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網誌簡介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長子深圳被囚大半年 黃毓民發茅

壹周刊 1079期 報道



毓民與長子黃特漢感情要好,但這個兒子經常闖禍,使他頭痛不已,圖為 08年,毓民與長子黃特漢風騷出席新年賽馬日。(《蘋果日報》圖片

新聞耳目

長子深圳被囚大半年 黃毓民發茅
2010年11月11日

有癲狗之稱的黃毓民,自從其長子黃特漢今年一月在深圳被捕後,這一年來一直如芒在背。
政圈更一直流傳癲狗似變了羔羊,早前好友何俊仁便曾表示,黃毓民近期「靜晒」,可能與他兒子在內地被捕有關,雖然事後在黃的猛烈反駁下,何俊仁對此推測作出道歉,但黃被大陸以兒子挾持的說法,卻愈傳愈烈。

據知,黃特漢如今被扣押在東莞看守所,其親人並沒有北上探望。
而本刊找到黃特漢的妻子訪問,她竟然表示不知詳情,更爆出已和丈夫分了手。


毓民接受傳媒訪問,曾說想扶持長子黃特漢出人頭地,無奈事與願違。(《 Face》圖片)

黃毓民長子,現年廿八歲的黃特漢,今年一月在深圳一個單位內,涉嫌提供場地及吸毒工具被公安拘捕扣押。公安初時還當是一般普通案件處理,及後得悉黃特漢父親乃黃毓民後,案件便開始顯得撲朔迷離。

因為涉及敏感的政治人物,內地公安部門便予以「特別手法」處理,甚至透過其他途徑與毓民接觸,「商討」其兒子的涉案情形。

看守所拒絕查詢

最吊詭的是,黃特漢是在深圳犯事並被深圳公安拘捕,但據傳他目前已被轉移至東莞的看守所拘禁,甚至連家人也不許探望。

本刊記者其後來到東莞市內的三間看守所,分別查探黃特漢的下落,但每間看守所人員,一聽黃特漢的名字,即神情嚴肅起來,且嚴厲地說明不許查詢被監禁人士的資料。

陪同記者到看守所查探的內地律師阿 John也覺事不尋常,他說一般情況下,被拘禁人士的親友均可查探被捕人的下落及有權提出探望,除非該案件特殊才有限制。「好多大案都俾至親探犯人啦,連探都唔俾探,單案一定係好『特別』。」

有見及此,記者便嘗試接觸黃特漢的太太,希望從她口中得知黃特漢的最新狀況及下落。


記者走遍東莞三間看守所,獄方人員都不肯透露黃特漢的下落。


黃特漢太太 Yvonne受訪時,直認與丈夫因感情不合已「分開」,故不知他現況如何,目前仍由毓民照顧她的生活。

老婆如常生活

據「毓民私房牛肉麵」店的九龍城街坊透露,沒有正職的黃特漢太太 Yvonne,以前不時會到鋪頭找奶奶打牙骹或幫手,「以前都有見黃特漢來鋪面幫手,不過已經好耐無見佢啦,近期連佢老婆 Yvonne都少咗落嚟麵鋪。」

不過在上月初,記者仍見到身材略胖及打扮入時的 Yvonne到麵鋪與奶奶江金滿打牙骹,之後便與菲傭帶着幾歲大的兒子到九龍城一間診所睇病。離開診所後,菲傭帶黃特漢的兒子返回寓所,而 Yvonne則去港島區一間書院返副學士課程。

約四時半放學, Yvonne便與一男一女同學到旺角一間卡拉 OK耍樂,玩至晚上十時半才離開。已有一子的 Yvonne,步出卡拉 OK後並沒趕返屋企,反而繼續與友人乘的士到尖沙咀諾士佛台的酒吧區消遣,由於當晚酒客太多,他們逛了四、五間酒吧都找不到位子,卒之轉至附近的日本餐廳繼續消夜。

其間, Yvonne表現開心,更不時與身旁朋友有說有笑,丈夫在內地被拘禁,似乎並未影響到她正常社交生活。

近凌晨一時, Yvonne與友人離開日本餐廳後,便漫無目的地在尖沙咀及油麻地一帶閒逛,至天降大雨, Yvonne才盡興地與友人分手及乘的士回家。


Yvonne(左)雖與丈夫分開,但仍不時與奶奶江金滿(右)保持聯絡。


黃特漢太太獨力照顧幼兒,並帶兒子去醫院看病。

爆出已分手

上週四下午,記者趁 Yvonne到幼稚園接兒子放學時,於是直接上前採訪她,當問及丈夫現況時, Yvonne表示很久沒見過丈夫。當記者問她知不知丈夫被押在哪間監獄時,她茫茫然地搖搖頭:「我都唔知呀,一切交俾毓民同奶奶搞,我自己完全唔識,亦唔知點理。」

當記者問她為何不知道詳情時,她想了想後竟突然爆出:「其實我哋一早分開咗啦,所以佢嘅嘢,我一概唔知。」

「係唔係佢吸毒及被公安拉咗後,你哋至分開?」記者問她。
「唔係,唔關呢件事,係我哋兩個之間嘅感情問題,總之係响呢件事之前已發生,其餘嘢我唔想多講……」一談起與黃特漢的感情, Yvonne開始有點愁眉苦面,之後她又嘆氣說:「佢今年都廿八歲啦,但個人仲好唔成熟……而家我成副心機放晒落個仔度,都希望仔仔日後同佢(黃特漢)感情會好啲。」

問及 Yvonne與黃特漢現時的婚姻關係, Yvonne只是咬咬唇後回應:「經濟及家庭開支方面,一切由毓民負責照顧,而且我同奶奶關係依家都好好。」


毓民有三子,長子黃特漢原名叫特禮,母親以「禮」字不合兒子衝動性格,後改名為「漢」,期望兒子有男子漢的成熟及穩重。(《壹本便利》圖片)


04年,黃特漢(紅圈)因毒品案被警方拘捕,後得李柱銘之助,成功推翻販毒的認罪答辯,而被判感化十五個月。

盡顯「癲狗」本色

當毓民知道媳婦接受訪問後,即時大發雷霆,當晚便致電記者咆哮:「×!我知你哋週刊想點,總之唔好搞我屋企人,我最錫係個孫……」
記者表示只是想了解黃特漢被捕後情形,並反問毓民,「內地有關部門有冇因大仔單嘢聯絡過你,或甚至要你作出乜嘢妥協呀?」

毓民聞言轉而冷靜下來,繼而提高八度聲音說:「我一定唔會同共產黨妥協!」
當記者表示想與他做詳細的採訪,毓民又一輪粗口及咆哮:「我係唔會同你哋做訪問,×你,你有本事就上大陸探我個仔,同佢做訪問,我就話你叻!」毓民罵到此處再頓了頓,表示妻子正着手找律師處理兒子事情,其他事他不想多談。

兒子被捕後轉低調

毓民表明不會跟大陸妥協,但陶君行早前接受傳媒採訪時,卻透露在五月十六日「五區公投」前一兩個月,毓民通知他,說長子黃特漢於一月在內地被公安拘捕,之後毓民更隨口說過不會參加五區補選,因擔心會因此成為公投的黑材料。

毓民雖然企硬,但對兒子被捕一事仍顯得有所顧忌,而本地不少政圈人士也微言,毓民自此事件後,態度行為上表現得有些怪異及閃縮,如在「五區公投」前夕,余若薇及陶君行不斷現身發言撐「五區公投」,反而毓民卻一度「潛水」,而且傳媒也未能即時聯絡上他,至毓民覆電話時,他才說身處台灣,但就不肯透露在台灣做什麼,與他一向的行徑相違背。

一位政界人士向記者表示,大陸方面一定就黃特漢被捕而曾找毓民「傾偈」,但至於「傾偈」內容,就只有雙方才知道。

今年八月何俊仁接受本刊訪問時,亦表示有不少泛民支持者曾質疑過,社民連當時「靜晒」是否與毓民兒子在內地被拘捕有關,當文章刊出後,毓民即時高調反擊何俊仁,事後何雖然向毓民致歉,但毓民表示不能接受。



毓民九七前舉家移民美國三藩市,黃特漢於 04年 3月半途輟學回港,不久更惹上官非。(《蘋果日報》圖片)


黃特漢與妻兒一家三口過往樂也融融,但因為黃犯事,要妻子獨力照顧幼兒。(《 Face》圖片)

囚禁手法異常

據內地一貫做法,吸毒被捕人士一般會處以行政拘留或勞教,扣押期由十五天到一年不等。據知,黃特漢至今已被拘留了十個月,其間沒有經司法程序上庭受審,相信目前正在服勞教刑期,如無意外,明年一月將會獲釋。

不過一名內地律師分析,案件仍有變數,如黃特漢只視作吸毒人士的話,扣押最多一年,但假如認為他提供吸毒場地的話,據內地「容留他人吸毒罪」,即容留他人吸食及注射毒品,刑期可以達三年。

政圈中人也估計,內地司法部門一直未將黃特漢審訊及判刑,是在「嘆慢板,睇住嚟食」,「可能想睇吓佢老豆會唔會妥協,毒品案可大可小,睇屆時控方擺乜嘢證據上法庭啫。」


今年八月,何俊仁因談及黃特漢被捕事件與社民連「靜晒」的關係,向毓民作出道歉,但毓民拒絕接受。


04年 9月,黃特漢入住的賓館有他的登記資料,而警方在他入住的單位搜出懷疑「危險藥物的物質」。

毓民護子情切

毓民有三子,而長子黃特漢一直最令他頭痛。曾在美國修讀建築的黃特漢,已不是第一次惹上官非,○四年七月,黃在尖沙咀一單位,被警方發現他藏有半支大麻煙而被控;同年九月,黃又在佐敦一賓館單位,被發現藏有以何濟公和鹽合成的粉末,因疑似毒品而被控「販運看來是危險物品物質」,卒之,要毓民請李柱銘為兒子代表律師,並成功推翻販毒的認罪答辯,改為少量藏毒及管有吸食毒品工具,而被判感化十五個月,並須跟足感化官指示戒毒。

去年十月,黃特漢再被指管有他人的身份證,後因警方以證據不足而撤銷控罪。
但今趟黃特漢招惹的官非卻在內地,已被囚禁近十個月的他,看來今次不像以前數次般能輕易脫身。
撰文:時事組
攝影:洪潔、胡堅
mailto:news@nextmedia.com

1 則留言:

匿名 說...

those addicted in drug have no future

hk legal system gave him chance(s) to be a good person but he gave up himself.