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11月11日星期日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在愛裏,沒有恐懼 專訪趙式芝



什 麼 人 訪 問 什 麼 人 ﹕ 在 愛 裏 , 沒 有 恐 懼 專 訪 趙 式 芝
2012-11-11


【 明 報 專 訊 】 「 我 們 愛 , 因 為 上 帝 先 愛 我 們 。 」 ( 約 翰 一 書 4 章 19 節 )

在 筆 者 抽 身 遠 離 教 會 的 時 候 , 這 句 話 一 直 是 難 解 的 結 。 如 果 上 帝 不 愛 我 , 判 我 的 罪 把 我 棄 於 地 獄 , 我 是 否 就 不 愛 祂 了 ? 如 果 人 需 要 被 愛 才 願 意 愛 的 , 這 樣 的 愛 , 有 多 純 粹 ?

直 至 看 到 她 們 — — 趙 式 芝 與 楊 如 芯 ( Sean ) , 香 港 首 對 公 開 出 櫃 的 名 人 同 志 伴 侶 。 在 社 會 的 重 壓 、 至 親 的 拒 絕 下 , 不 少 人 都 為 這 對 苦 命 戀 人 疼 心 時 , 兩 人 對 家 人 依 舊 充 滿 惜 愛 體 諒 。 筆 者 反 思 到 , 約 翰 在 書 寫 這 句 話 時 , 也 許 是 希 望 讓 信 徒 愛 得 無 懼 , 即 便 身 處 痛 苦 與 磨 難 中 。 但 約 翰 並 未 想 到 千 年 後 的 人 如 何 詮 釋 ; 短 短 幾 句 , 對 後 來 者 是 綑 綁 還 是 解 放 , 他 無 從 得 知 , 更 無 法 撰 文 釐 清 。 文 字 會 腐 化 , 法 律 會 過 時 , 制 度 會 崩 解 , 唯 獨 那 不 能 言 說 的 意 義 與 價 值 , 才 能 不 斷 更 新 , 去 蕪 存 菁 。

「 如 果 人 生 失 去 這 個 單 純 的 、 去 愛 的 , 信 心 , 很 多 事 都 做 不 了 」 趙 式 芝 說 。

迎 向 日 光 的 勇 氣

自 五 億 招 婿 消 息 傳 出 , 趙 式 芝 一 直 是 傳 媒 追 訪 的 焦 點 。 先 後 接 觸 本 地 與 國 際 傳 媒 的 她 , 鮮 明 指 出 兩 者 的 分 野 ﹕ 「 外 國 媒 體 提 問 的 出 發 點 是 很 接 受 ( 同 性 婚 姻 ) 的 , 只 是 很 好 奇 為 什 麼 我 父 親 會 這 樣 做 。 」 她 說 , 香 港 傳 媒 卻 是 小 心 翼 翼 的 , 生 怕 敏 感 話 題 刺 激 大 眾 神 經 , 「 他 們 覺 得 我 是 名 人 , 而 這 個 話 題 很 敏 感 , 不 可 以 太 尖 銳 地 寫 , 認 為 這 是 尊 重 我 , 即 使 我 在 訪 問 中 說 了 些 比 較 前 衛 或 強 烈 的 話 , 他 們 都 會 幫 我 刪 除 。 」 筆 者 不 感 驚 訝 , 在 同 志 議 題 上 , 本 港 傳 媒 總 得 小 心 , 稍 一 不 慎 便 被 保 守 團 體 炮 轟 立 場 偏 頗 。

然 而 , 自 婚 訊 無 奈 公 開 的 一 刻 , 不 論 是 本 地 或 外 國 傳 媒 , 趙 式 芝 都 應 對 得 落 落 大 方 。 身 成 父 母 與 妻 子 之 間 的 磨 心 , 理 應 是 蟄 伏 躲 避 的 一 個 , 她 卻 豁 然 面 對 世 人 ; 說 的 話 , 不 但 顧 全 父 母 , 也 呵 護 愛 人 , 毫 不 簡 單 , 「 我 有 幸 接 受 了 我 要 跟 傳 媒 溝 通 這 個 身 分 。 由 小 到 大 都 在 認 識 , 怎 樣 跟 傳 媒 溝 通 , 這 於 我 是 個 很 好 的 培 訓 。 」

然 而 這 種 韌 力 , 得 來 極 難 , 「 我 小 時 很 怕 傳 媒 , 好 恐 懼 香 港 人 。 我 是 一 個 名 人 後 代 , 父 母 如 此 成 功 如 此 有 名 , 你 永 遠 活 在 他 們 的 影 子 下 。 小 時 候 我 對 這 事 很 反 感 , 也 很 恐 懼 他 人 的 目 光 」 。 自 伢 兒 到 長 成 , 她 不 喜 歡 與 人 溝 通 , 只 愛 自 己 匿 藏 一 角 思 考 世 界 , 無 視 他 人 的 話 語 , 只 顧 構 築 自 己 的 世 界 ; 然 而 走 到 一 個 處 境 , 她 發 覺 如 此 下 去 , 不 行 了 , 「 我 不 可 以 生 活 在 別 人 的 影 子 下 , 或 是 他 人 對 我 的 投 射 和 期 望 裏 , 我 要 衝 破 這 些 事 物 」 。 回 港 後 , 她 開 了 自 己 的 公 關 公 司 。 從 房 間 踏 步 而 出 , 走 到 台 前 , 迎 覑 鎂 光 的 熾 熱 , 不 再 恐 懼 。

爸 爸 媽 媽 , 不 用 怕

然 而 在 公 布 婚 訊 的 一 刻 , 她 卻 瑟 縮 在 妻 子 背 後 , 一 面 失 措 , 「 我 真 的 很 怕 , 因 為 我 答 應 父 母 不 宣 布 」 。 她 怕 給 父 母 帶 來 傷 害 。 同 志 電 影 《 面 子 》 中 , 女 兒 向 母 親 出 櫃 , 說 「 我 愛 你 , 我 是 也 gay 的 」 , 母 親 卻 問 她 , 何 以 一 面 說 愛 , 一 面 卻 在 傷 害 ? 趙 式 芝 父 母 的 反 應 也 不 相 上 下 ﹕ 母 親 姚 瑋 說 她 有 罪 , 父 親 絕 言 否 認 婚 訊 , 「 父 母 會 用 很 多 方 法 去 解 釋 為 何 這 事 會 發 生 , 是 不 是 她 沒 機 會 ? 是 不 是 她 沒 有 認 識 男 人 ? 是 不 是 自 己 對 她 的 培 育 有 問 題 ? 其 實 那 是 很 深 的 不 了 解 , 他 們 沒 有 認 識 到 , 作 為 同 性 戀 者 , 她 知 道 這 是 自 己 的 一 部 分 , 這 是 事 實 , 正 如 太 陽 在 東 邊 升 起 。 」 一 切 的 傷 害 , 源 自 誤 解 。

她 從 小 開 始 上 主 日 學 , 在 基 督 教 教 會 成 長 , 到 英 國 讀 大 學 時 受 浸 , 是 個 積 極 的 教 徒 , 在 她 認 知 裏 , 「 基 督 教 和 同 性 戀 者 彼 此 間 的 相 愛 是 沒 衝 突 的 」 , 她 記 得 在 英 國 時 , 每 每 有 同 志 教 友 決 志 相 守 , 教 會 都 會 給 他 / 她 們 祝 福 , 為 其 承 諾 加 持 , 「 直 至 回 來 香 港 , 才 了 解 到 香 港 教 會 的 綑 綁 性 」 , 本 港 的 保 守 團 體 習 慣 引 用 聖 經 , 作 為 反 對 同 志 的 神 聖 利 刃 , 以 一 切 理 性 為 上 的 思 辨 , 聖 典 之 權 威 , 強 橫 地 打 擊 所 謂 不 道 德 之 事 , 卻 狠 狠 忘 記 , 洋 洋 數 十 萬 字 的 聖 經 , 要 說 的 , 只 是 愛 。

然 而 愛 一 個 人 , 不 一 定 懂 得 怎 樣 愛 。 女 性 主 義 上 腦 的 筆 者 , 最 初 得 知 趙 世 曾 以 錢 「 拗 直 」 女 兒 , 不 禁 失 控 大 罵 他 是 「 父 權 人 辦 」 ; 但 後 來 看 覑 事 情 發 展 , 父 女 二 人 的 交 流 對 話 , 忽 爾 明 白 , 看 似 瘋 狂 專 橫 的 背 後 , 是 不 知 所 措 的 愛 , 「 這 是 他 對 我 的 , 愛 的 表 現 。 他 的 心 態 是 ﹕ 『 唉 ! 阿 女 你 識 咩  ! 好 歹 也 開 個 後 門 , 今 天 不 知 明 日 事 ! 』 他 只 是 把 自 己 認 知 裏 最 好 的 選 擇 給 女 兒 , 因 為 她 現 在 的 選 擇 不 是 最 好 」 。 父 親 知 道 她 喜 歡 同 性 , 最 初 反 對 , 但 後 來 也 接 納 , 只 不 希 望 她 表 露 人 前 , 「 其 實 他 算 想 通 啦 ! 你 們 要 原 諒 , 畢 竟 他 是 公 眾 人 物 」 , 她 說 的 每 句 話 , 都 是 對 父 母 的 呵 護 , 「 女 兒 孝 順 父 母 是 應 該 的 , 我 們 要 想 方 法 去 錫 爸 媽 , 對 吧 ? 」 同 為 女 兒 的 筆 者 , 面 對 她 的 溫 柔 , 不 禁 自 慚 形 穢 。

「 我 父 母 從 來 不 是 不 接 受 我 的 生 活 模 式 , 只 是 不 想 公 開 。 公 開 了 , 可 能 令 他 們 覺 得 沒 面 子 , 或 對 形 象 有 影 響 , 覺 得 不 夠 高 尚 。 」 大 家 閏 秀 下 嫁 門 當 戶 對 的 才 俊 , 家 族 聯 婚 , 互 惠 互 利 , 名 聲 地 位 更 顯 赫 , 才 叫 光 彩 ; 但 這 不 是 傳 統 美 德 , 是 封 建 思 維 , 「 是 面 子 和 榮 譽 的 問 題 。 他 不 光 榮 於 自 己 的 女 兒 是 同 性 戀 者 , 但 他 的 女 兒 , 光 榮 於 自 己 是 同 性 戀 者 。 」

婚 姻 、 家 庭 、 愛

趙 式 芝 並 非 出 生 在 美 滿 家 庭 ; 父 母 從 沒 結 婚 , 她 在 離 異 中 成 長 , 「 從 小 到 大 , 我 不 知 道 什 麼 是 婚 姻 , 婚 姻 內 裏 的 幸 福 , 我 完 全 無 法 想 像 ; 或 覺 得 婚 姻 是 一 張 紙 , 或 是 痛 苦 的 來 源 」 , 她 說 覑 , 也 不 禁 大 笑 , 「 但 我 覺 得 , 如 果 Sean 想 要 的 , 我 支 持 她 」 , 「 作 為 她 的 另 一 半 , 我 有 責 任 去 呵 護 她 。 如 果 那 呵 護 包 括 一 個 承 諾 , 我 就 承 諾 她 」 。 婚 姻 , 是 家 庭 的 結 合 與 繁 衍 。 反 對 者 認 為 , 同 性 婚 姻 破 壞 家 庭 制 度 , 泯 滅 婚 姻 與 家 的 價 值 ; 制 度 只 是 助 人 通 往 價 值 的 其 中 一 途 ; 制 度 會 改 變 , 甚 至 衰 微 , 然 而 價 值 不 朽 , 只 要 人 能 堅 持 想 望 。

自 她 成 為 楊 家 一 分 子 , 笑 言 是 大 開 眼 界 , 「 原 來 一 個 家 庭 是 可 以 如 此 關 愛 、 如 此 互 相 照 顧 , 如 此 在 乎 彼 此 」 , 「 那 種 愛 的 存 在 , 是 無 需 要 問 與 懷 疑 的 。 從 小 到 大 , 我 要 想 好 多 方 法 去 證 明 他 們 ( 父 母 ) 是 愛 我 的 , 因 為 父 母 不 善 於 表 達 他 們 的 愛 , 或 在 他 們 的 人 生 中 , 有 許 多 對 他 們 來 說 更 重 要 的 事 , 例 如 生 意 或 事 業 」 , Sean 的 家 庭 , 讓 她 明 白 感 到 愛 的 安 然 , 「 身 處 在 他 們 的 家 庭 中 , 我 覺 得 很 榮 幸 , 很 榮 幸 。 」

「 奧 巴 馬 出 生 在 單 親 家 庭 , 只 認 識 父 親 一 個 月 , 為 何 他 有 今 天 的 成 就 ? 很 大 部 分 是 因 為 太 太 , 她 的 家 庭 給 了 他 很 多 溫 暖 和 基 礎 , 如 果 他 不 能 有 自 己 的 家 庭 , 回 家 沒 有 愛 沒 有 呵 護 , 我 不 覺 得 他 有 今 天 的 成 就 。 」 奧 巴 馬 連 任 , 兩 口 子 雀 躍 不 已 。 筆 者 無 法 明 白 , 有 錢 人 不 是 都 選 羅 姆 尼 嗎 ? 「 某 程 度 , 我 也 是 生 在 破 碎 家 庭 , 我 對 愛 或 家 庭 溫 暖 , 都 是 陌 生 的 , 但 當 我 在 另 一 半 身 上 真 的 看 到 、 感 受 到 、 體 驗 到 這 事 物 , 對 我 的 人 生 觀 有 很 大 改 變 」 , 那 種 興 奮 喜 悅 , 來 自 克 難 過 後 的 共 鳴 。

「 這 個 世 界 每 個 人 , 都 是 值 得 愛 的 , 都 應 該 有 權 去 愛 和 被 愛 。 人 最 簡 單 的 基 礎 是 , 我 可 不 可 以 愛 你 , 你 可 不 可 以 也 愛 我 。 如 果 人 生 失 去 這 個 單 純 的 、 去 愛 的 , 信 心 , 很 多 事 都 做 不 了 , 你 無 法 衝 破 許 多 東 西 。 」 而 這 種 衝 破 並 不 偏 激 , 卻 是 靜 穆 沉 實 的 姿 態 。

立 法 , 帶 來 希 望

趙 式 芝 6 歲 到 美 國 , 英 文 不 通 的 她 讀 政 府 學 校 , 身 邊 人 都 說 她 可 憐 , 因 為 別 人 笑 她 是 中 國 人 , 「 黑 人 對 我 說 ﹕ 『 你 是 Chinese ! 』 我 就 說 我 是 呀 , 你 都 得 鮁 ! 」 說 覑 便 用 手 「 戚 」 起 自 己 的 眼 角 。 面 對 各 式 的 歧 視 , 她 無 從 感 知 , 也 不 覺 自 己 是 受 害 者 , 即 便 如 此 , 「 被 人 欺 負 是 不 OK 的 , 是 要 站 出 來 的 ! 」 「 歧 視 不 單 是 在 於 向 你 側 目 , 或 不 給 你 機 會 , 或 用 摺 苐 『 車 』 你 , 而 是 覺 得 , 呀 , 這 個 人 有 問 題 、 不 正 常 。 」 梁 美 芬 說 同 志 好 有 活 動 能 力 , 不 是 弱 勢 , 沒 被 歧 視 。 然 而 身 為 上 流 階 級 的 Sean , 由 於 打 扮 中 性 , 也 不 時 被 投 以 異 樣 的 目 光 。 歧 視 不 止 是 強 不 強 勢 , 即 使 百 萬 富 翁 , 在 不 同 的 場 景 都 可 能 因 種 族 、 性 別 、 階 級 、 身 體 機 能 和 性 傾 向 而 被 歧 視 , 「 香 港 是 一 個 國 際 城 市 , 何 以 這 方 面 如 此 落 後 和 狹 窄 ? 」

趙 式 芝 強 調 , 「 香 港 的 同 性 戀 者 , 第 一 不 是 怪 物 , 第 二 不 應 該 被 人 排 斥 , 第 三 , 她 們 有 很 多 正 面 的 東 西 , 對 社 會 很 有 貢 獻 。 」 不 少 同 志 都 充 滿 創 造 力 , 在 文 化 或 不 同 方 面 都 有 傑 出 才 能 , 「 如 果 你 要 這 些 人 活 在 腦 袋 的 監 獄 中 , 你 就 是 剝 削 了 這 些 人 。 」 民 主 , 必 須 尊 重 少 數 ; 然 而 在 主 流 至 上 的 香 港 , 作 為 少 數 的 同 志 , 卻 被 驅 逐 , 「 香 港 社 會 比 較 保 守 , 而 且 有 一 種 恐 懼 。 他 們 覺 得 , 這 件 事 不 應 該 公 開 討 論 , 愈 不 談 論 , 人 們 愈 是 抓 覑 自 己 固 有 的 思 想 , 恐 懼 就 愈 來 愈 深 , 整 個 社 會 都 要 去 面 對 這 個 問 題 」 。

不 同 範 疇 的 香 港 法 例 , 不 少 已 過 時 , 需 要 更 新 , 歧 視 條 例 也 不 例 外 , 「 你 首 先 要 立 法 , 令 同 志 覺 得 自 己 的 生 命 是 有 希 望 的 。 彼 此 相 愛 , 建 立 自 己 的 家 庭 , 這 是 一 個 人 最 基 本 的 權 利 。 如 果 能 給 她 們 一 個 平 台 去 釋 放 , 可 以 令 這 個 社 會 有 一 個 更 美 好 、 更 偉 大 的 前 進 。 」

讓 自 己 成 為 值 得 驕 傲 的 人

她 笑 說 , 自 己 有 一 點 點 鄧 小 平 思 想 — — 讓 一 部 分 人 先 富 起 來 , 「 富 起 來 了 , 你 便 有 責 任 去 扶 持 別 人 , 令 整 個 社 會 的 水 平 提 升 。 但 現 在 富 起 來 的 人 沒 做 這 件 事 , 或 者 他 們 演 繹 為 , 我 富 起 來 , 自 然 會 給 你 一 份 工 , 不 用 特 別 幫 你 」 。 每 個 人 也 寄 望 一 個 彼 此 扶 持 的 社 會 , 何 以 最 後 都 只 顧 自 己 ? 「 我 們 離 不 開 , 那 思 想 上 的 恐 懼 」 , 恐 懼 , 源 自 不 足 ; 因 為 恐 懼 , 少 數 的 問 題 不 是 問 題 , 非 主 流 的 事 都 不 值 一 提 , 「 如 果 你 想 老 一 輩 , 或 我 大 膽 些 說 , 是 掌 權 那 一 輩 , 要 他 們 去 理 一 些 跟 他 們 無 關 的 事 , 是 很 難 的 。 在 他 們 思 想 中 , 去 理 事 不 關 己 的 東 西 , 就 是 多 管 閒 事 」 。 最 有 資 本 能 力 改 變 社 會 的 人 , 卻 也 最 獨 善 其 身 。 筆 者 想 像 , 五 億 , 能 讓 多 少 老 弱 者 、 無 家 者 , 帶 來 改 變 生 命 的 慰 藉 。

「 作 為 一 個 同 性 戀 者 , 你 不 可 以 單 方 面 要 求 別 人 去 了 解 你 , 要 求 別 人 給 你 權 益 , 是 不 行 的 。 如 果 你 真 的 為 自 己 作 為 同 性 戀 者 為 榮 , 你 要 實 踐 一 些 令 社 會 榮 耀 的 事 , 要 對 自 己 的 行 為 負 責 。 活 覑 要 活 得 問 心 無 愧 、 無 悔 」 , 即 使 荊 棘 滿 途 , 同 志 也 要 活 得 磊 落 誠 摯 , 「 要 自 己 活 覑 的 人 生 是 正 直 的 、 光 榮 的 , 於 我 而 言 , 就 是 努 力 工 作 , 尊 重 愛 錫 父 母 , 關 心 社 會 上 缺 乏 的 人 。 一 個 人 活 在 這 個 社 會 , 無 論 是 gay or straight , 必 須 有 一 份 責 任 。 作 為 一 個 有 Gay pride 的 人 , 你 要 在 社 會 作 一 個 榜 樣 。 」

問 她 , 若 父 親 不 再 給 她 任 何 支 持 、 不 給 她 分 身 家 , 還 會 堅 持 與 愛 人 一 起 嗎 ? 她 說 會 , 因 為 她 從 父 親 身 上 學 到 處 世 的 能 力 , 那 已 足 夠 。 趙 世 曾 在 數 年 前 的 一 個 專 訪 被 問 到 , 對 兒 女 有 何 寄 望 , 他 說 , 希 望 子 女 做 一 個 負 責 任 的 人 。 這 個 遺 傳 覑 他 的 輪 廓 的 女 兒 , 真 正 活 出 了 父 親 的 期 望 。



趙 式 芝 ﹕ 上 流 名 媛 。 已 故 香 港 四 大 船 王 之 一 趙 從 衍 孫 女 , 父 親 為 房 地 產 巨 頭 趙 世 曾 , 母 親 為 著 名 演 員 姚 瑋 。 99 年 畢 業 於 英 國 曼 徹 斯 特 大 學 建 築 系 , 回 港 後 不 靠 父 蔭 的 她 自 立 門 戶 , 開 設 公 關 公 司 。 現 為 卓 能 集 團 執 行 董 事 。 今 年 4 月 , 跟 相 戀 7 年 的 情 人 楊 如 芯 於 法 國 舉 行 同 志 婚 禮 ( 註 ) , 後 因 父 親 趙 世 曾 的 五 億 招 婿 而 成 為 國 際 名 人 。



阿 離 ﹕ 基 層 讀 者 , 單 身 。 關 注 同 志 議 題 , 希 望 母 親 明 白 , 同 性 戀 不 是 一 個 道 德 問 題 。

註 ﹕ 法 國 現 時 仍 未 承 認 同 性 戀 婚 姻 , 然 而 法 國 總 統 奧 朗 德 在 競 選 期 間 承 諾 將 推 動 立 法 , 讓 同 性 戀 者 享 有 建 立 婚 姻 關 系 和 領 養 兒 童 的 權 利 。 相 關 法 案 剛 於 上 周 獲 法 國 內 閣 批 准 , 明 年 初 提 交 議 會 審 議 。

最 新 的 民 調 顯 示 , 超 過 半 數 法 國 人 支 持 同 性 戀 者 結 婚 並 且 領 養 子 女 , 但 該 法 案 遭 到 許 多 右 翼 黨 派 人 士 , 尤 其 是 天 主 教 會 的 強 烈 反 對 , 有 右 派 市 長 甚 至 揚 言 將 拒 絕 主 持 同 性 戀 結 婚 儀 式 。

文 阿 離

圖 阿 離 、 受 訪 者 提 供

編 輯 陳 嘉 文

伸延閱讀:

(完整版)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同志歸位!專訪陳志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