚惶,看看非災區的民眾搶購食水食物急忙撤走已知什麼回事。日本將會有民眾暴亂,由東京開始,逐漸擴散至全國,而客觀來講,我看不到日本政府會有良好對策。


核污染國民生育政策

5. 當核電站完全妥善處理後,日本政府可能對東日本國民進行「地區性集體避孕」防止大量畸胎誕生,例如污染指數較高區域,叫民眾打什麼防疫針,但會混合持久避孕藥;災後孕婦驗出胎兒可能不正常會用許多方法「強力遊說」墮胎,總之不能有太多畸胎出生,在核災難方面,控制畸胎出生非常重要,已很難說人道立場,因為對國家來說,從「經濟及長遠發展角度」來看,太多畸胎只會為人民帶來更多痛苦,更變成社會超巨大醫療消耗。


6. 我個人推算,現有日本政府有可能被全面瓦解或人事面目全非,核災難根本不能短期解決,甚至無可解決。日本人現在對政府信心已動搖,但由於民族性極強和講究體面,所以現階段仍未有大規模反政府行動,但時日過去,海嘯後重建艱巨、經濟再陷深層次困局、海嘯傷亡帶來的民眾心靈痛苦,在技術上而言,本來都可以靠金錢和時間來複原,但最大問題是核災劫,建築物被地震海嘯摧毀,可以重建,製造就業機會;災難家破人亡,可以在心靈和經濟上盡量補救,但核輻射卻會毀滅整個地區,不能住人,已不能談什麼重建、經濟活動,而且核輻射會不斷分散,就算只談日本,其他城縣也會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外國也對日本忌諱,單是旅遊和商業活動大減,已構成災後重建的沉重壓力。


雖然香港遇上大天災的機會甚微,我不會說什麼人生大道理,日本這次浩劫,或者我們要學懂對世界和生命的反思,日本在風平浪靜時,真是很繁榮先進,人民質素之高,襯托著美麗國家,一切都很優秀,核電成本低廉,帶來無窮盡的平價能源,巨大商業招牌、五光十色紙醉金迷、一切是那麼燦爛、優越和自豪,但遇上大自然之手,人類變得無比渺小,生命比蛋殼還脆弱,財富是那麼虛幻,核元素都是反自然的科學產物,人類試圖用盡方法製造千奇百怪的危險東西,核能發電未必萬惡,但退後幾百步想一想,為何我們不願意花心思去節能、發展其他再生能源呢?例如太陽能、水力發電、甚至超科技的可代替新能量,各國政商界經常掛在嘴邊,但好像一事無成,總之有得用就算。所謂繁榮先進,是否要耗能源夠多才夠威?日本在災難中暴露了國家很多缺陷,政府腐敗、電力公司危機意識嚴重不足,政府遇上大災難雞手鴨腳,只顧粉飾太平,標榜先進但又無可用的強力機器,說富裕但有災難時又缺糧缺水什麼都缺,政府救災效率不佳,我不知道是否與日本人太講求精致和體面有關,每件事都要很花巧,或者表面風光,原來外強中乾。


我們香港也不執輸,三十公哩外已有一座聖殿,名為「大亞灣核電廠」,各位香港市民無須擔心核危機,因為「危機」還算有機會逃難,大亞灣若果大吉利是發生事故,所有香港人都會受核輻射的無限「祝福」。

2011年3月21日星期一

地震搖藍曲【二】

今次日本核輻射外洩和 1986年前蘇聯切爾諾具爾核電廠大爆炸事故,事發過程不同,但性質非常類似,前者因地震破壞了供給核反應堆冷卻的水泵裝置,導致反應堆無法降溫,再令反應爐因內部溫度過高破裂繼而出現缺口,於是核燃料棒輻射外洩,後者是因測試過程出錯,引發整個反應爐核心爆炸,即是整個爐炸開,核燃料棒大量散發輻射,性質相同的意思指福島和切爾諾具爾都是核輻射洩漏,都是同一種核輻射,一樣殺人及造成極嚴重長期環境污染,但過程有很大分別,福島發生的是爐身出現缺口,核輻射在缺口洩出,即是洩出的範圍受到缺口限制,所以我們在新聞見到工作人員不斷向反應爐灑水降溫,用意就是讓反應爐不至於整個破裂,而之前美國派出的「大水泵」機器,前文已說過是新科技遙控機械人,向沒有冷卻水核燃料棒乾燒的二號反應爐開洞,從而向內灌水進行降溫,對核反應爐來講,降溫非常重要,整個爐核心會否溶解視乎降溫程度,不降溫就必定爆煲,爆了煲,即變成切爾諾貝爾災難,核輻射大範圍擴散,一發不可收拾。


乾燒的二號反應爐,美國的「大機器」任務失敗,爐溫度已過高,美國「大機器」一進入已被溶掉及不能操作,「大機器」初時進入二號爐,工作人員撤離,之後工作人員又進入,外界以為成功開洞輸水,主流傳媒說是「美國派來的大水泵」,但當然不是水泵這麼簡單,要水泵,相信日本也有,無須要出動美國最尖端軍事科技。開洞失敗,唯有靠人手進場再灌水,由直升機在上空投撙的「水彈」,也不是單純的水,是混合了特殊化學物的高速冷卻劑,一方面高效降溫,化合物也會同時凝聚輻射塵,使之降落地面,令輻射擴散度減低,化合物也會令核燃料棒的裂變力下降,即是減少燃燒力,主流新聞說「有效降溫」就是這樣。不過說得太複雜的話,市民會難以明白,所以傳媒說「灑水、降溫」會比較好些。問題是本港傳媒也很難快速理解複雜的核電原理,說得太難明反而令市民產生誤解。


美國派出的拯救裝置失敗,現在換來了德國設備,傳媒今次開宗明義說明是「遙控機械人」,據外國地下網站消息,這個德國裝置應該是九十年代產物,後來經過改良,形態是蜘蛛,即是遙控蜘蛛機械,八隻腳,每隻腳底下有強力電磁鐵,可在金屬建築上作複雜的攀登動作,德國的設計概念非常獨特,以蜘蛛為形態,動作自由度大增,日前媒體說二、三號爐已有效降溫,看來這個蜘蛛機械已發揮作用。


關於福島核電站輻射洩漏,我們在本港主流傳媒看到的幾乎都是好消息,大部分消息源自日本媒體,而西方權威傳媒則悲喜參半,較著重核輻射危機,我想指出,日本傳媒和政府關系非常密切,這次事故極其重大,不單止地震和海嘯帶來的人命和資產損亡,退後幾十步說,人命傷亡雖屬不幸,基建和農田被毀,大不了花錢花人力物力重建,但最關鍵是核輻射,輻射將會對環境生態和人類構成極深遠影響,絕非災後重建了事。很多日本人在海嘯中逝世,更有很多小孩子喪失父母,也有無數家庭家破人亡,推前一步想,地震在日本來講應該駕輕就熟,無可能事前全無預警,據悉,有可能日本政府不知什麼原因忽視了警報,或者是政府內一眾狂戀權力爭鬥的老派當權者漠視預報,日本這個國家是這樣的:表面上非常先進,社會上很多尖端科技,無數得意新奇事物,人民質素很高,非常有秩序,有教養有禮貌,對國家很忠誠,日本人的守秩序在我們髒、亂、吵的中國人看來既羨慕又好奇,難以明白「人怎可能做到這麼有禮貌有秩序、整潔、精致、平和」,西方自由社會的洋人,某程度上會覺得日本人的行為很像機械人,有些地道日本人會覺得自己民族的公式化秩序帶來生活壓力,因為自己稍有差異便會被注意,這有點矛盾。國民雖然很忠於國家,但現在的日本政府非常腐敗,一班老派「大日本帝國右翼思想」的人掌握權力核心,政府內充滿權術鬥爭,除了老人政治,日本人也很講求輩份,年青人很難投身執政,除非是長老們的心腹,否則幾乎無可能靠理想打入政圈。又要必須說明,我沒有任何日本籍朋友,甚至我不懂日文,我答不到日本哪處有什麼好東西購買,只是跟據資料去理解日本社會,不能說絕對準確,但會對前因後果有邏輯上的推斷,看倌當是網誌文章看或者能帶來一點思考。現在日本政府的腐敗,其實和常見的腐壞政府無異,貪污黑金政治、狂戀權術鬥爭、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甚至利用民眾來滿足個人慾望等等,都是這類模式,由於日本人對國家死忠,加上很愛面子,很著重體面和優雅,所以很少會質疑政府,甚至不會挑戰政府,近年日本有些書籍講當地社會矛盾,都和貧富問題及社會扭曲現象有關,日本經濟自九十年代日漸不景,失業、人口老化、教育制度崩潰、失業導致的家庭糾紛、青少年問題不絕,我們通常透過旅遊接觸日本,當然看最好一面,例如我們開心在日本吃喝玩樂,不等於看到這個國家人民笑容背後的真象。


福島核電站真的是核能發電這麼簡單嗎?當然不是,這次核洩漏事故已可合理推斷三號反應爐內藏核武材料「鈈」,發電用「鈾」就可以,無須用更高爆炸力的鈈,從過往一星期觀察所見,三號反應爐是以含有鈈的元素來作燃料,即是借核裂變發電過程做掩飾,從中提煉鈈元素,總之三號爐存有不應該在核電廠應用的鈈,為什麼發電「順便」生產鈈?當然是用作核武,除了日本自用,更可出售予別國圖利,據資料顯示,日本有賣核武材料給法國,可能還有其他國家。


「Made in Japan」的輻射都是優秀的?

日本政府和當地傳媒每天基本上都是報喜不報憂,包括「又成功降溫喇」、「驗出核電站附近的水和蔬菜輻射量超標但不會對人體構成即時危險」的騙人廢話;「怎樣高效率救災」等等,稍為翻閱核輻射事故的資料,都會知道核輻射是人為災難之冠,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輻射,和日本的輻射不會有分別,都是致命而且持久災害,不要天真地認為「Made in Japan 的輻射是不同的,只要是日本的就無問題的」,切勿抱這期望,唯一分別只在洩漏量多寡,核輻射洩漏之後,在空氣中稱為「輻射塵」,灑水只能限制四散,輻射塵遇水落地,即入土壤,灑水前會在空氣中擴散,部分會落了海洋,核輻射的放射性要近乎完全分解要2.4萬年,不論洩漏多少,總之要這麼久才能被大自然中和,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新方法快速消滅核輻射。目前已證明福島核電站洩出來的輻射已浸入土地和周邊海水,風也把輻射塵遠洋吹送,日本當局已驗出電站鄰近的水、菜和奶輻射量超標,超標就是超標、輻射有就是有,都不能給人食用,更不可接觸,無人情講,紙包不住火,日本作為地震帶,也是地震「常客」,竟然學人搞這麼多核電站,原設計聲稱可抵禦7級地震,但一直沒有對設施加以改良,反映日本政府忽視危機評估,還要羞家暴露了反應爐存在不應該有的核武原料鈈,政府敗壞程度不言而諭,表面繁榮優秀的背後出賣了國民生命,更威脅其他國家,到現在還要厚著面皮粉飾災情,說什麼「輻射超標但不會有即時危險」,日本人顧體面死忠腐敗政府是他們的事,但這個爛政府的核武陰謀,必須要向全世界負責,更要向它的子民負責。


謠言大迷信‧急性盲搶鹽

如果日本人認為死忠腐爛政府等同「大和精神」,或者是另一種愚笨,但當然,相比中國人最拿手的自我作亂和趁火打劫,盲目反日不如學習日式優秀。日本地震是否災難?是的。地震引發核電站輻射洩漏是否災難?絕對是的。但都不及中國人自我爆發的「亂」禍害更大。大陸盛傳「輻射吹到來啦,鹽含有碘,碘可抵抗輻射」,於是興起搶鹽潮;謠言傳到香港北區新移民師奶團又不知怎解變成「總之含有鹽的東西都可抗輻射,搶啦!」,鹽搶光了,連豉油也搶,搶味精搶雞粉,十分瘋狂,在「盲搶鹽」過程中,又繼續演變:「喂!日本輻射殺到來!無食物喇!!」,於是又搶購食物,極度囤積、托價、炒賣。我們常見的平價餐桌鹽是合成物,未必含有碘,純正海鹽才是,吃碘片也不是抗輻射靈丹妙藥,亂吃會嚴重損害身體,當然要多謝特區政府搶先公布有14萬粒碘片「應急」,令「吃碘大迷信」得以強化,中港兩地「集體急性盲搶鹽」火速成為國際笑柄,中國人為世界提供免費娛樂,功不可沒。


請閱讀:

地震搖藍曲【一】

2011年3月18日星期五

地震搖藍曲【一】


在文章開始之前,必須說明:1. 我當然不是核專家;2. 我也不是日本通,不懂日語,看日本社會事主要透過外國傳媒(非本港傳媒) ;3. 對日本政治有些少見解,但沒有具權威性的雄厚學術理論根基。簡單來講,是以比一般喜愛日式生活文化的香港人多一點點的觀感來寫這文章。


據外國一些地下網站透露,美國派往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解救核反應堆燃燒的,是美國防部或太空總署( NASA ) 最新研發能遠程操控的人工智能機械人,代號「The Thing」,中文傳媒現在的簡單中譯名是「大水泵 / 高壓水泵」,這機器在美國沒有正式名字,屬最高國防機密,舉例說,大家在電影《鐵甲俠 Iron Man》看到的鐵甲外殼,其實在美軍研發新武器中是存在的,當然沒有電影特技那麼超能靈活,但很類似,給軍人穿上能發揮高於人類很多倍的力量。派往福島的「大水泵」機器,據悉外觀頗像人型,由於核電站在核輻射洩漏過程中存在很高參數的輻射,人類當然不能走近,連電站附近大片面積都受輻射污染,而且核反應爐燃燒溫度異常高,福島核電站爆炸成因,是地震破壞了輸入冷卻水的反應堆水泵,所謂「水泵」當然不同我們常見的金魚缸小泵,是很巨大的高速出入水裝置,負責輸送冷卻水讓反應爐在核裂變時保持恆常降溫,當水泵壞了,反應爐便呈現乾燒現象,反應爐就像一個超大型的壓力煲,內裡謹存的水快速被超高溫的核燃料棒蒸發,在爐內形成高達二千多度以上的超異常高壓蒸氣,乾燒久了,爐也頂不住,於是爆炸,簡單來說就是「爆煲」,一爆炸,爐壁保護層破了,大家在前網誌《最新衛星圖片》可清晰見到爆炸後的反應爐,內部完全外露,繼而形成核輻射擴散,即是「核污染」。


在反應堆溶解前,也由於存在高參數的輻射,人體不能走近,但一般機器也因輻射導致電磁脈衝干擾 (稱為 EMP) ,線路會故障,所以專為核輻射工作的機器設計成像人體形態,可套上防輻射保護衣,並且機器由超特殊合金製成,結構可抵擋異常高溫,於是由這台機器去拯救反應爐,據悉,這是美國的「Plan A」,即第一步計劃,希望超級機器可代替人手深入險境,在反應爐鑽上洞,一邊釋放超高壓蒸氣和冷卻水揮發而成的氫氣,同時注入冷卻水,讓燃料棒不至於乾燒,從而阻止反應爆爆炸,因為一爆炸就完蛋了。


日本福島的所謂核電站,是很舊的設計,據資料顯示,屬上世紀近四、五十年的設計,是第一代核電站藍本,很多缺點。所以地震破壞了原裝置大水泵,反應爐內的燃料棒就成乾燒狀態,本來有後備水泵替用,但明顯地震已令其失效,於是我們看到核電站幾個反應爐溫度相繼暴升。


但不幸地,美國的「Plan A」似乎失敗了,據外國新聞報道,日本政府不斷隱瞞核電站的情況,以致美國錯誤評估核電站的受損情況。但又話分兩頭,以美國中情局 CIA和間諜衛星情報水平而言,有理由相信美國一早知道日本的核電站全部結構,理由簡單,美國最關心別國的核子裝置,何解?核電站表面可以是發電的設備,但核燃料包括重要元素:鈾。「鈾元素235 – U235」是鈾三種同位素之一,亦只有鈾235能作核裂變,從而發電。核電原理是這樣的:由核燃料棒產生核裂變,在「特定計算及控制內產生的超小型核裂變反應」,或可說作「小核爆」,令燃料棒周圍的冷卻水極速加熱成超高壓蒸氣,反應爐同時有入水和放蒸氣的通道,排出的超高壓蒸氣推動渦輪發電機,就可發電了。在排放蒸氣的同時,要不斷輸入新的冷卻水,所以核電站必須沿海,一來要無限量水份,二來一旦發生事故,寧願核污染被海水稀釋也不可能鄰近民居,我強調並非核專家,絕無無資格談什麼核子原理,只是把所知的寫出來而已。


鈾是自然界唯一能產生核裂變的同位數,但另一種要經由多重提鍊及反應聚變而成具放射性的超鈾元素「鈈」,也可以產生核裂變及用於核發電,鈈元素鈈是天然存在於自然界中的質量最重的元素,當被用作製造核武,鈾經裂變燃燒後變成核廢料,雖同樣擁有致命輻射但爆炸力不高,用作核武通常只有污染彈,但鈈大不同,裂變後所謂的鈈廢料,也有極高爆炸力和裂變能力,因此適用於大殺傷力核武,外國「主流資訊以外」已有人說過日本有出售鈈廢料給法國,法國買來做什麼?當然是核武。詳細的鉟元素物理和化學理論我自問不懂,只知核電廠應該只用鈾元素而非用更高裂變能力的鈈。


問題就在此,福島核電站一、二號反應爐都是用鈾元素,鈾的燃燒溫度一般達 2700 度,但三號爐的燃燒溫度卻高達三千多度,已超出鈾的燃燒能力,而且輻射濃度超越鈾,該電廠僅有3號反應爐的燃料棒混合鈾235與鈽兩種元素,之前在外國一些「另類網站」已有人猜疑三號爐不是用鈾而是用核武的鈈,事後證明並非陰謀論,屬事實。


在三月十二日仙台首輪地震發生後,海嘯隨即在數分鐘內淹沒仙台一帶,詳情大家已在媒體看到。地震後引發福島核電站一號及二號反應爐出事,我個人估計時限關鍵最遲在本周三 ( 03-16 ) 二號反應爐爆炸,結果在周三前真的爆了,在周二 ( 03-15 ) 看見衛星及外國新聞報道說三號爐又醞釀爆炸,外國流傳美國將使用最新研發的大機器去為三號爐灌水降溫,「外國網民」指該「大水泵機器」能抵擋二千多度高溫,但現在看來,這部「機器」應不能完成任務,因為該機器可能已被溶掉。主流媒體說三號爐不斷升溫爆炸在即,直升機持續在爐上方投撙巨型水彈,唯有寄望奇跡出現真的能降溫,但效果似乎不大,亦要切記,如果 (在現階段我還會說「如果」) 三號爐內存的真是鈈混合燃料 ( 或完全是鈈 ) ,用大量水也未必可降溫,大爆炸是時間和運氣問題,而且是極大殺傷力的核爆。

2011年3月16日星期三

日本福島核電站 3月12日至16日爆炸原裝衛星圖片










其他:


日本右翼狂熱者石原慎太郎「地震天譴論」的詭異

石原慎太郎狂言:一年內制成核武應對中國

(文匯報 2011-03-10 )

英國《獨立報》昨日報道,口沒遮攔的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表示,作為世界上唯一遭受過核襲擊的國家,日本應該發展核武器,應對迅速崛起的中國構成的威脅。

 石原慎太郎接受訪問時說,日本可在一年內研製出核武器,向全世界發出強烈信息。他說:「我們的所有敵人:中國、朝鮮和俄羅斯,都是近鄰,都擁有核武器。世界上還有其他國家處於類似境地嗎?」

 石原又說:「人們談論代價等東西,但事實是,在外交上討價還價的能力意味著核武器。(聯合國)安理會的所有(常任)理事國都擁有核武器。」他說,去年發生的衝突暴露出日本在亞洲的軟弱無力,那場衝突以日本警方釋放中國漁船船長而告終。「(如果日本擁有核武器,)中國就不敢侵犯釣魚島了」。

 石原慎太郎還說,擁有核武器的日本還將贏得俄羅斯的更多尊重。此外,他還建議日本廢除對武器製造和出口的限制。  《獨立報》

==================================================

3月11日,日本 9.0 級大地震

==================================================

3月13-16日,日本福島縣核能發電廠四個反應堆發生連環爆炸

==================================================

東京市長天譴論激怒國民

星島日報 2011-03-15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在全球為日本地震心傷淌淚之際,東京都知事(東京市長)石原慎太郎昨日發表極具爭議性的言論,指「這次地震是天譴」,以洗滌日本人一向偏重的欲望。言論一出,激怒了不少人,狠批他欠缺同情心,有網民更聲言要他滾出日本。事件勢必影響他尋求四屆連任的機會。

一向極右反華的石原慎太郎向傳媒講述對於今次大地震的想法時,讚揚其他國家的思想文化,如美國崇尚自由、法國則博愛平等,他批評日本缺乏這些思想,社會和政界均注重於滿足自我欲望。他說:「日本人的自體意識過於着重自我,凡事以私欲為主。這次海嘯可以清洗這些執着,我覺得這次地震是天譴。」

他聲稱,海嘯可把日本人的欲望和自私沖走。雖然他對受害者寄予同情,指他們「真的很可憐」,但「天譴論」一出,即引起不少人激憤,網民指責他沒有同理心,在災民和死者家屬傷口撒鹽,更要求他滾出日本。

石原慎太郎屬於極右保守派,他曾不下一次發表震驚性言論,上周二曾表示日本為全世界唯一曾受核彈攻擊的國家,理應發展核武器,以應對正在崛起的中國所帶來的威脅,他更主張日本一年內研製出核武。他在地震發生當天宣布,將參選四月舉行的東京都知事選舉,以尋求連任四屆,但今次失言勢必對選情不利。

類似事件曾於 2008 年汶川大地震時發生,與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私交甚篤的美國影星莎朗史東指,四川地震是中國應得的報應,因為中國「對達賴喇嘛不友善」,其言論結果引來各界口誅筆伐,被狠批冷血無情,她雖其後作出公開道歉,但仍未能平息民憤。

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日本9 級大地震災後救援篇 2011-03-15


Police lead rescue teams in the search for survivors amongst the damaged buildings and tsunami debris in Rikuzentakada, Iwate prefecture


Rescue workers search for victims in the rubble in Rikuzentakada, northern Japan


Rescue workers pause near a covered body as they search for victims in the rubble in Rikuzentakada, northern Japan


A survivor of the tsunami that swept through his village of Saito, in northeastern Japan, retells the story to a rescue team that arrived to search the area


Hiromitsu Shinkawa waves to rescuers in a boat as he is rescued by members of the crew of a Japanese Maritime Self-Defence Force destroyer. When spotted, the 60-year-old man was floating off the coast of Fukushima's Futaba town on the roof of his house after being swept away in a tsunami. It was reported that he was in good condition.


Sixty-year-old survivor Hiromitsu Shinkawa, who was swept out to sea by a tsunami, is rescued by crew members of Japan Maritime Self-Defence Force (JMSDF) Aegis vessel Choukai, about 15km off Fukushima prefecture. The crew of the vessel found Hiromatsu clinging to the roof of his house, two days after the tsunami swept him out to sea.


Rescue workers carry an elderly man found alive buried under rubble on a hill in Minami Sanrikucho, Iwate Prefecture


Hiroko Dobashi holds her newly-born baby girl at a hospital in Kamaishi, Iwate Prefecture


A Japan Self-Defence Force member reacts after rescuing a four-month-old baby girl in Ishimaki, northern Japan


Upon hearing another tsunami warning, a father tries to flee for safety with his four-month-old baby girl. He had just been reunited with her after she was spotted by a member of Japan's Self-Defence Force in the rubble of tsunami-torn Ishinomaki


A mother watches her twelve-day-old baby sleep at a shelter in Iwaki, Fukushima Prefecture


A baby is fed milk by a member of the Japanese Red Cross National Disaster Response Team at the Ishinomaki Red Cross Hospital in Miyagi Prefecture


Rescue workers look for survivors in the tsunami-devastated village of Noda, Iwate prefecture


A rescue worker and a dog look for missing people and bodies in Natori, Miyagi Prefecture


Masked emergency service workers stand close to three corpses wrapped in blue plastic as search and rescue workers look for survivors in a house in Natori, Migagi Prefecture


A buddha statue is seen as search and rescue workers look for survivors and bodies in a house in Natori


Rescue workers look for missing people and bodies in Natori


An elderly man checks a list of names of survivors who are in shelters at the Natori City Hall


Soldiers and firefighters search for victims in the rubble in Matsushima, Miyagi Prefecture


Rescuers conduct search operations amidst smouldering debris in Kesennuma


Rescue workers search for victims in Tanohata Village, Iwate Prefecture


A man consoles a woman after she saw only the foundations of her house left in Noda village, northern Japan


Japanese medical personnel check a mother and son for radiation exposure in Kawamata village, Fukushima prefecture


Technicians scan Red Cross rescue workers for signs of radiation in Nagahama City, Shiga Prefecture


Rescue workers recover the body of a tsunami victim from the devastated Shizugawa district


Self-Defensc Force members carry the body of a victim in Kamaishi, northern Japan




Japanese rescue workers carry the body of a tsunami victim in the devastated town of Otsuchi, Iwate prefecture


Chinese rescue workers search for missing people in the city of Ofunato in Iwate prefecture


A joint team from the US Air Force and Marines conduct a search and rescue flight over Sendai airport


A British search and rescue team sort their equipment as they arrive at a US air force base in Misawa, Japan


Members of a Taiwanese rescue team observe a minute of silence in Taipei's Sungshan airport shortly before their departure for Japan


Members of the National 119 Rescue Service of Korea walk to board a plane to Japan at the Seoul Military Airport in Seongnam, South Korea

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