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3年6月27日星期四

中國「影子銀行」引發信貸泡沫擔憂

※ 華爾街日報 2013-06-25

在俯瞰北京使館區成片綠茵的一座52層辦公大樓上,中信信託(Citic Trust Co.)的幾百名交易商負責為地產開發商、鋼鐵廠等急需資金、但卻無法正規銀行貸款方式獲得資金的企業安排融資。

像中信信託這樣的金融機構構成了中國所謂的“影子銀行”。在中國金融系統中,這些機構的作風最接近華爾街。它們敢於承擔傳統銀行不願承擔的風險,甚至會給高檔白酒與紅木傢具等創建投資基金。這些金融機構的高管們開著名貴汽車,頻繁出入高檔會所。

近來外界對於中國經濟放緩或引發債務危機的擔憂日益上升,而由信託公司、保險公司、租賃公司、典當行以及其他監管程度較低的非正式金融機構組成的中國“影子銀行”則首當其衝成為上述擔憂的主要所在。

中國政府近幾天採取行動打擊不規範的貸款行為。中國央行週一發佈公告稱,要謹慎控制信貸等資產擴張偏快可能導致的流動性風險。受此影響,中國股市週一收盤創下近四年來的最大單日跌幅,市場週二早盤進一步下跌。

中國央行於本月早些時候開始收緊國內銀行間借貸市場的資金,使得銀行間拆款利率一度升至25%的高位,週一基準銀行間市場利率回落至6.64%。該利率一般波動區間在2%-3%。

新華社週日稱,中國央行已經採取收緊流動性的做法來抑制失控的影子銀行融資活動,可能暗示中國的貨幣政策已經開始由簡單的數量控制逐漸轉向質量和結構的優化。新華社稱,遊資仍在尋找炒作的概念,民間借貸依舊風風火火。


中國央行週一也打破沉默就流動性緊張問題發佈聲明稱,各金融機構需強化流動性管理,控制流動性風險。

這一聲明並未令市場明確央行的戰略意圖,也未能緩解和打消投資者的疑慮。受此影響,中國股市下跌5.3%,其中銀行股領跌。

國內外經濟學家們擔憂,影子銀行向中國金融系統帶來了類似美國次貸危機的風險,其投資產品所依託的資產可能永遠無法兌付,相關的信息也沒有全面披露。此外,影子銀行看上去似乎幫助正規銀行擺脫了不良貸款,但事實並非如此。

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駐北京的高級董事朱夏蓮(Charlene Chu)稱,中國央行認為現在必須採取行動來應對金融問題以防失控。問題越大,就越難以控制。

影子銀行有兩個資金來源渠道,一個是從正規銀行貸款,另一個是從尋求比存款利息更高回報的富人那裡籌措資金。而隨著正規銀行越來越難以獲得資金,他們發放給影子銀行的貸款規模也因此降低。此外,信貸緊張也促使投資者在將資金投向安全性不及銀行的金融機構時會思考再三。

與美國和歐洲的大多數銀行不同,中國的傳統銀行大多為國有,信貸對象也主要是國有大型企業,這使得許多其他需要貸款的公司很難獲取資金。另外,存款利率由中國政府設定,信貸市場缺乏競爭。由於銀行業支付的利息還不及通貨膨脹率,儲戶對高收益投資產品的興趣自然上升。

這是影子銀行產生的根源。一般情況下,如果貸款人因鋼鐵廠、高速公路或其他項目需要資金,他們可以進行短期貸款,但利率較高。影子銀行之後會將這些貸款進行打包,有時也會與其他貸款組合一起打包成金融產品出售給投資者,以項目貸款償付資金為抵押來許諾較高的回報率。

影子銀行是中國金融系統中發展最為迅速的領域。多年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利用這一領域來試驗正規銀行所不允許的市場化借貸行為。

據摩根大通公司(J.P. Morgan Chase & Co)估測,在2010年至2012年正規銀行縮減信貸期間,影子銀行的貸款餘額增加了一倍,達到人民幣36萬億元(約合5.8萬億美元),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9%左右。作為影子銀行業重要支柱的信託公司所管理的資產規模也擴大近兩倍,至人民幣8.7萬億元,信託業由此成為僅次於銀行業的中國第二大金融服務行業。

影子銀行機構不像正規銀行一樣受到嚴格監管,而且通常也不會詳細披露投資方向及貸款表現等信息,有時還會冒險投資那些不符合正規銀行放貸條件的房地產開發和基建項目。


分析師和經濟學家們稱,影子銀行業的違約貸款規模不得而知。由於中國政府通常會出手救助有問題的金融機構,因此,到目前為止投資者在信託貸款方面還未遭受任何實質性的損失。如果信貸違約範圍擴大(這也是中國經濟放緩之際日益受到關注的問題),政府會因提供救助而遭受更大損失。

在一些經濟學家看來,就某種程度而言,影子銀行的存在讓產能過剩行業得以維持工廠運營,同時它也催生了不必要的房地產和基建產品,最後還要指望政府來確保資金償付。

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首席經濟學家、現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經濟學家Kenneth Rogoff稱,關鍵問題是,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之際,中國國內金融業的隱性債務會暴露於政府資產負債表上,最終還需要政府來收拾殘局。

然而,很少有經濟學家預計中國即將爆發金融危機,部分原因是,中國擁有高儲蓄率,因而國內銀行能夠保持充裕的流動性。此外,中國中央政府也有大量的儲備資金可用於應對緊急情況。

不過,影子銀行業掀起的波瀾可能會波及其他類型的信貸,或是迫使政府採取更多措施收緊信貸,這可能會導致中國經濟增速進一步放緩。一些經濟學家現預期今年中國經濟同比增幅將低於政府7.5%的目標水平,而此前中國經濟增幅已連續15年超過年增長目標。

中國的影子銀行最早出現於20世紀80年代,當時政府允許一些投資信託為出口融資並從事一些政府認為會給國有銀行帶來過大風險的金融活動。隨著中國政治風向的變化,影子銀行業也經歷了起起伏伏。

中國政府曾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試圖通過投放大規模信貸來刺激經濟,到2010年,政府採取措施控制正規銀行信貸,影子銀行業再次實現快速發展。

正規銀行有時也會與影子銀行協作,將貸款打包為理財產品,由銀行向私人投資者發售。銀行通過這種方式發放的信貸不會出現在其資產負債表中。

國內銀行業人士表示,正規銀行通常會推薦客戶購買影子銀行發行的高收益投資產品,也會在銀行營業廳內推銷一些這類產品。但受政府規定限制,正規銀行自己不能發行這些產品。

影子銀行用發行此類產品獲得的資金進行放貸,對象常常是無法從傳統銀行獲得資金的房地產開發商和地方政府。

一些銀行業專業人士表示,這樣的創新能夠帶來一些益處,至少從理論上講是如此。布魯塞爾智庫機構Bruegel的銀行業專家Nicolas Veron表示,影子銀行可以作為中國銀行系統開放的一種途徑。他稱,在其他因素相同的情況下,金融系統多元化是好事,因為有助於提高安全性;多元化的系統抗干擾能力更強,就如同汽車有一個備胎一樣。

但批評人士指出,數據顯示近幾年經濟領域中的新增信貸多數未發揮顯著作用。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指出,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每一元新增人民幣貸款產生的經濟效益僅有危機前的三分之一。

處在輿論焦點的是在中國影子銀行系統中舉足輕重的信託公司。與美國的信託企業不同,中國的信託公司並不向高淨值資產客戶提供咨訊和投資服務,而是為各類項目籌措資金。他們以8%-10%的預期年回報率從投資者手中獲得資金,這一回報率遠遠高於銀行的存款利息。

按資產排名,中信信託是中國最大的信託公司。該公司的一些僱員透露,他們從國內最好的大學招聘人員,初級管理人士每月工資人民幣10,000元(合1,600美元),與商業銀行的起薪基本相當,但獎金可以達到這一數字的10至20倍。

中信信託一位經理接受採訪時表示,他經常出差,與地方政府和地產開發商的人士邊吃飯邊談業務。

上月還在中信信託任高級經理的Wang Jingxiong在一篇文章中寫道,信託公司通常採用投資銀行的業務模式,這意味著他們需要一直尋找業務機會。這篇文章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記者未能聯繫到他本人。中信信託有關管理人士證實他曾在該公司工作。

中信信託2012年實現利潤人民幣27億元,較上年增長42%。上述接受採訪的經理表示,該公司發行的產品通常能獲得兩到三倍的超額認購。中信信託未回覆置評請求。

一些信託公司似乎有很深厚的政治背景,這讓一些投資者相信,如果這些公司出現任何問題,中國政府會以其強大的財力施以援手。

中信信託的投資者齊橋(音譯)表示,投資信託公司從來不會虧錢。這位上海的設計師常常會查看他的智能手機,看有沒有新的推銷廣告。

中信信託成立於1979年中國剛剛改革開放後不久,創始人榮毅仁是中國著名的“紅色資本家”。榮毅仁與當時的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關係密切,並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出任過國家副主席。中信信託北京總部的大廳裡,至今仍豎立著榮毅仁的雕像。

另一家領先的信託公司平安信託投資有限責任公司(China Ping An Trust & Investment Co.)是中國最大的保險企業中國平安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的下屬公司。

另一家大型信託企業興業國際信託有限公司(China Industrial International Trust Ltd.)是中國國有銀行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Bank Co., 601166.SH, 簡稱﹕興業銀行)的子公司。興業國際信託的董事長楊華輝表示,銀行與信託公司之間的合作不是一件壞事,這是業內的正常做法。

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中國一家大型鋼鐵企業宜昌三峽全通塗鍍板股份有限公司(Yichang Three Gorges Quantong Coated and Galvanized Plate Co., 簡稱:三峽全通)開展的一個鋼廠建設項目凸顯出了信託公司所扮演的角色。宜昌市政府批準了該項目的建設,因為市領導希望促進當地就業。項目建設初期,該公司從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onstruction Bank co., 0939.HK, 簡稱﹕建設銀行)獲得了貸款。

之後鋼價大跌,建設銀行和其他銀行拒絕再向三峽全通出借更多資金,該公司因此投奔中信信託,以10%左右的利率水平獲得人民幣11.3億元的貸款。據知情人士透露,中信信託提供的這筆貸款中,約五分之一的資金是由建設銀行承銷的。

建設銀行對此不予置評。

鋼價的持續下跌導致三峽全通在去年底發生違約。中信信託於今年4月宣佈,將在當月通過公開拍賣出售這些不良貸款。這一程序可能導致該公司被關閉。

隨後宜昌市政府介入,替三峽全通償還這筆貸款。該公司雖然裁員了上千人,但鋼廠仍在維持部分生產。儘管全球鋼鐵供應過剩,但宜昌市政府的官員稱,他們正在想辦法讓該公司全面恢復生產。

三峽全通的一位發言人不願談論此事,僅表示該公司當前的重點必須放在業務經營上。

今年初開始,問題貸款的情況日益加劇開始令中國監管部門越來越擔心。

今年3月,中國銀行業監管機構發佈新規,旨在增加銀行把高風險貸款打包成高收益投資產品出售給儲戶,從而將這些資產放到表外的難度。

研究公司用益信託(Use Trust)的數據顯示,最近幾週信託公司已減少了投資產品的發行量,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政府壓縮貸款規模的舉措動搖了投資者的信心。

一名高級信託管理人士表示,信託行業的未來將完全取決於中國央行的政策立場。

Lingling Wei / Bob Davis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