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2年12月14日星期五

堆填區埋存貨 阿信屋爆煲懸崖

※請把圖片 click 去「在新分頁開啟」才會展現真正高清大圖。



上週日,林偉駿仍然到觀塘興運工業大廈上班,更在停車場指示員工工作;同日有大量零食「到埗」準備存入貨倉。
壹號頭條
堆填區埋存貨 阿信屋爆煲懸崖

2012年12月13日 ~~ 第1188期 香港《壹周刊》

開到成行成市的 759阿信屋,取名自八十年代的日劇《阿信的故事》,寓意要堅毅及不屈不撓;但這種執着的精神若走錯另一方向,便隨時反艇。
阿信屋一○年才開第一家店,此後兩年因太古封殺意外爆紅而極速擴張,現時已有一百二十間店,平均一星期便開一間。創辦人林偉駿,更揚言要開夠三百間,數目多過 OK便利店,並堅持由日本、韓國直接進口零食,做到全行最平。不過,行內早已流傳,因貨量大而狂開分店散貨的阿信屋,已擴張失控,大量堆積存貨;本刊更直擊阿信屋職員密密將快過期的零食,大量運到將軍澳堆填區處理,埋葬地底。


759阿信屋去年遭太古可口可樂封殺,創辦人林偉駿曾接受多份報章訪問,獲網民力撐。自此阿信屋選擇從日本等地直接入貨,並大舉開分店,目前已有一百二十間。

阿信屋的分店,遠至機場、赤柱,近至港鐵站及你我家樓下的商場,都有其蹤影;不過,有些鋪位的位置吊腳,甚少人幫襯,如尖沙咀 iSQUARE商場的四樓角落;有的則集中在一個地方狂開分店,互相「對打」,如將軍澳的新都城商場,便有三家店,令人摸不着頭腦。
這歸咎於阿信屋的經營模式;阿信屋隸屬於上市公司 CEC國際控股( 00759),一○年七月才在葵涌廣場開設第一間門市,售賣從代理商入貨的飲料及零食,毫不起眼。上年開始,阿信屋轉而直接向日本及韓國的廠商取貨,每次採購皆以一整個貨櫃為單位,務求壓低來貨價。與此同時,阿信屋不斷狂開分店散貨,大走薄利多銷的路線,不過這就埋下了爆煲的伏線。

總部就是貨倉


阿信屋的大本營,位於觀塘巧明街興運工業大廈,大廈樓高十四層,除了一樓外,其他大部分樓層都被阿信屋或創辦人林偉駿買下。記者走進逐層觀察,發現二樓是辦公室,八樓有十數名女工在張貼產品標籤,其餘樓層竟然全都是放滿貨的貨倉!肉眼所見,大廈每一層約有十個單位,每個單位七至八百呎,內裡放滿不同牌子及種類的一箱箱零食,估計有二百箱,記者走勻各樓層,估計整棟大廈至少有逾兩萬箱貨!公司在各樓層還張貼了告示,指示搬運存貨要有系統,避免堆疊得不規則,務求騰出空間放貨。
記者再向行內人士打聽,傳聞阿信屋將大量滯銷、快將過期的零食掉到堆填區,而且頻密度達數日一次。為此記者這兩星期在觀塘的大本營守候。上週一黃昏,記者終見幾名阿信屋職員,將兩個裝滿紙箱的大鐵籠慢慢推到地下停車場,鐵籠內的紙箱共有四十多個,而盒身都畫上一個大交叉以資識別。記者趨前並打開盒細看,發現內裡放滿各種零食,大都過了期,例如有過期一星期的燒米果、過期兩星期的日本湖池屋厚切薯片等,亦有已漏氣的日本卡樂 B薯片,及樽上有破損的西班牙橄欖油等。但也有部分貨,根本尚未過期。


阿信屋棄掉的貨品當中,有來自日本湖池屋「 Rich Cut」厚切薯片,包裝上清楚標明了「賞味期限」為上月十一日,距離上週一棄置時足足過期大半個月。


上週一下午約六時許,職員和垃圾車工人將一箱箱畫上交叉的過期和損耗存貨,傾倒入垃圾車尾,一包包街坊熱捧的零食迅速被垃圾車壓扁。



本刊尾隨垃圾車到觀塘和九龍灣多棟大廈繼續收集垃圾,直至晚上九時,車輛駛入將軍澳堆填區。


載着廢棄零食的垃圾車,足足有十六噸重,卸下的垃圾埋入一片惡臭及荒蕪的堆填區內。


從垃圾車所卸下的垃圾堆中,清楚見到從阿信屋總部棄置的過期薯片,與其他垃圾同時埋沒在堆填區的垃圾海裡。(郭曉琳攝)

未過期照掉


半小時後,垃圾車駛到,阿信屋職員快手將紙箱拋入垃圾車車尾,由垃圾車即時壓爛壓扁。記者繼續跟隨垃圾車,經兩個多小時在其他各棟大廈收集垃圾後,車輛駛到將軍澳堆填區內,將垃圾全數傾倒。記者從茫茫垃圾海中,認出部分未被壓毀、屬阿信屋的日本薯片。有阿信屋的職員透露,每隔三數天,他們便要清掉存貨;一名不願透露身份的日韓食品代理商指,清貨如此頻密,且連未過期的亦要倒掉,實屬罕見:「三日就要倒掉四十箱貨,係好多,係好唔尋常。以阿信屋規模,一般一個月都唔使倒十箱。倒都要錢㗎嘛,行家通常會割價促銷或以優惠價賣俾員工。」
其實在阿信屋的觀塘大本營,已有一個偌大的門市清貨,買滿一百蚊打八折,較其他分店會員享有九折為筍,吸引不少同區的 OL幫襯。不過,從阿信屋的網頁可見,每天公司會接收五至六個新鮮到港、裝滿零食的貨櫃,清貨的速度遠遠不及來貨。而阿信屋的危機,還不止於這些。


大廈每層有十個單位,每個單位約七百至八百呎,都放滿一箱箱來自日本、韓國或台灣等地的食品,堆積如山,有些貨更疊到上天花板。


興運工業大廈幾乎每層都貼有執貨告示,清楚指示員工應有系統地將同款貨品執好並放在一個卡板上,是為「好的、規範的執貨例子」。

危機一:賺蠅頭小利


阿信屋「平霸」

翻開阿信屋母公司 CEC國際的年報,由於該公司沒有將主要的電子業務與零食零售的賬目拆開,難以全面窺探阿信屋的營運狀況,但備註中可見阿信屋去年的營業額為二億四千萬,但利潤卻僅僅得三百一十萬元!即純利只有百分之一點二九!若一包薯片賣十一蚊,那便要賣出六十八包,才賺到近一包的錢!
計及年報截止時阿信屋有六十間分店,每間每年賺五萬一千多元,一個月就只賺得四千多元,認真蠅頭小利。只要計錯數,令存貨耗損過多,又或揀錯鋪址,隨時倒轉頭蝕入肉。林偉駿一直深信,只要以超筍價益街坊,便可帶動更多人到阿信屋消費,從而令利潤增加。本刊將阿信屋的零食售價,與百佳、惠康及零食物語等零食鋪比併,發現阿信屋之平,拋離其他對手;其中熱賣的韓國不倒翁芝士麵,只賣十八元多,平對手七至十四元。一名經營韓國食品鋪十多年的老闆指:「賣十八蚊四包,係無得賺嘅價錢。我哋行家放咗好多資源去谷芝士麵,谷紅咗,阿信屋就喺韓國直接入貨,再以本傷人!」

危機二:租金成本上升


阿信屋靠直銷壓低來貨價,又要靠平霸吸客,唯一出路變成狂開店銷貨。短短兩年開出百二間分店,其中近八成為商場鋪,大部分在領匯旗下。本刊取得領匯的內部文件,阿信屋租用的鋪位平均呎租為五十元,面積約一千呎,即約五萬元;最貴的在長沙灣元州商場,呎租九十元,據職員指阿信屋幾乎有吉鋪就搶。至於街鋪,亦愈開愈多,愈開愈大,如筲箕灣分店,設有兩層,首層為 café兼賣飲料,第二層全層才賣零食,林偉駿還表示日後的店要開夠一千呎以上,且會兼賣寵物零食。一名鋪位經紀葉先生指:「一年前左右,我哋問佢月租十萬嘅要唔要,佢哋話一定做唔住,但依家,貴過十萬都肯要。」
過去一年, CEC國際為添置物業、機器及設備投資了七千萬港元,估計是用作阿信屋租鋪之用。然而,這年營運及銀行等融資所得之現金流入,只得八千七百萬港元,亦即阿信屋「有錢返」都只是用來狂開鋪。再者,阿信屋一○年擴張時簽下的租約,即將在來年約滿,隨時面對租金狂加的問題,屆時微薄的利潤便難以抵銷租金成本。







CEC國際控股市值只有四億,但去年向銀行的借貸達二億七千萬,其中二億四千萬更為一年內歸還的短期債務。其銀行的信貸額,要以公司的物業、應收貨款及銀行存款等作抵押,並要符合若干財務限制。現時公司的銀行結餘及現金只有三千六百多萬,若然借貸銀行發現阿信屋的營運有問題,隨時收水 call loan,屆時便帶來骨牌效應。
當年價格「天下無敵」的裕記,同樣向銀行借到盡兼瘋狂擴張,十年內由二十二間分店擴充至九十多間,○二年籌備上市但因欠鋪位及廠房等實質資產而告吹,○七年再找滙豐做保薦人申請上市,但因借貸過量令純利急跌再度告吹。最終裕記因擴張失控及供應商債主臨門,要清盤收場;看阿信屋的擴充速度,甚有裕記的影子。



裕記當年一心上市,可惜未能成功。
最終在二○一○年清盤時,因債項未清,沒有供應商願意供貨,使鋪頭貨架空空如也。

記者向香港中文大學供應鏈管理研究中心的主任楊海文查詢,他表示:「佢(阿信屋)呢個生意模式,唔可能賺錢的,好可能只係玩緊財技,或者做靚盤數想分拆上市都唔定。」半年前開始,市場傳聞阿信屋想分拆上市或賣盤,但林偉駿予以否認。楊海文續稱:「一間公司最唔希望就係掉存貨,佢利潤咁低,又固定掉一堆貨,變咗賺錢能力又低咗。我估計係阿信屋分店嘅資訊系統,趕唔上擴張嘅步伐,唔似得萬寧嗰啲存貨補貨資訊流通得咁好。」
今年五十四歲的阿信屋創辦人林偉駿,十二歲小學畢業後,便到經營電子元件的日資工廠打工。小時候家住大坑木屋區,二十一歲在中山設廠經營電子元件製作業務,創立 CEC國際控股。公司在九九年以每股一元一角招股價,發行五千股,集資四千五百萬元上市,到前年再加入阿信屋這本與工業風馬牛不相及的零食業務。早年他在訪問中多次提及熱愛共產黨思想,曾想加入共產黨卻不果。林偉駿一直將公司塑造成良心企業,以回饋香港市民大眾的商人自居。他曾對外聲稱:「只要阿信屋好好咁服務香港人,盤生意已經好穩陣,唔使吓吓北望神州。」

受太古欺壓爆紅


阿信屋開業初期,向本地供應商及日本零食代理商取貨,以「平通街」售價吸引街坊。例如太古可口可樂售價為一罐$2.7,比大型超級市場買六罐裝平均每罐約$3,平一點點。這種益街坊售價令網友紛紛讚好,不斷有網民推薦到阿信屋執平貨,因此阿信屋在網上爆紅。上年十月,林偉駿聲稱太古指他定價太低,要求加價。他拒絕後來貨價因此大幅提高兩成半,最後棄賣竟遭太古封殺,拒絕供應任何飲品。這次封殺事件,林偉駿連日接受各大報章訪問,有網民呼籲到阿信屋購物反霸權,自此聲名大噪。
打響名堂後,阿信屋轉而直銷,但因平霸全行,反而蠶食了其他小型零食鋪生意,分店數目並超越了對手「零食物語」,甚至不斷拿下對方的舊鋪位,反而成為了「霸權」;行內早已怨聲載道,有代理商更埋怨:「佢賺咁少錢都制,而家係同緊一個傻佬鬥!」林偉駿目前手持近二十六個物業,市值近九千萬,加上持有 CEC國際控股約七成股份,約值二億八千多萬,估計身家有逾三億七千萬元。本刊發現,他還想將 759變成品牌,並將「 759牛腩麵」、「 759雲吞麵」、「 759牛雜麵」及「 759粥粉麵」等等註冊為商標,諗法相當出位。




林偉駿身家近$4億

本刊本週二向林偉駿查詢,有關掉存貨到堆填區的事,他指:「絕對係錯嘅!掉嘅貨只係佔我哋存貨千分之一,係太多貨擺喺度,要清一清啫。」他認為阿信屋入貨並無大問題,只是店面管理上有不足,使部分貨「賣唔出」。他又指阿信屋純利不低:「我覺得有百分之一,已經不得了!芝士麵我哋來貨價十四蚊三毫,仲要十送一, markup三成已有得賺啦!」
對於行家指他是「傻佬」,他略帶激動地表示:「以前佢哋賺百分之五十到六十,咪一樣當客係傻佬!唔好意思,有啲激動!」他指自己並非想做好人,只想為市民做一點事,對抗超市霸權,更認為貨平可刺激市場消費。他毋懼銀行收水及租金成本上升的問題,更肯定地表示:「下年開夠一百八十間,會整理吓啲分店。以前冇得揀,有啲位置唔好,一年後再開夠三百間。我未諗過分拆上市,冇呢個個人利益嘅需求。」

阿信屋營運流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