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6月25日星期五

「司徒華品牌」奇談

究竟何時開始,「司徒華」已代表香港民主唯一標準?司徒華絕對在本港民主進程上有莫大貢獻,但奇怪,過往「司徒華先生」高呼保衛釣魚台、平反六四、罵共產黨時,我們普羅市民,有幾多人嫌他老人家搞風搞浪破壞社會繁榮?連參加每年七一大遊行,都是響應「民陣」的召集,不是司徒華先生,在近年,他似乎淡出了民主工作,畢竟年事已高,老人家是時候休養生息。


司徒華在五區公投上持堅決反對意見,並不斷扭曲、醜化公投運動,當然,司徒華是民主黨骨幹成員,該黨也是堅決反對公投的,司徒華抹黑公投,是符合了該黨的立場,事實上,民主黨的黨內取態,都源自幾個黨骨幹人員,道理簡單不過。


社民連梁國雄(長毛) 在一個集會上因立場和司徒華有分歧,爆了一句:「華叔你係咪癌病上腦呀??」,引來民主黨強烈不滿和主流傳媒群起圍攻,本來是微不足道的政治小爭拗,卻演變成道德價值判斷,把議題抽離至長毛侮辱華叔的病情,奇趣的是,連當事人華叔的回應也淡然,他老人家身經百戰,也和長毛相識三十年,長毛還是小伙子,華叔正當盛年兩人已成好友,與一家人無異,華叔眼中,長毛還是年青人,長毛眼中,華叔仍是尊敬的長輩,二人感情,外界 ( 包括民主黨所謂要員人等 ) 也未必意會。事情雖少,但民主黨和傳媒火上加油,煽風點火,令長毛受屈,也令華叔難過,華叔年紀大,沒時間看太多報導,在傳媒和黨的撥火下,謠言滿天飛,不斷加深二人的誤會。


民主黨這麼愛護華叔,有無想過所作的煽火行為有幾高尚?

自命公正的傳媒、包括嬉皮笑臉的所謂「電台名嘴」,大吹是非八掛、興風作浪,嘴巴又有幾清潔?


變質的民主黨

不難明白,很多港式市民(即具有中國人特質又有港式獨特性格的人) 都偏向喜歡「和諧」,而這種港式和諧也符合了中國香港人質地,當然,港式和諧是不能套用在西方文明先進國家,因為文明國度裡,很難接受港式醒字派識撈世界及「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氛圍。民主黨是很適合香港人的政黨,港人很想和西方先進國看齊,既喜歡民主,但中國人特色裡又告訴我們,做人要識撈,識撈者識時務也,君子絕不立危牆下,追求民主不想有任何風險,只求有幾多「民主投資回報」,回報率要高,成本盡低,就像百貨公司大減價,買一得二加送小禮物最好。上街遊行無問題,但大是大非上,要顧及回報,切忌燒到埋身,民主黨在二十年來就是這樣,九十年代該黨創立時的確是本港新里程,但不要忘記,今天的民主黨已不是當年原創的民主黨,已不是李柱銘的年代,也沒有當年創黨的精神,現在的民主黨,是一個「品牌」,名字好聽,香港人感到有安全感,覺得「我喜歡民主當然認同民主黨啦,有名叫民主黨喎」這樣的,不要緊,以港人的思考水平來說總不錯,起碼未至於搞錯了民建聯。


「你係咪癌病上腦」成為賣錢工具

奇也怪哉,平日少人提起的司徒華,加上不太喜歡社民連激進抗爭手段的和諧派港人,長毛可能口快快講了句反駁司徒華的說話,詭異地,坊間主流傳媒群起炒作,長毛說了一次,但主流媒體每天每刻都重複又重複地複述,看來「司徒華你係咪癌病上腦」似是傳媒的「心願」多於長毛的失言。而民主黨在明知支持政改會受到民眾反對的情況下,見長毛說錯話,開心到不得了,瘋狂追擊長毛道歉,理由簡單,民主黨的改良方案也是搵港人笨的垃圾毒藥,心知不妥,唯有借勢轉移視線,向民眾重提「司徒華精神」,並搬出一堆民主理念,情感十足,比八婆電視劇還要肉麻 ( 注意!我沒說明是哪個唯一獨大電視台 ) ,用意清楚不過,利用司徒華的癌病,來搏取民眾同情且暫忘毒藥方案,再順手追擊社民連,完全是八婆劇集的橋段,正好迎合了港喱口味。


老爺鬧妹仔‧天公地道

當很多港喱流著口水睜大眼睛觀賞民主黨賣眼淚時,司徒華什麼病不重要,恍然大悟「原來司徒華就係呢個老鬼?」,於是民主熱血又上頭,自我感覺良好,戲肉當然是民主黨攻擊社民連,又符合了自命不凡的香港人中產高級心態,社民連主打平民抗爭,不同民主黨的「高級斯文談判」,港人普遍喜歡後者,就算明知社民連對民主和公義有積極作用,也死命渴望「較低級的社民連」被罵,因為中國人宮廷文化裡,民主黨是大老爺,社民連是妹仔,老爺看不起妹仔,天經地義,合理之致,龍的文化,港式智慧,集港喱思維之大成,合中國人性格之本質,所以我說民主黨是很適合香港人的政黨,此言非虛,事實在眼前,民主黨變了質,港喱自欺欺人,連民主黨也活在夢幻之中,大家一起做夢去。


長毛可能失了言,但民主黨利用別人的失言,再踩著老人家的病來攻擊對手籍以托高自己,從而粉飾黨的變節,同時又賺取港人眼淚,令人心寒的是,此舉竟然和霸權的共產黨手法不相伯仲,更可怖之處,是不少港人、包括港人深信的主流傳媒,也從中大造文章賣錢討著數,民眾就在主流資訊中繼續沉淪,夢醒的人少之又少,詭異地,可能很多人都習慣了這種催眠沉淪,並覺得沉淪才是處世之道。


請參閱:

應否支持「改良方案」之謎

吃糞樂逍 遙

「改良方案」被 遺忘的毒瘤

香港人「弔詭中 的愚蠢」

十年前已給 鍾祖康看透世事了

17 則留言:

冥王 說...

我同意. 簡單黎講, 就係膠港人已經慢慢習慣左大陸果套專鑽空子搵著數既生存方式.
我成日懷疑, 呢種係今時今日被認為無恥既生存方式, 將來會成為一種必要既技能. 否則係呢個有限資源既土地上, 如何支持越來越多既人口?

匿名 說...

無論華叔之前點樣付出都好! 佢今日支持當年佢批判同反對既人, 聯手支持呢個出賣香港普羅巿民利益既政改,
就足以將佢之前既功勞苦勞完全抺殺!!

陳大文部落 說...

冥王:

專鑽空子搵著數的生存方式,如果要尋根的話,其實應該是香港人一貫的生活智慧,中國改革開放,香港商界搬了港式思維上去,但由於大陸法制不全,於是把港式手法惡化了。

香港可見未來,不見得會變好,只會更差,除非有大型突變,令整個社會形態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動,否則我實在看不到有什麼引子會令香港變好。

--------------------------

2010年6月25日上午1:13 匿名:

華叔在民主上的確有大功勞,而我有點懷疑,華叔年紀咁大,記憶力衰退,很大可能受民主黨的言論影響,令佢產生錯覺,或年紀大人的心態出現變化,例如有說法指華叔上大陸治癌,可能得到親中派的幫助云云。

但我也不太認為把他之前的功勞抹殺。

貓頭鷹 說...

好文呀大文兄, 借黎一用, 可否容小弟轉在飛士卜??

陳大文部落 說...

貓頭鷹:

無問題,隨便。

BeanSong 說...

感謝閣下教識在下「港哩」可以醜陋、下賤、愚蠢、無賴得和「大陸哩」一樣,甚至更差的程度——連一堆狗屎都比他們可愛的程度。

在下存湊學費就去臺灣進修定居(只有中五學歷、要當一年兵)——在下是有尊嚴的人,不是港哩大陸哩!!

路人乙 說...

同意!長毛衰左失言了而讓人有機會get away with it!

路人乙 說...

忘了說,借了文章在facebook引用!謝謝

小P 說...

根本從現在開始,我地唔須要再對民主黨客氣或徙墨水去形容,佢同建制派已經組成「新民建聯」,以四十多或更多票數嘅強霸之勢佔據立法會。

希望會有人整一本「民主黨無恥記錄集」,好似數臭民建聯咁,記錄佢地墮落嘅過程,以作歷史。

陳大文部落 說...

BeanSong:

其實我都係土生土長地道香港人,但點解我要數出香港人弊病,因為回歸之後,好多嘢其實係港喱自己攞嚟,好大程度上,香港可以無咁差,只係港喱自以為聰明、扮醒目、超級短視、又以為親中拍馬屁有著數、極度自私、嘴巴高呼民主但又同時抗拒民主,港喱非常矛盾,正因為港喱太不懂反思,所以保皇黨和中共可輕易操縱我們,有時候,不應太責難大陸,只係港喱自願投降。

陳大文部落 說...

小P:

民主黨在本港民主路上有無功勞?

肯定是有,而且是大功勞。

但問題係,「今天的民主黨」和「創黨時的民主黨」本質和核心人物方面已有大變化,後者是變了質,而這種質變,令這個黨已很難為港爭取民主。

即使以前有功勞,但時代巨輪不斷運轉,以前的功勞不代表永恆,現在就看現在,現在的民主黨不單沒功勞,而且阻礙了民主進程,港人是時候作出選擇。

※ 當然,我知道有人會說:「喂!我唔揀民主黨,無理由要我揀社民連呱!有失斯文喎,影衰我喎!!」...

咁,咪揀公民黨囉,或者民建聯都得o架,自由黨都可以喎,或者唔揀政黨囉,無所謂,香港人唔好成日以為「我揀邊個政黨!」好似好巴閉,保皇黨好明白港人自大心態。

小P 說...

尋日我都有聽立法會辯論,基本上聽到何俊仁或同黨組員嘅發言,真係唔知有乜野字眼可以比「天真兼白痴」更適合黎形容佢地。乜野「我地仍然會透過社會運動及同中央談判黎繼續爭取終極普選....」

我真係笑左,心諗,人地過左海就已經成仙,你民主黨可以做D乜?咪又係遊行下、叫下口號、俾你玩埋絕食靜坐又點話?你咪你繼續你嘅「和平示威」囉!

「民主黨」,好快就會成一個歷史名詞。

匿名 說...

點解59個出席46贊成12個反對0棄權,吾啱數喎!
何秀蘭昨晚所講甚有意思。
TVB真福佳,不公佈支持毒政改名字。等佢地名留青屎!

匿名 說...

其實中國人喜歡面子多於裏子是一種先天的腦殘惡疾

實質的背叛竟然可以被「失言」轉移視線

我看香港人不單不配有民主, 連這些年的繁榮恐安定怕也是港英治下的結果.

慄怔瘋暈 說...

暈主擋竟然以為泛民(其實係以為自己)可以守得住1/3票甚至靠所謂溝淡論增加立法會的直選數目至超過2/3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624&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14167419&coln_id=14167416


佢地o旣林子健問面對魔鬼的細節點搞?有暈主擋人答‘我地咁容易墮入陷井方知太糊塗咩‘!

李柱銘係文章「反勝為敗,愚不可及」已講:
2010年06月24日 一周刊

經過上週四特首曾蔭權跟余若薇議員的電視辯論,相信多數市民都察覺到,特區政府一直硬銷的政改方案,是如何不屑一顧。故民調即時顯示,反對政改方案人數大增,亦即是爛方案肯定不能通過,而民主派就可乘勝追擊,積極爭取全面取締功能組別。

可惜,正當形勢大好之時,北京卻突然放風,刻意讓人覺得他們會再度考慮先前已否決的民主黨建議,以四兩撥千斤手法,將民主派的好勢頭騎劫,把輿論的注意力,轉往民主黨提出的「區議會方案」,既可完全卸掉民意的壓力,又能為特區政府鋪設下台階。

問題是,中央從垃圾箱拾回的區議會方案,只是原先民主黨跟終極普選聯盟提出的終極普選方案中,微不足道的一個小節而已。當然,區議會方案比起政府的爛方案,大有進步,不過,為之而付出的代價,卻是放棄千載難逢、爭取民主的唯一機會,這顯然是因小失大。

當初民主黨與中央商談,前提是期望中央政府能對落實終極普選,作出明確的承諾,如二○一七年特首普選,不會設高提名門檻;二○二○年立法會普選,取消所有功能組別議席;以立法備案形式,以確保二○一七和二○二○年能真正實施真普選等。如今這些承諾,民主黨完全隻字不提,而黨主席何俊仁與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會面後,已表明單單推行區議會方案,就會照單全收。可是,支持這個方案後,卻勢將引發無法挽救的後遺症。

筆者早前曾再三在本欄談到與中共談判,如同與虎謀皮,必須當心陷入為溝通而溝通的泥淖,而且在作出任何決定前,都要思量周詳,要向長遠看,亦要往壞處想,以免達成根本不應接納的協議。很可惜,忠言總是逆耳。

一旦所謂「改良」的政改方案,在本週三得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支持通過後,那往後特區政府便可透過本地立法,只要取得多數議員支持,即可修改選舉辦法。這樣下來,民主派便再也無法因佔立法會三分之一之影響力,而阻止不民主的選舉安排獲通過;換言之,民主派已喪失在議會內討價還價的能力。雖則民主黨口裡說沒有放棄廢除功能組別的立場,但事實上,卻在這個最重要的關頭,作出最致命的讓步。試問當政府再也毋須爭取三分二議員通過立法修訂,而民主派亦不過是議會內的少數,政府還會聽從其訴求,全面取締功能組別嗎?所以說,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就等於錯過唯一能議價的時機。


再者,區議會方案,根本就是將功能組別合理化。根據國際普選準則,普及平等的普選,必須讓所有選民都擁有平等的投票權、提名權及參選權。區議會方案的做法,卻明顯不可能在提名權和參選權方面,做到人人平等。然而,一旦有此先例可援,特區政府便可能以此作為實現「普選」的方向,一方面開放功能組別的投票權,以「落實」普選承諾;另方面卻可以在提名程序上落墨,堂而皇之的以當選者將會屬業界代表為理由,設立由業界「德高望重」人士組成的提名委員會,那北京便可通過這個可操縱的高門檻篩選機制,讓只有中共屬意的參選人,才可取得提名,亦即是每一個功能界別,能出選的就只是北京欽點的傀儡甲和傀儡乙。立法會一半議席,由「普選」的傀儡出任,試問又有什麼意義?況且,政制一旦向此方向發展,特區便無法實現真普選的最終目標。

這樣的發展,對中央來說,根本是正中下懷,從本月初全國人大副秘書長喬曉陽對普選作出的定義,就可看到端倪。為何民主黨竟然毫不自覺危機在前?白白錯過爭取民主的最好時機。

匿名 說...

二、生之勇氣(The Courage to Be)

田立克在「 生之勇氣 」書中分析西方哲學上「勇氣 」的意義,再論到「 憂慮」(Anxiety ),及如何克服憂慮焦慮。

他認為「憂慮 」遠比「 恐懼」(Fear )嚴重,因為恐懼有它的對象;如怕失業、怕失戀、怕患病、怕鬼,這些都可以克服,憂慮却是没有對象的,

因此,無法「 客體化」而難以對付,以致失去「生之勇氣 」。

憂慮可分三大類型:

A.命運與死亡的憂慮:死亡是人面臨本體的[無 ]的境界。

B.[ 空虚」(Emptiness)與 無意義的憂慮:人根本不知道為何生存在這世界上,并且由于虚無的威脅,缺乏生之意志,對現實環境不滿,

對過去所依賴的事物失去信念,漫無目標地追求,以致對萬事萬物心灰意冷。無意義的憂慮乃是失落了一種終極的關懷( Ultimate Concern)。

C.罪惡感與受譴定罪的憂慮:人時常質問自己,審判自己;這位審判者是有良知的自我。良心的譴責,比法庭的處罸更加嚴厲,使人陷入對自我道德完整絶望的境地。

在這三種憂慮,若有其中之一,就會逼使人的精神生活崩潰,造成精神生活的致命傷。

對付這致命威力的唯一方法是「 生之勇氣」,是絶對的信仰勇氣,是根源于一切「 實有之根基」( Gruond of Being)——上帝之上的上帝(The God above God)。

1.實存與勇氣( Being and Courage).

「 生之勇氣」是一種倫理上的行動,由此排除一切違害自我肯定的因素,而肯定他自身的實存(being)。

「 勇氣」是對個人對自身的本質,自身内在目標的肯定。勇敢的人必能將自己「 高尚的理想及德性的目標 」付諸實際行動。

勇氣是一種心智的力量,能克服達到至善前的一切威脅。根據多瑪斯的看法;

完美的勇氣是一種聖靈的恩賜,我們心智的自然力量,藉着聖靈,得以升華到 一種超自然的完美。勇氣提供安慰、耐心與經驗,因此它與信仰和盼望是不可分開的。

A.斯多亞學派的勇氣與智慧:

斯多亞式的勇氣,是將個人的小我核心投于實存之道(logos of being ),將自身參與于理性的神聖力量。

勇氣與喜悦( joy)的配合,最能顯示出勇氣的本質,而喜悦是個人對自身「 真存有」(true being )的表現。而生之勇氣就是排除命運與死亡而肯定自身的勇氣。

B.斯賓挪莎的勇氣與自我肯定:

在這個哲學體系裏,詳盡説明勇氣本體的意義。生之勇氣是自我肯定的表現,是肯定個人本質的實存,透過理性,靈魂的力量的媒介,方可獲得;就是個人參與于神聖的自我肯定中。

C.尼采的勇氣與生命:

勇氣乃是不顧生命的曖味性而肯定自身生命的生命力。在他「 權力意志」( The Will to Power)一書,因對生命的否定,生命成為一種懦弱的表現;尼采以此為基礎,建立一套勇氣哲學和勇氣的預言。

論到德性,乃是最親愛的自我。圓環之渴望(Ring’s thirst)在人裏頭,為了要再達到圓環,每一個圓環都在努力而自轉。

尼采訪:「 需要有鷹鳥的勇氣,明知危難當前,但仍高步邁進,人明知斷崖在前,但仍健步如飛,以鷹眼冷視斷崖,以鷹爪緊抓斷崖,要勇氣十足。」

2.絶望的意義(the meaning of despair):

絶望是一種終極(ultimate )或 生死邊緣的情境(boundary-line situation )任何人都無法超過它。

自殺可以解除命運與 死亡的憂慮,是極道理性的説法,因為即使自殺也無法解除個人的空虚與無意義(emptiness and meaninglessness ),所以自殺無濟于事。

大黃傻貓GARFIELD 說...

「長毛」提及司徒華和癌症上腦的原本是說他這種吃六四死難者的人血饅頭﹑踩六四死難者的屍體﹐ 報應就是癌症上腦。
原片在這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TfpoyTZR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