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1月16日星期二

毒奶粉與發水樓

日前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批評發水樓,長實執行董事吳佳慶即時表態,說若果限制發水樓,將影響樓宇供應,並會變相再推高樓價。


這個邏輯好好笑,也很悲哀,不如我簡單引例,去街市買燒肉,燒臘佬必定呃秤,顧客反之,燒臘佬說「你唔俾我呃秤呃個夠,啲燒肉一定加價!」。這個例已比發水樓輕鬆得多,燒肉大可不吃,或去別檔買,買燒肉也不至於負上一生的債,這檔不好,幫襯另一家,總會有檔老實燒臘,顧客有得揀,也有議價能力。但發水樓不同,政府極度向地產商傾斜,政策縱容發展商「呃秤」,新建成住宅實用率竟可低至六成,可謂「再創新低」,一間樓可以呃四成面積,但買家仍要付錢,或者不揀這個發展商可以嗎?是可以的,不過當每家地產商都呃秤,你揀哪家分別不大,只是呃的程度問題,供一世樓,每月節衣縮食,居住面積狹窄,兩公婆一旦「不幸地」生了小孩,闔家困在棺材屋,供到三十年屆滿,收購又只會計算實際面積,發水樓是買家一生的災難,政府在法例上對此有許多解釋,不離「買家可自行選擇」和「只是不恰當嗟,但沒有犯法喎」,講了衰過無講,即使有個像正義英雄的局長出面批評,批評又如何?市民都群起評擊,但發水樓不斷落成,可怖的是,發展商根本無意收手,回歸後的特區政府從來無意在政策上幫助市民,高官退役後往大財團任高職,連政府高層都是既得利益者,兵又是賊,賊去捉賊,問你死未,香港人愛「偽和諧」,現在真的很和諧,政府不容許市民反抗,見社會上有吵鬧,找個高官講幾嘴,地產商厚著面皮說不呃秤將有嚴重後果,這種不知醜的態度,已不能用霸道來形容,是強盜行為,擺明呃你,你買任何一個發展商的樓都呃秤,不讓我呃就少建些發水樓,樓宇產量減少就加價,一係你給我呃,無得呃就要倒貼給我,香港已經去到極端財團霸權的地步,是「明搶明呃,吹咩」,連祖國主席胡錦濤也專誠向「發水樓愛國超級富豪」朝拜,這是什麼國家,什麼質地的主席,香港什麼生態,已很清楚,早已不能用常理形容,大財團呃蟻民血汗錢,蟻民無從選擇,政府認為呃秤只是「生意手法」,有市民抗爭就面臨千百樣奇怪拘控,說到底,政府不想得罪大財團,不只地產商,連鎖店財團如是,怕財團不高興,高官退休後的高薪獻媚機會少了,富豪掌握了政府建制的核心權力,什麼特首高官只是扯線公仔,叫林鄭月娥出來講幾句正氣廢話和擺一個紙版公仔播錄音機我不覺得有什麼本質上的分別,地產商表明不呃秤就加價反擊,市民必定捱打,不願捱打抗爭去,政府已寫好劇本去煮死小市民,強大的警察隊伍受政府穩定薪祿養活,警方努力剷除公義抗爭者,最要命還有港喱的低智,喜愛吹捧和諧,心裡千百樣怨氣但見有人抗爭被捕,又覺得自己沒參與是萬幸,然後又自我安慰:「人地都係做生意嗟,無人迫你買嘅,唔好成日嘈啦」,在虛幻的金融都市,一個畸型的政府,一班極端變態的財團富豪,一大群心理不平衡的民眾,抱歉,原來不會負負得正。社會不斷扭曲,港人擺脫不了中國人哲學基因演變出的奴隸邏輯,只要自己未到最仆街就是小勝,在金融醬缸混到油水是大勝,人生依著歪路而行,子女繼續玩這個遊戲,啟智拔尖人細鬼大走精面做人要識撈,我們要生存必先要夠古惑,踩低別人托高自己、巧取豪奪,做「港式叻仔叻女」、行出來要夠型夠威夠氣勢、身光頸靚晒碼頭,無須誠實,誠實是原罪,是失敗者的借口,社會上下奉行這套金科玉律,積非成是,呃呃氹氹成為處世之道,全民皆 Sales,說話要好聽的,做人要識撈的,搵錢要鬥快的,手機要最新的,出街要「搭的」,金股匯你要識;我們自命優秀的香港人精神分裂,一方面經常抱怨社會不公,但又身體力行去接受變態人生,並且會像病菌四處蔓延,鼓勵其他人一同變態,相對地說,當很多人同步變態,即是無人變態,人人仆街,即是無人仆街,此為新時代普世價值,仆得精彩,仆得徹底,盡情地仆街,完全符合了大財團的奴隸劇本。


中國毒奶粉,為何會有毒奶 / 毒奶粉呢?道理簡單。要生產若干奶品,必須有若干比例的奶原材料,太少會沒味道,也不能成品,實情就是中國根本無可能有這麼多奶材料,但經濟掛帥,強國要崛起,人口又過多,要做大生意,一定要足夠產量,「三聚氰胺」是塑膠原材料之一,本來用作生產高耐熱器皿,這個物質屬蛋白類,混在奶品中會變相加強奶質濃度,但三聚氰胺絕不能供人食用,吃了會在腎臟和膀胱積聚成塑料粿粒,即使成年人也不例外,毒奶製成嬰兒奶粉,加上小孩內臟脆弱,小小塑料物已嚴重危害身體,奶粉是幼兒主要食糧,自然首當其衝。


原材料不足,用有毒化學品補足,就可不愁產量,毒奶即是假的奶,和發水樓道理相同,都是呃秤,前者令無數嬰孩受永久性身體損害,後者令業主一生負累,毒奶是化學品推砌出來的假奶,發水樓就是虛報面積,把所有不能用的位置都計算在內,面積增大了,但不能用,窗台是給你放小盤栽的,不是用來搭床瞓的,正如三聚氰胺是用來製塑料品的,不是用來吃的。


中共把毒奶申訴者趙連海判重刑,他的小孩也是受害者,即是說,國家默認了毒奶,受害者和申訴者是罪人,同樣地,特區政府其實也默認了發水樓,大前提是不認為發水樓違法,講來講去就是容許其存在,毒奶令小孩一生病苦,發水樓令小業主一生做老襯;國內毒奶財團與中共互通利益,只有極少數富人能負擔外國優質奶品,百姓買得起只有毒奶,在香港,地產商除壟斷物業市場賣發水樓,還壟斷各類零售業,市民生活不能脫離財團控制,發水樓與毒奶,本是同根生。

8 則留言:

匿名 說...

連國家主席胡錦濤也專誠向「發水樓愛國超級富豪」朝拜, 可見地產商的勢力已蓋住共產黨了.

網主01 說...

中國或香港人過的是真正的垃圾人生。
GDP per capita幾撚高也無閪用。

Hana 說...

廿年的燒肉唔食得,但廿年的樓住得,總有村屋呢?大把新起唔發水的村屋,小市民都總有得撿!

當然下下要做港島人要住大嘅新屋苑要市區要交通方便...又真係冇得撿嘅。

咁囉...

陳大文部落 說...

Hana:

香港新一代有一普遍問題,不喜歡「沒名氣的二手樓」,我前一篇文章《安居樂融融》指出,「偽豪宅」所以有市場,都是人們愛追捧浮誇的樓盤名氣。

買二手樓某程度上好過新樓,新樓睇落好似乜都好,但配套環境未成形、交通很多未知之數、學校網不清楚、還有新樓的管理費是否合理、發展商有無保養承擔等等,睇新樓當然乜都話好,但是否保證有承擔,看新聞新樓小業主投訴多多,已可見一班。

其他地區優質又價格合理的二手樓多的是,我同意妳所說,之前文章讀者 Kylie Cat也提到,本港是有很多二百萬以下面積又實用的二手盤。不過,現在抱怨「永遠買唔到樓」的八十後,是不會喜歡這類「沒名氣又非中環價值又沒金鑽裝飾又無知名度」的二手樓,至於村屋,現在的人要求「拍得住中半山居高臨下的別墅」,覺得村屋是「鄉下佬耕田」地方。

我記得你是住村屋的,我一向認為,有架車(不一定要豪華),住村屋無得頂,空氣好、地方大、物價便宜、自由度高,不知幾過癮.....

Hana 說...

我駕係車仔勁慳油,加啲菜又貴,哩排種緊春菜、菜心、生菜同豆苗,自級自足幾好!

陳大文部落 說...

網主 01:

真是的。香港人均收入號稱國家富裕水平,但實情係貧富極度懸殊,社會生態和政策只有利於有錢人,有錢人可輕易賺更多的錢,但小市民想儲多個錢都難。

中國一樣,強國崛起,「崛起」的財富大都來自貪污,或賣假、毒食品等等,只有極小撮人富起來,但這些財富都是不義之財,但祖國智慧認為:「不論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這話是中國巨人鄧小平同志講的。

即是說,不論用任何方法搵錢,搵到錢就是好,掙錢是硬道理,哪怕無數小孩 ( 窮家庭 ) 吃了毒奶變廢人,總之「有銷量就是好好好」。

陳大文部落 說...

索女 Hana:

妳是懂得生活情趣的人,「生活情趣」和「生活享受」有些分別,前者高於後者。「生活享受」可用錢搭夠,但「生活情趣」是從日常生活中找出趣味來豐富生命。

屋後有小花園,養下花種下菜,真正「有機生活」,夠晒健康,得閒玩下「蝴蝶在花間飛舞」,個人都有靈氣。

但香港的商業活動太集中在鬧市,要返工的人會不方便,老實講,所謂「中環價值」,中環一早已經飽和,真正先進的城市,不會如香港那樣,只集中在某一地方進行商業活動....

Kyliecat 說...

各界友好,我有村屋賣 ... 埋嚟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