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1年3月21日星期一

地震搖藍曲【二】

今次日本核輻射外洩和 1986年前蘇聯切爾諾具爾核電廠大爆炸事故,事發過程不同,但性質非常類似,前者因地震破壞了供給核反應堆冷卻的水泵裝置,導致反應堆無法降溫,再令反應爐因內部溫度過高破裂繼而出現缺口,於是核燃料棒輻射外洩,後者是因測試過程出錯,引發整個反應爐核心爆炸,即是整個爐炸開,核燃料棒大量散發輻射,性質相同的意思指福島和切爾諾具爾都是核輻射洩漏,都是同一種核輻射,一樣殺人及造成極嚴重長期環境污染,但過程有很大分別,福島發生的是爐身出現缺口,核輻射在缺口洩出,即是洩出的範圍受到缺口限制,所以我們在新聞見到工作人員不斷向反應爐灑水降溫,用意就是讓反應爐不至於整個破裂,而之前美國派出的「大水泵」機器,前文已說過是新科技遙控機械人,向沒有冷卻水核燃料棒乾燒的二號反應爐開洞,從而向內灌水進行降溫,對核反應爐來講,降溫非常重要,整個爐核心會否溶解視乎降溫程度,不降溫就必定爆煲,爆了煲,即變成切爾諾貝爾災難,核輻射大範圍擴散,一發不可收拾。


乾燒的二號反應爐,美國的「大機器」任務失敗,爐溫度已過高,美國「大機器」一進入已被溶掉及不能操作,「大機器」初時進入二號爐,工作人員撤離,之後工作人員又進入,外界以為成功開洞輸水,主流傳媒說是「美國派來的大水泵」,但當然不是水泵這麼簡單,要水泵,相信日本也有,無須要出動美國最尖端軍事科技。開洞失敗,唯有靠人手進場再灌水,由直升機在上空投撙的「水彈」,也不是單純的水,是混合了特殊化學物的高速冷卻劑,一方面高效降溫,化合物也會同時凝聚輻射塵,使之降落地面,令輻射擴散度減低,化合物也會令核燃料棒的裂變力下降,即是減少燃燒力,主流新聞說「有效降溫」就是這樣。不過說得太複雜的話,市民會難以明白,所以傳媒說「灑水、降溫」會比較好些。問題是本港傳媒也很難快速理解複雜的核電原理,說得太難明反而令市民產生誤解。


美國派出的拯救裝置失敗,現在換來了德國設備,傳媒今次開宗明義說明是「遙控機械人」,據外國地下網站消息,這個德國裝置應該是九十年代產物,後來經過改良,形態是蜘蛛,即是遙控蜘蛛機械,八隻腳,每隻腳底下有強力電磁鐵,可在金屬建築上作複雜的攀登動作,德國的設計概念非常獨特,以蜘蛛為形態,動作自由度大增,日前媒體說二、三號爐已有效降溫,看來這個蜘蛛機械已發揮作用。


關於福島核電站輻射洩漏,我們在本港主流傳媒看到的幾乎都是好消息,大部分消息源自日本媒體,而西方權威傳媒則悲喜參半,較著重核輻射危機,我想指出,日本傳媒和政府關系非常密切,這次事故極其重大,不單止地震和海嘯帶來的人命和資產損亡,退後幾十步說,人命傷亡雖屬不幸,基建和農田被毀,大不了花錢花人力物力重建,但最關鍵是核輻射,輻射將會對環境生態和人類構成極深遠影響,絕非災後重建了事。很多日本人在海嘯中逝世,更有很多小孩子喪失父母,也有無數家庭家破人亡,推前一步想,地震在日本來講應該駕輕就熟,無可能事前全無預警,據悉,有可能日本政府不知什麼原因忽視了警報,或者是政府內一眾狂戀權力爭鬥的老派當權者漠視預報,日本這個國家是這樣的:表面上非常先進,社會上很多尖端科技,無數得意新奇事物,人民質素很高,非常有秩序,有教養有禮貌,對國家很忠誠,日本人的守秩序在我們髒、亂、吵的中國人看來既羨慕又好奇,難以明白「人怎可能做到這麼有禮貌有秩序、整潔、精致、平和」,西方自由社會的洋人,某程度上會覺得日本人的行為很像機械人,有些地道日本人會覺得自己民族的公式化秩序帶來生活壓力,因為自己稍有差異便會被注意,這有點矛盾。國民雖然很忠於國家,但現在的日本政府非常腐敗,一班老派「大日本帝國右翼思想」的人掌握權力核心,政府內充滿權術鬥爭,除了老人政治,日本人也很講求輩份,年青人很難投身執政,除非是長老們的心腹,否則幾乎無可能靠理想打入政圈。又要必須說明,我沒有任何日本籍朋友,甚至我不懂日文,我答不到日本哪處有什麼好東西購買,只是跟據資料去理解日本社會,不能說絕對準確,但會對前因後果有邏輯上的推斷,看倌當是網誌文章看或者能帶來一點思考。現在日本政府的腐敗,其實和常見的腐壞政府無異,貪污黑金政治、狂戀權術鬥爭、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甚至利用民眾來滿足個人慾望等等,都是這類模式,由於日本人對國家死忠,加上很愛面子,很著重體面和優雅,所以很少會質疑政府,甚至不會挑戰政府,近年日本有些書籍講當地社會矛盾,都和貧富問題及社會扭曲現象有關,日本經濟自九十年代日漸不景,失業、人口老化、教育制度崩潰、失業導致的家庭糾紛、青少年問題不絕,我們通常透過旅遊接觸日本,當然看最好一面,例如我們開心在日本吃喝玩樂,不等於看到這個國家人民笑容背後的真象。


福島核電站真的是核能發電這麼簡單嗎?當然不是,這次核洩漏事故已可合理推斷三號反應爐內藏核武材料「鈈」,發電用「鈾」就可以,無須用更高爆炸力的鈈,從過往一星期觀察所見,三號反應爐是以含有鈈的元素來作燃料,即是借核裂變發電過程做掩飾,從中提煉鈈元素,總之三號爐存有不應該在核電廠應用的鈈,為什麼發電「順便」生產鈈?當然是用作核武,除了日本自用,更可出售予別國圖利,據資料顯示,日本有賣核武材料給法國,可能還有其他國家。


「Made in Japan」的輻射都是優秀的?

日本政府和當地傳媒每天基本上都是報喜不報憂,包括「又成功降溫喇」、「驗出核電站附近的水和蔬菜輻射量超標但不會對人體構成即時危險」的騙人廢話;「怎樣高效率救災」等等,稍為翻閱核輻射事故的資料,都會知道核輻射是人為災難之冠,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輻射,和日本的輻射不會有分別,都是致命而且持久災害,不要天真地認為「Made in Japan 的輻射是不同的,只要是日本的就無問題的」,切勿抱這期望,唯一分別只在洩漏量多寡,核輻射洩漏之後,在空氣中稱為「輻射塵」,灑水只能限制四散,輻射塵遇水落地,即入土壤,灑水前會在空氣中擴散,部分會落了海洋,核輻射的放射性要近乎完全分解要2.4萬年,不論洩漏多少,總之要這麼久才能被大自然中和,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新方法快速消滅核輻射。目前已證明福島核電站洩出來的輻射已浸入土地和周邊海水,風也把輻射塵遠洋吹送,日本當局已驗出電站鄰近的水、菜和奶輻射量超標,超標就是超標、輻射有就是有,都不能給人食用,更不可接觸,無人情講,紙包不住火,日本作為地震帶,也是地震「常客」,竟然學人搞這麼多核電站,原設計聲稱可抵禦7級地震,但一直沒有對設施加以改良,反映日本政府忽視危機評估,還要羞家暴露了反應爐存在不應該有的核武原料鈈,政府敗壞程度不言而諭,表面繁榮優秀的背後出賣了國民生命,更威脅其他國家,到現在還要厚著面皮粉飾災情,說什麼「輻射超標但不會有即時危險」,日本人顧體面死忠腐敗政府是他們的事,但這個爛政府的核武陰謀,必須要向全世界負責,更要向它的子民負責。


謠言大迷信‧急性盲搶鹽

如果日本人認為死忠腐爛政府等同「大和精神」,或者是另一種愚笨,但當然,相比中國人最拿手的自我作亂和趁火打劫,盲目反日不如學習日式優秀。日本地震是否災難?是的。地震引發核電站輻射洩漏是否災難?絕對是的。但都不及中國人自我爆發的「亂」禍害更大。大陸盛傳「輻射吹到來啦,鹽含有碘,碘可抵抗輻射」,於是興起搶鹽潮;謠言傳到香港北區新移民師奶團又不知怎解變成「總之含有鹽的東西都可抗輻射,搶啦!」,鹽搶光了,連豉油也搶,搶味精搶雞粉,十分瘋狂,在「盲搶鹽」過程中,又繼續演變:「喂!日本輻射殺到來!無食物喇!!」,於是又搶購食物,極度囤積、托價、炒賣。我們常見的平價餐桌鹽是合成物,未必含有碘,純正海鹽才是,吃碘片也不是抗輻射靈丹妙藥,亂吃會嚴重損害身體,當然要多謝特區政府搶先公布有14萬粒碘片「應急」,令「吃碘大迷信」得以強化,中港兩地「集體急性盲搶鹽」火速成為國際笑柄,中國人為世界提供免費娛樂,功不可沒。


請閱讀:

地震搖藍曲【一】

2 則留言:

Xelio 說...

http://en.wikipedia.org/wiki/MOX_fuel

http://en.wikipedia.org/wiki/Plutonium#Nuclear_waste

http://www.world-nuclear.org/info/inf29.html

事實上鈾鈈混合的MOX核燃料在歐洲和日本被廣泛使用,而制造MOX核燃料是一種減少核武級鈈原料(核武裁減後的廢物))和核廢料的方法,MOX中的鈈在反應堆中使用4年之後會消耗3/4,比深埋地下上百年更能減少核擴散的風險。

陳大文部落 說...

多謝資料,其實關於核子的資料我近日有看,當然看不完,也不能輕易明白,因為核子科學是很高深和非常專業的技術,就算到現時為止,人類已知的知識也不能完全透徹理解核子應用。

我想補充無論 MOX也好、鈈也好,風平浪靜當然好像無問題,發電成本極其低廉,但問題是當有事故發生,好聽點說很麻煩,難聽地說就是死路一條,一間核電廠洩漏輻射當然不會殺盡全球,但毀滅一個國家或大城市非常容易,城裡的人未必即時死,但癌病、畸胎、長久性的食物鏈污染,已經苦無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