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09年11月20日星期五

鬼添親述與黃毓民錢銀關係

壹周刊第 1028 期報道

黃毓民對於跟鬼添的相識經過大耍太極,反問記者:「有乜好講?」他強調擇友不會計較對方背景。

壹號頭條

鬼添親述與黃毓民錢銀關係
2009年11月19日

兩年前新世界集團多間店鋪被撞閘淋油,警方至今仍未破案,當時大鑼大鼓拘捕新義安「五虎之一」的鬼添,轟動一時,最後卻並無證據證明事件跟鬼添有關。

但警方並沒因此放手,依然一直咬住鬼添唔放,企圖在他身上找到蛛絲馬跡,以證明有任何非法勾當。最近卒之發現這位江湖大佬原來有一本絕密數簿,債仔名單中竟然包括黃毓民。

一個是立法會議員,一個是江湖人,兩人的名字卻不時扯在一起。黃毓民先後被揭和鬼添有錢銀瓜葛,兼以廉價向鬼添租用物業作社民連會址,兩人關係更見撲朔迷離。

說得一口流利英語,以有型兼高學歷在江湖出晒名的鬼添,近年鮮有露面,但為了幫老友黃毓民澄清,破例接受訪問,娓娓道來他和黃毓民的錢銀關係源自一段江湖情。「交朋友要藏垢納污……朋友有通財之義,互相幫忙有乜問題?」

眾所周知,黃毓民和向氏家族關係密切,他年少時家住九龍城,和向家是鄰居,父親和新義安創辦人向前感情要好,他是向前的義子,和向華勝老友,在台灣讀書時更是由向前接濟。英雄莫問出處,他也從沒隱瞞跟向家的關係。


記者問鬼添是否經常跟黃毓民見面,他拋下一句英文:「 once in a blue moon(解作極少)......你有無見過月亮係藍色 o架?」


○七年七月,新世界集團名下新世界傳動網十六間門市被淋油、尖沙咀萬麗酒店和新世界集團總部被撞閘。(《蘋果日報》圖片)


關係浮面

直至○七年底,傳媒收到告密信,指社民連採用的會址,原來屬於新義安五虎之一,綽號鬼添的李育添的物業。事件繼而鬧大,副主席勞永樂因此質疑當中牽涉利益輸送,最後變成憤而退黨的鬧劇。

被捲入事件的鬼添,○七年中正為新世界刑毀案而煩惱。警方當時懷疑刑毀案跟香港泰拳理事會有關,所以將當時任會長的鬼添拘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怎料之後社民連會址又被人借題發揮,令黃毓民和他的關係浮面。

警方拘捕鬼添後曾翻箱倒槓,又到拳會帶走五箱文件和電腦,希望找到「釘死」鬼添的證據。經過長時間分析,終於發現鬼添的戶口有多次大額過數,於是質疑他洗黑錢。不過鬼添解釋,相關的出入賬項,其實和他炒樓有關,全部有根有據屬正常交易。其後警方在其他資料中,又發現廿多個借貸記錄,當中大部分債項只是幾千元,唯獨兩項明顯較大額,分別五十萬元的記錄,債仔竟然是黃毓民和其妻。


才子蕭若元趁科網大熱,於九九年創立天網,還拉攏黃毓民搞《 Cyber日報》。圖為○一年天網在年宵擺攤位,向華勝也有前往撐場。(《蘋果日報》圖片)


鬼添不止一次以「讀書人」來形容外表爛仔格,但內裡博學的黃毓民,但他補充:「佢博學係關於歷史同政治,一講商科,佢唔得 o架。」

不知老婆借錢

警方於是質問鬼添是否收高息從事無牌放數,但同樣無功而回。「佢好醒,每次都帶埋律師o架,且完全保持緘默。」警方消息稱:「每次都有警司招呼佢,都算俾面佢 o架啦,新世界單嘢搞到咁大,告唔到人,咁都要查下佢嘅戶口同埋搜到乜嘢,交代下。」

但原來黃毓民不知老婆私底下向鬼添借錢幫麵鋪周轉,直至鬼添被捕後,才不得不告知黃。「鬼添驚到時差人問起毓民,毓民如果口啞啞人咪以為佢有嘢隱瞞,邊個會信老婆借咁大筆錢佢會唔知o架。」熟識鬼添的江湖中人說,鬼添喜歡借錢給朋友救急,且一向當潑出去的水,他記下每筆債項,只是為了讓自己清楚「啲錢去左邊」。

記者向鬼添查問黃毓民借錢一事,他顯得驚訝:「你地又做乜呀?你地點知 o架,唔好再搞我啦。」鬼添一再強調黃毓民已還清所有債:「你唔好寫衰毓民呀。佢而家做議員,間牛肉麵賺錢,梗係有還錢。佢借左幾次咁囉,你唔好再問我佢借左幾多錢啦,你寫幾十萬囉……總之大家朋友互相幫忙,我都有問佢借 o架。」

搵佢打交死快啲

鬼添不肯回應黃妻曾否問他借錢,至於黃毓民借的五十萬元,鬼添記得是在○四年,當時黃毓民被迫封咪避走美國,也不知何時才能回港,手停口停才向他借錢。鬼添說,當時只是江湖救急,他跟黃毓民相識數十年,朋友有難,不會托手踭。他還記得,黃後來因《壹週刊》封面報導兒子涉嫌販毒,急急從外國趕回香港,有次跟鬼添在福臨門飲茶,碰巧黎智英也在隔鄰。「你老細真係要多謝我,唔係我係咁昅住毓民,佢兩公婆實走左過去用熱茶淋你老細。」勸阻期間鬼添和黃扭作一團,旁人不知以為他們在打架。

五十二歲的鬼添說,兩人識於微時,他是在一些朋友的宴會認識了黃毓民,記者好奇問他倆有否一起經歷腥風血雨的打架場面,他沒好氣說:「你睇得太多黑社會片啦,同埋你睇佢手無搏雞之力,搵佢打交,死快啲啦。仲有呀,你地唔好再寫我一個打九個啦,搵鬼信咩,寫我一個打五個好啦,仲可能有人信。」

據江湖老叔父說,鬼添喜歡打拳,跟同樣喜歡打拳的向華強特別投契,故藤拉瓜和黃毓民熟落。十多年前,黃曾介紹親友跟當時已甚少收門生的鬼添搵食,而不揀當時已上位的尖東之虎杜聯順和灣仔之虎陳耀興等,可見對鬼添極之信任。鬼添說,和黃之後不時在一些聚會見面,其後黃去了台灣讀書,他們也再無聯絡。直至黃回港在珠海教書,兩人又重聚。黃跟住開咪,搞報紙,搞上市,做議員,越做越出名;而鬼添則經歷九十年代腥風血雨。

他由懲教署職員加入江湖,以有腦、學歷高和夠狠見稱,成為新義安五虎之一,跟陳耀興、杜聯順和藝人黃伊文之父等齊名。但九三年,警方派出臥底「 Ricky」滲入新義安,鬼添因身為黑社會會員被通緝,九六年從澳門引渡回港受審。保釋期間,與友人在尖東被三十人襲擊,他僅受輕傷。同年因身為新義安成員,被判監八個月。

老友黃毓民則由名嘴做到議員,兩人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對此鬼添不以為然。「佢而家做左議員,可喜可賀啦。不過其實做議員做乜o架,又搵唔到錢。之但係,佢都係要行呢條路 o架啦。」


黃毓民和老婆搞的「毓民私房牛肉麵」逆市擴張,今年在九龍城開分店,開幕時大班鄭經翰、蕭若元等出席撐場。(《蘋果日報》圖片)



鬼添說,○七年警方就新世界刑毀事件拘捕他時,他剛在醫院做完手術。「原本預左留院兩日,點知住得一日,仲要係頭等房,o徒晒啲錢。」

投劉江華

雖然各有各忙,但閒時大家都會搞家庭聚會,什麼也談,毓民叫他不要寵壞獨子,一定要兒子學好中文,日後應帶兒子到北京學習。但兩人少談宗教,因為鬼添信佛,黃毓民則是基督教徒。
信仰各異,兩人政見也對立。

「立法會選舉我投劉江華。」鬼添說。看見黃毓民第一次在會上擲蕉,他尚可接受,但之後見黃經常阻礙會議進行,便開始看不過眼。「咁大家唔使開會啦,人地唔 buy你果套你就嘈,呢啲係民主咩,民主係少數服從多數。」但他說,不會跟黃討論。「佢嗌交贏梗,喺電台噏嘢唔係辯論,係叫嗌交,話就話每人五分鐘,其實十分鐘佢講晒。」

但對於這個外表爛仔格的老友,鬼添不時讀書人前,讀書人後來形容他,又讚黃毓民博學,可見他非常尊重這名老友。其實鬼添本身學歷也不差,在澳洲讀會計取得學士學位,至九三年在澳門東亞大學讀 MBA,但後來覺得這種理論課程沒大作用,讀了一年便停學,他學歷之高,在江湖中算罕有。



鬼添近年積極搞泰拳,卻因此牽連新世界刑毀事件中。



勞永樂(右二)借社民連免費租用江湖人的物業跟黃毓民決裂,憤而退黨。(《蘋果日報》圖片)

五虎之一

鬼添說,自己因江湖事見報尚算預料之內,但估不到黃毓民會令他再三在傳媒曝光,全因他好心借出物業給社民連。「果度原本係拳館,仲未裝修好,咁毓民話無地方,咁我咪幫下手囉。佢地社民連全部都知喎。我又無收租,象徵式寫一蚊租金,佢地又無幫我啲乜,純粹因為大家係 friend,點知因為佢地鬼打鬼搞到我。雖然唔可以話邊個累邊個,不過我又真係受害果個。」

曾經是新義安五虎之一的鬼添,近年轉趨低調,他說,差不多已絕跡香港的夜場:「而家香港有咩夜場我真係唔知,少去呢啲地方,費事惹麻煩,萬一隔離啲人索 K,實入我數。」你跟他說泰拳,他還興致勃勃,但問他五虎的江湖舊事,即大耍太極:「我係苦,草花頭個苦,成日見報,唔係痛苦係咩。」

那次因新世界事件上頭條,他認為自己光明磊落堅持不戴頭套,但容貌曝光了,他被親友「詐型」。「原本啲人唔知我背景,而家鄰居都知我係邊個,唔想影響個仔同屋企人。」他笑說,以前對鄰居客氣,現在要「更加客氣」。



鬼添曾是香港泰拳理事會會長,黃毓民是名譽會長,閒時也會一起看拳賽。自發生新世界刑毀事件後,鬼添不想連累拳會故辭去會長一職。




鬼添名下的迅亞發展有限公司,以一元月租將位於尖沙咀的物業租給社民連作會址。(稅務局印花稅署資料)

互相拖累

在社民連租用江湖人物業事件中,黃毓民也覺得,拖了鬼添落水。但鬼添指黃毓民認為單位「老黎」,不理外界質疑,堅持繼續用這個免費會址。直至兩個月前,鬼添為免再有麻煩,以一百九十八萬元把○二年購入的單位賣出,賬面賺一百萬,不過,新業主答應以月租一萬二千元租繼續讓社民連租用。黃毓民也不好意思,跟記者說:「朋友互相拖累,我而家搞到佢要賣屋。」


黃毓民本週一接受本刊訪問時說,他從來沒逃避跟江湖人關係密切。「我老豆同佢(向氏兄弟)老豆係好朋友,由細玩到大,去台灣讀書佢又關照我,係好好朋友。根本所有嘢我從來唔避,我唔想因為我而影響朋友,你地成日話我同黑社會有咩關係,係都要做瓜我。


「後生時邊個無行差踏錯,唔可以因為佢做錯事而疏遠佢。佢地俾人認為係江湖人物,但佢地對朋友同屋企好好。鬼添係行差踏錯過,但已經受法律制裁坐過監,搞泰拳又出錢出力,我唔會因為佢以前犯過事,當佢係癲佬。」

感激鬼添

他形容鬼添好人,顧家,又夠義氣,雖然兩人政見不同,但是好老友。說起義氣,他實在感激當年鬼添借錢幫他渡過難關:「我淨係想講我好感激佢,當年我俾共產黨迫害嘅時候,俾人封殺,無人肯幫我,係佢向我伸出援手。」


對於借錢一事,他直認不諱:「朋友有通財之義,唔會理佢係咩人。幾十年朋友,成日唔係我借錢俾人,就係人借錢俾我,咁點同洗黑錢放數有關呀,警察都唔夠膽嚟問我呀!我話你知成件事係點,係警察查新世界單嘢夾硬屈鬼添,想搵嘢做佢。」他強調,已還清欠下鬼添的債項。


黃毓民自言見慣風浪,成為教徒後,更看化人生。也難怪,他試過風光到自己辦報,搞網報成為上市公司主席,但之後科網爆破,炒燶股票,欠下一身債,又被迫封咪,轉個頭又當選立法會議員,起了又跌,跌了又起。「我而家都五十幾,人生都行到最後一段,乜都唔計較。毓民做衰嘢,公眾人物會睇住你。」他「話之你點睇」,這些曾跟他經歷風雨的江湖世交,無論如何仍然是他的好兄弟。

撰文:黃家慧、張麗碧
攝影:田俊
資料:資料組
mailto:news@nextmedia.com

2 則留言:

Betty 說...

鬼添真系几型仔...

匿名 說...

真係好有型.

ak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