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我看社民連【二】:迷失拼圖

我實在非常不樂意寫關於社民連內鬨文章,花邊新聞留給收費主流傳媒好了,只是作為選民,香港已沒太多時間花費在一塌胡塗的什麼黨權力鬥爭上,只想有政黨能為小市民爭取公義,殖民馴化的港人在回歸後已一再證明沈默並不是金,溫馴不能得到權貴拖捨福蔭,要公義必須爭取。看事物我主張不應看表面,就像一張拼圖,完整看清整幅圖畫必須齊集每片小塊,小塊越多,拼圖的畫像越清晰,現在社民連的圖畫,從許多事例看來,已逐漸看出底蘊。黨前主席兼創黨三子之一黃毓民在上周以毒誓爆料,指前副秘書長季詩傑用盡古惑招數企圖奪黨權,包括向黃聲稱曾帶黨主席陶君行去新花都夜總會耍樂,以此作為要脅;向黃介紹大陸什麼統戰部人員;及在五區公投前夕向外造謠稱毓民兒子在大陸犯事會被判五年監,因此毓民「為保兒子安危已被中方搞惦左」等等,詳情大家可重溫節目。本文不是探討「陶君行是否有去新花都」或「陶君行去新花都夜總會是否邊攬女邊談黨務」、或「黃毓民兒子最新動向」,問題是毓民可以用家人性命及其人格聲譽作毒誓指證季詩傑,加上季自從入黨後緋聞多多,又巧合地有了季詩傑,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現在毓民爆出嚴重指控,社民連內鬨圖畫似乎越來越清晰。


用常理去估計,黃毓民指控遠比季詩傑個人信譽可靠得多,黃毓民除了說話態度在一般人眼中較為粗魯之外,撫心一問,社民三子:毓民、陳偉業和長毛一直以來言行都很可靠,或者他們有些言論不合大眾口味,但最重要是起碼沒有騙人,「不合口味」和「賣口乖哄騙人」絕對兩回事,很多時候,毓民說了社會殘酷真象,港式和諧心態的人不願意面對,就會覺得剌耳,總想找點美麗借口來粉飾太平,正如「發水樓」可以好聽地說「建築面積與實用面積存在技術上的分歧」,其實呃人就是呃人,社民三子是選民的政治依靠,後起之秀馬草泥也一樣,追擊保皇黨和出賣港人民主利益的黨派很落力,也言之有物,立場不會左搖右擺,如果選民手上一票是基於誠信和社會利益而投,投向具誠信的人才是明智決定。口甜舌滑並不能為市民帶來幸福,我在《我看社民連》一文已說過,今時不同往日,現在已沒有英國管治,香港人要自求多福,政治不同小孩子玩泥沙,投錯票後悔於是無補,選擇有誠信、肯為選民承擔的政治人物才是正道。


季詩傑向傳媒回應表示,自己的確去過新花都,為曾在該處做過三個月舞小姐的社運人士周澄打探消息,周澄在2007 年暑假在新花都做過舞小姐,據報道,她在 2010年稱由於有「敵對社運界的傳媒」想爆她的醜聞,因此向「非敵對傳媒」自爆自世,現在季詩傑解釋,由於黨曾經參與控煙活動在新花都認識一些人,所以順理成章去新花都打探周澄做舞小姐的消息。要搞清楚,對於廣大市民來說,真的沒有很大興趣去研究「周澄的舞小姐生涯」及「季詩傑何時何故去新花都」,在新聞取材上,「長實又賣發水樓」的重要性或娛樂版「Angela Baby 澄清沒有整容」趣味性遠比季周二人為高,放下抗爭大聲公,周澄行出街相信沒多少人留意她,等於潮流商場也不會大賣季詩傑人氣閃卡一樣,選民沒空也沒趣去關心這類社運花邊新聞,不要以為「飛卜幾千名朋友」就是人氣知名度,現實世界係另一回事,我很奇怪有些人很著重網上威望,覺得網上多人「俾個叻您」就是真實名氣,所以社民連內鬨,到目前為止我主觀理解所得,大部份市民都一頭霧水,只見黨出現了爭拗,加上傳媒選擇性報道,市民不會清楚為何會出現黨內紛爭,更不會如數家珍追尋有關人士論據,市民根本無渠道可知,也沒有多大興趣去知。選民只看大圍事,選擇投票對象只會揀認為有承擔有誠信的人,是非多多緋聞不斷者,選民分得好清楚,不會投給古靈精怪的人,選民並非要和政治人物對襯家,只要求行出來做大事,香港人雖然普遍對政治冷感,但客觀來講並不是傻,在現今瘋狂的貧富失衡下,更要選取真正有才能的人為人民討公義,從政者必須搞清楚網絡世界和現實投票在概念上的本質分別。


有說法指陶君行無能力做黨主席,我不會在文章評論某人的工作才能,一來我並非黨的核心管理層,二來胡亂惡言評擊別人辦事能力也非公道,但選民會如何看陶君行呢?從客觀事例加上主觀理解,再配合社民連內部紛爭的情節來看,陶君行似乎有些改變,一直以來他都是民主抗爭中堅,起碼他給選民的印象如是,他身兼區議員,地區選民投他票當然反映他在區內的重要性,能夠穩佔區議員席位即代表街坊們都信賴他。不過,自從季詩傑入了社民連以來,現在陶好像轉了方向,一方面和原創三子的抗爭理念有出入,另一方面他對外講述黨事務和立場時經常令人費解,例如三子說 A,陶會在傳媒說 B,與黨出現前後矛盾,更令人費解的是,當有傳媒就話題追問,陶又可以「再修訂」說出 C,給人感覺很像萬能 Sales,向客人推介一件產品,客人不高興,推個 B的,又有挑剔,再推個 C,一時一樣,永遠笑面迎迎,像一個大眾老友記、唯唯諾諾萬事有商量,所以我在前文《我看社民連》已說陶是很符合香港人口味的政治人,此話絕非貶義,香港人都很喜歡萬能 Sales,很歡容、很好客、不會有自己立場,顧客永遠是對的那種,但套在眼前扭曲社會生態,陶的言行就非常奇怪,保皇派和變質的泛民陣營當然高興見到「乜都有得傾」的抗爭黨主席,因為「真係乜都可以傾」,大家一定開心,永遠不會開罪人,但最根本的問題又來了:社民連是否要做一個 Sales 政黨?


社民連對黨員採取來者不拒政策,原意是給廣大市民尤其年青一輩機會參與政治,概念非常好,在這個極端扭曲的功利金融都市,年青人不能攀上社會階梯,人的尊嚴和前途都建基於錢,一就是走精面不擇手段搵銀,不就是家底豐厚,做不成富家公子也要中產少爺仔,香港就是這樣,回歸後由中國人當家作主,中國式宮廷文化表露無遺,很勢利、白鴿眼、陰險毒辣無所不用其極,踩低人抬高自己,年青人成為社會嘲笑和標纖對象,稍為有點資產的人都喜歡踩低年青人來襯托自己高尚地位,社民連的成立,十六字黨真言《濟弱扶傾‧義無反顧‧不怕孤立‧才可獨立》;後註還有《沒有抗爭‧哪有改變》,要做到此真言精髓很難,既是人生考驗,也是對傳統龍的文化封建哲學的重大挑戰,中國人思想「性本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站出來為大眾做事又忌諱「槍打出頭鳥」、下不能犯上,不得挑戰權貴,君臣、平民的觀念很牢固,中國人社會很講求階級分野,上層的人奴役下層的人,如此類推,港英時期英國政治家對中國人文化有深厚研究,明白中國人思緒,在顧及整體利益下會給港人適當發展機會,因此我們被殖民馴化,不須太用腦,乖乖做順民,但回歸後情況大不同,權貴變成奴役霸主,基層蟻民變成純奴隸,所以社民連是很奇妙的政黨,在最適當時機成立,在最敏感的社會觀念上作出重大挑戰,這個挑戰是要幫助人民步向文明美善。


見很多社民少年常嘲罵黨三子「老人政治」、「大上皇」、「生人霸死地」、「大佬文化」、「抽水」,很令人痛心,但痛心也不及三子的切膚之痛,黨創立了,大門為青年而開,希望被社會忽略的年青人發揮所長,讓青春汗水滋潤人民公義的火鉅,理念很純真,套在港式形容就是很天真很傻,幾個老鬼費盡心力搞政黨給年青人,黃毓民早已聲嘶力竭表明退下主席一職,陳偉業也不見得爭做政治明星,長毛繼續黑口黑面向中聯辦抬棺材,就算新秀馬草泥也不會搬弄是非搏取人氣聲望,遺憾是有些年青人入了黨,本身讀書不足,又不願勤加學習,心口掛著「社民連品牌」就以為是政壇猛將,政見分析欠奉,是非八掛多籮籮,喜歡像八婆電視劇勾心鬥角,遇有朋輩玩樂吹水又亂吹是非,搬一大堆「乜乜主義」詞彙扮大政治家,但只偷換概念斷章取義扣人帽子,黨任由其發揮就飛上枝頭自鳴得意,創黨元老尤其黃毓民,本身是中、港、台政治專家,在新聞界享有盛名,連孫兒也有,年將六十又體能轉差,看見一班胡混少年終日搞亂,最痛心相信是黃毓民,心水清的人看得出毓民視這班青年為一家人,社民三子就是黨的大前輩,黨員在外抗爭惹上官非,三子必定傾全力保住後生仔,從不計較哪個黨員地位,只要是社民連的人,黨就會照顧,良心一問,請去民主黨叩門看人家會不會隨便給你入黨?你沒有高尚學歷或人脈關系請過主;就算信奉保皇的人去民建聯也不輕易,你無雄厚人事推薦一樣被踢走。只有社民連真正給年青人機會,本著「來者不拒」的純真心願打開大門,現在竟然荒唐到「來者搗亂」,而且「越亂越High爆」,很多社民少年出身寒微學業又未必高,黨希望給予發展機會,奈何搞亂者不學無術,沉迷網上自憐,莫說黨員,連有位報稱有外國大學學歷兼且長期不在香港的女行委成員,都喜歡搬字過紙口水多過浪講歪理,立論似是而非,這些三毫子一擔的廢話無非轉移視線,什麼黨的宏願、民主理念1234567、我們的路向 ABCDEFG,全部像初中生兒戲作文,中心思想完全便秘,天馬行空邏輯空洞,將一些不存在的事無限上崗,又在字裡行間表現眾人皆醉我獨醒,這種爛文只有腦殘的人會相信,行委成員水平可以如此低落已教人汗顏,更恐怖是管理層已認為她有知識才叫她撰寫論述,反問一句,選民有無可能傻到信任這麼差劣的管理層?求其寫堆爛文就以為可登大雅之堂,這是對選民的侮辱,當初「來者不拒」看來得啖笑,正因為「不拒」,造就了一班爛人飛上枝頭,還要期望這堆爛人拉大旗帶領民眾挑戰強權,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吧。


現在已是十一月尾,快到聖誕,社民連的管理層還要胡混到幾時?據已掌握的資訊所得,保皇派最高興見到的並非社民連內鬥,而是鬥爭中那班走精面及被既得利益滲透的現任管理層,當然還包括一眾胡混的管理團,胡混的人自必然由滲透者操控,同時掌握黨核心權力,保皇派無須要打擊社民連每一個人,只須操控關鍵人物就可以,保皇黨從來精於計算,重點滲透成本遠比整體操縱為低,只要略加少許生意頭腦不難打出如意算盤。社民連玩完尚有最後戲肉,是什麼?社運人士必落得慘淡收場,不單止淪為過街老鼠,法律和行政手段足以令你無好日子過,小市民成為真正純種奴隸,盤數已經計好,社民連馴化之日,就是港人蛻變奴隸之時。時間無多,祝大家好運。

我希望下次(如果竟然) 再寫關於社民連文章是報喜而非訃文。


請參閱:

我看社民連

16 則留言:

BeanSong 說...

社民少年耍小聰明/過橋抽板/打完齋唔要和尚——「黨任由其發揮就飛上枝頭自鳴得意」;説到底還是港哩大陸哩/純種中國人心態作怪——沒有大智慧,只有小聰明(走精面)、小權謀。

來生寧做挪威靈犬,不做中國愚民。

匿名 說...

陳生真係好傳奇,總會在最適合時候一擊全中,作為社民連小薯仔支持者的我,邊看邊眼濕濕,文章講得太中,好多社民友知道黨既問題但唔知點講出口,你就完完整整數曬出o黎,你寫野就似一塊鏡!

B

匿名 說...

原來lsd係三位立法會議員創立.真係唔講唔知.
我以為劉山青,陳士齊,陶君行,麥國風,勞永樂都有份創立既添.

http://zh.wikipedia.org/zh/%E7%A4%BE%E6%9C%83%E6%B0%91%E4%B8%BB%E9%80%A3%E7%B7%9A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29日下午3:10 匿名:

社民連最初頭的確有一班人、包括三子創立,其實仲包括人網台長梁錦祥,但你唔駛要好似小學生捉字蚤逐粒字來舉一反十,根本與現在發生的事無大關系。

現在談的是社民連分裂因果關系及黨應該走的大方向,並非再談論創黨人數,一個黨在最初期有一班人參與構思一點也不出奇,但初期已成過去,也有些人離開了黨,更和現在的黨分裂無什關系。

所以你無謂死捉字蚤偷換概念,不如你話黃毓民說話大聲導致黨分裂好無?

唔好成日攬住咩「維基百科」或乜乜「香港網絡大典」,雖有參考價值,但也要視乎寫資料是什麼人及資料準確性,可以很準確但也可以錯漏百出。

我不認為捉字蚤包頂頸是良好思考方法。

400blows 說...

一擊全中! Bravo!

匿名 說...

我都唔想下下搵維基.不過齋睇你編文又唔知社民連過去的話真係會覺得係個三位立法會議員創立.
好高興你會聽埋季詩傑的回應.誰對誰錯可以自行判斷.

David 說...

我而家覺得社民連分裂既唔係倒閣派同內閣派。其實社民連而家分裂既係有政治號召力知名道度高既一派同知名度低又冇政治號召力既一派。

如果社民連3個立法會議員從社民連中抽離,咁社民連又有乜野價值呢?唔通有人真心覺得統戰到冇立法會議員既社民連內閣會對香港政治環境有好重要好深遠既影響?

唔通社民連出年保得住個幾個區議會議席就會有傳媒扑咪,俾機會你講立場?

用傳統方法搞一大輪先得幾個區議會議席,嬴輸又有好大分別?點解試下新approach呢?輸極都係個幾個位之嘛。

如果真係有好多地區民生工作可以做,大家就唔會有咁多民建聯成功爭取既banner恥笑啦。幫街坊既野,其實係社工既工作。

又冇錢去搞飲飲食食送依樣個樣,點都攞唔到建制派既票架啦。

我真係唔明啲領導層諗乜?搞死左一個冇立法會議員既政黨算有功勞咩?

匿名 說...

陶傑講得好, 中國小農DNA.

甚至有三千年歷史的中國, 到最終中國人的刀, 永遠刺入中國人的背脊.
中國人的刀口永遠向內.

鍾祖康 來生不做中國人
3.殺中國人最多的就是中國人自己……幾千年來人人為逞一己私欲過皇帝癮而殺戮不絕;以人肉為糧史不絕書;花費大量精力炮製出曠古絕今的酷刑;強迫婦女纏足令其形同殘廢達一千年之久……

我相信鍾祖康“很難改變中國,你不讓中國改變你,已屬幸運. “

小農DNA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30日上午1:00 匿名:

我當然會聽埋季詩傑解釋,我唔會一面倒只聽一方面的陣詞,咁樣唔公平,但聽完季詩傑所謂解釋,可信度真係麻麻地,十分牽強,基本上和做戲一樣,你講乜都得嘅,作為黨副書長(當時),以私人名義為一個非黨員社運女士去新花都打探消息,此舉已不適當,況且季已聲稱雜誌會報道,咁有乜好「打探」呢?打探左又點呢?

如果以黨正式名義跟進,這還有說服力,但季現在說的理由,似係推砌出來,將曲扭回直,任你講乜都得嘅,但前後好矛盾,總之牽強到似呃細路仔一樣。

好喇以私人名義打探,但事後又話俾黃毓民知,既然你都「私人名義」去做,點解又要「特登去通知黃毓民」呢?季的陣述好牽強,根本係一堆詭辯。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30日上午1:17 David:

我都認同社民連現在是由一班沒有政治知名度的人,想踢走高知名度及創黨元老,從而把黨「據為己有」,覺得搶了黨,「社民連品牌」就變成自己東西,更以為選民只會看「社民連品牌」而投票,這想法極其可笑。

沒有三子,社民連只是一個空殼,「社民連品牌」建基於三子為社會帶來的抗爭意識,後來的馬草泥也在年青人抗爭的層面上起著積極作用,還有背後黨的一眾忠誠義工(支持三子那邊),社民連是一個整體,有骨幹,絕非隨便搶個牌頭回來就可「轉讓」。

舉個非常簡單的例,支持社民連的市民,會否樂意看到陶君行陰陰柔柔「萬能 Sales」feel?又或者一班垃圾行委嘻嘻哈哈?無可能的。同樣地,就算阿牛民台一班爛人努力抹黑嘲笑社民三子及馬草泥,給人的感覺只是一班爛人,毫無建樹,不會認同搶黨的人。

今時今日,保住所謂區議會議席對抗爭已無作用,要抗爭就要打入立法會,在地區工作,財力和人力一定不及民建聯,有些區域又有民主黨打躉,社民連要在區議會打響名堂必然吃力不討好,不難推斷陶季無非想把社民連「轉型」變成地區工作,只享受街坊簡單事務,每月出糧做過世。

匿名 說...

好喇以私人名義打探,但事後又話俾黃毓民知,既然你都「私人名義」去做,點解又要「特登去通知黃毓民」呢?季的陣述好牽強,根本係一堆詭辯。

以我理解係:
季話有親雜誌要登佢去新花都單嘢.
毓民同個邊熟,想收下風會報D乜.點樣寫.

佢一路強調自己要做風險管理.

陳大文部落 說...

2010年11月30日下午2:02 匿名:

無謂再在逐粒字上推砌,季的解釋已出左街,要聽的已經聽過,再玩推砌遊戲已經無乜意思。

又或者「我理解呢咁咁咁嘅」、「嗱我覺得呢應該係咁意思....」、「其實呢應該係咁咁咁囉」,呢啲左推右砌嘅解讀,無乜作用。

季強調自己一直做「黨的風險管理」呢個最好笑,咁我又好奇一問:

周澄係黨員咩?既不是黨員,咁對「社民連風險」有咩關系呢又?又有乜好「管理」呢?

David 說...

我DECLARE先。我聽季生個節目聽到佢自己話黃毓民要拉埋陶君行落水已經冇聽落去。

如果聽完黃毓民既節目都重會覺得要拉陶君行落水,咁好明顯只係佢自己想拉陶君行落水。

佢之後講乜都冇乜大意思!

匿名 說...

今次又係一次照妖鏡事件,同上次文主黨一樣..一照係人係鬼現晒形..

什麼所謂博客名家,什麼時事評論員,一照神鬼即現.

匿名 說...

今次又係一次照妖鏡事件,同上次民主黨一樣..一照係人係鬼現晒形..

什麼所謂博客名家,什麼時事評論員,一照神鬼即現.

匿名 說...

http://cablegate.wikileaks.org/origin/37_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