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7年12月11日星期二

公仔與少年性愛

以下這篇網誌,是文章 [ 模具 ] 的閱後討論申延。從討論中,在下也想借此來引申現時的少年性愛問題。有網友指出一項要點,是大學現時像是 ( 被中學化 ),以致大學生會有類似小孩或少年的行為,我也許嘗試在這裡談談這種不尋常的現象。


我個人認為,大學被中學化,或是被幼稚化,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先不說大學生抱大公仔行畢業禮,我們先看看現時的青少年性愛新勢代問題。

很弔詭的是,現在的中學生,對於兩性尤其交往,粗俗說是 [ 搵食 ] ,卻出奇地老練,不單是男孩,而是女孩也同樣懂得找男仔,並且樂於性愛生活。

當然,市面上仍以 [ 成熟家長道德和平 ] 為基石的理解裡,常推向少年男女的性愛生活,是皆因男仔要求女的就範,或指向 [ 男孩的淫威 ] ,這是根深蒂固的根層錯誤,畢竟時代已變,道德高地、甚至 [ 家長認為女孩天性必然弱者 ] 的角度,也必須因應時代而調節。

在現今的少年性愛裡,可能性技巧因日本 AV 的普及同化,而比成年人更熟練,只是避孕方面知識不足而已;但論性愛技巧,則花式千奇百怪,精彩絕倫。

作為大人的,仍以少年性愛為 [ 道德高地 ] ;[ 愛的教育 ] 甚至 [ 拯救女孩於男孩淫威 ] 的一廂情願心態去進行思維,錯誤的角度,形成少年與父母的交叉曲線,互相溝通不到。

前天,我看過 [ 全民開講 ],主題是 ( 給父母的性教育 )。在席上的各位嘉賓,除了從事外展俗稱 [ 執仔執女 ] 的前線人員伍希彤、及何國良講師、和心理醫生曾繁光所說是較符合現實社會真實情況外;明光社的代表傅丹梅所說的,卻給我留下極深刻印象。

明光社是以宗教為背景的團體,其代表指出,該社在大小學校皆會定時舉行性教育講座。不過,主題以男女 [ 愛的教育 ] 為主,強調男女在愛的過程裡,彼此間的愛的升華、愛的幸福、愛的理想、愛的宗旨等之類。看似很有道理,也看來極美麗。但是,現實世界中,在現今極其複雜並扭曲的新勢代裡,是否在少年性愛夢的當中,仍會以愛的什麼什麼,愛的真蒂來投射於他們的景地裡 ?

席上心理醫生曾繁光先生指出,很多少年甚至成年人,其實對正確使用避孕套或避孕丸的知識也不足,可能長久以來自己用的方法都有錯誤,以致不能達到避孕效果,因此,正確而詳盡的 [ 技術性性愛方式:例如避孕法 ] 是重要一環。 而城市大學講師何國良也指出,少年不用避孕套,很多時候是女方要求不用,因為用了有時會令女方感到不舒服,並影響了性愛過程中的歡愉。

這兩位說的,在我個人理解中,是較符合真實社會情況的。另外,[ 關懷愛滋病預防項目主任 ] 伍希彤表示,在前線接觸少年男女的經驗中,其實少女也會很主動地要求有性愛,並且有不少女孩會接受不用避孕套。這是她作為現實前線的所見所聞而得知的。

問題是,以家長、道德、或稱為 ( 仁愛精神主導 ) 的明光社代表 傅丹梅女士,卻認為少年男女性教育仍須以 [ 愛的教育 ]為骨幹,在學校的所謂性教育講座中,通常不會詳細教授避孕方法等。

從節目中,可看出明光社這類主導思想團體,很教人吃驚的是,其主導範疇是與現實社會脫節的。我個人所理解的是,明光社可能害怕,若公開放膽向少年講解性愛知識,便會有失身份,對團體的美麗形象 ( 該社自以為是美麗道德 )構成威脅。 而更要命的是,當市面上的少年人樂於享受性愛的同時,不幸因自己疏忽而懷了孕,到時這類所謂的道德高地組織,便鎮鎮有詞的以道德救世主的身份,來對少年人批評、對社會媒體作曲線的指控、對一些未必相關的事情予以排斥。例如當大家看見著名的藝術雕塑 ( 大衛像 )因露出了下體部份 ,而要以 [ 有欠道德 / 不雅 ] 之罪時,看看這類尖叫道德的團體,究竟道德的先驅,還是道德的恐怖份子?

現代的少年,大部份都是沒有安全感的,這種缺乏安全感也衍生了自我危難感,心裡希望得快樂時且快樂,不會衡量自己或性伴 ( 或男女朋友 )的自我價值,總之覺得自己的生命是短暫的,是沒有人理會的,是除了性愛或朋輩之外,是沒有其他依靠的,這些由社會、家庭、學校的教育制度結集而成的意識形態,便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少年模樣。


回 說大學生,照年齡組別來說,理應有配合年紀的行為,當然我不是硬要求大學生必須要像八古的,但看大學生尤其女生,這種異於尋常的刻意扮演小孩的現象,是 一種反常,而不是可愛,看她們抱著大公仔的神情,可能在心理上是一種無形的控訴,知道自己快要投身競爭激烈的市場,知道自己未來日子應不會舒服,因此,籍 著扮小孩來發洩自己其實不願長大,不願面對扭曲的城市競賽;不願走出父母的安樂窩。在既無力反抗未來的暗黑社會殺戮,也明白自己可能未必享有優秀成就的壓力下,在抱大公仔傻笑的表面下,心裡可能極不好過,於是唯有在畢業禮上,透過扮兒童,當是自我童夢的安慰。


題外話。

至於非洲等地的小孩上戰場例子,我個人認為,最好不要 以這種非常地區的極端例證,正如貧窮的東南亞地區例如越南等,十一二歲的少男少女童妓大有人在,只因當地的社會情況和政局問題,便有這種超越常理的現象。非 洲兒童要上戰場,這不是成熟,而是社會異常殘殺的周邊效應,小孩子因國家不足成年軍人而要當上兒童炮灰,相當他們手持機槍上陣時,心裡只有死神的詩篇。

Chan Tai Man

( 以上為個人觀點 )

3 則留言:

持書者 說...

可能以童兵比喻真的是比喻不倫
但是香港的各種各樣的角色錯位實際上也是「常理」之外的.
(如果有細路扮成人 同 有成人扮細路是常理. 可是世上有童兵也是常理啊.)

老實講可能有人會唔開心. 但童兵. 童工 同 童妓 本來就是在和我們同一個世界出現的. 完全合乎該社會的需要同經濟結構. 如果從存在時間上比的話 資本主義歷史上三者的非法化反而是超越「常理」的

而且香港現時的社會扭曲 發生小學生賣春事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雖然後面的脈絡完全不會相同
或者說是道德上的至優狀況為之常理. 咁世界上係冇咩野係合乎常理的

持書者 說...

明光社 = 闇黑團
他們的見解就是所謂的道德上的最優狀況. 實質上係行唔通的. 禁欲的社會 通常更加變態. 最反對同性戀的傳教士. 很多都是因為喜歡男人. (懶得細論了)

抱公仔畢業這種現像簡而言之就是害怕長大, 可是只能在行為上模仿自以為是孩氣行為
為甚麼害怕?大概大部份的80-90年代是沒有能力建立一個新的 功能上完善的家庭的 一般來說以前畢業就是自立. 可是很多人畢業等於要家庭繼續救濟.

Angel Asura 天使阿修羅 說...

"童兵. 童工 同 童妓" - poor kids! no need to go far way, just look at HK: a young guy aged 18, committed suicide as he's too responsible, too much burden to support a broken family ... if he had a chance to study/grad, i'm SURE he won't pretend to be a "low-b" kid, so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